退出阅读

艾泽拉斯死亡轨迹

作者:驿路羁旅
艾泽拉斯死亡轨迹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十七卷 完美时代

第15章 阿古斯的回响

恐惧魔王的第一领主颇为友善的说:
自己的这位新合作伙伴,可也不是什么善茬。
埃洛杜斯的脸色更难看了一分。
当然,泰坦守护者们也没有能力对付一头灌注了邪能的成年泰坦,哪怕它的威胁相比阿格拉玛而言,会稍微小一些。
死亡受到了邪能的影响,让这方残破死界中的灵魂,都趋于一种恶性的演变,那些哀嚎的死魂们融合在一起,成为了面目扭曲的恐怖怪物,就像是当初大领主释放尤娜的灵魂时,斩杀的那种千面吞噬者一样血肉骸骨凝聚的可悲怪物……
“那些源生在扭曲虚空的恶魔们都没有脑子,它们考虑不到这个恐怖的未来,但我们,纳斯雷兹姆和艾瑞达人,我们是燃烧军团的智囊,我们不该只看眼下的毁灭盛景,我们要考虑到各自的未来,你是个首领,我也是个首领,我们做决定的时候,得多为跟随我们的族人们想一想。”
恐惧魔王看着眼前的茫茫群星,它的眼中似乎浮现出了一抹诡异的骄傲,它说:
在大领主眼前的死亡世界中,阿古斯的星球之核和其中沉睡的堕落泰坦,就像是隔着一层迷雾轻纱一样,有种影影幢幢的感觉。
“那些泰坦们,即便是他们被萨格拉斯亲手干掉了,他们也还是萨格拉斯最信任的人,而我们……呵呵,就算是欺诈者和污染者,也只是好用的,但随时可以被抛弃的狗腿子而已。”
不过,燃烧王座的废墟下层是被严密封锁的,从安托鲁斯山脉进入世界之核的通道被泰坦守护者们的雷铸军团把守着,在阿古斯的世界之核里,沉睡着被扭曲的另一名堕落泰坦,寂灭者阿古斯,那不是凡人能对抗的敌人,守护者们向外界传递着谨慎的信息,在这个威胁被清除之前,安托兰废土依然保持着戒严的姿态。
“纳斯雷兹姆和艾瑞达,两个具有智慧与力量的恶魔种族联起手,结成兄弟之盟,我们的恶魔帝国将从那两个星球起始,就如同艾泽拉斯世界的征程一样,我们将拥有无尽的疆土,无尽的财富,我们将在群星中打下一个大大的江山!我们将建立和_图_书一个堪比燃烧军团的强大帝国!”
这个世界的原生物种要么转化为了艾瑞达恶魔,那么就被恶魔无情的杀死,一个世界的死灵都挤在这狭小的死界中,这里的死亡异变,要比当初泰瑞昂踏入艾泽拉斯死界时见到的摄魂怪们更恐怖。
“我想向你请教一个问题,卡萨纳提尔,正如你所说,我是个首领,你也是个首领,那么你是怎么协调族人之间的理念分歧的?”
艾泽拉斯先锋军在虚灵舰队的帮助下,花了几天的时间,将安托兰废土纳入了己方的控制中,在这被邪能侵染的大地上,还有很多流窜的恶魔们不愿意投降,还在负隅顽抗,但伴随着第二批军团进驻阿古斯世界,这些恶魔们的生存阵地会被一点一点的挤压,直到最后,要么投降成为黑镰议会的术士们的契约恶魔,要么就被砍死,用来作为虫群武器的“养料”。
“阿古斯世界你们是回不去了,但纳斯雷兹姆们会欢迎你们去纳斯雷萨和拉恩科纳两个世界定居。”
“并不是所有艾瑞达恶魔都愿意追随我,伊什卡骂我狼心狗肺,坐视族人被其他恶魔攻击,其实我也是没办法,它们不愿意服从我,甚至不愿意接受我的命令,我该怎么保护它们?还有现在,我们要脱离军团,肯定不会是所有人都愿意对抗黑暗泰坦……”
恐惧魔王就像是毒蛇一样,一点一点的将恶毒的毒液泼洒在埃洛杜斯的心中。
“什么分歧?”
在艾泽拉斯世界,能解决这样麻烦的存在,也只有那么一位。
在阿古斯世界的黑暗中,泰瑞昂行走于这方被毁灭世界的死界中,在尤娜联通了死亡星海之后,大领主便可以通过死界星海的连接,进入现世的某个星球的死界里。
“嗯?这么粗暴简单吗?”
卡萨纳提尔说着话,眼中闪过一丝惋惜,它有些黯然的说:
卡萨纳提尔哼了一声,这恐惧魔王慢悠悠的说:
一天之后,埃洛杜斯就做出了抉择,在伊什卡将军和卡萨纳提尔的注视下,这位艾瑞达人名义上的首领,在一份闪耀着苍白色光芒hetushu.com的契约上签下了自己的真名,它已经没有什么退路了,现在只能寄希望于那位大人物能挡住黑暗泰坦,只有这样,它才有一条唯一的活路可走。
阿古斯世界的死界也受到了现世万物凋零的影响,面积变得狭小,环境变得残破,其中涌动的无尽死魂,也让大领主皱起了眉头。
卡萨纳提尔筹措满志的说法,也让无法回头的埃洛杜斯多少有了些对未来的期待。能借机会爬上大恶魔的宝座,这艾瑞达恶魔多少也有些敢打敢拼的光棍气,它深吸了一口气,眺望着群星,用一抹希望来填补内心的恐惧,但很快,它就想到了另一个问题,它看着卡萨纳提尔,它问到:
必须要将这些怪物统统干掉,让死魂们恢复平静之后,才能在这里栽种轮回之树的种子,来重新实现阿古斯世界的生死循环,但现在,大领主没有这个时间来处理这些怪物,他在阿古斯的死界中行走,是为了来解决这个世界最大的麻烦。
“当然!就这么简单,否则你以为我这几个月是去干什么了?”
“别这么失落,我的兄弟,仔细想想吧,除掉你对黑暗泰坦的畏惧之后,你会发现,这其实是件好事。”
埃洛杜斯看了一眼卡萨纳提尔手指上,那个缠绕着哀嚎的恶魔之魂的颅骨指环,以及它手中那个用同族的颅骨点缀的手杖,这位艾瑞达恶魔猛地打了个寒颤。
……
“我为了迎接你们的到来,可是把纳斯雷兹姆的两个星球统统‘清理’了一遍,纳斯雷兹姆们是不能互相伤害的,所以我雇佣了猎魂者伊墨纳尔的星际佣兵团,去‘劝说’我的那些执迷不悟的同胞,那些狗杂碎下手挺利索,为我节省了不少时间。”
埃洛杜斯忧愁的说:
“咳咳!”
“啊,简单!”
“我们纳斯雷兹姆就不说了,我们可是诞生于扭曲虚空中最古老的恶魔文明,我们的先祖本来待在母星里研究者黑暗的技艺,虽然偶尔会打打仗,但总体而言,我们和那些天生好战的恶魔们并不一样。追求群星毁灭的战争,和纳斯雷兹姆文明的意志是http://m.hetushu•com不符的,我们是被萨格拉斯强行征召到燃烧军团里的。”
“但艾泽拉斯没有。”
“真可惜……它其实挺能有能力来的,未来还有可能成为恶魔帝国的执政官呢。”
“萨格拉斯从来都没把我们当成是心腹,否则他为什么要瞒着我们重建黑暗万神殿?”
而一直在关注着它的卡萨纳提尔得意的哼了一声:
卡萨纳提尔看到埃洛杜斯的表情的变化,它知道,自己的引诱已经差不多达到目的了,它轻咳了一声,对埃洛杜斯说:
凋零者和虫子亚基帝国一起开发出的“利维坦虫”经过玛顿战场的试验,已经是可以应用于实战中的决战性质的武器了,在面对倾巢来攻的燃烧军团的末日决战的时刻,这样的武器肯定是会登场的,毕竟阿古斯世界只是前线阵地,真正的决战战场还在艾泽拉斯世界,而这片被邪能充盈的大地,也会成为拖延恶魔们进攻的最好的战争泥潭。
“该醒了,阿古斯……”
先锋军对于燃烧王座废墟的发掘也进入了正轨,每天都有恶魔们的造物被送回基地进行研究,还有些可以被利用的物资,也会被收集起来,恶魔王座的废墟中的一些邪恶的器物,则会被当成是战利品,送回艾泽拉斯世界,在宣传体系的全力运作下,用来激励世界的人民保持反抗的勇气。
“但说实话,现在悔悟,还不晚。”
“那个弱小的世界一直在反抗,他们坚持到了现在,他们的坚持有了回报。”
“我们失去了自由。”
“不会的!跟着萨格拉斯一条路走到黑的燃烧军团是没有好下场的,它们未来最好的结局,就是被黑暗泰坦扔进群星中心的战场里,和那些杀不干净的虚空生物拼的你死我活……这是废物利用,你晓得吧?”
它突然意识到……
埃洛杜斯瞪大了眼睛,纳斯雷兹姆第一领主耸了耸肩:
“那才是真正的艾瑞达王权所在!相信我,我的兄弟埃洛杜斯,只需要一次小小的冒险,我们的前途,就将一片光明!”
卡萨纳提尔一脸唏嘘的说:
第一领主抚摸着自己手指上那个同样用恐惧魔王的hetushu•com颅骨制作的新戒指,它叹了口气:
泰瑞昂轻咳了一声,他悬浮于死界与现世交融的边缘,双手交错于腹部,任由黑色的风衣与长发在空中吹拂,他用直入灵魂的声音说:
大守护者莱委托了能够解决问题的大人物来处理阿古斯的麻烦,虽然并没有言明是谁,但在先锋军的统帅部里,这已经是个不用解释的秘密了。
恐惧魔王第一领主随手挥了挥爪子,轻声说:
“好事?”
“唯一可惜的是,我曾经忠诚的下属,执拗的第三领主瓦里玛萨斯骂我是个暴君,它对黑暗泰坦倒是一腔忠诚,我和巴纳扎尔以及识大体的提克迪奥斯一起出马,都说服不了它。”
“阿古斯有星魂,艾泽拉斯也有,阿古斯有文明,艾泽拉斯也有,而且你们艾瑞达人遭遇军团的时候,还要比艾泽拉斯的文明更先进,更强大,可惜……你们的意志还不如一群野蛮人来的坚定,你们就那么对萨格拉斯俯首称臣,就那么卑躬屈膝的献上了自己的世界和种族的未来,然后沦落到了现在的地步……”
也许黑暗泰坦希望自己的下属都是真正的邪能勇士,但很可惜,埃洛杜斯阁下,是个惜命的人……
“呵呵,你们和艾泽拉斯遭遇的情况是一样的。”
“关于你的未来,你需要和我谈一谈。”
但它知道,确实,欺诈者有些时候,确实会把自己一个人关在自己的神殿里,大概……那位大恶魔大概,对毁掉自己的星球和文明,也确实有悔意吧。
卡萨纳提尔收起卷轴,这恐惧魔王看了一眼脸色难看的埃洛杜斯,它发出了一声狡诈的笑声,然后伸出爪子,拍了拍埃洛杜斯的肩膀,亲密的就像是真正的兄弟一样。
他能看到在那充斥着墨绿色邪能的世界之核里,站在那方纯粹邪能中的堕落泰坦阿古斯。
面对摩拳擦掌要揪出背叛种族的恶棍,然后处以极刑的族人们,新任的大恶魔并没有犹豫多久。
“这真的是好事。”
“只要熬过这最后一战,那个世界将成为这片群星下的救世主……那是你们这些艾瑞达人永远达不到的成就,而他们的胜利也昭示了一个道和_图_书理,埃洛杜斯阁下,听我说,给别人当狗是永远没有出路的,只有活的像个人,像人那么咬着牙活着,才有可能触摸到最后的希望。”
它对埃洛杜斯轻声劝解到:
“黑暗泰坦带着毁灭群星的意志而来,在过去数十万年里,他一直是这片群星中最恐怖的存在,现在随便跳出来一个死亡君主,就号称要挑战黑暗泰坦,最要命的是,我现在还被绑在了这艘快要沉没的破船上,说真的,我可看不出这是什么好事。”
埃洛杜斯将军摇了摇头,它没有回答这个问题。
“就是想法的分歧啊!”
“你喜欢权力,不是吗?我的兄弟,到那个时候,你会拥有真正的权力……而非别人赐予的权力。”
那是寂灭者……被萨格拉斯赐予了名号的黑暗万神殿的成员之一,他看上去已经无可救药了,他似乎睡得很深沉,但就这么任由他留在这里,显然是不行的,这是个威胁,就必须要被清除。
卡萨纳提尔疑惑的看着埃洛杜斯,它似乎并不明白埃洛杜斯的想法,它问到:
卡萨纳提尔又拍了拍恶魔将军的肩膀,它说:
“你不会真的以为,萨格拉斯会把燃烧军团当成是真正的自己人?别傻了,燃烧军团只是他实现群星永寂的手段,而不是目的,我来问你……黑暗泰坦想要创造一个没有虚空威胁的新时代,他想要一个完美的未来,想要奠定新的群星规则……如果他真的实现了这一切,你觉得,他会放任一群只知道毁灭的恶魔们在他的新世界里漫游吗?”
“而你们呢?艾瑞达人,你们本来快快乐乐的生活在阿古斯世界,萨格拉斯就因为看中了你们世界的星魂,所以就毁掉了你们的世界,还毁掉了你们的文明,把你们硬生生变成了恶魔……阿克蒙德那种一心追求力量的疯子就不说了,你是欺诈者最信任的心腹,我想,你不会不知道……欺诈者内心里,其实也有悔意,对吧?”
“嗯?”
埃洛杜斯哼了一声,它板着脸:
留给埃洛杜斯阁下的选择确实不多。
“总会有人和你想法不一样……那把那些想法独特的恶魔全杀光了,不就没有问题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