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艾泽拉斯死亡轨迹

作者:驿路羁旅
艾泽拉斯死亡轨迹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八卷 流沙帝国

第43章 神与皇帝

“泰瑞昂才是我的圣光,因为他的鼓励我才不害怕的!你就是个骗子!我以前被欺负的时候你都没出现来帮我!我不相信你!”
那光晕变得更温和,它摇曳着,似乎是在规劝着小幽灵,而一抹抹很类似于纳鲁符文的金色光芒,也开始缠绕在尤娜的躯体上,似乎在对这小丫头进行某种“改造”一样。
“哦?”
“你才不是!”
泰瑞昂下意识的抹了抹胸口,在那胸口之下,有一颗跳动的心脏……但却并非活人的心脏那么简单,在它的每一次跳动之中,大领主都能感觉到,流淌于血管里的那股力量……那股陌生的,但却非常温顺的力量。
这个问题也让小幽灵很烦恼,她上下打量了一下自己的身体,然后说:
“到我面前来,亲自对我说……你这藏头露尾的老鼠!”
这种痛苦刺激了荒野半神的凶性,它的眼睛里闪耀着报复的光芒,短小有力的四肢挥动之间,就如同攻城炮一样狠狠的锤在了这虫人皇帝的胸口,将维克尼拉斯撞飞了出去,如炮弹一样砸在了宫殿的墙壁上,但就在阿迦玛甘打算继续追杀的时候,另一声诡异的调笑声也响了起来。
圣光与黑暗的力量在这一刻碰撞在一起,泰瑞昂将尤娜抱入怀中,一股黑暗的风暴以他为中心,在顷刻间就疯狂的呼啸起来,其中还混杂着黑色火焰剧烈燃烧的光影。
“轰!”
泰瑞昂的手指握紧,在他眼前这被强行拉开的空间裂痕就在他的意志操纵下,飞快的合拢起来,他看着那越发渺小的光点,他哼了一声:
“泰瑞昂!泰瑞昂……快醒醒!快救我!这个骗子要抓走我!”
“我的妈妈对我说过,只要我不放弃圣光,那么圣光总会找到我的,她说的就是你,对吗?”
除此之外,更大的改变在于他的灵魂,如果之前的灵魂强度是10的话,那么现在泰瑞昂的灵魂强度,应该已经到达了100……几乎是他这具躯体可以容纳的极限,那已经是质量的改变了。
小幽灵又得意又失落的甩了甩尾巴,泰瑞昂又问到:
这对虫人兄弟是其拉帝国最高贵hetushu•com的血脉,它们从诞生之日起就具有力量和魔法的双重属性,彼此配合之间,就连强大的荒野半神,也被折磨的满身是伤,进退不能。
“砰!”
而在她眼前的那一片黑暗闪耀的雾气中,那里有一片荡漾着金色光芒的光晕,就像是一个通道,又像是一面镜子,那其中似乎有人在对她说些什么,但只有这独特的孩子能听到。
尤娜心情很好,她左顾右看,打量着已经焕然一新的死之界荒野,她扭头对泰瑞昂眨了眨眼睛:
“那道光,圣光告诉我要跟着它离开……但我还有好多事情没做呢,还有好多地方没去看过,所以我就问它,我可以和我的朋友们多待会吗?我说我就多呆一小会~”
小幽灵在那光芒的缠绕中疯狂的挣扎着,她回过神甩动着魔杖,将一团团混杂着金色和蓝色的星星砸入那光圈中,就像是一只愤怒的小猫一样。
“德莱尼人信仰你是他们的事情,我又不是德莱尼人!我是个真正的艾瑞达人!”
大领主看着这片百废待兴的死之界大地,他内心有些激动,因为追随与他的黯刃军团最后的归宿有了,但这地狱目前还无法正常运转,因为它缺少了一样非常重要的东西,距离泰瑞昂心目中的归宿还差很多……
“圣光没回答我,接下来说话的就是那个讨厌的骗子女人,她说她叫泽拉,说她在想办法拯救这片群星,然后需要很多有天赋的人,她说我就是其中一个,她说我不能留在这里,我必须跟着她走,然后我就知道她是骗子啦!”
“你变了耶!”
“总之,我要留在这里,保护我的朋友!”
尤娜盯着头顶的光晕,她伸手抓了抓自己头顶的花环,她信誓旦旦的说:
但挥舞它的战士却更惊人,这是个典型的高阶虫人,有人类一样的躯体,还穿着虫甲制作的盔甲,但身高达到了惊人的5米,和其他虫人一样,他有类似于爪刃一样的双手,而它的脸颊与其说是脸,不如说是覆盖着白色骨头的虫子头颅。
干瘦冰冷而阴郁的外表似乎被重塑了一样,再和-图-书没有了那种死灵特有的干涩,脸颊变得生动起来,非常像是他活着时候的样子,就连他的头发都变得顺滑了起来,但却依然是灰白色,柔顺的披散在他尖锐的耳朵后方,眼眸中依然是冰蓝色的眼睛,但在那眼眸瞳孔深处,却有一丝更黑暗的光点,看上去煞是怪异。
“再说了,就算你是纳鲁,你也代表不了圣光……”
尤娜的尖叫声还在回荡着。
就在泰瑞昂神游死之界深处的同时,在他“已死”的躯体之外,孤独而伤心的小幽灵正抬着头,在倾听着什么。
当然,阿迦玛甘并不只是这么点能耐,真正论起来,它要比双子皇帝强得多,但问题就在于,在这虫人的宫殿之上,在那宫殿诡异的黑暗穹顶上,有一颗怪异的大眼球正悬浮在那里,它散发着混乱腐败的气场,以堕落之语不断折磨着孤身杀入此地的荒野半神。
而尤娜不断挣扎着,但还是被它带入了空中,尤娜回头看着地面上躺着的大领主,她焦急的喊到:
“我才不相信你!我又没见过你!我讨厌纳鲁,它差点弄瞎了我的眼睛……不管你叫泽拉,还是叫其他什么,我都不会跟你走的!”
“那是谁刚才跪在那里放声大哭的?你以为我没听到吗?小丫头,说起来,你身上这光芒是怎么回事?”
“想要带走我的朋友尤娜?可以!”
全身缠绕着微弱圣光的小幽灵侧耳倾听,就像是听大人说话的孩子一样,时不时甩一甩尾巴,时不时点点头,还回两句嘴,似乎相谈甚欢的样子。
但她的力量并非那光幕的对手,她的躯体之外,一层层金色的光芒缠绕在这小幽灵的躯体上,而她身边那些摇曳的纳鲁符文也变得更明亮起来。
“啊?怎么了?”
大领主看着身体表面覆盖着金色光芒的尤娜,在她行动之间,身后还能带起一抹抹漂亮的金辉光线,她现在的样子根本不像是一个幽灵,倒像是圣光铸就的英灵一样。
但正如所有奇幻故事的转折一样,在这种危急时刻,总有奋不顾身的英雄现身支援。
不过就在尤娜即将被金色光芒彻底覆盖的那m•hetushu.com一刻,一只缠绕着黑色闪电的手猛地刺入了那一层光幕中,冰冷彻骨的黑暗风暴在这一刻席卷了整个光明大方的空间,在类似于玻璃破碎一样的声响中,几近昏迷的小尤娜被整个带了出来。
“那你们聊了些什么?”
“别愣着了!”
“砰!”
就像是进化到人与虫子结合的古怪程度一样,在那那脸上,有双恶毒无情的眼睛。
“轰!”
那是属于死亡的真髓……
“因为妈妈说过,真正的圣光是不会强迫别人去做什么的!”
这三个敌人里的任何一个都不是好对付的,更何况3V1呢?再这么下去,也许刚刚复活的阿迦玛甘,就要再次陨落于此了,甚至更惨……成为远古邪恶霍乱世界的载体。
“尤娜……”
尤娜用手指戳着自己的脸颊,对泰瑞昂说:
大领主好奇的又问到,尤娜从他肩膀上跳下来,在空中带起了一抹漂亮的金色影子,她站在地上,生气的挥舞着双手:
金色的力量如阳光一样挥洒开,然而,那个抱着尤娜的身影并不后退,他只是歪着脑袋,打量着头顶上那温和的金色光芒,他似乎也能听到那光芒中的声音,但他并不在乎。
“别玩了……我们,我们该回家了!你可是我的向导啊,没有你,我可哪里都去不了了。”
这是被掩盖在更深处的极端邪恶,上古之神,千眼之魔克苏恩的力量载体,换句话说,强大的荒野半神并非在单纯和难缠的双子皇帝战斗,它是在同时和双子皇帝以及即将脱困的上古之神战斗。
那光晕摇晃了一下,似乎在回答。
“坏蛋!你就是个坏蛋!我再也不会害怕你们了!”
“就如同飞蛾扑火!”
在一声低沉的响动中,被封闭的宫殿大门如被炮弹砸中一样四散崩溃,反虫人战线的联军指挥官们冲入这宫殿,一眼就看到了被围攻的很惨的荒野半神阿迦玛甘。
……
狂暴的魔力在强大的控制之下汇聚成了最锋利的紫色冰晶,然后在魔法的爆鸣之中,阴狠的刺入了阿迦玛甘的躯体,在半神已经满是伤痕的皮肤上又留下了一道被覆盖的冻伤。和图书
珊蒂斯二话不说就抬起步枪,一枪打碎了宫殿上方悬停的黑色眼球,而守望者玛维也抽出了自己的刀轮,眼前的情况已经不需要多解释什么了,她回头看着身后的众人,她用沙哑果决的声音喊到:
“我就知道,你不会那么容易死的……”
小丫头挥了挥拳头,那光圈又说了些什么,但尤娜却一脸鄙夷的瞥了瞥头顶的光圈:
“你说的很有道理,尤娜确实是个特殊的孩子,我也希望她有光明的未来,但……圣光之母,这是个什么头衔?纳鲁从圣光中诞生,你们有对圣光最纯粹的亲和,但这不代表着你们就是圣光意志的代行者!你们只是纳鲁而已,搞清自己的身份!”
但听到这回答的瞬间,尤娜却抓着怀里的玩偶,后退了一步,警惕的半跪在了泰瑞昂身边,她歪着脑袋,看着头顶的光晕,她大声叫到:
“啊哈,羊入虎口!”
他伸手摸了摸尤娜的脑袋,受到了惊吓的小丫头则死死的抱着泰瑞昂手臂,大领主声音温和的说到:
这小孩子气的质问让那光晕颤抖的更厉害了,而在那光幕中,似乎还有其他声音传来,但小幽灵只是无助耳朵,使劲的摇着头,大声喊到:
“哦哦,我这么厉害的嘛?哈哈哈哈,那泰瑞昂,我们是直接回暴风城吗?”
那光晕变得更加摇曳,一阵光幕闪耀之间,那些金色的光芒渗入幽深的死之界,笼罩在尤娜身上,似乎想要将这个特殊的小幽灵带走。
泰瑞昂点了点头,他也左右看了看,在这片大地的所有摄魂怪都被他“净化”之后,死之界那种阴郁冰冷的气氛消散了很多,就连天空也似乎变得晴朗了一些,当然,在这真正意义上的“地狱”里,是很难看到阳光的。
“圣光怎么说?”
泰瑞昂嘴角泛起一丝笑容,他的表情似乎更生动了,他轻声说:
一声古怪口音的嘲讽如同雷鸣一样在希利苏斯大沙漠的其拉神庙深处的宫殿中响起,与那嘲讽一起出现的,还有一把大到惊人的战剑,这玩意似乎是用某种特殊的材质混合水晶制作的,就像是真正的门板一样,仅仅是剑刃的长度,hetushu.com就达到了惊人的3米,很难想象这玩意有多么沉重。
“砰!”
而强横的精神力如蛛网一样笼罩在半神身上,让阿迦玛甘气势无穷的冲锋变得极其迟缓,回头看去,那是一个穿着紫色盔甲,手握虫肢魔杖,体型和维克拉尼斯几乎一模一样的虫人,那是双子皇帝的另一位,魔法皇帝维克洛尔。
“抄家伙……上!”
尤娜轻车熟路的跳上泰瑞昂的肩膀,坐在那里,然后把玩起泰瑞昂的头发。
“大概是圣光吧……圣光听到了我的祈祷哦~给了我保护朋友的力量,我刚才还和爸爸妈妈聊天呢~他们就在圣光里哦,不过那个讨厌的骗子女人出现之后,爸爸妈妈就不见了。”
但现在,还是先享受胜利吧,这些糟心事以后再说。
“滚!”
一直等到那光幕彻底消散之后,尤娜才怯生生的抬起头,打量着泰瑞昂,在这孩子闪耀的眼睛中,泰瑞昂也看到了自己的新形象……
那闪耀着圣光光泽的生物还想要说些什么,但面对刚刚获得了这片大地管理权的新死神……她远道而来的力量显然还不足以与这片大地的力量对抗,在一阵光幕破碎之中,整个死之界便又一次恢复了安宁。
“恩,你妈妈说的很对。”
“恩……先去另一个地方看看。”
不过片刻之后,尤娜歪着脑袋,有些疑惑的挠了挠头,然后脆生生的问到:
“不要!我才不要你的力量!我的圣光非常强大!泰瑞昂很强大,我不需要!”
“我已经找到了泰瑞昂,他才是我的圣光和勇气的来源,只要我的圣光与我同在,那么黑暗就绝对赢不了!”
它叫维克尼拉斯,是其拉虫人的双子皇帝之一,也是其拉虫人帝国最强者之一,那呼啸斩落的战剑上力道何止千均,在它的狂笑声中,眼前巨大宫殿里不断吼叫冲锋的荒野半神阿迦玛甘身上仅剩的黑色荆棘盔甲也被轻易的斩开,在那闪耀着闪电的剑刃滑落之后,在半神的躯体上,也多了一道狰狞的伤痕。
但从灵魂的厚重来说,他已经很难被称之为“凡人”了,甚至连那些号称灵魂不死的半神,都不一定有他的灵魂更沉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