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艾泽拉斯死亡轨迹

作者:驿路羁旅
艾泽拉斯死亡轨迹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五卷 死灵时代·裂变

第38章 裂痕消弭,黯刃的大团结(下)

这个蠢货在面对加林和斯托姆加德最后的军力的时候,选择了勇敢的追随执念而行动,但他却使用了一种最愚蠢的方式……
在大庭广众之下,最少有1500名黯刃将士目睹了达纳斯的“背叛”,在事后接受黯刃军法部调查的时候,这些将士们的证词足以将达纳斯打入最恐怖的深渊里,这就导致了一个问题,那就是尽管死亡领主们希望达纳斯继续为黯刃服务,但哪怕是泰瑞昂亲自开口,也无法就这么轻易的饶恕他。
“我一直在期待人类帝国能战胜你们,我一直在期待联合在一起的生命联盟能将黯刃连根拔起,对不起,诸位,在你们在前线鏖战的时候,本该全力支持你们的我,却背叛了你们,我背叛了黯刃。身为领袖,我把自己的期待放在了黯刃的理想之上,我纵容卡德加将至关重要的信息传递给洛萨,我纵容洛萨放肆的在另一块大陆寻找援军,我放任我们的敌人带着最有潜力的一批人远航外海……”
泰瑞昂宣布自己为背叛者,基本上就相当于赦免了其他死亡领主犯下的过错,但有一个人是例外。
说着话,泰瑞昂睁开眼睛,那双冰蓝色的眼睛里闪耀着一抹自嘲,最终,他在所有的追随者面前,坦承了自我内心的想法:
“激流堡的战士们一个接一个的死在我面前……我知道,这是战争,我也知道,我已经被命运扔进了另一方,我想要对黯刃保持忠诚,但这不是那么容易的,也许当时你就不该保留我的理智,让我成为一个冷血的杀戮机器会更好一些。”
“世界的资源是有限的,与其浪费在毫无意义的文明上,不如让每一块钢铁,每一棵树木都落入真正有意义的生灵手里……还有谁比不老不死,心怀伟大使命的亡灵更适合监督这个世界呢?”
“我们将不再执着于成为救世者,因为需要救世主的凡人是无可救药的……我们会给他们时间,让他们成长,让他们学会自己拯救自己……”
“所以你必须得到惩罚,达纳斯。”
“我该提前告诉你们的,我只是想让那些死里逃生的人类知道,他们为什么能活http://m•hetushu•com下来,我只是想让他们知道,生者和死者之间的矛盾并非不可调和,我只是想用这种方式告诉整个世界……我们并不是没有感情的怪物。”
“好了,别闹了。”
“那你最少得解释一下,什么叫‘文明监督者’?你刚才说,从此以后,所有对文明的战争,都会由‘文明监督者’发起。”
“是的,我一直在向你们灌输强硬的理念,一直在驱使着你们进行强硬的战争,并且给那战争冠以伟大之名,但实际上,我才是最懦弱,最摇摆不定的那个,我口口声声向你们一次又一次的宣布,人类帝国是没有希望的文明,但在我内心里,我却和洛萨一样,迫切的希望人类帝国能在这场战争里证明他们的价值。”
达纳斯抬起头,枯瘦的脸上没有一丝一毫的沮丧,他站起身,第一次真诚的对泰瑞昂俯身行礼,在他直起身体的那一刻,他严肃的说:
片刻之后,他沙哑的声音响了起来:
“卡德加说我是在逼迫你们在执念的感情和黯刃的教条中做出选择,他说我是在做愚蠢的事情,我确实做了愚蠢的事情,但出发点并不像是他认为的那样。”
德莱尼的蹄妹伊瑞尔看着达纳斯,她说出了一句德莱尼人的俗语:
“我会是个好士兵的……我一向如此,但在离开之前,我想问一句,泰瑞昂阁下,我要和什么样的敌人作战呢?”
“这样再好不过了。”
他需要直面自我了……他就在这么做,用自我的执念,将矛盾重重的死亡领主们重新团结在一起,而不是像个暴君一样,肆意的降下惩罚,卡德加告诉他,他不能在做一个世界拯救者的同时,再去做一个摧毁文明的暴君,他必须……必须做出选择。
……
“但并不是因为你顺从执念行动,而是因为你的愚蠢!说说吧,别说那些冠冕堂皇的话,告诉我们,告诉你的同伴们,你在做出那个决定的时候,到底在想些什么?”
麦拉一把捂住自己口无遮拦的女朋友的嘴巴,但其他领主听到这话,脸上都涌起了诡异的表情,伊瑞尔更是紧http://www.hetushu.com张的伸出手,试图摸一摸的泰瑞昂的额头,看看这位陛下是不是因为发烧了,所以在说胡话。
格洛库什耸了耸肩,他没有继续说下去,但那残酷的含义已经不需多说了。
“我明白了!”
泰瑞昂的手指在桌子上敲了敲,他看着达纳斯:
“别乱说!”
“他一定是疯了……肯定是卡德加和其他人的背叛对他打击太大了,我们得把他送回德拉诺,让奥蕾莉亚主母好好安抚他的精神……他最近的压力可能太大了。”
“我不够坚定,在毁灭与拯救的两端疯狂摇摆,我不是个称职的首领,我做不到铁血无情,我还非常自私的将你们置于一种艰难的考验之中,以此来查看你们内心里最真实的反应。”
泰瑞昂不按照常理的出牌,让黯刃军团的所有大佬们都愣在了自己的座位上,在他说那些话之后,就连已存死志的达纳斯·托尔贝恩都愣住了。
泰瑞昂闭着眼睛,就像是忏悔一样,但更像是他在说出隐藏于内心中最真实的想法,那些他从未对其他人提及的思绪,在成为黯刃之王之后,他已经许久没有直面过自我了,这对于亡灵来说是非常不妥的。
“很显然,这是高阶亡灵特有的自毁倾向,被过去的记忆折磨的太痛苦导致追求更疯狂的事务,自我毁灭……就像是埃里克斯·阿兹纳布·炎刃,黑骑士,我过去的朋友,他和达纳斯的症状几乎一模一样,而幸运的是,达纳斯身为亡灵,能更冷静的思考,而不是彻底被疯癫的复仇吞没。”
他的力量和日渐强大的灵魂能够支持他越过执念,但内心最深处的想法,依然在影响他,让他在下定决心的时候,总会摇摆不定。
“但我不记得黯刃内部有这个编制,还是说,这是一个新的职位?”
而这一次,泰瑞昂决定将这个选择权,交给自己身后的追随者们,让他们,来替他做决定。
泰瑞昂打了个响指,坐在另一边的格洛库什便解释到:
光明正大的背叛对于任何群体来说都是极其恐怖的,一旦泰瑞昂饶恕了达纳斯,就意味着他能容忍背叛的发生,http://m.hetushu.com这对于黯刃内部的团结来说,简直像是直刺入心脏的恐怖打击。
泰瑞昂瞅了他一眼,微微颔首:
露米娜斯撩了撩自己的头发,对泰瑞昂说:
这质问让达纳斯下意识的张嘴想要反驳,但最终,他低下了头。
泰瑞昂的双手撑着桌子上,他严肃的看着眼前这个战争才能一流的死亡领主,他沉声说:
“大口饮酒,试图借酒精来麻痹痛苦……或者,适得其反。”
“没有压力的文明是很难团结,很难找到目标的,比如卡利姆多的半人马和野猪人,那些野蛮人的文明就毫无存在的意义,当然,按照我们目前收集到的信息来看,很快,卡利姆多全境就会爆发一场针对只会劫掠的半人马文明的战争。”
泰瑞昂站起身,张开双臂,就像是拥抱一样,他沉声说:
“在看到加林和那些转移的士兵的那一刻,我听到了我内心的声音,你们称之为执念,很不错的形容词,我知道,在我脑海里长久的抗争即将结束,所以我做出了选择,我知道这个选择会给我带来什么,但对于我来说,那也许是一种解脱。”
“在保护自己的信仰和人民战死沙场之后,被敌人复活是一种罪孽,而最糟糕的是,你的恩赐让我保留着我所有的思维和记忆……过去的达纳斯,帝国的将军,和现在的达纳斯,黯刃的领主,两个身份,两种记忆,在我内心里疯狂对抗,每一个夜里我都无法入眠。”
“我们会通过黯刃安插在帝国以及卡利姆多其他文明内部的眼睛,去评估那些文明发展的态势,如果他们健康茁壮的发展,那么我们会继续观察,但如果某个文明陷入了发展的停滞,内部滋生了严重的内乱与腐败,或者是整体国民都失去了战斗的意志,那么这个文明就会被视为‘不健康’。”
达纳斯朝着眼前所有的死亡领主行了个军礼,然后在两名高阶骑士的押送下,离开了洛丹伦的废墟宫廷,在他离开之后,泰瑞昂看着面色各异的其他人,他说到:
“但事实证明,我的领主们抱有和我一样的想法,也许他们的统帅者已经迷失在了毫无意义的压迫战争中,和_图_书但他们自己却没有忘记自己的誓言和执念,所以,是时候结束这种错误的战争了!”
泰瑞昂点了点头,他接过话头,用一句很理性的话结束了关于遗忘诸王职责的讨论。
说到这里,泰瑞昂停了停,他的嘴角挂上了一丝笑容,他看着萨鲁法尔,又看向罗格里奥,最后看向达纳斯:
“这惩罚的好处在于……你不需要再痛苦下去了,如果一切顺利,你的下半生再不会遭遇和故国之人的战斗,而我好奇的是,作为达纳斯·托尔贝恩对于托尔贝恩家族的使命已经清偿,那么作为黯刃一员的达纳斯·托尔贝恩,是不是能像履行自己的使命一样,履行黯刃赋予你的使命呢?”
“而我忽略了你们的结果,就是这场战争里发生的那些……那些不该发生的事情,卡德加曾质问我,为什么我要将你们安排在那些特殊的战场上,我为什么要让达纳斯去面对加林,为什么要让戴琳去面对自己的儿女……”
“至于那些文明,如果他们觉得自己有资格进化下去,那么他们最好表现出自己的价值。”
达纳斯的话说完了,其他领主没有开口,唯有鲜血领主麦拉摇了摇头:
亡灵无法违背内心的执念,泰瑞昂早已经明悟了这一点,在和卡德加对峙的时候,从大巫妖那些嘲讽或者平铺直叙的诉说里,他已经意识到了自己最大的问题……亡灵不能违背自我执念去做自己不愿意做的事情,而泰瑞昂恰恰就在这么做。
“来吧,诸位,就像是黯刃最初建立时候的那样,让我们畅所欲言,让我们一起制定属于黯刃的未来!”
兽人死亡领主的手指在桌子上划了划:
“唉……怪不得你把自己变成了一个亡灵酒鬼。”
“我不能饶恕你,托尔贝恩,你明目张胆的背叛行为必须得到惩罚!”
“我想自杀……就这么简单。”
“而对文明的压迫和锤炼并不会因此终止,但每一次锤炼的战争都将由新的文明监督者们发起,我……我和我最忠诚的同伴们,会将更多的精力,投入到真正正义,真正正确的事情里,黯刃将直面自己存在的意义,它将承担起它作为这个世界最强大的一分子和图书的责任,我们将踏上群体升格的道路……”
达纳斯·托尔贝恩。
“但如果没有这种外部的战争条件,面对一个快速腐朽的文明,那么监督者们在经过讨论之后,就会发动针对它们的‘锤炼’战争,由戴琳阁下统帅的舰队,完全有在数日内摧毁任何一个文明城市的能力,如果他们面对这种压迫,依然变现的相当糟糕的话……”
“黑手,给她解释一下。”
泰瑞昂瞪了一眼伊瑞尔,后者立刻收回手掌,他活动着肩膀,又坐回了椅子里,他以一种非常不体面的放松姿态靠在椅子上,这是他第一次表现的如此随意,似乎是卸下了内心最沉重的包袱,他对其他人说:
“现在,说说吧,关于对卡利姆多的战争,我要听取每个人的意见……”
“文明监督者是遗忘诸王的另一个名字,是的,我也是其中之一,虽然我觉得我自己不怎么适合这种工作,但坦白来说,在黯刃的体系里,再没有比这些战死的国王更了解对岸的那个文明的统治体系,所以泰瑞昂就将这个使命交付在了我们身上。”
“诸位,让我们真正变得伟大起来吧!”
“你将被剥除死亡领主的身份,将被下放到即将组建的‘凛风’突击战团里,作为前线突击兵踏上诺森德的寒霜大地,直到你为黯刃做出能让人信服的贡献为止,或者,战死在那片被诅咒的大地上。”
“总而言之,我们稽查文明的腐败与堕落,每一次文明深陷于腐败恶臭的泥沼时,文明监督者们就会站出来,给它一个选择,要么毁灭,要么新生……洛萨在临终前恳求我们给人类文明一个机会,那么我们就给他们一个机会!”
“黯刃应该追本溯源,我们应该回归当初最原始的信念了。”
一向思维活跃的露米娜斯更是目瞪口呆,片刻之后,她扭头对自己的男朋友说:
“古代的邪神,操弄历史的黑手,阻碍文明的渣滓,我只能告诉你这么多。”
“当你坐上王座,当你的目光总是放在太高太遥远的方向上的时候,你总会下意识的忽略脚下的路,忽略身边的人,忽略身后的追随者,每一个不称职的国王都是这样,我也是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