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艾泽拉斯死亡轨迹

作者:驿路羁旅
艾泽拉斯死亡轨迹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十卷 无人永生

第13章 灵魂狩猎(上)

最重要的是,伊瑟拉发现自己无法变身了……有一股特殊的力量如钉子一样契入了她的躯体之中,将她强行维持在了人形态,伊瑟拉尝试着唤醒梦境的力量,她能感觉到,自己并没有被剥离梦境之力,但现在她太虚弱了,以至于在那种阴冷的力量禁锢下,她根本无法挣脱这枷锁。
“那么就必须存在同等的15位死亡半神……”
大领主抬起头,一缕白色的烟气飘荡在他头顶,将他的面孔都侵染的模糊,他慢悠悠的说:
伊瑟拉情绪失控的喊到:
“啊!”
“既然存在15位生命半神……”
疼!
面对这种龙王的愤怒,泰瑞昂有些失望的摇了摇头:
这房间的大门在这一刻彻底合拢,而在伊瑟拉眼前,渡鸦形态的鲁克玛全身燃起金红色的火焰,在那绚丽的火光中,它快速的变成了一个完美的女性鸦人的形象,和远在德拉诺世界的鸦人女王蕾希有7分相似。
“我会亲手创造出死亡半神们,我会亲手彰显死亡的永寂与凋零,并且以此警示世人!就如同我一点一点的改造这个世界……你会看到的,然后,你会接受它,你会接受天平另一端的死亡,它与你所守护的生命一样沉重!”
“但艾泽拉斯根本没有什么见鬼的死亡半神!你这疯子!”
“她和鲁克玛打了一架!还打输咯。”
——
“但是老爸说今天如果捕获了那头灵魂熊,就交给泰莉娅抚养的……所以她也会有个宠物。”
正抓着一只漂亮的白色小鸟,试图给这鸟穿上衣服的多尔南甩着尾巴,对尤娜说:
尽管绿龙女王和这个外籍荒野半神的关系只能说是一般般,但在眼前这个诡异的环境中,能看到一个熟人真的是再好不过了。
“我一直在这里,这里是泰瑞昂的黑暗神殿,黯刃军团的大本营。”
“不好说哎,但据说还有两个半神没给我们灵魂碎片,这样算一算,他们应该也有吧。”
“别搞得太过火……一会泰瑞昂还要问她一些事情呢。”
“它们应该在战场!应该维护世界hetushu•com!应该……而不是被当成宠物!”
“但那是半神!是荒野半神!”
乌鸦形态的安苏扭头啄了啄自己的羽毛,然后反问伊瑟拉:
这是第一个涌入清醒的伊瑟拉脑海中的感知,全身上下,没有一块骨头不疼的,就像是被上百头猛犸轮番踩踏过一样,尤其是那被邪能之火灼伤的伤口,让强大的伊瑟拉也忍不住发出了一声呻吟。
“你怎么能这么折辱……”
伊瑟拉的眼神立刻变得犀利起来,她以梦境女王的姿态瞪着安苏:
女孩们叽叽喳喳的离开了顶层平台,泰瑞昂看着女儿们离开的背影,他有些疲惫的叹了口气,然后很随和的坐在了大平台通往上方王座的阶梯上,他给自己点燃了一颗亡灵们特供的雪茄烟,在吞云吐雾之间,他将注意力放在了眼前的绿龙女王身上。
“而你,必须接受它!”
“就跟凤凰一样,它飞起来就跟太阳一样,而且它还会倒着飞!”
“鲁克玛很漂亮唉。”
“哦,你说那些呀。”
“既然生命这一方有15位荒野半神守护,那么死亡……难道就不能有属于自己的象征吗?”
伊瑟拉眯起了眼睛,她突然想到,在自己坠入大地的那一刻,在最后一眼看向天空的时候,似乎看到了一座悬浮于空中的黑暗宫殿,以及一个站在坠落坑边缘,好奇的看着她的……精灵!
“安苏!这里是哪?”
“怎么?伟大的苏醒者来到我的宫殿,就打算一直这么沉默下去吗?这应该是我们的第一次见面,对吧?”
“你醒啦?”
一个诡异的精灵!
“我听闻,加上安苏和鲁克玛,那么整个艾泽拉斯世界就有15位代表生命极端体现的荒野半神……”
“你别过来呀!”
冷!
“别担心,小可爱……这很快就会结束的,我只是想……活动一下手脚,而你的自愈能力很强,看上去,能让我打很久的样子。”
“去!门口守着,别让其他人来打扰我!”
“你到达打算做什么!”
安苏有些畏惧的看了和_图_书自己即将发飙的女朋友一眼,它轻声说道:
“我听说,在安苏进入翡翠梦境的时候,你为难过它?你欺负过我男朋友,对吧?梦境女王……我听说,你还很能打?”
骑在慵懒的灵魂牧鹿阿尔宙斯背后的小幽灵尤娜笑嘻嘻的偷偷对身边的多尔南说:
“我早就该复活了……可惜你这学艺不精的傻妞让我多受了很多年的苦。”
泰瑞昂吐了个烟圈,他看着伊瑟拉:
鲁克玛握紧了爪子一样的拳头,然后又松开,在伊瑟拉脸颊上缓缓的滑动,她脸上带着一种古怪的笑容:
这小渡鸦亲昵的贴在泰瑞昂的耳朵上,稚嫩的鸣叫着,泰瑞昂取出一块灵魂石,放在这小渡鸦眼前,就像是喂食宠物一样。
在黑暗神殿里生活了这么多年,当年的小丫头也长大了,得益于德莱尼人的强大身体素质,开始发育的尤娜在短短2年里,就和已经17岁的凡妮莎一样高了,而且按照伊瑞尔的身高来判断,尤娜最终可能会成为这些孩子里个子最高的一个。
大领主对于守护龙王的估算还是出现了一点点小小的错误。
“嗯?”
大领主毫不在意的挥了挥手:
“你果然和死亡有勾结!我就知道,你这家伙,很不老实!半神们突然变得不合作的原因,是不是也和你有关?告诉我!”
“养孩子就是这么让人疲惫,但哪怕我是一个没有感情的亡灵,在和这些孩子相处的时候,我也会感觉到灵魂的安宁……”
“你是什么时候复活的?”
“在我这里,它们就是宠物!怎么……你有意见吗?”
“那安度因会有吗?还有讨厌的萨兰蒂亚,我不喜欢她,她就是个小妖精,只喜欢和安度因一起玩!”
一声雏鸟的鸣叫在这空旷的大厅中响起,在伊瑟拉震惊的目光中,一头和鲁克玛极其相似的阳炎小渡鸦在烈焰中出现,站在了泰瑞昂的肩膀上,这雏鸟似乎是刚刚孵化,还很稚嫩,但它身上那金红色的羽毛和飘荡的金焰翎羽,已经代表了它的不凡。
“啪!”
30分http://www.hetushu.com钟之后,在黑暗神殿的顶层大平台上,正陪着几个女儿玩耍的泰瑞昂皱着眉头,看着眼前衣冠不整的伊瑟拉。
“嗡!”
“我们走吧,泰瑞昂看上去有些重要的事情要和这位女士说,我们去找泰莉娅玩吧,顺便让她看看这些小可爱……”
“哦?”
而且这种阴冷并不是单纯的寒冷,作为守护龙王,她强大的体魄已经决定了普通的寒冷根本无法伤害到她,这种冷更确切的说,是一种极端的法则在影响她本身的力量。
她身上戴满了各种象征太阳和光明的徽记,装饰品以及完美的宝石,这个穿着华丽金色战裙的女鸦人活动着手腕和肩膀,就像是抱怨一样,对虚弱的伊瑟拉说:
“这难道不是很自然,很符合生死平衡的事情吗?”
“我遇到了一个恶徒……等等,你说这里是黯刃军团的地方?”
然而,苏醒者并不关心眼前的大领主想要从她这里得到什么,她更关心的是,那些女孩们身边跟随的……“宠物”。
泰瑞昂的眼神变得冷漠了下来:
“我更好奇的是,伊瑟拉,你贵为梦境女王,掌控整个翡翠梦境,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而且,还这么狼狈?”
“我觉得我们还是不要待在这里……”
这是第二个涌入她思维的感官,她所在的地方就像是一个真正的冰窟一样,那种渗入骨髓的寒冷从各个地方涌入她的皮肉之下,甚至有一种冻结骨髓的感觉。
等等,不对!
“你看,有个弱小的男朋友的坏处就在于,我必须时时刻刻维持着渡鸦形态,假装自己无法变幻外形,好不刺激到它那颗脆弱的心灵,有时候真的很烦……”
看到泰瑞昂好奇的目光,伊瑟拉忍不住抽了抽鼻子,她左眼边缘还有被拳头打出的淤青,这让她看上去更加狼狈了。
“哦呜!”
大领主看着因为他的发言而全身颤抖的绿龙女王,他嘴角带起了一丝温和的笑容,他轻声说:
伊瑟拉尖叫到:
只是短短几分钟,她身上的那些伤痕就已经消弭了很多,梦境之力的和图书治愈效果,确实让人叹为观止。
“她肯定会嫉妒死我们的。”
这本就虚弱的绿龙女王,此时就像是被扔进了岩浆里又被捞出来一样,她那套绿色皮甲上满是焦黑色的灼伤,外露的紫色皮肤上也有些看上去就很疼的爪痕,头发散乱不堪,就连骨白色的龙角,都有被烈焰焚烧过的痕迹。
“瞧,不止孩子们有,我其实也有这样的宠物……”
“以前确实没有,因为以前没有谁能为死亡代言,但伊瑟拉,今天,我在这里告诉你一个真理吧。”
“你怎么弄成了这个样子?”
伊瑟拉艰难的从石质的床铺上坐起身,她试图让自己混乱的思维清晰下来,在她记忆中的最后一幕,是梦境之力的护盾和自然能量的保护被可怕的战争之龙一击洞穿的场景,她只记得自己在空中不断的翻滚,最终坠落于大地之上,然后就被无尽的黑暗笼罩了。
伊瑟拉的声音都有些颤抖,她和荒野半神的灵魂共处了一万年,她对那几个野兽之灵的气息再熟悉不过,她用一种包含着愤怒、痛苦和自责的眼神盯着泰瑞昂:
安苏还没开口,一团灼热如太阳一样的光晕就在这黑暗的房间中亮起,那种极致的焦灼让虚弱的伊瑟拉也忍不住抬起手,挡住了眼睛,而在那一闪而逝的光芒消散之后,伊瑟拉在亮起的房间中,就看到了站在安苏身边,那只同样缩小了躯体,但就如同燃烧的太阳精魄一样美的惊心动魄的阳炎渡鸦,就如同真正的工艺品一样。
“那些……那些都是……”
伊瑟拉握紧了拳头,在这几分钟里她见到的一切都在挑战她作为绿龙女王,梦境守护者的底线,她大概能猜到眼前大领主的真正实力,但在这种关乎底线的问题上,伊瑟拉并不打算退让,她高声呵斥道:
“我刚听到了她的惨叫,在房子被疯女人鲁克玛追着打,最后还被吊起来抽,就像我给你说的,鲁克玛很厉害哒!”
已经成为高阶刺客的凡妮莎左右看了看,然后小心翼翼的抱起自己脚边那只和猫一样的黑色小豹子,牵起多尔南www•hetushu•com的手:
“鲁克玛!”
“你要做什么?”
泰瑞昂重新将目光放在了苏醒者身上:
“只是一些半神的灵魂催化的小东西,它们现在还称不上战斗力,所以就先给孩子们做宠物吧,毕竟我和她们的母亲都很忙,没有太多时间陪孩子玩耍,只能以这种方式补偿一下她们,这些可都是好孩子。”
一声尖叫从房子里传出,守在门口的安苏顿时哆嗦了一下,让它内心里忍不住吐槽道,也许泰瑞昂对鲁克玛的复活过程里出现了一些差错,也许是那个野兽意识还在影响自己的鲁克玛,否则,为什么它这一次苏醒之后,会显得……这么的暴力?
凡妮莎抚摸着怀里小黑豹的脑袋,满脸的溺爱:
“你狂妄的追逐的,只是一个永远不可能实现的幻象!”
伊瑟拉惊呼一声:
如果说之前的伊瑟拉是个姿态万千的深闺淑女的话,现在的伊瑟拉就跟街头打架还打输了的疯丫头一样。
熟悉的声音突然在伊瑟拉身边的黑暗里响起,将绿龙女王从那种长久的思考中惊醒,她回过头,就看到了以乌鸦姿态站在一边,正好奇的打量着她的安苏。
鲁克玛扭头看了一眼安苏,那种平静的目光让安苏打了个哆嗦,不再多话,拍打着翅膀就飞出了房门之外。
全身的梦境之力都被禁锢住的伊瑟拉看着靠近的鲁克玛,她本能的觉察到了一股不加掩饰的恶意,她蜷缩在床铺上,对眼前全身都散发出危险的暴力气息的阳炎女士尖叫到:
伊瑟拉苏醒的要比他想象的更快,在黑暗神殿隐匿于高空云层之上,飞速的在诺森德大地上空巡游的途中,那位绿龙女王就在黑暗中睁开了眼睛。
“我叫它伊斐尔塔尔,很好听,对吧?”
“你收集这些半神之灵到底打算做什么!”
鲁克玛发出了御姐女王一样的声音,它活动着如太阳之翼一样的翅膀,扭头对安苏说:
面对伊瑟拉的愤怒,泰瑞昂表现的很平静,他拍了拍肩膀上小渡鸦的脑袋,后者拍打着翅膀便废除了黑暗神殿之外,在空中化为一道火光,迅速消失在了天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