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华夏大宗师

作者:欧阳玉清
华夏大宗师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567章 北海之战(二)

“开”,虚剑随手画出一个太极图,将其撞入那爆炸的范围之内,所有风力,竟是被这一击给定住。
“一群妖族孽畜,在这里商议着如何偷袭老夫的弟子,还真是胆大妄为,尔等修为,都是妖皇吧。”老者开口之际,全然没将这些家伙放在眼里。
至于蛟龙岛的这一位正主,他的真身,已经是很久都没有出现在人前了。
然而,也就只有在北海内海多年的这些妖皇强者才知道,蛟龙岛的那一位出行,寻常都派出一道身外化身,乘坐座下一座龟岛远行。
“哈哈,不愧是吾虚剑太师叔,一出手便惊天动地,这等盖世修为,便是掀翻了这北海水域也不过是翻手而已。”
“不如我等妖皇联手出击,明日一早,便掀起决战,人族素来胆小,必定不敢和我们死斗。”
“堂堂道尊,也敢来犯北海,虚剑,看招。”突然,那远处的海面上空,出现一道黑色的闪电,下一秒,陈宇便看到一只身体至少有着百里庞大的飞鸟,竟是破空而来。
“可是,你蜀山那一位,可是人榜第一。”
“大能者?可是那守城的昆仑道宫老家伙?”上座的一道身影突然开口道。
“遇上那家伙了,他如今的实力很强,而且,刚才有一尊大能者对我等出手,很险,倘若不是我施展出爆血秘术,早已是死在那城墙上了。”
“妖……妖神吗?”陈宇能够感受到自己灵识所在的水泽国主内心的颤抖,当年,那一尊和他激战的妖皇,已然是成就了妖神之尊,而水泽国主,却已经是陨落多年,沦落到无人可知的地步。
“好强,莫非虚剑前辈已然是隐身在另外一个天地之间?”来自桃花岛的两位大能对视一眼,眼中也充满惊骇,他们没有见过道尊境界的合道强者出手,没想到,竟是可以肉身融于虚空为战,只要攻击落不到另外一个虚空,便击不中本体,难怪这一位虚剑老祖,竟敢只hetushu.com身一人,独创北海内海。
“我们的任务,不是主攻。”蛟皇一开口,现场的声音就陷入了死寂。
“但他如今被蜀山的一位老祖看重,如今蜀山剑派的修士,已经据此不远,而本皇真身,正是因为那一位的存在,所以不能妄动。”
但是,在这一击之下,岛龟整个被拍入海底,龟背上的山石被拍得四分五裂,露出那厚重的龟壳,而龟背上还没来得及逃走的修士,却是纷纷陨落在这一击之下。
“第二转”大鹏身影藏入无数海面上升腾起来的龙卷风中,交织在一处,便是空间也都在这风力之下支离破碎。
虚剑看着被这一剑在水底劈成两半的无数水族,满脸欢喜,“都死吧,倘若你们背后的那只大鹏鸟不出来,那我就把你们全部都给宰了。”
“不错,他们各自用太公祠下发的功绩令牌,以人族和妖族之间的战争,来掠夺功绩,如今在那天妖岭一线,便是十万火焰山的三大皇族配合虎族掀起的战争,而我们北海,也不幸被卷入其中了,而我们的对手,只有一个,也就是之前主动屠弑我水族百万的陈宇,他是人榜第二的人族天骄,也是蜀山剑派和人族紫金阁大力培养的天才弟子。”
“不错,此番聚集在前线的妖王,已经超过两百,一旦集中攻打一面城墙,再加上妖皇的牵制,便是十座海陵要塞,我们也攻得下来。”
“他来到这一片战场不久,如今已是可以正面抗衡大成妖王,诸位以为,这小子的成长速度,是不是太快了一些。”
“本以为,蜀山派出万剑道君便已是了得,没想到,却是如此看重这陈宇小子。”
“鹏飞九转。”
“用人海战术的话,只能徒增伤亡。”
“父皇……”蛟罗面色羞愧,大战了一场,他竟然连对方的根底都不清楚。
“不是。”
“第三转”,大鹏双眼一厉,眼中蕴藏的两道极和-图-书寒瞳光,竟是落到虚剑身上。
“虚空剑道,贵教的至高传承之一,可是从那最强的后天灵宝领悟得来的?”
能够聚集在这龟岛的,修为最弱都是妖王。
“阴阳剑意?这便是蜀山最高剑典之中记载的阴阳剑意吗?”陈宇眼中满是兴奋,这样的剑意,凝聚出来的神通之威,绝对是领域级的皇级神通,便是那北海之主蛟皇都扛不住。
“交人?”蛟皇回头看了一眼自家这个小儿子,“你可知,屠弑我水族的那一人是何身份?”
“第五转,三千鹏杀术”,大鹏浑身一抖,身上的羽毛全部化为利箭,道道飞射而出,瞬间将虚剑所站的位置给击中,那一处,如同水平镜面一般,被一击千穿百孔。
一面太极图,出现在五爪蛟龙的身前,一击,便是将其抽飞出去。
在他们这群强者商议妥当的时候,不知何时,千里之外的海面上,多了一道穿着麻衣长袍的修士。
“卧槽,老匹夫,你不要脸。”
“御剑伏魔”,老者大喝一声,竟是泉流施展一式圆满神通。
“古往今来,能有多少个人榜第二。”万剑道君凝视着下方陈宇的身影,瞳孔微微收缩。
说完,所有的目光都看向了那坐在岛龟上方的一道身影。
“不过,这小子的确是我妖族的心腹大患,此前在太公祠内部的时候,除却尸鬼魔窟、阴阳魔窟、炎雀一族的皇族血脉外,其余两大皇族子弟和那冰火魔窟的魔子,都陨落在这家伙手中。”
“锵”,只见那老者淡淡扬起袖子,一道剑气斩落,八爪皇本体眉心所在,竟是出现一道血洞,下一秒,八爪皇就化作数千丈本体,直接顺着岛龟的一侧,栽落向海面。
“不错,如今我妖族、十万火焰山的三大皇族子弟,以及三大魔窟的魔子魔女,都在那太公祠之中,真灵和人族人榜上的天骄一样,都在外界历练。”
其中,更有那数千丈大小的八和*图*书爪鱼尸体。
“很好,那么八爪皇、蟹妖皇、玄蛇皇,尔等便负责督战东面城墙作战,定要伺机偷袭,斩杀那人族修士。”
“二十三叔,你们怎么伤成这样?”蛟罗伸手扶起沙亮,看到已经陷入昏迷的沙灭,脸上满是怒火。
这身着金龙袍,脚踩登云靴的身影,隐藏在一团云雾之中,旁人都看不清他的存在,他竟是以化身投到这龟岛之上。
北海海面,在密布妖族的后方,有着不少座椅聚拢在一座岛屿之上,倘若有人细心观察,这岛屿却是在伴随着波涛而移动,不时抬起一只硕大的头颅来,这岛,竟是建在一只老龟的背后。
“剑痴那小子,自有他的道,倒是你昆仑十二宫齐出,八百万弟子齐至那长城前线,倒是让大汉皇朝的军方都吃了一惊啊。”万剑道君目光看向宁有奇,眼中全然是调侃之色。
“万剑兄说笑了。”宁有奇脸色有些尴尬,昆仑十二宫,也就只有他道宫的部分弟子还在这海陵要塞,而他,更是海陵要塞的城主,却是得不到太多昆仑的支持,反倒是要仰仗蜀山这一百万的精锐弟子。
“所以,蜀山剑派,是要死命保住那人?”蛟罗满脸憎恨,也正是因为他的坚持,海鲨族才有了如今的损失,自己的二十三叔他们,也不会受此重伤。
而此刻,所有真人境界以上的修士都看到了远处的异样。
“哗啦”一时间,无数水族朝着海底冲去。
“这是肉身融于虚空的剑道,虚剑太师叔的虚空剑道,当真是厉害。”万剑道君扶须长笑,有了虚剑出手,他这等大能者巅峰的存在,也只能是沦为看客而已。
蛟罗闻言一怔,“莫非,他是蜀山剑派掌教的亲生儿子?”
“堂堂人族道尊,竟然施展神通对付吾等小辈。”
“虚剑,你莫要欺妖太甚。”那蛟皇,终于是坐不住了,在另一片天穹之上,舞动庞大的躯体,张牙舞爪,正面硬刚虚剑的剑和*图*书气也不在话下。
海陵要塞,天亮之后,妖族便再次攻城,但是,比起之前的攻势,却是要削弱不少。
“这一次,本神看你往哪里逃。”
“是嘛,那你就试试老夫的这一本命神通,道分阴阳。”
伴随着附近的潮汐声,天色渐渐放明,这是大战的第三日,也是妖族准备决战的日子。
体长最小的,都是百丈以上,也就是说,那一处战场陨落的最弱妖族,都是妖王。
“我妖族此番发起大战的目的,和人族相同,都是为了那太公祠的莲台之争。”
“第一转”,大鹏展翅一刹那间,黑色的闪电伴随着他的身影瞬间撕裂上百里的虚空,虚剑也不得不退避,他一手舞动太极图像,脚下不断闪烁,似乎在趋避着雷电的攻击,身影越来越暗。
“杀了他。”八爪皇眼中掠过一道杀机,他麾下的儿郎之中,便有三头妖王是被陈宇亲手擒杀。
“也罢,那便明日,让他们瞧一瞧,我妖族的真正底蕴。”
沙亮身体一欠,“回禀老祖,不是那宁有奇。”
“莲台之争?”蛟罗有些不爽,当年他进入太公祠的时候,正好错过莲台之争,而如今,他已经是大妖修为,哪里还能进去。
“可是,父皇,他人族屠弑我北海水族百万之众,如何不能报复?至少也得让他们交出罪魁祸首。”
它的身体在海面上连连撞击,不知道摔翻了多少个跟头,又在水面上留下了多少的蛟龙血痕鳞片,足足被砸进那百万里之外的北海禁地之内,方才失去了踪影。
在辽阔的海面上,没有墨鱼族制造的黑雾,寻常化神境修士也能看出万里以外,当陈宇开启瞳术,更是能够看到近十万里的区域,他能够看到的世界,也就比这些人要多上不少。
“哗啦”不远处,两道身影腾空跃起,落到龟岛前的浅滩之上。
以至于,东海的群妖们虽然忌惮这一位,却猜不透这一位的真正修为。
“老家伙,敢善和*图*书闯我北海内海,狂妄之极,受死。”八爪皇怒喝一声,第一个出手,老家伙出现得有些令人惊讶,所以,他也没有留手,漫天八爪腿影朝着那一处海面袭去,便是万里大山,在这一击之下,也得粉碎。
“至于本皇,便努力为尔等牵制那蜀山剑派的老不死。”
“八爪皇,陨落了?”陈宇惊讶之下,身后的天穹之上,突然飞出五道气势磅礴的身影。
所有的时间和呼吸,也都停在了这一息。
“第四转”,大鹏身影突然沉入水中,下一秒,在虚剑老祖的脚下突然跃起,一击,连续穿透无数重虚空,足足将虚剑老祖逼出那一处藏身的虚空,方才休止。
“堂堂蜀山虚剑老祖,也做这等偷袭的事情,莫非,忘了你人族和我妖族的约定了吗?”蛟皇的身影,在岛上渐渐凝实,却是他的本体,在迅速赶来的趋势。
“那是……”陈宇看到万千剑气落下,海底立即浮起无数妖族的尸体。
“不错。”万剑真君微微颔首,这等事情,在他们这些超级势力当中,并不是秘密。
“大鹏,还不出来吗?这北海,也就只有你一位妖神,倘若你再不出来,那本座可就要大杀四方了。”虚剑手中长剑斜指着脚下的翻腾不息的海面,身上长袍随着劲风起舞,他一手扶须一手持剑,好一个剑仙风采。
“秒杀妖皇,怎么可能?”蛟罗等一众听候命令的妖王面色一惊,那麻衣老者的手段,无非就是剑气,可仅仅一击,就要了内海一方霸主的八爪皇的性命,这等实力,莫非是超越了大能境界的存在?
“雕虫小技尔。”虚剑冷笑一声,随手一抹,身上裹着的一层寒气,主动从体表脱落。
“那便是人族的增援到了,这五万里的城墙,两日两夜的激战之后,人族的死伤也在百万左右,原本某以为,他们已经是伤筋动骨,没想到,如今却是要和我们死战一场。”
“聒噪。”下一秒,一只遮天巨手从天而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