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艾泽拉斯死亡轨迹

作者:驿路羁旅
艾泽拉斯死亡轨迹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十五卷 裂颅者

第27章 幸存者

玛顿作为燃烧军团在数个星区的兵力中转站,在燃烧军团的星际战争中,这个世界扮演着非常重要的角色,它时常要供应一整支甚至更多的恶魔舰队的临时,或者长久的停靠,因此这个破碎世界的西北方,修建着一座堪称“豪华”的星舰停泊港。
“轰轰轰!”
站在最前方疾驰的陆战坦克上的萨鲁法尔领主也看到了那头挡在坦克方阵冲锋道路上的深渊领主,在这个距离上,他听不到那恶魔的咆哮声,但他并不在乎那恶魔在喊叫些什么。
在那些操纵战舰的死亡侏儒们狂热疯癫的尖叫声中,那冲入玛顿世界的黑色天谴战舰下方的投弹口快速打开,它们如掠食的渡鸦一样掠过恶魔们的防线阵地,在那些一脸懵逼的恶魔们的注视中,用黑色外壳包裹的,表面上涂抹着黯刃徽记的恐怖航弹一个接一个的被从固定架上释放。
在那极致高温的火焰的燃烧中,它们的恶魔之躯被“气化”,连渣都没剩下来。
“轰隆隆!”
哪怕站在星港区,影子向后眺望,也能看到远方的玛顿大地上跳起的那些晦暗的烈焰和爆炸扬起的灼热风暴,在这里虽然听不到战争的声音,感觉不到战争的脉动,但却能清晰的感受到那种被战争和死亡扼住咽喉的窒息。
“轰!”
“苦了你了。”
“亡灵!是亡灵!”
还没等到这头幸运的深渊领主呼吸到自由的空气,它就看到了眼前从山脊上冲下来的黑色洪流,那是它没见过的战争武器,数以千计的机械战车摆成方阵,在刺耳的钢铁履带之中是快速运转的金属轮子,而在平台一样的黑色装甲之上,还顶着一个沉重的,巨大的,极具压迫力的黑色炮台。
这一次,它挡不住了。
“轰!”
他一剑劈开了玛顿囚笼,将恶魔们释放了出来,组成了臭名昭著的燃烧军团,这个世界也因此毁灭,一个破碎世界是谈不上任何的“风景”可言的,恶魔们那毫无美感的建筑群落和防守严密的战争阵线也根本没什么好说的,反倒是这破碎世界边缘的大型星港,意外的让人眼前一亮。和*图*书
但那,也许并不是一件幸运的事情。
在那如闷雷一样的响声中,一颗尖锐的榴弹在硝烟跳动中呼啸着冲向了拦路的深渊领主,那高级恶魔看到了飞来的炮弹,它吼叫着挥起手中已经融化了一半的战戟,狠狠的抽在那炮弹上,遭到重击的榴弹在空中爆炸,毁灭的火焰和飞舞的破片将深渊领主庞大的躯体又一次笼罩。
实验体12-B还有任务没完成,大领主不会允许她就这么轻易的在这里死去。
而实力更强一些的纳斯雷兹姆第六领主拉瑟莱克试图化为蝙蝠躲开这一击,但它没能完全躲开,在火焰的高温降下之后,在那融化扭曲的星港码头的废墟中,这凄惨的第六领主只剩下了一个完整的脑袋,高阶恶魔的强大生命力在这一刻成为了恐怖的折磨,让它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这刚刚从天谴舰队的陆地轰炸中逃得性命的深渊领主看穿了敌人的身份,但在它周围,那被烈焰和爆炸彻底摧毁的防线上,根本没有足够的恶魔战士能与它一起冲锋。
这场无人预料到的“自杀式袭击”,在一瞬间摧毁了玛顿世界恶魔军团指挥体系最上层的指挥官和领主,70%的高阶指挥官在这里丧命,就像是一记精准到极致的“斩首行动”,若将玛顿世界比作一个躯体健全的巨人,那么这一记爆炸,就像是一把锋利的战刀,一刀砍入了这巨人的脑壳中,把它本就不太好使的脑子搅成了一锅杂碎汤,让这巨人成为了可怜的半身不遂。
“真是晦气!”
在大地震动之间,深渊领主被撕裂的脑袋砸在了地面上,然后又被沉重的坦克坚固的履带碾了过去,地面上留下的一道墨绿色的血液车辙,那就是这高阶恶魔在群星中留下的最后痕迹。
因此从这个方面来说,如果恶魔们能坚持的足够久,也许它们就能从黯刃带来的战争地狱里活下来。
整个恶魔世界已经被黯刃的突袭搅乱了。
但这,并不是愚蠢的“自杀”。
影子骂了一句,站起身,拍了拍手里的灰尘,就在这时候,她身后的阴影www.hetushu.com里,一名死亡骑士高喊道:
恶魔们确实对火焰和毒素有强大的抗性,但有抗性,不意味着就能真正无视那烈焰燃烧带来的伤害。
至于这场“恐怖袭击”的主导者,火焰之女奥蕾塞丝,同样被燃烧的圣银之火吞没,她根本没有做出任何防御,任由自己的躯体被那可怕的烈焰焚烧殆尽。
600万恶魔们有一套完整的管理与作战体系,尽管在现在这个时刻,这个体系的下半部分还保持着完整,数以十万计的恶魔指挥官们还在战线上指挥着恶魔们与来袭的死灵对抗,但是玛顿的指挥体系的上层已经被彻底摧毁。
“杀光它们!”
那是一把充满了邪恶气息的颅骨战斧……
高阶特工想要将那指骨拿起来,但手指稍稍用力,那本该是最坚固的骸骨,就在她手中片片碎开。
但现在,在这宏伟庞大的星港的码头上,一团既刺眼,又危险的银色火焰的风暴,正伴随着爆炸产生的高温和恐怖的巨响,让整个钢铁铸造的星港都发生了恐怖的震动,那坚固的墨绿色钢铁平台被这恐怖的攒射爆炸轰出了一个肉眼可见的大裂痕,爆炸也影响到了星港的能源运作,让星港边缘的力场拘束器一个接一个的失效。
“长官!这里!我们发现她了!”
“投弹系统开启!进入清道夫模式!集束炸弹填装中……”
大领主曾称呼实验体12-A和12-B是黯刃最致命的特工,这其实并不只是一个比喻。
失去了恶魔将军们在宏观层面的操纵与指挥,下级指挥官们再努力,也无法掌控战争的全局,也许在局部战场,反击的恶魔们能挡住黯刃战团的突袭斩杀,但它们的坚持与努力其实是没有意义的,在奥蕾塞丝引爆那数百颗圣银炸弹的时刻,玛顿的恶魔们在战争的宏观层面上就已经输了。
“干掉那蠢货!”
在星港爆炸区的残骸中,高阶特工影子,正带着一群全副武装的死亡骑士们,在这被彻底扭曲的钢铁废墟里搜索着一些东西。
在看到那闪耀着诡异红光的斧子的瞬间,影子面色大变,hetushu.com她扛着奥蕾塞丝飞速后退,同时高声喊到:
这是个古怪的恶魔,而在它手中,正握着一把更古怪的武器。
与实验体12-A的“引诱”使命不同,代号为实验体12-B的高阶术士奥蕾塞丝,在卡拉赞实验室接受的改造是完全保密的,而那由大巫妖亲手执行的躯体改造,都是为了这个毁灭时刻而准备的。
“诅咒之喉!”
在那些停靠在星港中的巨大星舰失去了拘束力场,如无人操纵的战舰一样缓缓划出泊区的同时,在不远处的星港码头上,那场摧毁一切的银色火焰风暴,也在十几秒钟之后,在毁灭的气息中,缓缓的消散。
“我们对付不了它!请求支援!”
它凄惨极了,这一次的爆炸让它更虚弱,但还没等它喘口气,又是三枚炮弹飞了过来。
尤其是在星港的三维空间中,每过几分钟,就有脱离了拘束力场的恶魔穿梭机在绿色火焰的喷射中进入玛顿上空的轨道进行日常巡逻,而用于战争的恶魔星舰则安静的停靠在自己的泊区中,任由那些如灵活的虫子一样的穿梭机,在它们周围飞来飞去。
黯刃军团的试验型天谴舰队的黑色战舰从仿佛世界裂口一样的死界裂痕里呼啸着冲出,和上一次沙塔尔作战不同的是,这些战舰已经加载了全套的武器系统。
“撤退!撤退!别靠近它!”
影子立刻赶了过去,在不远处的一处倒塌融化的凹陷之中,死亡骑士们七手八脚的将覆盖在凹陷上的散碎金属块移开,而在那凹陷最下方,正躺着一个全身赤裸,有红色皮肤的艾瑞达恶魔,那是高阶术士奥蕾塞丝,但仔细看去,她的躯体还缺少一条左腿,她伤口处的血肉正在不正常的活动,就像是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重新“长”出躯体一样。
远远看去,就像是天空中出现的一条斜斜的黑线。
圣银,这是对于任何黑暗力量都有克制的炼金产物,在奥蕾塞丝抛出的数百颗圣银炸弹的同时爆炸之间,位于爆炸中心,根本来不及防御的十几头恶魔指挥官被这净化一切的圣银之火顷刻间吞没。
但它是www.hetushu.com幸运的,它好歹亲眼看到了自己的死亡,好歹死的也不算太痛苦,而在黯刃的群体突击之中,它剩下的同胞们……
恍如陆地轰炸一样的恐怖火海在一瞬间就将猝不及防的恶魔们连同大地与堡垒,连同那些散发着硫磺臭味的邪能岩浆海彻底覆盖,在那火焰的疯狂燃烧中,弱小的恶魔根本撑不到爆炸结束,唯有那些强大的,皮糙肉厚的恶魔们能反向冲出这燃烧的钢铁地狱。
但这片毁灭的废墟里,在刚才那摧毁一切的圣银火焰中幸存下来的,可不只是高阶术士一头恶魔。
这一幕虽然是恶魔们力量的体系,但却也是艾泽拉斯的生命无法创造出的盛景,那也是艾泽拉斯的文明可能会拥有的未来。
就在影子抱着奥蕾塞丝跳出废墟的那一刻,伴随着一阵恐怖的咆哮,正在清理废墟的几个高阶骑士就被空中亮起的暗红色刀光在顷刻间分尸,伴随着低沉的如囚兽一样的碰撞声,一个高大的,身上布满了灼伤痕迹的恶魔领主,从那废墟里缓缓的站了起来。
在特殊的情况下,她们,真的很“致命”!
第一枚炸弹的落点很精准,只落入了恶魔们的火炮阵地中,航弹与大地碰撞的瞬间,赤红色的火焰如挤压的液体一样喷薄而出,在轰鸣与撕裂之间,将那火炮阵地的一部分彻底抹平。
一头被炸断了左爪,撕开了双翼的深渊领主嚎叫着冲出燃烧的烈焰之海,这恶魔手中的邪恶战戟都已经被高温融化了。
在每一台向下急奔的钢铁战车之上,都坐着一些手持武器,身穿黑甲的战士,它们带着统一的黑色骷髅战盔,在那战盔的护目镜之下,是一双双幽蓝色,或者暗红色的双眼。
燃烧军团也有属于自己的一套工程学体系,诸如甘尔葛恶魔这样的特殊“品种”是恶魔中的工程学大师,它们用很粗暴很大胆的方式,绕着弯月形的破碎大陆设置了数十个大型的能量拘束器,然后在大地上用墨绿色的钢铁修筑出星港的主体,虽然充斥着硫磺味的邪能,但这巨型的黑色要塞整体看上去,依然充满了未来科幻的气息。
“也许可以和图书做成一个不错的收藏品。”
但……黯刃发动的袭击并不是为了彻底摧毁玛顿,这场正在进行的战争,只是某个更深邃的阴谋的一个阶段,战争不是目的,它只是大人物们推进计划的手段。
影子用带着黑色手套的手指,拨弄着脚下的骸骨,这玩意应该属于某个高阶恶魔,但是在圣银火焰的灼烧中,那恶魔的所有血肉都被焚烧干净,只剩下了这被烧的发黑的颅骨,那场面渗人极了。
……
影子跳下那凹陷,伸手解下自己的披风,将其覆盖在奥蕾塞丝赤裸的躯体上,她将这昏迷的火焰之女抱了起来,这种“从无到有”的躯体重塑,就是实验体12-B接受的改造,她和她的姐姐接受的改造是不同的,大巫妖给她的灵魂里设置了一个血肉魔法的激活点,一旦躯体被毁掉,那个魔法就会被触发,为她重塑一具躯体。
就没有那么幸运了。
玛顿世界在很早之前,是当时还未堕落的青铜泰坦萨格拉斯,用来关押群星中作乱的恶魔们的囚笼,燃烧军团最古老的一批成员最早都是这个世界里的囚犯,后来萨格拉斯堕落,为了对抗入侵现世群星的虚空,他要有一支属于自己的无敌军团,还要能抵抗虚空的腐蚀,因此他看中了从混乱中诞生的恶魔。
这罕见的银色火焰,是数百颗用圣银制作的高爆炸弹在同时爆炸所产生的,它的本质是一种富含极致高温和恐怖正面能量的火焰现象,并非真正的火焰,但却要比物理形态上的火焰更恐怖的多。
这一记爆炸更像是一个机密耦合的齿轮机器被启动的命令,在爆炸发生之后不到3分钟,玛顿破碎世界的7个不同方位上,由早已就位的萨莱茵特工作为死界裂痕开启的道标,7道恐怖厚重的黑蓝色裂隙伴随着空间被撕开的恐怖巨响,在幽蓝色迷雾的涌动中,早就准备好的七个战团一拥而入。
“啧啧,真是惨。”
在死亡领主的命令下,疾驰中的陆战坦克那巨大口径的主炮缓缓移动,在上下调整了数次之后,伴随着一声闷响,正在疾驰的坦克诡异的后退了一下,然后又恢复了正常的疾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