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艾泽拉斯死亡轨迹

作者:驿路羁旅
艾泽拉斯死亡轨迹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十六卷 黑暗崛起

第4章 代言者的要求

“在我离开的时候,法奥冕下让我转告你。”
“亲爱的,我需要一杯酒,一顿饭,我饿极了……对了,瓦莉拉,冕下没说其他的事情吗?”
“你愿意成为皇帝吗?你希望成为皇帝吗?坦白说吧,你们人类其他的国王,我可都看不上!小阿尔萨斯也许很好,但他比起你,还是差了一些。”
说着话,大领主拿起酒杯,朝着瓦里安举了举,然后将那殷红如血的美酒倒入嘴中,他看着不发一言的瓦里安,他说:
“另外,等你老死的那一刻,我会亲自去收走你的灵魂,随便告诉你的继任者,在他带上皇帝宝冠的时候,别忘了打开这卷轴!从此之后,这将是人类帝国皇帝传承的唯一形式。”
对于现在的暴风王国的官员们来说,能被邀请到这国王的私人会客厅里谈话,是一件非常有面子的事情,尽管瓦里安目前只是王国的外交和国家象征,但实际上,他在人民心目中的地位,已经直追皇帝洛萨而去了,而对于暴风王国的人民来说,如果帝国需要一位新皇帝,那么他们的国王,绝对是最完美的人选。
看到英姿勃发的瓦里安,老矮人也很高兴,穆拉丁用自己“铿锵”的声音回答说:
“有,而且很重要!”
“所以,给我一个准话吧!”
谈起正事,穆拉丁那钻石的脸上,也浮现出一抹严肃,他沉声说:
传说中的死界,亡者的归所。
“我们不止需要你们,我们还需要暗夜精灵,还需要那些臭烘烘的兽人,狡诈的巨魔和牛头人,甚至是半人马!甚至是虫子!我们需要这个世界的一切力量,不管它们是不是文明种族!瓦里安,这会是一个真正跨越艾泽拉斯的联盟,我已经劝说了那些中立的http://m.hetushu.com组织,凋零者,塞纳里奥,大地之环,甚至是那些刺客,我们将共同应对来自群星中的威胁!”
“冕下说,让你做好一切准备,他会宣告圣光的旨意,但世俗的问题,还需要你自己解决,哦,对了,我们有位特殊的客人,他已经在冬宫中等了你一天了,他说,他是你的剑术导师。”
这钻石矮人跳下沙发,他双臂撑着桌子,他看着眼前的瓦里安,用一种一锤子买卖的口气问道:
“穆拉丁!”
“穆拉丁,我以为,你不会喜欢政治……”
泰瑞昂露出了一个没有温度的笑容,他解释到:
“好了,契约成立,你可以走了。”
“你愿意成为帝国的皇帝吗?若你愿意,我会说服矮人们支持你!以及其他势力对你的支持,我都会去劝说!只要你能以最短的速度,将人类帝国的力量聚集在一起!我需要你站在我们这边!”
“抱歉,我这里不怎么经常接待外面的人,我脱离你们的世界太久了,我也不知道你们现在流行什么样的风格,总之,喝了这杯酒……就赶紧滚吧。”
“这里是死者之地啊,你来到这里还想做什么呢?”
“那么……瓦里安……”
“拜托。”
“抱歉,我拒绝!”
“瓦里安,你终于醒了!”
“我确实不喜欢!”
他们擅长进攻前的侦查,擅长进攻后的掩护撤离,实际上,若在真正的战场上,有一名合格的战士与你同行,那绝对是最幸运的事情。
……
角斗士国王摇了摇头,他感觉自己现在脑海里很乱,他需要一点时间独处,因此他对自己的妻子说:
“我们离开白塔城港到返回家里,已经过了整整3天了,我以http://m.hetushu.com为你是中了某种诅咒,但法奥冕下说,这是一个过程,他说……这是一个皇帝必须经过的过程,他说这一切都是正常的,你怎么样?感觉还好吗?”
矮人坦然的说:
“就在87年之后,我已经知道了自己的死期,算了,不说这个了,穆拉丁,你来这里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吗?”
穆拉丁的问题,让瓦里安的脸色变得严肃了一些,人类国王看着自己的剑术导师,他说:
瓦里安自言自语的说:
“我听到了世界之灵的呼唤,瓦里安,我成为了艾露恩的代言者,世界之灵告诉我,艾泽拉斯的最大危机即将到来,我必须联合起所有的文明势力应对这一切,你们人类的帝国是很重要的一员,而我已经听说了最近传的沸沸扬扬,关于皇帝宝座的事情,我来这里,是来询问你,瓦里安……”
大领主有些无奈的翻了翻眼睛,他指着前方的死界荒野,以及那远方黯刃城的雏形,他说:
瓦里安的眼睛在这一刻睁开,他看到了头顶那点缀着圣光传说壁画的穹顶,他的感知回归躯体,让他移动着头颅,看着周围的装点,这里不是圣光大教堂,这里是新暴风城,冬宫,这里是他的寝室……但明明……
“这是个什么契约?我还不知道内容呢!”
“我猜,你是在思考,为什么你撕开洛萨的卷轴,会来到我的世界……我要告诉你的是,这不是个意外。”
“你怎么有时间到我这里来?”
“关于你成为皇帝这件事,干,还是不干?”
“唰!”
瓦莉拉担忧的看着自己的丈夫,她低声说:
瓦里安站起身,将那被血酒一饮而尽,那种与众不同的,属于亡灵美酒的阴寒流遍他的躯体,让http://www•hetushu•com他的灵魂仿佛置身于极致寒冷之中,但并不痛苦,反而让他的灵魂视觉变得更加敏锐,就像是将所有的灰尘与阴霾都擦拭干净了一样。
大领主的声音远去,瓦里安摸着心脏,他想要冲过去找大领主讨一个说法,但就在他迈起步的那一刻,他身边的冰桌冰椅在这一刻骤然破碎,就像是闪耀在半空中的无尽璀璨的碎片,他眼前关于死界的一切影像都在这一刻扭曲起来,就连眼前泰瑞昂的背影,都变得扭曲而混沌,倒映在他眼前破碎的视界中,就如用黑暗的碎片,拼凑出的黑色鬼影一般。
“唉,一言难尽,但它终是有干涸的那一天。”
“穆拉丁?”
“帝国内部的纷争会削弱你们的力量,而在那末日之战到来之时,削弱就意味着败亡!我们没有再次尝试的机会,瓦里安,在那末日将至的战场上,我们会需要你和你的帝国,所以,告诉我……”
“我和我背后的世界之灵,只是需要一个团结的人类帝国!”
“啪!”
这位人类国王朝着泰瑞昂举了举空的酒杯,他说:
十几分钟之后,草草吃完了一顿简餐的瓦里安穿着常服,出现在了王宫的会客厅中,这是一间私密的会客厅,往往只用来接待瓦里安的私人朋友。
而现在,在这片黑暗之地中,瓦里安看着眼前穿着精灵长袍,打扮的非常放松的大领主泰瑞昂,没有带武器的瓦里安在最初的惊讶与警惕之后,很快就冷静了下来,面对大领主的邀请,瓦里安并没有表现出太多迟疑,他从周围那飘动着玲灵界寒风的荒野上大概能猜出这是哪里。
这一切就像是个突如其来的梦境,一个最恐怖的噩梦。
对于一名战士而言,在一个不熟悉的战场上hetushu.com,贸然对强敌发动进攻是很不合适的行为。
两只酒杯被放在冰桌上,大领主将另一只手中的酒瓶倾斜,将两杯血酒倒入了水晶杯中,他非常舒适的坐在另一把椅子上,翘起腿,然后看着眼前的瓦里安,他摊开双手:
“3天。”
瓦里安的话音未落,泰瑞昂手中的白骨印章已经盖在了他的心脏上,那印章就像是灵体一般,穿透了瓦里安的衣服,穿透了他的血肉,直印入心脏,直印入灵魂,昨晚这一切之后,大领主活动着肩膀,将另一个密封的卷轴扔到了瓦里安手中,他头也不回的离开,还挥了挥手:
“不不,并不是我。”
这是在泰瑞昂的地盘上,如果他想要杀死瓦里安,只需要动动手指,完全不需要搞这些乱七八糟的步骤,因此,这真的是一次普通的饮酒邀请。
瓦里安一眼就看出了那个背对着他,坐在沙发上的矮个子,他快步走上前,坐在穆拉丁对面,他看着眼前带着兜帽的钻石矮人,他知道发生在穆拉丁身上的事故,但他并不在乎自己的朋友变成了什么样,对于瓦里安这样重感情的人而言,朋友就是朋友,不管变成什么样,他都是朋友。
“无非就是一个‘不死’的契约,在你担任帝国皇帝期间,死界地狱不会收走你的灵魂,但一旦你卸任,老死,或者被从皇帝宝座上赶下来,那么……你的灵魂就归我咯。”
大领主的回答,让瓦里安抬起了头,他将那散发着微弱血腥味的酒杯拿起,放在手中微微摇晃,他看着泰瑞昂:
瓦里安笑着问道:“你不是在奥杜尔研究先祖的传承秘密吗?”
“我很忙的。”
王后瓦莉拉的惊喜呼声在瓦里安耳边响起,下一刻,一具完美的躯体就冲入了他的怀中,瓦里安有些http://www•hetushu•com茫然的抚摸着妻子的长发,他低声问到:
瓦里安沉声说:
虽然战士们一般都表现的非常莽,但实际上,能在数千次恶战中存活下来的战士们,绝对都是真正的好手。
瓦里安揉着头,他的另一只手从被子里取出,他看着另一只手里那不算沉重的卷轴,只有他能看到,这卷轴上闪耀的苍白光芒,那光芒在告诉他,刚才那一切,并不是梦境。
“谢谢你的酒,但我不需要你的契约,我的养父已经为我指明了道路,人类帝国的皇帝并不依靠这种‘赐福’而高贵,我不会……”
“等等!”
“那卷轴是一个‘老朋友’送给洛萨的,那是附着着邦桑迪的死亡之力的卷轴,可以保住洛萨的灵魂,但那个老头子拒绝使用它,而是将它留给了自己的继任者,你要明白,这本该是邦桑迪的活,但现在邦桑迪是我的下属而且他比较忙,所以,我替他来这里,完成这个契约……准备好了吗?”
大领主向前走了一步,由纯粹剔透的寒冰组成的桌椅出现在了瓦里安身边,泰瑞昂看了一眼脚边那已经半风化的恶魔骸骨,他轻声说:
“我们87年后,再见!”
“我是有重要的事情来找你谈的,不过,你似乎变得不一样了,你的生命力,很旺盛,就像是一轮不会熄灭的太阳,又像是不会干涸的河流一样,你有什么奇遇吗?”
瓦莉拉站起身,她整了整头发,对瓦里安说:
所以瓦里安并没有犹豫太久,他点了点头,看了看左右,并没有能坐下的地方。
“所以,那卷轴本来是给我的养父洛萨用的吗?你和他之间……”
“啊,就像是做了一个噩梦一样。”
“很好,看来你比上一个来到这里的活物可幸运多了。”
“我怎么在这里?过去多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