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艾泽拉斯死亡轨迹

作者:驿路羁旅
艾泽拉斯死亡轨迹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十二卷 重启神灵纪元

第17章 冰与火之歌

这一击神来之笔的燃烧之手,不仅打断了吉安娜的施法,还将她左手上缠绕的魔力模型彻底破坏,那股已经聚集起来的魔力失去了模型的桎梏,开始在吉安娜的躯体里反冲开,让大海之女的表情变得很痛苦。
“对抗仪式胜负已分!你输了,我赢了……不要再挣扎了!”
“没什么。”
这让马林小姐忍不住叹了口气。
“你太小看我了!”
“不要逼我,伤害你!”
“唉,我挺羡慕你的,金迪。”
更要命的是,哪怕是施展破坏性极强的火焰魔法,但罗宁和其他火焰法师不同,他并没有片面追求魔力的破坏性,而是和冰霜法师们一样,用至极的操纵,来让暴躁的火焰,成为他手中最锋利的长剑。
达芙妮回忆着上一次在金迪家做客时的场景,那位温德尔法师用极其优雅的动作,在几秒钟之内,便用魔力之手塑造出了一个惟妙惟肖的属于马林的魔法幻象,让高阶法师非常惊讶。
而金迪也很争气,在她那一届小法师里,金迪是第一个通过高阶法师考核的,着实给温德尔先生挣了口气,而因为金迪的原因,火花家族也终于摆脱了“戏法家族”的蔑称,就在前不久,刚刚从外界返回达拉然的著名的侏儒大法师米尔豪斯·法力风暴还表示,愿意邀请金迪加入自己的研究所。
在吉安娜的怒吼之中,一条寒冰组成的巨蛇呼啸着从大地之下隆起,带起漫天飞舞的寒冰风暴,朝着似乎毫无防备的罗宁砸了过去,这一击攻击不管是魔力还是破坏力,都要比之前强出最少三倍,而且这还不是吉安娜的极限,她知道自己无法彻底控制躯体里的寒冰魔力,所以这一次进攻,只是她目前的极限。
罗宁平日里的低调伪装让吉安娜对他的真正实力评估错误,在鲁莽的开战之后,吉安娜发现,罗宁表现出的实力,已经远高于她了。
“唉,还是暴露了http://www•hetushu.com……”
那是她的母亲……她父亲的挚爱,也是达芙妮·马林小姐最牵挂的亲人。
“开什么玩笑!”
而罗宁全身都笼罩在一片炙热的金黄色火焰之下,他和火元素的联系,几乎和吉安娜与冰元素的联系一样紧密,而和吉安娜不同的是,哪怕成为了大法师,吉安娜依然无法很好的控制自己身体那股寒冷至极的庞大魔力,但罗宁可以!
最少在金迪的记忆里,一向温和的吉安娜导师,从没有表现出过这么狰狞的表情。
金迪抬起头,看着自己的朋友,她说:
“哦,温德尔先生还有这样的往事吗?”
“但是马林大法师是令人尊敬的皇家法师哦~”
“什么暴露了?”
罗宁手中缠绕着火焰的护法者之杖点在地面,他褪去了体表的烈焰护盾,他看着被火球笼罩的吉安娜,他沉声说:
“你以为这么简单就能击败我?”
小侏儒焦急的扔下背包,拿起比她还要高的法杖,一脸紧张的看着眼前量位大法师掀起的,毁天灭地一样的战争,她不知道是不是该上去帮忙,而在她身后,达芙妮·马林则眯起了眼睛,她看到了自己导师左手上的那个黯刃徽记的闪耀。
而就在金迪冲出去的那一瞬间,在她身后,马林小姐的魔杖上闪耀起紫色的光芒,在魔杖的甩动之间,那光芒精准的套在了向前奔跑的小侏儒金迪的身上。
“弱者啊,你为什么还要继续战斗呢?”
龙血精华强化着他的躯体,让他可以承受更暴躁的魔力,让他对于魔力的操纵非常写意自由,在这场法师的法术对轰之间,面对吉安娜发出的任何攻击,罗宁都能随手解除,而罗宁的每一次主动进攻,都会让吉安娜手忙脚乱。
“好!”
马林抽出腰间的冰蓝魔杖,她对金迪说:
一团如凤凰一样的烈焰鸣叫着砸在了吉安娜的护盾裂http://m.hetushu.com痕上,将那寒冷的护盾彻底驱散,而在大海之女想要召唤水元素保护她的时候,罗宁的左手虚扣,一团蔓生的火焰从天而降,如长鞭一样狠狠的抽打在吉安娜的手臂上。
罗宁抓住了这个机会,三个熔岩火球缠绕着吉安娜开始旋转,只需要罗宁的意志转动,吉安娜就会被烈焰覆盖躯体,而在这样的对抗里,一旦被击中,就意味着战斗的失败……
尖锐的冰刺呼啸着穿越过空气,朝着罗宁的躯体刺了过去,但下一秒,它就和一团燃烧的火球在空中碰撞,在魔力爆炸之间,被彻底融化。
大海之女抬起头,她的嘴角因此魔力的反冲而渗出了血迹,但那张美丽的脸上毫无惧意,她根本不看身边悬浮的三颗岩浆火球,寒冷的力量被解锁,肉眼可见的白色寒霜从吉安娜的躯体里涌动出来,那火球接触到这古怪寒霜的瞬间,就被彻底淹没。
“当然,我父亲当年可是立志要做一个探险者的。”
达芙妮数次和金迪一起去火花家做客,温德尔先生是一位很健谈很有意思的侏儒,他在肯瑞托有一份正式职务,要负责在每天9点钟的时候,点亮整个达拉然所有的魔法路灯,那是一项辛苦的活,但收入还算可以,而且可以和肯瑞托的高阶法师们打好关系。
“马林……你这,叛徒……”
“怎么了?这是怎么了?”
“但我……也有底牌!”
“停下!”
罗宁随手扔出了三团熔岩一样的火球,狠狠的,精准的砸在吉安娜撑起的寒冰护盾的同一个节点上,将那护盾打出了一团被融化的裂痕,而在吉安娜想要修复护盾的瞬间,罗宁手中的护法者之杖向前挥动,这把法杖并没有服从他,但罗宁却可以用它作为介质,让自己的火焰魔法威力增强。
“它们不吃魔法点心,也不喜欢魔力宝石,这些蓝龙们看管着,我们也不能强行去捕www.hetushu•com捉它们,啊啊啊,可是我好想要一只寒霜之魂啊!我可以带回去给我老爸看看,他年轻的时候也来过诺森德碰运气,但却一直没能碰到活着的寒霜之魂,这是他一生的遗憾呢。”
“对不起,金迪,但……我必须这么做,我是在救你。”
“是啊,温德尔先生的魔法戏法,确实是我见过的最好最棒的戏法了。”
而下一刻,那灼热的,真正的,焚烧一切的龙息,朝着猝不及防的寒冰法师,铺天盖地的落下,所有的寒冰,所有的寒冷,都在这一刻,被灼热的火焰,尽数驱散。
“唉,老妈,还有老爸,这都是为了你们……”
“砰!”
倒像是生死之战一样。
“唉,这东西真难打交道……”
达芙妮小姐耸了耸肩,她看着眼前的战场,她深吸了一口气,抱着小侏儒,慢慢的走向了那已经被冰霜和火焰彻底笼罩的战场。
虽然暴风王国的王室大法师马林非常古板,非常严肃,但他对于自己死而复生的妻子,确实是真爱,最近几年里,每一年他长达1个月的休假,都是秘密的在联邦那边度过的,马林小姐偶尔也会去看看自己的母亲。
金迪·火花得意洋洋的甩了甩自己紫色的,稍显孩子气的双发髻:
罗宁闭着眼睛,摇了摇头,面对那翻滚而来的寒冰巨蟒,他将手中的护法者之杖扔在一边,在诡异火焰幕布的闪耀之间,下一刻,一声低沉的龙吟在这宝库中响起。
焦急的侏儒甚至没有思考一下马林的建议,以她们两个刚刚达到高阶法师门槛的施法能力,根本没有资格介入两位大法师的战争里,只要稍有不慎,两个人就会在大法师法术的余波中丧命,但金迪很喜爱很尊敬自己的导师,她也很崇拜风趣的罗宁导师,她不希望看到两位大法师之间如此疯狂的战斗。
“嗖!”
“你的家世,可是整个达拉然99%的小法师都非常羡慕的,虽然我和-图-书也觉得,马林大法师有些太……古板了。”
“我老爸就不如温德尔先生那么随和,他总是板着脸,我小时候都是在父亲的呵斥里长大的,他总是要求我以最快的速度学会那些复杂的魔法……你知道,对于一个渴望玩耍的孩子来说,那是多么困难,多么痛苦的一件事。”
“都说了,你已经输了……吉安娜·普罗德摩尔。”
“可惜探险者协会拒绝了父亲的加入,所以他才老老实实的回到家族里继续学习魔法,虽然总被其他法师嘲笑,但我知道,我父亲其实一直没有放弃自己探险的梦想,他还喜欢给达拉然的孩子们表演一些戏法……我喜欢父亲的戏法,那是世界上最棒的戏法。”
“嗡!”
垂头丧气的小侏儒法师金迪·火花背着自己的大背包,和达芙妮·马林行走在魔枢的通道里,她就像是个合格的侏儒一样,喋喋不休的对自己的好朋友抱怨着:
正是因为这一层关系,在金迪出生之后,才能被送入达拉然最好的魔法学校里学习。
金迪回过头,侏儒看着悲伤的马林,她问到:
“吉安娜,停下吧。”
被迟钝术笼罩的金迪感觉就像是一把战锤敲在了自己的脑袋上,她摇摇晃晃的回过头,不可置信的看着自己的朋友,达芙妮·马林法师无奈的对金迪说:
那是她,她的父亲马林大法师和一个穿着血色长裙的人类女性的合照。
金迪的眼睛向上翻动,下一刻,小侏儒就如同睡着了一样趴倒在了地面上,马林小姐走上前,温柔的将小侏儒抱在怀中,她伸手拿起自己挂在胸前的金色吊坠,按下了机簧,那吊坠弹开,其中有一张惟妙惟肖的魔法影像。
“什么?”
马林小姐叹了口气,对金迪说:
“我们去分开他们!”
“你果然和你传说中的父亲一样倔强……”
可以说,金迪的未来几乎一片光明,不出意外,在从罗宁这里毕业之后,只需要花费十几年的和图书时间进行研究,她也会成为肯瑞托的高阶成员之一,对于出身普通的施法者而言,那已经是最好的未来了。
大海之女的天赋……果然如传说中那般可怕。
吉安娜站起身,在释放了大海之女的力量之后,她脚下的大地飞快的布满了厚重的寒冰,而且那冰层不断的朝着罗宁那边蔓延,在一片寒气四溢的霜冻地狱中,吉安娜的双眼都变成了寒冰一样的蓝色,她那金色混杂着白色的长发在空中猎猎飞舞,她如同传说中的寒冰女巫一样,连说话的声音,似乎都带上了极致的冰寒。
说到这里,小侏儒发出了咯咯的笑声,她一边向前走,转过一个通道,正想要说些什么,却发现在眼前的魔法宝库中,马林的导师,罗宁大法师和她的导师,吉安娜大法师正在用狂暴的火焰和寒冰魔法对战,那姿态,完全不像是一场切磋。
……
在火焰幕布被撕开的瞬间,一只缠绕着火焰的,真正的龙爪轻而易举的将吉安娜的寒冰巨蛇摁在地面上,那全身被火焰笼罩的巨龙展开火焰覆盖的红色双翼,灼热的气息如风暴一样横扫过整个宝库,在完全释放了血脉中的巨龙之力之后,罗宁低下头,居高临下的看着大海之女,他那已经变为黄色蛇瞳的眼中闪过一丝遗憾。
马林法师温柔的笑了笑,这个漂亮的女孩知道,金迪的父亲温德尔也是一名法师,但却是一名没有太多天赋的低级法师,而火花家族也不是侏儒里的名门,和大名鼎鼎的法力风暴家族更不是同一个等级,但火花家族的侏儒都有一颗追求魔法的心,哪怕被人嘲笑为“戏法家族”也在所不惜。
马林大法师的妻子在暴风城沦陷时死去,这是整个暴风王国的法师都知道的事情,然而,他们不知道的是,马林小姐的母亲并没有死去……她现在是迪菲亚联邦政府的一名书记官,在当年暴风城沦陷的时候,她受了重伤,不得已转化为了血族。
“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