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华夏大宗师

作者:欧阳玉清
华夏大宗师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305章 调解人——席穆风

“先生,请……”一名经常立即上前阻拦,陈宇伸手便是将一个小本递到他的手上,大步流星,直接来到破碎的车窗面前。
“席伯伯,别拦我。”燕北强恨得咬牙切齿,这一刻,无论是谁到来,他也想将陈宇生吞活剥。
也就是说,陈宇很有可能,便是武神之下的最强者。
“立即走吧。”他将宁画扛在肩上,直接推上了一辆商务车。
在他话音落下前的五分钟,一辆红色的法拉利,一瞬间便是在车流量较大的京城绕城高速上来回穿插,车上那秀丽的脸庞,已经哭得稀里哗啦。
说完,李玉立即将手机卡掰成两半,直接抛入了马桶里面,一冲水,也就直接毁尸灭迹。
“我说李少,这女人,不会是什么大人物吧,如果……”
十几分钟之后,黄毛带着人出现在城郊的一个废弃工厂里面,他正好,也接到了上面的电话。
“哟,这妞还真是不错。”黄毛顺利拉开车门之后,上下打量着宁画,立即炫耀式地朝着四周看了一眼,不多时,四五个青年走了过来。
他坏笑着打量着宁画妙曼的身材,“喂,美女,是遇到什么麻烦了吗?需要我帮忙吗?”
他想做什么,如果武神不在,无人可以奈何他半分。
“之前是怎么回事儿,你小子出手,也太重了。”席穆风抬脚来到秦茂跟前,检查了一下他的伤势,微微皱眉。
“对了,立即带着人,离开京www.hetushu•com城,走得越远越好。”
而余后的风波,却也会成为京城豪门之间,饭后的谈资。
“最后发现她手机信号的位置,是在京南区高速358公里处……”
借着之前的威势而来,四周,无数人自主地散开。
“住手”天空中,突然传来一声大吼,在声音还未消散,一道身影便是落到了燕北强的身边,一只手,直接按住了他的手臂。
“你,你敢打我?”恢复行动的燕北强满脸震惊,他捂着右脸,感受着上面的痛楚,满脸的难以置信。
“啪”清脆响亮的一记耳光,在落针可闻的场地上,四周围观的所有人,几乎都听到了这个声音。
“出事了,宁画突然失去了联络,电话打不通,她经常去的地方也都找遍了,现在,刚才那个疯子,已经在京城四周找了好几圈。”
“和他一比,我们当真是纨绔吗?”人群中,一群打扮得比较时髦的青年嘴角一阵抽搐。
“玉少?”当安保向他行礼之后,他才恢复原样。
“喂,小欣,你们老实给我交代,知不知道宁画的去处?”打电话来的,竟然是他们的亲爹。
而在李家所在的区域,一人看了一眼李玉,“玉少,我们当真还要招惹这个家伙吗?”
“找到了吗?”陈宇一阵激动。
李玉咬牙,“既然已经做了,那就没办法挽回了。”
说完,黄毛便给一个陌生的电话发m.hetushu.com去了一个信息。
一场顶级豪门盛宴,也就因为这一场突然到来的战斗告终。
黄彦吓得不轻,努力喘息几口,赔礼道歉之后,才继续追问,“可是李少,我都已经把他给截下来了,这到底是要干什么啊?”
话音刚落,陈宇便是冲向了那一处,很快,他在那一处的高速路上,便是发现了一辆红色的法拉利,而此刻,警察已经是到场,他落到地面之后,直接冲向了那一辆车。
“费什么话,如果你敢动她,黄彦,你信不信现在我就让人杀了你。”李玉在电话那头,几乎已经是咆哮出口了。
他走出厕所的一刹那,还惊魂未定地看了一眼四周。
正如他所言,陈宇此刻,将车停在了一座天桥底下,整个人已经是遁入空中,踩着飞剑沿着宁画可能会经过的道路来回巡察,他现在,就像是热锅上的蚂蚁,宁画失踪,他整个人的心都乱了。
“备车,回公司。”
“走?李少,这……”
“型号应该和你的体型差不多,穿上吧。”钱舒恬静地站在窗边,她此刻,也是唯一一个敢走到陈宇身边的人。
陈宇停下手,对这个老人,他还是十分敬重的。
“啪”黄毛直接制止了他的动作,“别乱来,这可是老大要的人。”
秦茂苦笑一声,“别想去找他的麻烦,这个人,太可怕了,而且,你要知道,他出手落在我身上的伤势,都是为了开http://www.hetushu.com辟拓宽窍穴,而且,你也听到他的话了吧,让我突破宗师之境后,去找他报仇,这样的人,只有两种可能,一是眼高于顶的狂妄之徒,其二,便是有恃无恐,当真是有着绝对自信,可以一直碾压我的盖世妖孽。”
耳麦里面,突然传来了梁博的声音,“陈宇,还好吗?”
“别哭了,我不是还没死吗?”
他坐到副驾驶上,车辆缓缓发动,坐在后排的一个小子,直接伸手便是摸向了宁画那露出的白嫩大腿。
病床上,秦茂靠着两个枕头,双目望着天花板,“这下闹大了,如果宁画失踪的话,我很难想象,那个家伙,会如何疯狂。”
“那个混蛋,竟然下手这么重,他真是一个恶魔。”秦欣恶狠狠道。
她一看来电,正好迎上秦茂的目光,后者叹了口气,“开扩音吧。”
“是谁……”陈宇仰天长啸,声音响彻方圆数十里。
“你放心,上面还有我顶着,就这样,不要主动联系我。”
“不需要。”宁画擦干了泪水,猛地一踩油门,下一秒,车后传来了一声巨响。
“陈宇,你也停手吧。”席穆风叹了口气,他和陈宇见过多次,真正面对面,以双方都是宗师的身份相见,这还是第二次,上一次在东海,虽然远远互相看了一眼,却没有过多的交谈,没想到,这一次,席穆风自己却是来当和事老的。
紧接着,他拿到了宁画的手机,上面全是和-图-书自己的未接电话,她的皮包,还有一些随车的物品都在,可是,也就只有她的人,失踪了。
“奇经八脉,任督二脉,我都帮他重新梳理了一遍,如果这小子还想着找回场子,那估计得到他突破宗师之境之后了。”陈宇转身,几步来到观望的人群之前。
“是嘛,那你得有这个资格再说,我杀了你。”燕北强怒喝一声,竟是猛地举起手中的长弓,一手从身后拿出一支银色的长箭,张弓搭箭,竟是直接瞄准了陈宇的眉心。
“喂,李少,你交代我的事情,都已经办妥了,这个女人还真是个尤物,啧啧……我知道,不能动是吧,可是兄弟们可是真的眼馋啊。”
“你就别管了,先扣着她,吃喝供着,不能动她,否则,一旦出现什么意外,你我可能都会完蛋。”
秦欣一撇嘴,正想解释,下一秒,兜里的手机却是响了。
“是。”
他几步,便是来到了座驾边上,刚再次打燃火,一道身影,突然来到他的身前,伸手递过来一件衬衣。
“谢了。”陈宇朝她微微颔首示意,脚下一踩。
“铛铛”突然,她的玻璃被敲响,一名黄毛,出现在她的身边。
“没事吧。”在一家特级的私人医院里面,秦欣双眼红肿地看着自家哥哥浑身上下都被缠了几圈的绷带,他几乎每一个窍穴,都在出血。
“嗡”咆哮的发动机将四轮催动到极致,不过转眼几秒之内,雷文顿便是承载着陈宇,消失在www.hetushu.com街道的尽头。
竟然是爆炸了,反震的力道,将安全气囊也是弹出来了,整个车身一震,宁画眼前一黑,在晕过去的前一秒,便是看到身旁的这位黄毛青年,手中多了一个锤子,竟是直接敲碎了自己车窗的玻璃。
“住手吧,如果不是因为你的老师,如果不是因为他的身份,你已经死了不下百次了。”席穆风叹了口气,羞怒之后爆发的尊严之战,也要挑选好对手,陈宇这家伙,在国安展现实力之后,席穆风对他的评价,便已是超过了排在第二的那一位。
他的目光,一眼便是看到了车后被堵塞的排气管,还有爆炸之后,凹陷的车尾和方向盘所在的安全气囊。
“还想试试?”陈宇笑着看了他一眼,随后,笑容收敛,露出几分冷寒的目光,“你敢对我出手,无论是偷袭还是什么,我都可以代替你家师父教训你。”
“不知道啊。”秦欣想了想,微微皱眉道。
她猛地一脚踩下油门,将车稳稳地停在了不远处的应急通道上,她此刻,也顾不得交规,整个人扑在方向盘上,哭得无比伤心。
“什么?”秦欣面色大变,这可是她拦着陈宇,才让自家大哥受伤的,而如今,如果说宁画也出事的话,那她根本无法想象,自己今天突然出手,究竟是帮了自己的姐妹,还是害了她,至少,如果有陈宇跟着宁画,以他那恐怖的实力,便是开足马力的那一辆法拉利迎头撞上他,也不见得能够将他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