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艾泽拉斯死亡轨迹

作者:驿路羁旅
艾泽拉斯死亡轨迹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十二卷 重启神灵纪元

第18章 协议

“她需要黑檀之寒,你明白吗?罗宁,初代守护者阿洛迪留在那黑檀之寒法杖里的,他自我对于寒冰魔法的领悟,对于现在的吉安娜来说非常重要,当然,我也可以派我的大巫妖去教会她怎么使用那些魔力……但我相信,那个倔强的丫头不会接受我的善意。”
大领主头也不回对身后的罗宁说:
“好了,关于未来的话题已经聊的够多了,现在该说说现实的问题了……吉安娜的魔力已经失控,她不能被就这么释放出去,我可不想看到一场寒潮彻底摧毁刚刚缓过气的人类帝国,所以这个重任就只能落在你手上了。”
“这把法杖留在我这里也没什么用,我是使用火焰的,而这法杖里充满了奥术之力,艾露尼斯太烦了,最重要的是,它桀骜不驯,这玩意毫无意义。”
罗宁盯着泰瑞昂的背影,他问到:
在考达拉山谷的雪地里,罗宁和学徒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那从内部被飞速冰封的魔枢巨塔,短短十几秒钟之间,整个巨大的,高达数百米的魔枢高塔,都被彻底封冻在了晶莹剔透的寒冰之中,而且那可怕的冰封之潮还在朝着四面八方不断涌动。
就算是在达拉然毁灭之后,吉安娜依然凭借着安东尼达斯留下的声望,成为了重建达拉然的首领之一,还成为了洛丹伦的王后,可以说,她的前半生一直笼罩在无尽的赞誉和荣光之中。
吉安娜在这一刻抬起头,她看着蓝龙宝库的穹顶,那里空无一物,但她仿佛看到了那个仇人正在那里无声的嘲笑她。
“你有5天的时间,去帮吉安娜找回黑檀之寒,放心,你的那点小秘密,不会被泄露出去的。”
“走!”
大领主皱起了眉头,他伸出手指,点在这法杖的表面,他轻声说:
可怕的龙息只持续了不到5秒钟,就在罗宁的主动控制下消散开。
好在,能在这里生活的生物,都极度能够承受寒冷,那些蓝龙也不会因为寒冷而丧和*图*书命,否则,面对暴怒的魔法之王玛里苟斯,泰瑞昂也会感觉到有些头疼的。
“我不会让它发生的……安娜,永远不会,我会保护你的,我的女儿。”
……
如果说这个世界有哪个人是寒冰意志的冷酷化身……那么绝对就是吉安娜·普罗德摩尔了。
戴琳将手中寒气四溢的三叉戟立在地面,他一手抱着自己可怜的女儿,一手抚摸着吉安娜金色中混杂着白色的长发,这一刻的大海魔王似乎找回了自己的感情,他就像是吉安娜小时候那样,温柔的对自己的女儿说:
虽然也有很多人羡慕罗宁娶了风行者家族的小妹,著名的大美女温蕾萨·风行者,但更多人会带着一丝酸气的议论纷纷,说罗宁其实是入赘到风行者家的,那个小白脸放弃了自己身为男人的荣耀和骨气,吃着妻子的软饭,尽管罗宁的长相,也算不上真正的小鲜肉……但充满嫉妒的眼睛,是不会在意这些的。
“到那个时候,我会踏上属于我的战场……”
他的龙化只是血脉所带来的馈赠,不代表着他会被巨龙血脉限制未来,他本质上还是一名法师,只要他能不断的超越自我,那么他所变幻的火焰之龙,也会不断的变得更强。
但罗宁,不管是在达拉然毁灭之前,还是在毁灭之后,他都不是一个受人关注的人,他很低调,将自己隐藏在其他人的影子之下,如果不是新达拉然急需拉拢任何有实力的法师,罗宁估计就会这么一直被人遗忘下去。
“我劝你……再好好思考一下,艾露尼斯,就当给我个面子,可以吗?”
“吉安娜说……她说她不愿意成为你的战士,让我猜一猜,她可能知道了一些关于你的秘密。”
数个月前,在魔术酒馆里,她的师兄克尔苏加德对她说过的那些话,又一次浮现在了吉安娜的心头,那时候她认为那只是克尔苏加德的悲观想法,但现在看来……她的师兄hetushu•com,要比看不清楚形势的她,睿智的多。
“呀,看看你们这些做事不顾后果的小法师们,闹出了多大的麻烦……”
罗宁的问题让泰瑞昂沉默了几秒钟,大领主拄着迷雾之杖,他眺望着考达拉远方的被积雪覆盖的群山,在片刻之后,他轻声说道:
“父亲……救救我……”
吉安娜不愿意相信这些,但现在,身体里传来的痛苦,以及全身寒冰魔力被烈焰灼伤的伤痕,都在告诉她,她失败了……
“你会把我们统统变成你的战士吗?”
“而你们,你们也要踏上,属于你们的战场……所有人,这个星球上的所有生灵,都避不开那喧嚣的灭世之火,那终将到来的晦暗时刻……那是一场横跨无数维度,无数群星的惨烈战争,而艾泽拉斯,只是这场战争的一个节点,却是最重要的一个节点。”
在大领主身后,罗宁默然无语,而马林小姐则在更远的地方照顾着刚刚苏醒的小侏儒金迪。
泰瑞昂甚至不需要亲自动手,他在数年前埋下的暗子,就能轻而易举的击败她这个发誓要为父亲和人民复仇的大海之女,将她所有的骄傲和所有的信心都轻易的击溃……就像是巨人从不会在意脚边的虫子,而虫子却以为巨人的漠视代表着恐惧一样。
“他说的是真的吗?你不愿意接受他?”
在被烈焰龙息彻底洗刷过一遍的蓝龙宝库之中,在那灼热的空气中,吉安娜解除了寒冰护体的魔法,但用自己的魔力对抗可怕的龙息,依然让吉安娜感觉到了压力,那沉重到彻骨的压力,尽管以吉安娜目前的实力,她并不畏惧一头真正的红龙,但问题就在于,罗宁显化的红龙,要比普通的红龙……更强一些。
“咳……咳咳……”
在考达拉的落雪山谷之间,穿着黑色剑士袍的大领主挥动着手中的迷雾之杖,在那白色经幡的飘动之中,被寒冰魔力封死的山谷一点一点的被祛除那覆盖每http://m.hetushu.com一寸大地的寒冰。
而罗宁,他身上甚至没有一丝伤痕……
在温度已经下降到零下100多度的寒冰宝库之中,在意志即将崩溃的吉安娜面前,一闪死界之门轰然洞开,在吉安娜弥留的意识之中,一个穿着黑色舰长服,头戴舰长帽,手持蓝色三叉戟,身形异常熟悉的男人,正无视那极寒的冰流,快步朝着她走来。
在这个远离文明世界的地方,默默无闻的低调者轻而易举的揍翻了人类魔法界新的首领,就像是一只无足轻重的虫子,挥起爪子,就将一位巨人推倒在地。
面对眼前一脸平静,仿佛只是做了点微不足道的事情的罗宁,一股难以想象的愤怒,以及覆盖心灵的挫败,在吉安娜的精神中升起,就如同覆盖了心灵的迷雾一般。
“救救我,父亲,别让我成为他的战士……别让我……彻底失去自己……”
“等你醒来,一切都会变好的。”
泰瑞昂语气轻松的对罗宁说:
吉安娜抱着头,她凄厉的高喊道:
“传古神器在几个月之内接连现世,这是你的手笔,毫无疑问,也只有你才能掌握这么多关于传古神器的知识,但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你想让我们做什么?当所有的神器都选定了主人之后,你想用这些神器的力量做什么?”
“我答应过戴琳,会帮她的女儿解决这个隐患,但我没想到,克尔苏加德在几个月之前,就把黑檀之寒的位置告诉了她,但那个优柔寡断的小丫头,居然思考了好几个月都没有行动……看来她也被那些乱七八糟的说法影响了。”
“我不会!我不会成为他的战士,我不会!!!”
“吉安娜身体里的寒冰魔力越来越不稳定了……”
两人曾经同是达拉然的法师学徒,而那时候,罗宁是根本没办法和吉安娜相提并论的,他只是克拉苏斯大法师的一名记名弟子,而吉安娜是六人议会议长,人类魔法界首领安东尼达斯大师的亲传弟子,m.hetushu•com罗宁直到25岁,才依靠奇遇勉强成为了大法师,但吉安娜在19岁的时候,就依靠自己,成为了达拉然最年轻的大法师。
哦,另外说一句,现在的温蕾萨,也可以短暂的龙化……而温蕾萨的龙化形态或多或少出现了一些诡异的变化,那是艾泽拉斯从未出现过的……银龙,至于同样在服用龙血精华的希尔瓦娜斯,则没人知道她会不会使用龙化,如果她真的会的话,那么那位年轻的银月将军的实力,很可能已经超越了她的母亲。
“桀骜不驯?不服从管教?这么调皮的武器吗?”
这才是大海之女真正的力量……让见多识广的女王艾萨拉都要想办法拉拢的力量……
虽然后者对于马林小姐的袭击颇有微词,但她清醒的时间刚刚好,她亲眼看到了自己导师引发的冰封之灾的恐怖场面,坦白说,小侏儒被吓坏了,她现在紧紧的抓着马林的手腕,就像是个被吓坏的孩子一样。
虚弱的吉安娜被戴琳抱在怀中,她看着自己父亲那张冷漠平静的脸,她低声乞求到:
大领主回过头,他冰蓝色的双眼看着罗宁,他轻声说:
罗宁没有反驳什么,他面色平静的接下了这个任务,然后将手中的艾露尼斯·护法者之杖递给了泰瑞昂,他说:
“休息吧,你也累了……睡吧。”
“乖,睡吧,休息吧。”
“不!不!!”
“你这个问题,问的挺好,但我现在还不能回答你,因为即便我告诉你了这些,你也不会理解,不能接受,但没关系,很快你们就会看到它了。”
“唰!”
“罗宁啊,你们生活在这个世界里,这个生逢大变的世界,我一手塑造了这个世界的新秩序,虽然还有些小小的瑕疵,但我觉得也并非不能接受……可是,总有些力量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想要摧毁它……他们想要将我花费苦心改变的世界重归于一片死寂的废墟……这是我不能接受的事情。”
“我相信,你们会心甘情愿和_图_书的……成为我的战士!”
面色大变的罗宁一闪身就出现在了刚走入战场的马林身边,他抓起学徒的手臂,带着学徒和昏迷的金迪就消失在了这宝库里,而刚刚从宝库下方苏醒的小星星还没来得及拍起双翼,就在那可怕的冰霜弥漫之间,被封冻在了厚重的寒冰中。
“嗯?”
真是讽刺。
“你、阿尔萨斯、瓦里安,甚至是我,所有人都是由泰瑞昂一手塑造的,他还会按照自己的想法继续塑造我们,可悲的是,我们根本没有反抗的余地……你的仇恨毫无意义,总有一天,你会心甘情愿的成为他的战士……”
耻辱的失败……毫无意义的失败……当两者都剥离了身上那层或荣耀,或晦暗的光环之后,吉安娜突然意识到,她其实一点都没有了解过眼前这个默默无闻的大法师。
“嗯。”
下一刻,泰瑞昂的黑暗意志融入了那法杖中,他看向被封印在法杖里那个乖如鹌鹑一样的奥术元素艾露尼斯,他低声问到:
面对大领主的絮絮叨叨,罗宁思考的是另一个问题,他拄着护法者之杖,他敏锐的发现,在大领主出现之后,法杖里封印的那个话唠一样的奥术精灵也闭上了嘴,似乎连艾露尼斯,都在畏惧泰瑞昂的气息。
“嗡!”
而现在……
可怕的寒冰气息在这一刻彻底爆发,意志濒临崩溃的吉安娜已经无法再控制躯体里暴动的寒冰魔力,就像是当年她面对泰瑞昂送来的船锚徽记时第一次失控,冰封了小半个洛丹米尔湖一样,现在,她第二次的失控,开始了,而且这一次,这魔力失控的规模,变得更加可怕。
完全龙化,对于现在的罗宁来说也是非常可怕的压力,已经算是他真正的底牌了,但伴随着龙血精华的继续服用,总有一天,罗宁会真正掌握这种终极的血脉火焰魔法,甚至超越真正的巨龙之力。
“我不想当先知,我讨厌那种感觉,所以我会让你们亲眼看到它,然后,我期待你们做出的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