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艾泽拉斯死亡轨迹

作者:驿路羁旅
艾泽拉斯死亡轨迹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战火纷飞的世界

第15章 冰冷之心

泰瑞昂耸了耸肩,他打了个响指,站在一边的格洛库什又从森林中拖出了一具完整的精灵游侠的尸体,泰瑞昂重新拿起斩骨刀和缝合线,扭头看了看呆立在一边的塞伦特:
“如果你不知道该用什么支撑自己复苏的生命……很好,那让我来给你找一个吧!”
“你杀了他们!你杀了我!你杀了你曾经的兄弟!你这恶心的屠夫!你背叛了……”
这就是死灵的诞生原理,实际上,在死亡骑士出现之前,不管是德拉诺,还是艾泽拉斯,都有类似于幽灵的死亡生物,和死亡骑士不同,它们是自然产生的。
“证明我比他强的方式,不止这一种吧?而且,挑战还没开始,你就已经在想输了该怎么办,这可真是输家的思维啊,怪不得你会被奥格瑞姆砸碎脑袋……”
曾经让他感动的那些,曾经让他愤怒的那些,都已经失去了它们本来的意义。
“我会杀了你!我保证!”
“杀光兽人之后,我们还可以提着占满鲜血的剑,再去找那些高高在上,把我们的生命当成棋子的混蛋们,这就是我要做的……要一起来吗?等我们做完了这一切,我甚至可以把自己的命交给你,塞伦特,我杀了你,在一切结束之后,我还你一条命!”
“居然会被金光闪闪的圣光罐头们压着打……真是丢人!”
“砰!”
不仅能打压越来越张狂的塔隆·血魔,就像是曾经打压古尔丹一样,还能顺手加强部落的实力,不过奥格瑞姆·毁灭之锤有一点已经说得很明白了,他只是给了泰瑞昂一个承诺,如果他无法证明自己比塔隆·血魔更强,那么之前说的一切,都只能作废了。
“现在,你明白我的感受了吧……哪怕你疯狂告诉自己你应该继续忠诚于过去,但实际上呢?”
生命生物在死后,身体里会伴随着时间的流逝,自然的充盈死亡能量,如果没人干扰,这种能量会让尸体腐朽,风化,最终让尸骨化为灰烬,这是生命轮回的一部分。
和_图_书的手指点在塞伦特精赤的胸口,他轻声说:
“你没有活过来……你死了,现在你只是得到了第二次机会。”
这种说法让塞伦特有些茫然,但他反复思考之后,却找不到拒绝的理由,于是他抬起头,看着泰瑞昂,最终,他点了点头:
“对了,我还给你争取到了一具兽人战士的身体。”
“这里!”
“我要看到证据,泰瑞昂,我已经无法相信你了……如果你说的是真的,我愿意和你一起去报复!如果你在骗我……”
“我谁都没背叛……塞伦特,你也从死亡中归来,告诉我,在我说到奎尔萨拉斯这个词的时候,你还有曾经无与伦比的忠诚吗?你还愿意为它献出一切吗?”
死亡就像是一条冷酷的分割线,将过去和现在轻而易举的分开,其中的沟壑如冷漠的深渊,根本无法跨越。
“全力爆发的情况下,估计能在塔隆·血魔面前撑上10分钟……要胜利还有点悬,如果他不顾奥格瑞姆的禁令,召唤恶魔助战的话,我可能连5分钟都撑不过……但谁又说我要和他单挑了?”
“很遗憾,不能!你比你想象中更重要!”
反正原计划离开部落之后,也是要伺机壮大自己手头的力量,与其在野外成为弱小的第三方,还不如紧靠着部落的大树,最少在它败亡之前,不管泰瑞昂打算做什么,都有高个子替他顶着。
“然后来帮忙!要做的事情,还有很多呢!”
他眼中跳过了暗红色的光芒:
在重新死寂下来的森林中,塞伦特发出了自己第二次生命的第一个声音,和泰瑞昂一样的沙哑,难听,就像是冰块碰撞一样,完全失去了精灵应有的优雅。
这句话让格洛库什的手指停了停,片刻之后,他沉声说:
但如果有外界的力量介入这一切,重新唤醒已经死去的灵魂,那么冰冷的,充满腐蚀性的死亡能量就会成为承载尸体行动的能源。
泰瑞昂的声音又一次响起,将魂游天外的hetushu•com塞伦特唤醒,让他晦暗的双眼重新有了焦距,他后退了两步,脸上的表情变得平静下来,他看着泰瑞昂,片刻之后,他点了点头:
“既然是提要求,为什么不提多一些,更何况,以你的战斗风格,人类骑士的身体,确实限制了你太多。”
塞伦特晦暗的眼睛里跳动着某种情绪,让他的眼神都闪耀起了鲜红色的光泽,面对这种质问,泰瑞昂若无其事的回过头,看着眼前的塞伦特,他眼中毫无波动,他轻声说:
“所以你就这么答应他了?”
塞伦特·火翼的尸体诡异的颤抖着,在现实和灵魂层面同时开始挣扎,就像是即将从长眠中苏醒一样,伴随着这种颤抖越来越剧烈,塞伦特的尸体上流散的死亡之力也越来越活跃,彻底打破了森林的宁静,让负责守卫的格洛库什捏了一把汗。
泰瑞昂用手中的金属缝合线,将塞伦特断裂的胫骨重新固定起来,在这远离营地的黑暗森林中,他轻声说:
“很好!我的兄弟,让我们赶紧做该做的事情吧!”
被他亲手掐死的游侠队长塞伦特·火翼的身上不着片缕,在他冰冷的关节处,被用特殊的材料绘刻着来自影月氏族的通灵符文,而在他身下的大地上,由泰瑞昂亲手画出了一个标准的通灵法阵,还采取了一些暗影议会的术士们对此做的改进。
统御者杜拉格和老兽人通灵师留给泰瑞昂的记忆,在这一刻,成为了最宝贵的知识,也让他有了组建自己班底的能力,他要按照他自己的方式,组建出一支比塔隆·血魔的二流货色更强大的死亡骑士大军。
从灵魂和身体两个层面,同时实现死者的复苏,自己的灵魂,自己的躯体,完全不存在排斥反应。
幽白色的冰霜,赤红色的鲜血,墨绿色的邪恶,三种代表不同力量的符文在泰瑞昂的手中来回变换,就像是扔进水中的明矾一样,让平静的死亡能量,快速的沸腾了起来。
在真正重新适应了躯体之后,他http://m.hetushu.com发现他失去了支撑自己走到现在的一切,不管是希望,快乐,还是仇恨,悲伤,当脑海里浮现出过去的回忆的时候,他就像是一个冷漠的第三方,在观看着别人的故事。
泰瑞昂摊开双手,对塞伦特说:
1分钟之后,他撤去了自己的死亡之力,后退了一步,看着眼前曾经的同伴。
“既然我们注定要报复……为什么不彻底一些?为什么不疯狂一些?”
“去穿上衣服,你只是死了,你又不是喜欢裸体的变态……”
泰瑞昂张开双臂,在他身后,格洛库什握紧了自己的符文武器,警惕的看着四周,他要确保这个死灵复生的仪式不会被打扰。
“你很迷茫。”
“想想那些死去的兄弟,塞伦特,希尔斯布莱德丘陵的战俘营,那一晚被屠杀的兄弟!你真的认为是兽人杀了他们吗?不!不是!跨越死亡让我们看到了很多,我已经看到了兽人背后的阴影,那些驱使着兽人冲入我们的世界,将这个世界弄得一团糟的幕后黑手!”
上位者们总喜欢玩这种分裂扶持,相互制衡的游戏,作为棋子的感觉多少让人有些不爽,但考虑到部落目前面临的战局,大酋长的这一手,玩的着实是相当漂亮。
对于泰瑞昂而言,他计划要去做的那些事情,哪怕只是去探索麦迪文的法师塔,也必然是手里的力量越多越好,最少在眼下这个时刻,他和奥格瑞姆的合作,对于他而言,没有什么损失。
“但是在那之前,因为我们共同的目标……你要帮我!”
这一波冷漠的嘲讽让格洛库什哼了一声,作为泰瑞昂目前唯一的合作者,两个人基本上是捆在一起的,虽然泰瑞昂表现的信心满满,但他总有些迟疑。
在塞伦特身体里流动的死亡能量是平静的,因为没有一个足够活跃的灵魂调动它,但是在通灵法阵被启动之后,塞伦特已经死去的灵魂被诡异的力量唤醒,而泰瑞昂则用自己的死亡能量,将塞伦特身体里的死亡能量产生共振和图书
“嗡!”
“你的忠诚,你的勇敢,你的信仰,你的过去……都已经被死亡带走了!在剥离了生命强加给我们的那些意识之后,你真正自由了,塞伦特……你该顺从真正的自我了。”
甚至连他被泰瑞昂亲手杀死这件事情,都变得无足轻重了起来。
“啪!”
面对泰瑞昂毫无感情的欢迎,塞伦特的反应是翻身而起,一拳砸在了他的脸颊上,将泰瑞昂的脸砸的向外翻转,他死死的抓着泰瑞昂的衣领,那种激烈的情绪波动,根本不像是缺乏情绪的死灵。
奥格瑞姆授权泰瑞昂建立新的死亡骑士组织,这个举动在这个时刻有些让人摸不着头脑。
格洛库什手里捏着一支鹅毛笔,一边按照泰瑞昂的要求,在眼前的尸体上绘刻着晦暗复杂的符文,一边低声说道:
“这个要求已经挑衅到了奥格瑞姆的底线,虽然他隐藏的很好,但我知道,如果我失败了,就算血魔放过我,他也会因此毫不犹豫的干掉我,所以我们可不能输……伟大的目标连第一步都没走出去,要是就这么卑微的死了,可真是会让人无比失望的。”
泰瑞昂的手指在塞伦特已经冰冷的脸颊上抚摸着,他看着自己曾经的部下,冰蓝色的眼睛里没有感情波动,他轻声说:
暗红色的死亡能量从泰瑞昂的手心里涌动出来,就像是某种神秘的能源,一点一点渗入塞伦特冰冷的尸体里,而死亡能量的注入,也让这尸体身下的通灵法阵被点燃,暗红色的不详光芒在这具尸体上跳动起来。
“你!”
塞伦特没有和泰瑞昂争辩,因为不需要争辩,泰瑞昂说的都是真的。
“这里已经没有一颗燃烧着希望的心脏,你,我……我们都有了这样的冰冷之心,理智的看待过去,我的兄弟,是时候纯粹的活下去了,也许刚开始这很难,但相信我,这并不是一件坏事。”
泰瑞昂的手甲摁在了塞伦特的肩膀上,他压低了声音:
塞伦特的表情凝固了起来,看到这一幕,泰瑞昂发出了低沉的和图书笑声:
“我……我活过来了?”
“我背叛了谁?奎尔萨拉斯?奥蕾莉亚?风行者家族?还是你?”
尽管他用攻占奎尔萨拉斯作为原因,但泰瑞昂知道,奥格瑞姆不是一个好高骛远的人,也许是他觉察到了塔隆·血魔的尾大不掉,也许是他迫切的需要更多的死亡骑士来为部落赢得胜利,但他又不放心塔隆·血魔。
“是他们……他们手中同样沾染着洗不干净的鲜血!”
他带着冰冷的黑色手甲的双手扣住了塞伦特的手腕,一点一点的将塞伦特的拳头从他的衣领上摁了下去,长期浸润死亡能量,让泰瑞昂从死亡中得到了新的力量,绝非新复生的塞伦特可以比拟。
“你不必这么做的,人类之躯也并非无法忍受。”
3分钟之后,塞伦特睁开了眼睛。
“砰!”
这个过程才是最重要的,泰瑞昂深知,并不是每个生命都能接受死者复活的现实,而一旦被唤醒的灵魂非常排斥这种唤醒,它会在复苏之后重新进入长眠,而且永远不会再接受第二次唤醒,那就相当于,他们所做的一切,统统白费了。
他曾经绿色的眼眸已经变成了和格洛库什一样的灰暗,就像是落入大地的白霜一样,跨越死亡,总要留下一些东西,在苏醒之后,游侠并没有立刻行动,相反,他安静的如冰块一样,赤身裸体的躺在森林的泥土上,一点一点的接受自己死而复生的现实。
“你难道就没想到一点,万一你的挑战失败了,塔隆·血魔要干掉你的时候,奥格瑞姆会不会为你出头?现在的你,还不是塔隆的对手吧?”
“是的,我很迷茫,很空虚……我,我不知道自己该干些什么,我也不知道你为什么要唤醒我?但这种感觉很糟糕,我不喜欢!所以,你能不能再次杀了我,让我重归寂静?”
泰瑞昂低声说:“欢迎加入我们,兄弟!”
泰瑞昂用匕首切断了手里的金属线,他后退了一步,看着眼前两个人合力制作的尸体,他满意的点了点头。
一支真正的死亡骑士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