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艾泽拉斯死亡轨迹

作者:驿路羁旅
艾泽拉斯死亡轨迹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卷 与龙共舞

第23章 国王与公主

她在空中发出了一声尖锐的鸣叫,那如同玻璃摩擦的尖锐声音让鸦爪祭司们的施法动作被打断。
在一个安静的夜晚,在通天峰已经被吓破胆的鸦人们的注视下,勇敢的国王独自一人从天而降,在虎人毫无防备的情况下,他在虎人的营地里掀起了杀戮的风暴。
于是就在泰罗克返回通天峰的3个月之后,针对它的阴谋开始了!
在蕾希最愤怒的吼叫中,通天彻地的风暴缠绕在了她的躯体之上,带着她重创的身躯,撞向了眼前那沉默的鸦人,后者也同时唤起狂风,毫不退让的冲向了自己的女儿。
“利爪女王撑不住了,我们得想办法帮她!”
死亡骑士伊瑞尔如狂战士一样冲入屋子里,在她眼前的通灵法阵中,站着十几个目瞪口呆的鸦爪祭司,伊瑞尔嘴角泛起了一丝冷笑。
而德莱尼女妖在尖啸之后,挥起狰狞的灵质双爪,在伊瑞尔的冲锋同时,她狞笑着将一个鸦爪祭司的灵魂从身体里拖了出来,片刻间就撕成了碎片,而全身缠绕着厚重冰雪的伊瑞尔则挥起战锤,暗红色的死亡能量缠绕在她躯体上,搭配她暗红色的双眼,简直犹如战场的鬼神一般。
这是最后一击了……
没有虎人敢阻拦利爪之王的杀戮,直到最后一刻,全身浴血的泰罗克掀起了史无前例的大风暴,它和虎人酋长,野蛮而强大的卡拉什在狂风中决斗,最终顶着虎人锋利的爪子,将这傲慢的酋长的脑袋砍了下来。
它们悄悄躲在森林里,在鸦人们飞掠过地面的时候,就用手中的投网将鸦人抓在地面,然后残忍的杀死它们,将鸦人头顶最鲜艳的翎羽拔下来,作为地位和力量的装饰品。
而虎人酋长卡拉什将这种残忍的游戏推广到了一种极致,在那样一段时间里,高阶鸦人们甚至不敢离开通天峰,尤其是在卡拉什傲慢的向鸦人宣战之后,整个鸦人社会都充斥着惊慌,就连地位尊贵的哈格尔祭司都拿不出办法。
第二天,毫无防备的泰罗克也遭受www.hetushu.com了同样的对待,但他比自己的女儿更强大,在坠入地面之后,他还有余力反击,而就在这时候,他看到了自己女儿破碎的躯体……伟大的国王的意志在顷刻间被击碎。
“噌!”
那是个传奇般的故事,在泰罗克国王的时代,野蛮的虎人贵族们发明了一种残忍的“游戏”,它们最初时只狩猎那些被流亡的堕落鸦人,失去了翅膀,堕落鸦人根本不是野蛮的虎人的对手,但很快,这些聪明的猫科动物就不再满足于这些只会在地面上爬行的“鸟”。
伊瑞尔的战马午夜扬起前蹄,将拦路的鸦爪卫士直接踹飞了出去,而伊瑞尔则趁势挥起战锤,在死亡能量的汇聚中,实质性的寒霜风暴缠绕于她的身体周围,短短几秒钟,就将扑过来的鸦爪卫士们冻结在原地。
“我去杀掉那些控制死亡鸦人的祭司们,萨鲁法尔先生,战场就交给你了。”
高阶死亡骑士们都已经掌握了基本的死亡能量的运用,面对鸦人们砸过来的黑暗魔法,他们只需要撑起魔法护盾,就能完全无视掉。
泰罗克的灵魂如光纱一样在阿兰卡的黎明中消散,他伸出双手,想要将蕾希抱在怀中,但最终它还是无法完成这个动作,在仅剩下的理智的操纵下,灵魂的光点渗入蕾希的躯体,恍如它从未存在过一样。
而继承了鲁克玛最正统血脉的卡利鸟而诞生的鸦人,就自然而然的成为了国王和祭祀的血脉。
伊瑞尔抬起头,看着天空中那父女之间的交锋,面对传奇的泰罗克,蕾希纵使有死亡能量的帮助,却还是明显的落于下风,死亡骑士想了想,挥手唤来了自己的坐骑,那披着重甲,安静而美丽的战马午夜,她翻身上马,对身后的萨鲁法尔说:
鸦爪祭司的左臂被硬生生砸断,在鲜血四溅之中,终于突破了鸦人阻拦的高阶死亡骑士们也冲入了茅草屋里。
她对面的死亡鸦人的灵魂虽然强大,但那脆弱的身体显然http://www.hetushu.com承受不了灵魂的重压,在疯狂战斗之后,那躯体已经有了崩溃的征兆。
蕾希眼中的疯狂已经闪耀到了极致,她对面的鸦人只剩下了一只眼睛,那眼中满是平静和冷漠,直到风暴碰撞的瞬间,那眼神猛的一变,在操纵它灵魂的鸦爪祭司死亡的那一刻,泰罗克被奴役的灵魂得到了自由。
“来吧来吧!杀了我,结束我的痛苦和折磨!”
而问题在于,并不是每一个幼年卡利鸟长大之后都会成为鸦人,这是有几率的,不过好在远古时期,鸦人建立的埃匹希斯文明幅员辽阔,每天都有成千上万的新生鸦人出现,所以在鲁克玛逝去的时候,鸦人已经成为了德拉诺世界数目最庞大的种群之一。
传说中,太阳之灵鲁克玛将自己的生命精华赐予了阿兰卡峰林的卡利鸟们,于是这些羽毛鲜艳,富有勇气的鸟儿们就变成了鸦人,正因如此,所以鸦人的繁殖方式其实也类似于鸟类。
木门在巨响中四散破开,在木屑的碎片四处横飞的瞬间,这座茅草屋本身都震动了两下。
“你是在愧疚吗?你是在忏悔吗?”
而原本精准的砍向蕾希脖颈的翼刃,也在这一刻被他扔在了地上。
两个鸦人周围的森林已经被四处乱飞的风刃夷平,地面上也满是被切开的痕迹,这片森林已经在风暴中彻底毁掉了,而利爪女王的身上布满了伤口,她每一次高速移动之间,都会在地面上留下一道冰冷的血渍,她手中暗金色的细长翼刃上也沾满了鲜血。
泰罗克国王用自己的行动赢得了所有国民的爱戴和尊敬,它们尊称它为利爪之王,甚至将它视为太阳之灵鲁克玛的化身,而这直接引起了哈格尔祭司的恐惧,因为在这之前,只有它们才有权利代表太阳之灵。
而死亡骑士行进的速度非常快,经过特殊处理的死灵战马冲击力极强,也没有畏惧,在主人的意志推动下,就算是鸦人们聚在一起的人墙,也挡不住死亡骑士的冲锋。
http://www•hetushu•com它不再呼唤风暴,而是使用暗影的力量,击退了那些失去荣耀的鸦人,将惊慌失措的堕落鸦人们聚集在一起,最终,形成了一个新的种族。
“我的蕾希,我是个不合格的父亲,而你,永远是我的骄傲……”
“飞翔吧……”
“随叫随到,我的伊瑞尔。”
“噗!”
它跪服于女儿的尸体前方,悲痛的嚎叫着,那声音让整个通天峰都震动了,而哈格尔祭司也在那城市里发动了肃清,任何忠诚于泰罗克国王的鸦人都被蛮横的扔进了诅咒之池。
“向着太阳。”
而现在,在堕落鸦人们遭受生死危机的时候,它们又一次将这位国王召唤了出来,希望它能再带领它们进行一次奇迹般的反击,但很可惜……这一次,它们面对的可不是弱小的虎人,或者是同胞的内乱。
“轰!”
在身体崩溃的那一刻,一个和蕾希有8分相似的灵魂,从那倒下的躯体中站了起来,他双眼中满是骄傲和痛惜,在蕾希回过头的那一刻,那失去了载体,而在黑暗的风暴中逐渐消散的灵魂,对她露出了记忆中的温暖笑容。
“你为什么不说话?父亲!”
这时候,国王泰罗克挺身而出!
但女儿死去的痛苦折磨着泰罗克的灵魂,最终让它变得疯癫,在它失去理智之后,悲痛的鸦爪祭司们不得不将它封印于安苏所在的暗影界里。
“哐!”
蕾希和泰罗克的身影交错而过,两人脚下的大地又一次犁出了一道恐怖的沟壑,在碎石飞舞之间,蕾希的左臂被切断,在鲜血淋漓之间,利爪女王低头看着自己的左臂,已死的躯体感觉不到太多的疼痛。
致命的风刃围绕在泰罗克身边,每当它挥起翼刃的时候,就有一道呼啸的风暴将眼前的虎人们卷入其中,在那些野兽晕头转向的时候,泰罗克国王则双持着翼刃毫不留情的砍下它们的脑袋。
“一个连女儿都没办法保护的国王!你这懦夫!懦夫!”
此时,在远离战场的森林中,蕾希和泰罗克的战斗也进m.hetushu.com行到了最后。
而在战马被拦在原地的时候,伊瑞尔从座鞍上跳起来,踩在眼前鸦人的脑袋上,以一个前滚翻的动作落在了鸦爪祭司们躲藏的茅草屋前方,在落地的时候,伊瑞尔挥起一脚,坚硬的蹄子踹在了眼前的木门上。
尽管鸦人们的社会文明是围绕着对太阳之灵和乌鸦之灵的信仰诞生的,祭司们也有很大的权力,但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是由国王和祭司们一起统治鸦人的国度,直到600年前由哈格尔祭司掀起的大叛乱,才彻底断绝了鸦人王室的血脉。
而泰罗克国王所做的最伟大的功绩,是带领着鸦人们击溃了来袭的凶猛虎人。
这些奇特的生物是卵生的,由雌性鸦人产卵之后,经过一段时间的孵化,新生的卡利鸟就会破壳而出。
“我的挚爱……我将永远与你同在。”
“砰!”
最终,虚弱而满身是伤的蕾希被从通天峰上直接推了下来,她无法张开双翼飞行,在坠落于诅咒的泰罗卡山谷的时候,蕾希的身体四分五裂,在悲鸣中死去。
当泰罗克站在一片死寂的大地上,将卡拉什那鲜血淋漓的脑袋举起的时候,整个通天峰都在呼喊着泰罗克的名字,因为勇士的出现,勇气又一次回到了鸦人的身体里,那些愧疚的战士们自愿跟随自己的国王。
蕾希的身影出现在了后方,在她身后,风暴正在消弭,而那死亡鸦人的脖子上出现了一条红色的血痕,片刻之后,他的脑袋擦着切口坠落在了地面上。
“扬起你高傲的头。”
显然,女王并不是被动挨打,她同样有所斩获。
萨鲁法尔没有回答,只是点了点头,这就足够了,下一刻,伊瑞尔带着死亡骑士们冲下山坡,沿途的死灵们纷纷然后让开一条道路,这一支黑色的骑士如尖刀一样刺入阵地之中,在伊瑞尔的带领下,他们蛮横的直接撞入了堕落鸦人的阵地里,一时间人仰马翻。
那毕竟是鸦人传奇国王泰罗克的灵魂,绝非区区普通的躯体可以承受。
“不要被黑暗击溃,黎明总会到和_图_书来,张开你美丽的翅膀。”
“砰!”
“萨玛若,出来干活了!”
她举起右手,那暗金色的翼刃上,正挑着一颗被剜掉的眼珠。
一场完全不对等的屠杀已经开启,而这些死亡骑士们带来的,则是毫不掩饰的绝望与……死亡。
在她对面,那高阶鸦人的脑袋被砍掉了三分之一,但它依然没有倒下,也许是身体里那个高傲的灵魂,不愿意就此认输。
在不到2个月的时间里,它们便肃清了整个阿兰卡峰林,将虎人赶出了自己的王国,那大概是鸦人王国余晖中最后的胜利了。
已经彻底成长起来的萨玛若慵懒的伸着懒腰,下一刻,伊瑞尔的好姐妹,幽绿色的怨灵呼啸着冲出伊瑞尔的身体,她悬浮在空中,身体还保持着德莱尼女性的纤细和美丽,但双眼中是如风雪一样的蓝色。
德莱尼眼中寒光一闪,在战锤带起的呼啸风声里,四个鸦爪卫士的脖子被砸断,在冻结鲜血的挥洒中,亡灵战马午夜又一次启动,载着骑士以碰撞的姿态,突破了鸦人们最后的一道防御,对鸦爪祭司们忠心耿耿的卫士们不得不用身体硬生生的挡住了午夜的冲锋。
蕾希眼中的光芒变得混乱起来,死亡所带来的负面情绪开始在她的灵魂中散布开,她双眼中充斥了仇恨和愤怒,她向前一步,翼刃挥起,她尖叫着:
恶毒的哈格尔祭司绑架了泰罗克最宠爱的独生女儿蕾希,宣布她被流放,属于鲁克玛的神圣血脉被抽取,这个过程是极端痛苦的。
“唰!”
从那个时候开始,堕落鸦人的数目才急剧增多了起来,而泰罗克再一次现身的时候,它已经成为了一个真正的堕落鸦人,它是第一个听到安苏低语的鸦人,它将其视为新的信仰,在哈格尔祭司对堕落鸦人发动剿灭的时候,泰罗克又一次站了出来。
鸦人的末代国王名为泰罗克,是能完美驾驭狂风的强大战士,在他统治的时期,虽然文明已经进入了黑暗时代,但因为他的勇气和力量,鸦人们也很崇拜这位国王,甚至称呼他为利爪之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