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艾泽拉斯死亡轨迹

作者:驿路羁旅
艾泽拉斯死亡轨迹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七卷 德拉诺之王

第11章 恶魔战争·大块头死斗

“这一次,算你们赢了!”
“那还等什么?”
“这么困难吗?”
这显然是已经被逼到了最后,统帅卫戍军团的死亡领主露米娜斯已经不在乎伤亡了,这也充分说明了现在的局势多么的糟糕。
“唰!”
一名高阶恶魔领主这么快就死了?
“这个低级世界根本诞生不了你们这样的暗影眷者!你们不属于这个世界!”
血法师握紧了拳头,他眼中跳动着凝重的光芒:
“轰!”
露米娜斯身上的盔甲已经沾满了腥臭的墨绿色鲜血,那些带着腐蚀性的恶魔之血把她原本美观的暗红色盔甲弄得极其难看,这让露米小姐姐很不满意,而更要命的是,她统帅的卫戍军团已经完蛋了,每一分每一秒都有珍贵的死亡骑士死在战场上,付出如此巨大的牺牲,露米娜斯却依然看不到胜利的希望。
“所以,战争结束之后,我们就开始吧……我很想挑战一下那位玛维女士的记录,典狱官?这个名字听上去很威风,你知道的,我也很想成为泰瑞昂的典狱官……”
“我说,你是不是忘记了一件事?”
“快去打开充能符文,准备释放那些被改造好的‘巨像’!”
现在距离入侵开始才过去多久?一个小时?
“尽管泰瑞昂反复强调,但我们还是太低估这些恶魔了……”
尽管死在他们手上的恶魔绝对超过3万,但放眼看去,依然有源源不断的恶魔从那岩浆湖旁边的传送门里冲出来,尽管这大地上遍布着恶魔的尸骸,但它们的数量似乎从未减少过。
“最短记录是2年……那是不可超越的传奇守望者,典狱官……玛维·影之歌!”
奥蕾莉亚皱起了眉头,她问到:“那最短的记录时间呢?”
深渊之王阿苟纳是一名恶魔领主,在燃烧军团的地位划分中,它属于从高到低的第四阶高级指挥官,在以“破坏者”玛洛诺斯为首的深渊议会中,阿苟纳算是战斗力最强的一http://www.hetushu.com批深渊领主,至于深渊之王的绰号,那是因为阿苟纳统治着遥远的阿古斯世界的熔岩深渊,才因此得名。
“当然不行,这是秘传了近万年的……”
在纳斯雷兹姆完成又一次如魔术般的蝙蝠逃生之前,那支闪耀着红色,绿色和白色光晕的骨箭就精准的刺穿了它的心脏,三种符文组成的“巫妖斩除”法阵在顷刻间封印了恐惧魔王身体里魔力的流动,下一刻,娜萨鲜红色的身影如漂浮的鬼影一样,出现在双眼惊恐的恶魔瓦加斯的面前。
恶魔的脑袋被扔给了娜萨,奥蕾莉亚擦了擦战弓,对鲜血守望者说:“这是你的猎物,说起来,我可爱的小娜萨,你能教教我守望者那种神乎其技的隐匿技巧吗?”
“还好,我来的还算及时……黑暗神殿的改造必须提上日程,能否空间跳跃,对于这样的大型战争来说,太重要了。”
“以巨像突破的方向作为主攻点,反攻!”
“释放巨像!我们……我们也跟着它们一起下去!”
同样的隐匿招数,在曾经的奎尔萨拉斯,莉蕾萨将军也用过,这种和刺客的潜行差不多的隐匿技巧,唯有那些真正的宗师游侠才能掌握,它赋予了游侠们同样强大的暗杀能力,而风行者们,就是其中的佼佼者。
露米娜斯骑在一头被临时唤醒的骷髅战马上,她之前的坐骑已经被恶魔们砍碎了,那头死神渡鸦在临死前抓着两头高阶恐惧魔坠入了战场之外的岩浆湖里,而跟随着露米娜斯而来的黑暗游侠们也已经尽数葬身沙场。
此时的死亡领主带着50名高阶死亡骑士和150名下级骑士,在战场上来回奔驰,每一次突进和冲锋,都会在恶魔的军阵中犁出一道布满尸体的沟壑。
所以为了更好的入侵世界,军团在登陆之后的第一件事,往往会修建半永久性的超大型世界传送门,也只有黑暗之http://www.hetushu.com门这种级别的传送门,才能允许真正的“恶魔海”出现。
听到这名字,奥蕾莉亚的眉头挑了挑,她眼中闪过一丝感兴趣的光芒,然后她挽起娜萨的手臂,低声说:
而另一边,就在瓦加斯身死的那一刻,被塞伦特和格洛库什围攻的腐蚀者萨索瓦尔的眉头高高皱起,副官的死亡让狡诈的恐惧魔王觉察到了事情的不对劲。
“戈隆……死亡的戈隆……不不不,现在应该叫它们……死亡骑士们,战争兵器已经就位,听我号令……”
“噗、噗、噗、噗!”
赛文回过头,那原本俊美的脸颊已经彻底扭曲了起来,连带着他的声音都变得沙哑而干涩:
游侠抓着恶魔角,将恐惧魔王的脑袋从地面上提了起来,她的美目中闪过了一丝满意:
娜萨下意识的拒绝,但话还没说完,她就想起了一件事……自己已经不是守望者的一员了,她怔在原地,片刻之后,她抬起头,看着奥蕾莉亚,似乎是在审视这位游侠,然后低声说:
那些粗糙的铁罐表面篆刻着缓络法阵,让它们从近千米的高空坠落下来的速度放缓,但即便是再缓慢,这样庞大沉重的东西砸在大地上,依然带起了地震一样的震动,它们砸下来的地方变成了凹陷和裂谷,在钢铁撕裂的响动中,13头黑色的庞然大物,在露米娜斯惊喜的目光中,已几近无敌的姿态屹立在了战场上。
一名穿着血色长袍的德莱尼少女恭敬的站在赛文身后,低声说:
卫戍军团不算那些临时被唤醒的行尸,都足有8万死灵,只是一个小时的恶战,就只剩下了不到3万人……
“主人,充能法阵已经开启!”
在这一次入侵德拉诺的战争中,它和恐惧魔王萨索瓦尔作为末日大领主卡扎克的副官和先锋,萨索瓦尔是隶属于“渗透者”提克迪奥斯率领的恐惧议会的一员,它和阿苟纳一样,是燃烧军团的第四和_图_书阶恶魔领主,不过和擅长正面战斗的阿苟纳不同,萨索瓦尔有个“腐蚀者”的称号,充分代表了它晦暗下作的行事作风。
“砰!”
他咬着牙,指挥着身边新的一批血仆:
这……这在军团数万年的征服历史里,简直是从未有过的耻辱,萨索瓦尔挥起双爪,缠绕着黑暗魔力的爪子如刀一样带起了呼啸的破风声,将眼前的两个死亡领主逼退,腐蚀者回头看了一眼奥金顿已经彻底没救的战场,它黑色的身躯在下一刻就化为蝙蝠,消失在了战场里。
“该走了!”
“遵命!”
“我很期待我们的下一次见面,来自另一个世界的阴影眷者!很快,这个世界,和你们的世界,都会落入军团之手了!”
不过现在,伴随着鸦人尖啸者的到来,在奥金顿大墓地恶战的恶魔们连唯一的空中优势都失去了。
在塔拉多边界上,恐惧魔王瓦加斯锋利的双爪朝着一名黑暗游侠疯狂斩落,但还没接触到黑暗游侠的躯体,隐藏在暗影中的鲜血守望者就撕破空间,用锋利的荆棘刀轮挡住了瓦加斯的突袭,在恐惧魔王身后,鲜血守望者的领袖娜萨,曾经的高阶守望者悄无声息的从恐惧魔王的影子里跳了出来。
同一时间,在漫长的1个多小时的转移中,庞大的黑暗神殿终于出现在了地狱火半岛的战场上空,负责操纵空中堡垒的血法师赛文已经是满头的汗水。
“把这些恶魔……赶回去!”
“噗!”
娜萨扬起手,锋利的荆棘刀轮上闪过死灵符文的光芒,瓦加斯华丽的纳斯雷兹姆盔甲在火花四溅中,被撕开一条裂痕,守望者手腕转动,在冰冷手甲闪耀的光芒中,四支水晶打磨的匕首精准残忍的刺入了恐惧魔王后背,灼热鲜红的恶魔之血喷涌而出,匕首上附带的剧毒也在顷刻间开始麻痹恶魔小领主的身躯。
在生命的最后一刻,瓦加斯这么联想着,下一秒,它的视线就开始天旋地转的滚动m.hetushu.com,然后在一片漆黑中,砸在了奥蕾莉亚的脚下。
“死亡骑士们,你们很能打,但我们……择日再战吧!”
纳斯雷兹姆活动着爪子,露出了一个阴狠的笑容:
这个问题让娜萨又一次沉默,几秒钟之后,她才说道:
瓦加斯扬起双爪,庞大的身躯飞快的化为黑暗的小蝙蝠,拍打着翅膀消散在原地,在此出现的时候,已经闪到了战场的边缘,它一脸惊恐的看着背后悄然消失的两个守望者,那种可怕的隐匿和如石破天惊般的刺杀让它在短短十几分钟里,不止一次和死神擦肩而过。
露米娜斯抹了抹脸上的血渍,她一把捞起脚下那已经断开的黑色断刃站起,将其举起,让黯刃的旗帜飘扬在战场上,她高声喊到:
临时打开的恶魔传送门并不是无敌的,它很脆弱,同一时间允许通过的恶魔数量也极其有限,需要军团术士们一直充能来维持,而一旦失去保护,几个聚在一起的高阶法师就能关闭它。
在这种情况下,就算是意志坚定的露米娜斯,也感觉到了一丝绝望,直到从天空响起的爆鸣声,让从杀戮中惊醒的死亡领主和那些恶魔们抬起头,就看到了十几个从天空坠下的巨大的黑铁罐。
“这东西……也许可以用来做收藏品?”
一个冰冷的声音突然在瓦加斯背后响起,让恐惧魔王得意的笑声如同被掐断脖子的鸭子一样戛然而止,在它背后不远处,处于拟态伪装状态中的奥蕾莉亚的战弓上,已经搭上了一支刻满了死灵符文的骨箭,在她冷漠声音落下的那一刻,这支骨箭也呼啸着刺出弓弦。
那大概是对于它的讽刺……
她跳在空中,双手反握着荆棘刀轮,在那红色的猫头鹰头盔之下,那双暗红色的眼睛中,一抹嘲讽和不屑一闪而逝。
这家伙是一个典型的阴谋家,能用阴谋解决的事情,它从来不会用武力解决,实际上,所有的纳斯雷兹姆恶魔都是阴谋论的狂热信徒,而萨索瓦和图书尔表现的更疯狂一些,但当它被数倍于己方的亡灵包围起来的时候,就算再不愿意用力量作战,它也不得不这么做了。
瓦加斯咆哮了一声,黑暗的魔力在它身体里流动着,将背后喷涌的鲜血止住,眼看着黑暗游侠们又一次举起了符文战弓,恐惧魔王虽然不甘,但它知道自己踢到了铁板。
“13头‘巨像’已经唤醒,随时可以加入战场!”
……
“到也不是不行……但我很怀疑,你能不能挺过那种地狱一样的训练,你要知道,我足足花了150年,才通过了守望者的暗影试炼。”
在塞伦特和格洛库什双方合力之下,恶魔战斗力最强的萨索瓦尔也很难正面击破这两个死亡领主,双方很快进入了僵持阶段,不过伴随着蕾希女王清理掉阿兰卡峰林的残余恶魔之后,奥金顿大墓地的胜利天平,正朝着亡灵一方倾斜。
但说实话,恐惧魔王带领的军团和塞伦特以及格洛库什带领的奥金顿死亡骑士们的战争缺乏可陈,和被恶魔们作为主攻方向的地狱火半岛不同,在敌后战场奥金顿,亡灵占据着绝对的数量优势和地形优势,从白骨荒野被唤醒的行尸们源源不断的冲入奥金顿中心的凹陷战场中,那些从天空降落的恶魔只能被围困起来,一点点的磨碎。
赛文深吸了一口气,血红色的雾气,那飘散的鲜血之雾缠绕在了他的法袍之外,这精灵又一次进入了鲜血精灵的战斗形态,他的双手变成了类似于野兽一样的锋利爪子,犬齿刺出嘴唇之外,双眼中涌动的暗红色变成了真正的血红色。
血仆们快速的忙碌了起来,血法师看着下方焦灼的战场,亡灵军团召唤起的行尸们已经在源源不断的恶魔们的进攻中被彻底夷平了,而数目庞大的死灵步兵也只剩下了不到一半,高阶死亡骑士们已经带着下级骑士正面加入了战场,那些黑色的洪流对恶魔军团展开了反冲锋。
这家伙抛下了还在战斗的恶魔们,独自逃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