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艾泽拉斯死亡轨迹

作者:驿路羁旅
艾泽拉斯死亡轨迹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十二卷 重启神灵纪元

第29章 战争插曲·珊蒂斯的“快递”

正如泰瑞昂所说,这是个痛苦的仪式,但它是必要的,它会把托里姆,重新变成这个世界需要的战士……
“但可惜,我现在已经用不到它了。”
“嗯,我知道了。”
但说到这里,珊蒂斯又想起了当时莎拉病入膏肓的时候,她去看望曾经的好友,结果莎拉拉着她的手腕,嘱托她在自己死后,代替她照顾加洛德……很显然,莎拉也很清楚珊蒂斯对于加洛德的感情,她甚至有意成全他们……
而现在,归来的加洛德失去了妻子,莎拉在分娩后就因为身体虚弱而撒手人寰,只留下了一个儿子和一个女儿,加洛德又变得孤身一人……虽然知道这样做很下贱,这样想很下流,但珊蒂斯总是忍不住想象,也许,属于她的机会,来了?
而泰兰德女士的转变,也让暗夜精灵军方的势力大涨,一时间,从重建的海加尔山,到遥远的菲拉斯,数个军团都在组建之中……当然,突如其来的婴儿潮让将军们雄心勃勃的军队大建计划不得不推后一段时间,但这个趋势已经表明了,以往田园牧歌一样的暗夜精灵文明,转向一个战争文明的步伐,已经无法被阻止了。
羽月将军急忙拍了拍脸,又变成了那个高冷的将军,她轻咳了一声,装作正在忙碌的样子,她高声说:
羽月将军一边收起手里空白的文件,一边对自己的亲卫哨兵说:
于是珊蒂斯的思维又开始跑偏,以至于她手头该做的工作都还没有进行,不过当将军的好处就在这里,就算珊蒂斯不干活,也没有人敢来训斥她,所以珊蒂斯跑偏的思维就开始一发不可收拾。
“难道不是去见加洛德将军吗?”
“这东西交给你处置了,去找一个配得上它的人。”
“是快递,将军!”
珊蒂斯抬起头,疑惑的看着眼前的亲卫哨兵,她问到:
“啊,曾经我也是个游侠来着……如果那时候我得到这把枪,也许我的命运就不会是现在这样糟糕了,也许我会成为艾泽拉斯的游侠之王?嗯……听上去也和*图*书很有意思的样子。”
托里姆可是泰坦亲手制作的守护者之一,就算是力量变得更强大的莱,要短时间生擒他也是很难做到的事情,所以莱使用了一些不那么“友善”的方法。
“能让托里姆从那种颓废的自我放逐的思维中清醒吗?”
独自坐在办公桌后的羽月将军猛地惊醒,她用双手捂住自己发烫的脸,低声责问到:
“我这个项链就是在东部大陆那边买的哦,他们只花了15天就送到我手里了。”
“这个箱子是从黑铁区那边发来的,那个地精说,好像是一个什么实验室,专门为您送来的武器样品,是为了补偿您因为在他们那里订做的武器意外破损之后,因此受伤的赔偿。”
“啊啊啊啊!”
“进来!”
这其实是一件好事……
大守护者莱站在泰瑞昂身边,他说到:
说着话,大领主打了个响指,如他的影子一样存在的娜萨从黑暗中走出,接过大领主手中的猎枪,然后听到大领主对她说:
也许,自己应该主动一些?
珊蒂斯回头看着那被打开的箱子,其中奢华的用黑色天鹅绒作为底衬,在其上放置着一把紫色的猎枪,那猎枪并非是珊蒂斯使用过的狙击枪的样式,而更像是那种古朴的,专门用来收藏的武器工艺品,它被擦拭的闪闪发亮,木质的枪托和钢铁的枪身浑然一体,在枪口处还有金属制作的花纹,而在猎枪扳机之上,点缀着一个浑圆的宝石,正散发着绚丽的光芒。
泰瑞昂转过身,看着莱扔在桌子上的东西,那是一把闪耀着金属光泽和雷电光芒的钢铁猎枪,它的外形夸张,看上去有种未来风格的感觉,这东西应该守护者们制作出来的,上面萦绕着明显的泰坦能量,这是一把传奇武器。
也许她和加洛德最多也就只能再活几千年,如果她再继续迟疑下去,很可能就会真正错失最后的机会了……
“呃?”
大领主手里捏着一个完美的思维核心,放在眼前观察着,他几乎不需要将自m.hetushu•com己的思维渗入其中,就能感受到这个灵魂中饱含的痛苦、自责、绝望以及愤怒,那种负面情绪几乎是扑面而来……
虽然暗夜精灵的女性要比其他种族的男人们更能打,更凶悍,但他们毕竟不是一个女性社会,而且男性在战斗意志和体力方面的优势,也确实不是女性可以比拟的,所以从长期来看,这样男性入伍的趋势,其实是在增加卡多雷的军事实力。
而就在泰瑞昂想要离开的时候,大守护者喊住了他,将一样东西扔给了他:
“啧啧,曾经用来封印邪物的囚笼,现在却成为了邪物们藏身的最好堡垒……瞧瞧你们都做的是什么事情。”
“嗯……这个灵魂很别致!”
在如今这个不进步就是死的时代里,暗夜精灵的改革,也算是真正开始了。
“你可是个战士,不是孩子,所以,一会给我表现的像样点……我也很想知道,面对死亡诅咒的侵蚀,你能坚持多久?所以,让我们来做个实验吧。”
因此,男人们参军的举动,得到了以珊蒂斯将军为首的军队指挥官们的一致欢迎。
珊蒂斯有些疑惑的伸出手指,将那稍有些沉重的猎枪握在手里,而在这一刻,在哨兵艾蕾尔的惊呼中,那把被珊蒂斯握在手中的猎枪,就像是感觉到了珊蒂斯的气息,在光芒闪耀之间,缓缓的改变了外形。
“哦,是‘黑闪电’啊,可惜了,那把枪我用起来挺顺手的。”
在羽月要塞的训练场上,新入伍的暗夜精灵士兵们正在接受训练,以往只有女性加入的哨兵军团,现在也有了很多男性的身影,一方面是因为海加尔山灾难之后,暗夜精灵得到了新的神谕,在暗月战神泰兰德女士的号召下,很多失去了家园的暗夜精灵们因为仇恨和痛苦选择了成为战士。
直到她开始策划在明天返回海加尔山,以公务的名义,去看望加洛德·影之歌的时候,一阵敲门声,才将珊蒂斯从那种恋爱女孩才有的天马行空的思维里拉了回来。
和-图-书但对于珊蒂斯将军而言,最近的烦心事非常多……不仅仅是因为工作,还有她一些私人事务。
而珊蒂斯本人,也被那幽蓝色的光晕笼罩在其中,就像是在和这把古怪的枪械交流一般,而在片刻之后,伴随着一声嘹亮的狼嗥,珊蒂斯的脚边,出现了一头全身幽白色的巨狼,就像是她的宠物一般。
“托里姆是我很重要的兄弟,现在风暴峭壁的战乱,也只有他的重现才能彻底平息,而且他是掌握着奥杜尔的上古囚笼封印的四人之一,只有他清醒的情况下,尤格·萨隆的封印才能被从外部打开。”
而在他眼前的大地上,风暴守护者托里姆的钢铁之躯已经被纳拉克煞引擎中的守护者仆从们拆开,正在进行紧张的修复,莱的副官,泰坦工匠诺鲁什正在亲自修复托里姆被刺穿的胸膛,一抹抹由纯粹的泰坦力量引动的火花在那钢铁之躯上跳动着,粘合着那被撕裂的伤痕。
“好了,我的小艾蕾尔,帮我打开这个箱子吧。”
这个娃娃脸哨兵得意的给自己的将军展示着自己脖子上悬挂的那个漂亮的羽毛坠饰,她拍着珊蒂斯的箱子,对将军说:
“珊蒂斯!你是疯了吗?你怎么会有这样丧心病狂的想法!莎拉是你最好的朋友啊!”
娃娃脸哨兵艾蕾尔笑嘻嘻的说了一句,让自己的将军脸颊有些红,但作为一起打了几千年仗的老朋友,珊蒂斯不会因为这点小事就苛责艾蕾尔,毕竟,这是她在上古之战之后,还活着的唯一几个朋友之一了。
……
在这种情况下,便有很多本来要加入塞纳里奥议会的男性精灵,转而加入了暗夜精灵的军队之中。
“不不不!”
“快什么?”
诚然,在这一万多年里,珊蒂斯已经从一个少女转变为了一个合格的统军大将,但她的感情生活,实际上还停留在当初上古之战结束之后,加洛德和他的妻子莎拉希尔结婚的那一天,那一天纯情的珊蒂斯躲在自己的房间里哭的天昏地暗,但最终她还是跟随自己的养母一起http://www•hetushu•com为加洛德送上了祝福。
大领主将那枪拿起来,放在眼前欣赏了片刻,然后有些遗憾,又带着一丝缅怀的神色,他轻声说:
她在上古之战时期的同伴,以及她曾经还是个少女时,偷偷暗恋过的对象,本以为已经消失在记忆中的加洛德·影歌,出现了……
“哇,将军,这把枪好漂亮!”
另一方面则是因为塞纳里奥议会和翡翠梦境之间的完美联系被阻断,在失去了世界之树诺达希尔的支撑之后,德鲁伊们进出翡翠梦境变得很困难,只有那些对自然之道领悟极深的资深德鲁伊们可以通过自己的力量塑造梦境形态,自由进出正在重建的翡翠梦境,而那些初级德鲁伊无法联系到翡翠梦境,导致他们的自然之力增长缓慢。
说着话,他伸出手指,弹了弹那思维核心,就像是呵斥一样,泰瑞昂轻声说道:
“给我一天的时间,守护者的灵魂是很复杂很顽强的,我需要一点时间来慢慢折磨他,让他对我敞开心灵,当然,这是个很痛苦的过程,但这也是个必要的过程。”
而哨兵队长艾蕾尔手脚麻利的帮珊蒂斯拆开了那快递箱,下一刻,艾蕾尔就发出了惊呼:
“一边顺便去告诉飞行管理员,让她准备三只角鹰兽,我明天要回去海加尔山……恩,汇报公务。”
每个文明都在做着自己该做的事情,而在菲拉斯荒野的羽月要塞,回归此处的羽月将军珊蒂斯女士,也在进行着自己的新使命。
正如艾蕾尔所说,这把枪确实非常漂亮,而且充满了一种神秘而危险的气息。
大领主微微讽刺了一句,然后将托里姆的思维核心放在半空中,他对莱说:
“这是一把有自我灵魂的传奇武器……”
上次和瓦里安的妻子,高等精灵刺客瓦莉拉聊天的时候,瓦莉拉劝过她,暗夜精灵已经不再永生了,珊蒂斯不再年轻了。
“这个!是我在托里姆的神殿废墟里找到的,这东西对于守护者而言只能算是玩具,但我也听说了你最近在做的事情,如果要加强那些勇和图书敢的凡人们的力量,那么这东西也许能帮上忙。”
办公室的门被推开,一名长着娃娃脸的女哨兵抱着一个包装精美的箱子走进来,对正在“辛勤工作”的羽月将军说:
“算了,还是先去风暴峭壁吧……但愿我还赶得上那场战争。”
“地精们肯定不会把这样的东西送给我,啊,取消明天的行程,艾蕾尔,看来我得去一趟东部大陆了。”
“将军阁下,有你的快递!”
“是地精们在半年前开始的新业务,他们在菲拉斯也有2个送货点,将军,你已经离开要塞太久了……我们这几个月用于训练的武器弹药,都是通过黯刃财团的快递员们送来的,他们很准时,也不需要我们去特定地方取,他们会直接送到要塞的港口,当然,需要多缴纳一点运输费用。”
珊蒂斯看着手中外形大变的枪械,她揉着额头,艰难的说:
“嗯?”
羽月将军又看了看脚下那虚弱的白色巨狼,她抿了抿嘴唇:
在远离风暴峭壁的卡利姆多大陆,北地如火如荼的战争似乎并没有影响到这片大陆的日常生活。
这个娃娃脸的女哨兵似乎和珊蒂斯很捻熟,她一边将箱子放在将军的桌子上,一边对已经跟不上“潮流”的将军说:
娜萨点了点头,转身便消失在了黑暗之中。而大领主则把玩着托里姆的思维核心,哼着一首古怪的歌曲,就那么施施然的消失在了黑暗里,可以预想到,风暴守护者的灵魂,会在接下来的一天的时间里,遭受到最可怕的折磨,直到他的意志彻底崩溃,然后再被邪恶的大领主一点一点的按照他的方式,将那破碎的意志捏合起来。
珊蒂斯了然的点了点头,她确实在军火商黑索的引诱下,在黑铁区那边订做过武器,那把花了她3颗精灵宝钻订做的狙击枪用起来确实很舒服,可惜在海加尔山之战里被艾萨拉女王给弄坏了,只是没想到那些贪婪的地精们居然还会有附赠武器样品这种业务。
“哦,一把猎枪!真棒。”
“这……似乎不是那些地精们制作的枪械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