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艾泽拉斯死亡轨迹

作者:驿路羁旅
艾泽拉斯死亡轨迹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三卷 死亡渗透·逆流

第27章 达尔坎的终末

“这是我该做的,但不是为了泰瑞昂,麦拉,这是为了你和露米。”
达尔坎·德拉希尔还没有那个能力策反某个高阶亡灵,实际上,他所知道的一切关于黯刃的萨莱茵的秘密,都来自一封信……在37天,通过再正常不过的邮政系统,送到他手中的一封信。
黑骑士艰难的从地面上站起来,他身上的圣光就像是蒙上了一层晦暗的纱布一样,变得苍白,在光芒连接之间,甚至出现了诡异的阴影,而伴随着这能量的转换,那些被达尔坎吸取到身体里的血液,也变得诡异起来,就像是充满腐蚀性的剧毒一样,那些血液变得粘稠,而且开始从内部摧毁达尔坎的身体。
被他踩在脚下的黑骑士却在这一刻发出了沙哑的笑声,这让达尔坎低下头,看着黑骑士,他轻声问到:
就像是跳动的小蛇一样,在达尔坎的命令下,这萨莱茵之血就像是有了自己的生命一般,扭曲着身体钻向黑骑士的盔甲裂隙,在接触到他皮肤的瞬间,就像是融化一样,深入了他的躯体里。
黑骑士狼狈的砸在了烂泥之中,他的破甲锤都被扔到了一边,他挣扎着想要爬起,却被化为蝙蝠重现在眼前的达尔坎一脚踩在胸口。
现在就算是个傻子,也知道眼前这个黑骑士有古怪,他不是纯粹的圣骑士,或者说,他掌握的圣光……有问题!
“嗯……圣骑士的血,闻上去很美味。”
达尔坎的手指在血球上敲了敲,下一刻,鲜血四溅开,化为血雾笼罩在达尔坎周围,然后在萨莱茵闭着眼睛的一次呼吸之间,那些血雾统统被吸入达尔坎的躯体里,等他睁开眼睛的时候,他双眼中的血光变得更发明亮。
“砰!”
面对达尔坎的质问,黑骑士拍了拍身上的泥土,他举起战锤,苍白而粘稠的光芒缠绕在了破甲锤狰狞的刀片上,他用难听的声音轻声说:
鲜血精灵居高临下的看着黑骑士,那张消瘦的脸被血污覆盖,但勉强还能看出来他的连部轮廓,达尔坎细细观察之下,也在脑海的记忆中搜索者眼和_图_书前这个精灵的信息,片刻之后,他眼中闪过一丝了然。
一条活灵活现的鲜血巨蛇缠绕在达尔坎的身体周围,眼看着圣骑士砸向他的圣光审判的能量巨锤,达尔坎嘿嘿笑着再次化为蝙蝠消失,但那条鲜血巨蛇却在他的操纵下,呼啸着撞向眼前的黑骑士。
“唰!”
“泰瑞昂呢?你们的陛下,我们不等他吗?”
达尔坎感觉到了黑骑士的虚弱,他挥起爪子,萨莱茵之血带来的力量让他的利爪自上而下抓碎了黑骑士的头盔,在他的脖子和胸口上留下了5道狰狞的爪痕,又在鲜血的爆发中,将他残破的躯体狠狠的抛飞了出去。
“你看起来很痛苦,朋友……让我来帮你吧!”
鲜血精灵伸出手指,在空中勾了勾,黑骑士的躯体就开始疯狂挣扎,但这没用,那些流散的鲜血还是一点一点的被从他躯体里抽出来,在达尔坎眼前汇聚成了一颗血球。
“别担心他,他总有办法脱身的……那可是黯刃之王,千万别小看他,对了,玛瑞斯先生,如果不介意的话,我们可能要邀请你,去南疆休个假……和你的女朋友一起,你不会拒绝我们的,对吧?”
两股巨大的力量正面碰撞,将脚下的泥土都漫卷了起来,黑骑士的身体在圣光的保护下毫发无伤,但他却被这股巨力撞向后方,撞在了一颗倾斜的树干上,而那鲜血之蛇也在圣光能量的爆发中被打散了形体,但那些悬浮在空中的鲜血却并没有被挥发,而是如跗骨之毒一样,在神圣壁垒消散的瞬间,就贴在了黑骑士的身体表面。
“将死之人,你在笑什么?”
听到这话,达尔坎的躯体立刻耸动着化为一群吸血蝙蝠,他想要用这种方式将刚才吸入体内的血液排出来,但晚了。
“我知道你是谁了……”
在那里,鲜血主母的血水晶完好无损的放置在地面上,麦拉冲了过去,在确认奥蕾莉亚只是自我封闭了意识之后,他长出了一口气。
“什么时候,笃信圣光的圣骑士也站在了亡灵那边?”
“咳咳和图书……哈哈哈哈!”
在高等精灵们设伏捕捉鲜血主母的那一晚,达尔坎透露了一个非常重要的信息,他声称自己找到了黯刃之王最大的弱点,那位亡灵之主的生命与灵魂,和鲜血主母连接在一起,只要杀死了鲜血主母,黯刃之王也会遭到重创。
大人物们思考问题的方式和士兵思考问题的方式是不一样的,囚禁奥蕾莉亚很显然能给奎尔萨拉斯和人类帝国带来更多的好处,但就是因为采取了囚禁的策略,才给了黯刃军团准备营救的时间,以及给了泰瑞昂联络亡灵天灾的时间。
说白了,眼下奎尔萨拉斯发生的一切,都是信息不对等造成的悲剧,但不管怎么说,写下那封信的人,确实已经做出了他能做到的所有努力的极致。
黑骑士阿兹纳布的脸上有被打出的淤血,还有被抽取血液的痛苦,这让他看上去非常的狼狈,但此时他却笑得很开心,他盯着达尔坎,他轻声说:
达尔坎的身影飞掠过这片被能量冲突弄得一塌糊涂的密林,萨莱茵之血给了他难以想象的轻盈,他站在一处被砸断的树干顶部,十指舞动之间,锋利而诡异的鲜血之箭就呼啸着刺向那个朝他扑过来的黑骑士,肉眼可见的圣光在他身体表面形成了护盾一样的光晕,鲜血箭砸在上面引起了光芒的涟漪。
当然,也不是没有人质疑过达尔坎到底是从什么地方得到的消息,但银月议员却从未正面回应过这一点。
“圣光啊!”
达尔坎年轻的脸上闪过了一丝讥笑,他弯下腰,看着沉默的黑骑士阿兹纳布,他轻声说:
达尔坎曾动用一切手段去探查这封信的来源,最后锁定在了遥远的荆棘谷,但所有的探查都到此为止,因为此时的荆棘谷已经成为了凋零者的地盘,没有被允许进入其中的冒失鬼,大都会失踪在森林中那些诡异植物的肚子里。
“达尔坎·德拉希尔,你辜负了你的城市,你辜负你的国家,辜负了那些对你们抱有期待的人……现在,享受被虚空吞噬的感觉吧……这可是难得和*图*书的体验。”
这一直是达尔坎内心的疑惑,而现在,这个疑惑被揭开了……就是眼前这个诡异的黑骑士!
“我在嘲笑你的无知,达尔坎导师……”
“交友要谨慎啊,埃里克斯,看看你现在,人不人,鬼不鬼……背叛的耻辱,你很痛苦,我能看出来,让我来……结束你的痛苦吧。”
黑骑士发出了咆哮,强烈的圣光在这一刻倾注到他躯体里,就像是体内的火焰一样,开始灼烧,开始升腾,他用这种方式想要将渗入躯体的萨莱茵之血蒸发掉,但就在这一刻,达尔坎阴测测的声音在他背后响起:
它的速度极快,黑骑士躲无可躲之下,他将手中的战锤狠狠的砸向地面,一层厚重的金色壁垒出现在他的躯体上,就如同最坚固的盾牌,和那扑过来的鲜血之蛇撞在一起。
鲜血侍女们用诡异的方式出现在众人身边,科达娜在看到完好无损的鲜血主母的时候,她内心担忧的一切都烟消云散了,但只是片刻之后,基沙恩的喊声就在这密林中响起:
没有落款,没有抬头,写那封信的人似乎没想着和达尔坎长期联系,那封信甚至有很多语法错误,似乎是在匆忙之间写成的,但其中告知的秘密,却让达尔坎的心灵都为之颤抖,那封信里,揭示了太多太多关于黯刃之王的信息,其中绝大部分都是没有被披露过的。
“你是第一个敢吸我血的萨莱茵,真是……无知者,无畏。”
“诸位,我们该走了!精灵的游侠们朝着这个方向扑过来了……他们似乎要去援持银月城,没人愿意在这种时候和他们打‘招呼’吧?”
当麦拉一行人出现在彻底被破坏的林间空地的时候,战斗早已经结束了,虚弱的黑骑士靠在自己的战马上,在他脚边,是一堆诡异的骸骨,淡淡的晦暗光芒缠绕在这些白骨之上,面对麦拉的疑惑,黑骑士回过头,伸出手,指了指密林后方。
可以说,那封信是达尔坎冒险制定捕获鲜血主母计划最根本的原因,而达尔坎代表的银月议会和王党的合作,也m.hetushu.com确实已经做到了万无一失,唯一的漏洞,就是他们错估了鲜血主母的实力,而且达尔坎也没有按照那封信最后的建议,在抓到鲜血主母之后直接杀死,而是选择了囚禁。
树干就像是被炮弹击中了一样,在圣光之火的蔓延中被点燃,但这气势十足的一击,却没能碰到达尔坎的衣角,他的身影在血色光晕中跳动着,很快又出现在黑骑士身后,鲜血的魔法不需要吟唱,在达尔坎十指挥起的瞬间,庞大的鲜血能量在他身后汇聚起来,就恍如那一夜鲜血主母的蛮横。
这突然响起的声音让黑骑士抓起战锤就咋向身后,但呼啸的战锤却被达尔坎的鲜血利爪轻松的抓在手中,他血红色的双眼紧盯着眼前的黑骑士,另一只手的手指向内勾了勾,下一刻,那些渗入圣骑士身体里的鲜血就被呼唤着冲出皮肤,黑骑士这一刻就像是被万箭穿心一样,全身上下都迸发出了伤口,鲜血四溅之间,他的力量在剧痛中消散。
亡灵们的特性决定了活人根本无法完美的伪装成他们的一员,哪怕是最老道的刺客都做不到。
“噗!”
面对达尔坎露骨的嘲讽,这沉默的圣骑士不发一言,他挥起破甲锤,就如同最凶狠的战士,战锤砸在达尔坎脚下的树干上,灼热的圣光在顷刻间爆发开,那些神圣的符文悬浮在空中,如同能量风暴一样,将周围的一切都卷入其中。
“你和你的世界错失了一个最好的机会,一个能在泰瑞昂真正变得无敌之前杀死他的机会,唯一的机会,被你们这群政治家浪费了,但没关系……我会继续我的战斗,而下一次,我身边不会再有你这样的垃圾!”
“圣光和暗影在我身体里轮转不休,我的每一个细胞,每一根骨头都在撕裂之后又被弥合,相比起你,达尔坎导师,我才是真正的被诅咒者……而且这一切,都是因为泰瑞昂和他那些疯子下属,我把决胜的关键告诉了你,可惜,你让我失望了……”
“!”
但那封直接引发了这场危机的神秘信件到底是谁写的?
m.hetushu.com埃里克斯·阿兹纳布·炎刃……我的学生之一,前途无量的高阶法师,坚定的议会派成员,等等……我记得你和麦拉·黎明之刃是从小长大的朋友,在麦拉背叛了白银之手骑士团投入黯刃之后,你就申请带着一支圣骑士去追捕他,原来如此……你被自己从小的朋友捕获了,还被拉入了他的阵营。”
麦拉扭头对自己过去的兄弟喊了一声,黑骑士沉默的摇了摇头:
达尔坎甚至无法在维持吸血蝙蝠的形态,他在地面上踉踉跄跄的后退,他变得年轻的面孔在这一刻又开始苍老起来,而黑骑士阿兹纳布则慢悠悠的捡起自己的战锤,在他手指挥动之间,一层又一层的治愈圣光洒在他身体上,而诡异的是,他身体的左半边是温和的圣光,而右半边,则是那种苍白的诡异光芒。
“嘿,阿兹纳布,这一次多谢你了。”
“砰!”
这家伙蛮力十足,但达尔坎却并不担忧,他有十足的把握,能在短时间之内解决掉他!
黑骑士上前一步,他手中苍白的圣光在手心汇聚着,那阴影混杂其中,甚至让达尔坎听到了来自域外黑暗的尖啸,他踉跄着试图躲开那危险的光芒,但最终,还是被那闪耀着苍白光芒的手指扣住了脖子。
“你!你的血里到底有什么?!”
……
有人怀疑达尔坎在黯刃军团中安插了卧底,但这听上去是不可能的事情,因为哪怕是世界上最强大的刺客组织刺客联盟,也只能将密探安插在由黯刃统治的几个区域的平民群体中,迄今为止,还没有谁能把间谍安插在黯刃军团里。
这无疑给当时被黯刃亡灵压得喘不过气的各国上层展示了一个剑走偏锋的希望。
玛瑞斯背着希尔瓦娜斯,他看着麦拉的背影,而后者头也不回的挥了挥手:
最要命的是,这些古怪的血液有一种无法形容的贪婪,就像是饥饿的巨兽,无时无刻的不在吸收达尔坎身体里的能量,就像是被吸进了另一个维度,刚才还占尽优势的萨莱茵,在转眼之间,就变得虚弱起来。
“呼,我们……似乎来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