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艾泽拉斯死亡轨迹

作者:驿路羁旅
艾泽拉斯死亡轨迹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九卷 死亡渗透·灾变时代

第30章 女巫审判

“梅卡托克先生,你已经很累了,去休息吧。”
矮人们的来援虽然晚了一些,但绝对是侏儒最需要的,在蒸汽大厅的前端,库尔塔兹领主带着矮人圣骑士们组成了最坚固的防线,几乎是正面顶着那些好像无穷无尽的石腭怪,来为残余的侏儒赢得逃跑的时间。
虚弱的梅卡托克伸手摁住了库尔塔兹领主的手臂,他轻声说:
“把不同意你们信仰的力量统统称为异端?狂热的烧死一切使用黑暗力量的施法者?我知道你们做的出来,圣骑士都是一群没脑子的蠢货!你的圣光有没有告诉你,邪恶的不是力量,而是力量的使用者?还是说,只是你自己不愿意相信这一点?”
“糟糕!库尔塔兹……”
圣骑士领主快步上前,两步跳上蒸汽坦克,大喊到:“支援他们,把那些追赶的怪物赶回去!”
“说真的,他们怎么想一点都不重要!”
“库尔塔兹,你可别做傻事!”
“继续向圣光祈祷吧,圣骑士,我其实也很期待……你和我的下一次见面,但愿到那个时候,你还能义正言辞的呵斥我这种无可救药的邪恶……再见了!你们这些让人恶心的伪君子!”
艾拉嘲讽的笑了笑,伸手推开圣骑士,大步走向身后的蒸汽电梯:
但事已至此,老矮人只能强打起精神,帮助眼前这些急需帮助的盟友们。
在兽人战争中,库尔塔兹领主的很多兄弟都死在兽人术士的魔法之下,圣骑士们也因为死灵的出现而伤亡惨重,不管于公于私,他都有足够的理由怀疑并且敌视艾拉。
这种鬼祟和那城市中散发出的不详,让身经百战的老矮人都忍不住摇了摇头。
库尔塔兹领主的表情变得微妙了一些,他回头用一种审视的目光打量着艾拉,片刻之后,他挥了挥手,矮人圣骑士们退到一边,他看和-图-书着艾拉,低声问到:
“砰砰砰!”
如果不是他执意要去奥达曼里寻找什么见鬼的遗迹,被封存的石腭怪们就不会突破囚笼,矮人和侏儒们也就不必忍受这种可怕的折磨。
“这个侏儒救了几万人……你不能杀她,或者是伤害她,否则侏儒们会暴动的,我们是为了帮助他们而来,别让好事变坏事!如果这能让你好受一些的话,她还是前联盟侦查少校,在燃烧平原和你一起打过兽人的,她是个英雄!和你一样。”
而正常来说,在远离诅咒之地的卡兹莫丹,也是不可能有侏儒术士的存在的,术士魔法除了达拉然之外,在整个联盟境内都被视为禁忌。
“那还愣着干什么?”
梅卡托克对库尔塔兹领主表示了感谢,矮人笑着从艾拉手里将大工匠接过来,下一刻,冰冷的战锤就抵在了艾拉眼前。
矮人冷漠的说:“我亲眼看到你亵渎尸体!”
两发迫击炮弹很快落在了亡命狂奔的大工匠身后,爆炸的气浪将追赶而来的石腭怪们掀飞,但也将不堪重负的机械鸟冲的向前倒了下去。
“你难道让我眼睁睁的看着那些侏儒死在石腭怪手里?你被你的信仰烧坏脑子了吗?”
“功过相抵?”
“唰唰!”
那些战场虽然充斥着铁与火,杀戮与癫狂,但那是肉眼可以看到的危险,而眼前的诺莫瑞根,这座已经彻底死去的城市,在那昏暗的隧道中时不时腾起墨绿色的辐射尘,闪耀着万物绝灭的诡异气息,就像是深渊中张开了嘴巴的怪物,无情的吞噬着任何陷入其中的生命。
库尔塔兹失去了耐心,他举着武器上前一步,周围的圣骑士们也虎视眈眈的围了上来,艾拉咬了咬牙,两团黑暗能量在手心中汇聚起来,而就在这时候,匆匆赶来的布莱恩看到了和图书这一幕,他高声喊到:
“我哪怕去和那些该死的死灵拼个你死我活,也不想进入这该死的地狱里……唉,可怜的侏儒们有难了,他们可能永远都无法收回它了。”
艾拉变得激动了:
梅卡托克被扔在了地面上,从中央控制室逃出来已经让大工匠筋疲力竭,在刚才他操纵的机器人自爆之后,大工匠还受了伤,他晕晕乎乎的抬起头,就看到那些石腭怪凶狠的扑向眼前的侏儒们。
“嗯?”
仅剩下的侏儒议员刚好被牧师们用担架抬到一边,他在逃亡中为了保护一个孩子,被石腭怪砸断了双腿,他面色苍白的抓着布莱恩的手,沉声恳求道:
圣骑士挥了挥手,两台蒸汽坦克就缓缓启动,护送着疲惫的圣骑士们朝着蒸汽电梯后退,而就在他们即将踏上电梯的时候,一阵由远及近的轰鸣声就从前方黑暗的隧道中传了出来。
“那你打算怎么处理我?”
“你参加过燃烧平原战役?那你是从哪里学会的术士魔法?”
“砰、砰!”
“狡辩!”
“我会处理好这一切的。”
“我讨厌一切和死灵有关的存在,按理说,我应该净化掉你……但你为联盟做出了贡献,还在这灾难里救了人,功过相抵!”
“等等,尸体?你说她统帅尸体?她是个死亡骑士?”
“圣光之火已经在丹莫罗点燃,卡兹莫丹不允许有任何黑暗力量的存在,离开这里!术士,你被驱逐了!下一次我再见到你,我们之间就不会这么和平了!而一旦你的族人们从恐慌中回过神,操纵尸体也会被认为一种罪过,艾拉,离开这里,对自己也好!”
沉重的蒸汽连射步枪猛地转移了方向,对准了后方的黑暗隧道,下一刻,一抹亮光在众人眼前爆开,接近着就是雷鸣般的巨响,还混杂着石腭怪的惨叫www•hetushu•com声,就像是有什么东西在那些怪物中爆炸了一样。
“大工匠陷在城市里了,他生死不知,还有差不多整个侏儒工匠议会。”
“有人!”
艾拉轻声说:
“有个我很尊敬的人曾经告诉过我,在改变之后,熟悉的一切都不会再接纳你,他们会害怕你,会排斥你,这是正常的,因为改变……改变本身就是可怕的,我已经做出了决定,我也会承受代价。”
蒸汽坦克的驾驶员放下远望镜,高喊道:“我认得他,是侏儒的大工匠,他逃出来了!还带着一个侏儒丫头。”
……
炮弹落地的那一刻,溅起的火焰和向着四周发射的破片将周围那些丑陋怪叫的家伙们撕成了碎片,而两头被送下城市的沉重蒸汽坦克,则在呜呜叫的响动中,一左一右挡在了侏儒们逃亡的道路前方,矮人们爬上坦克,操纵着可怕的连发火枪,将子弹风暴如潮水一样倾斜在眼前的战场上。
从这个侏儒议员感恩的口气里,他能感觉到,那个神秘的艾拉在获救的侏儒心目中声望很高,而偏偏他找来帮忙的库尔塔兹领主又是个诚挚狂热的圣骑士……联想到圣骑士和死灵们之间的恩怨,布莱恩顿时有些头皮发麻。
侏儒议员艰难的说:“是她救了蒸汽大厅的几万人,如果没有她的指挥,我们根本撑不到你们来救援,在防线告破的时候,她让我们炸毁大厅的通道,而她自己却带着尸体们把那些怪物引走了。”
“感谢你们的帮助。”
侏儒议员比划着想要解释,但他伤的太重了,也许是扯动了伤口,在一声尖叫之后,他脑子一歪,就此晕倒了过去,而老铜须则抓着头发,他感觉到事情有些麻烦了。
这死硬的态度让库尔塔兹忍不住咬了咬牙,但最终,矮人圣骑士还是放下了手里的武器,他面无www.hetushu.com表情的看着侏儒,沉声说:
“库尔塔兹!停下!别冲动!”
“艾拉?”
矮人领主是完整的经历过第二次兽人战争的,他也参加过燃烧平原的最后一战,他更是亲眼见过兽人肆虐过的战场。
“轰!”
“不!不是,艾拉是个侏儒,活着的那种。”
“哐哐哐!”
布莱恩喊叫着:“我们需要他出来支持局面!”
蒸汽连射步枪暴躁的枪声在黑暗中响起,总算是将那些反扑的辐射石腭怪们击退,跟着大工匠从地狱里逃出来的十几个侏儒幸存者瘫软在地上,而艾拉则搀扶着大工匠,漫步走到了蒸汽坦克的防线之后。
“求求你,铜须,我的朋友,帮帮我们,救出大工匠和艾拉少校,求求你们。”
“先把重伤的人送到铁炉堡去,还有,大工匠梅卡托克在哪?”
“女巫!你和那些死灵有什么关系?”
库尔塔兹领主冷眼等着眼前的女侏儒,他从艾拉操纵尸体的手法里感觉到了一丝熟悉,很像是战争末期异军突起的那些死亡骑士们。
另一边,库尔塔兹领主手中闪耀着圣光的光芒,他半跪在昏暗的地面上,帮一个受伤的侏儒稳定了伤势,然后在对方的感谢中,目送着最后一批逃出来的侏儒离开城市。
艾拉并不畏惧眼前的圣骑士,她苍白的脸上闪过了一丝轻蔑的笑容:
大工匠抓起身边的扳手,就朝着那石腭怪砸了过去,而同样筋疲力尽的艾拉咬了咬牙,用自己最后的魔力唤醒了周围的尸体,驱使着它们蛮横的堵在了那些石腭怪眼前,为这些逃跑的侏儒赢得了最后的时间。
“要么杀掉我,要么放我走!”
“恩,听上去是个真正的英雄。”
顽固的矮人圣骑士对身边的矮人士兵打了个眼色,两个士兵走上前,扶着梅卡托克走向电梯,在紧张的大工匠身后,库尔塔兹领主和_图_书低声说:
“你亲眼看到了,她用自己的方式在保护同胞……她不是坏人!”
“是英雄!”
“我那是为了帮忙!”
“是梅卡托克!”
“你又是谁?你没资格审判我!圣骑士,你的圣光不是一切的真理,而我,我见过更可怕的力量……你可吓不住我,就这样吧,再见了,榆木脑袋们。”
“走吧,我们收队!”
布莱恩点了点头,但很快,他就抓着头发问到:
“无可奉告。”
布莱恩·铜须带着矮人牧师们救助那些疲惫重伤的可怜人,看着工匠镇凄惨的现状,老铜须内心里充满了负罪感。
而在地下城市之上,在卡兹莫丹的雪山环绕之中,从地下城里逃出来的侏儒们蜷缩在冰雪的小镇里,默默的哭泣着,在今天,他们失去了一切。
“库尔塔兹,艾拉不是坏人!”
布莱恩疑惑的问到:“那是谁?”
“闭嘴!女巫!”
他急忙迈着小短腿,朝着诺莫瑞根的蒸汽电梯冲了过去。
“嗯?”
库尔塔兹领主看着艾拉的背影,他高声喊到:
矮人圣骑士回过头,就看到布莱恩快步跑过来,抓着他的手腕,在他耳边说:
“不!”
机械鸟的金属爪子砸在隧道里,发出了清脆的声音,库尔塔兹眯起眼睛,就看到一台古怪的白红色涂装的巨型机械鸟背后坐着两个侏儒,身后跟着十几个逃亡者,正疯狂的朝着防线的方向奔驰。
灼热的炮弹从粗短的迫击炮口里飞出来,在矮人炮手们娴熟的定位中,在空中划过一道近乎完美的闪耀轨迹,最后砸在了朝着蒸汽电梯冲锋的石腭怪群体里。
蒸汽电梯缓缓向上,艾拉伸手将自己残破的兜帽向下拉了拉,从库尔塔兹的方向看不到她的眼睛,只能看到她嘴角泛起的那一抹冷笑。
库尔塔兹高喊了一声,抓起自己的战锤,对两台坦克打了个手势:“戒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