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抓鬼小农民

作者:我丑到灵魂深处
抓鬼小农民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723章 今晚真是刺激啊!

黄小龙从随身帆布包包里,取出一张“止血符”,烧了符篆,一道金光将白光全身裹住,他的伤口,不但不再流血,并且迅速结痂。
从芬妮的嘴里,骤然刺出密密麻麻的黑发,将她的口腔,直接刺破,几根黑发上面,还穿着一条猩红的舌头!
“发鬼的头发,果然厉害,每一根头发的力量,都不输给普通的古武宗师全力一击,这数之不尽的头发,射箭一样刺过来,瞬间就能杀死不知道多少人……”电光火石之间,黄小龙脑中闪过一个念头。
“这个女人被发鬼的头发,汲干了气血,她是用自己的身体和精神,来滋养那些头发。现在头发烧光了,她也很快变成一堆枯骨。真是可怜啊。不过,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大老婆,白虎妹妹,我们走。”黄小龙带着宋雨茹和孙薇,离开芙蓉宾馆。
“怎么回事?我……我……我要死了?”听到黄小龙的话,芬妮惊骇欲死,不过,她的声音很怪异,就好像是嘴里含着什么东西一样。她的表情,也变得惨兮兮的,痴痴发笑,阴邪的很。
对,之前芬妮的头发,是长及www.hetushu•com腰部,而现在,却是垂到了脚后跟的位置。
这时,黄小龙却是看向了芬妮,眼神之中,充斥满了戏谑。
芬妮的脑袋,从脖子上斜斜的掉了下来,不过,脖子里喷泉似的窜出一大蓬黑发,连着她的头。
“啊~!!!!”这恐怖的一幕,让得宋雨茹直接尖叫一声,往黄小龙身后一退。
从芬妮的身体内部,直接爆出一大片浓密的黑发!
黄小龙一挥手,便解开了孙薇和宋雨茹所中的锁身咒。
不过,黄小龙下手极有分寸,这一通砸,并没有把白光砸晕过去,只是让他饱受痛苦,浑身浴血。
这一顿烟缸砸下去,直砸得白光满头大包,血流如注,疼得哭爹喊娘,眼泪鼻涕尽数往外涌出。
每一根头发,都好像是一支利箭,撕裂空气,绞杀黄小龙!
噗~~~~~~~~!!!!
孙薇也是赶紧退后一步。
砰~!
芬妮整个人开始抽搐起来,喉咙中,挤压出秋蝉一般的叫声。
“芬妮的头发又长了不少!”宋雨茹叫道。
孙薇和宋雨茹定睛一看,果然,芬妮脸上起了一些变和图书化。
噗~噗~噗~~噗~~!!!!
“小龙,现在是什么情况?”马初夏一脸好奇的问道。
“贱人!你闭嘴!平时我和雨茹对你算是不错,你居然伙同白光一起坑我们!你这个贱人!我非打死你不可!”孙薇怒气勃勃地骂道。
“小龙,好吓人……好可怕……怎么会有这么多头发?”孙薇和宋雨茹,都是头皮发麻。
刚刚走出宾馆大门,马初夏已经开着车过来了。
接下来,更为恐怖的事情发生了!
肠子内脏,血淋淋的流了一地!
“活该!人渣!”孙薇咒骂的一声。
“哦,没什么,打个匿名电话,让救护车去1001号房间救白光。他还得参加三天后的峰会呢,现在不能死。”黄小龙笑道。
而芬妮的尸骸,却是迅速干瘪缩水,变成了一团扭曲的干尸。
马初夏,夏莺,苗二芳,周蜜,四人下了车,朝黄小龙跑了过来。
足足焚烧了半分钟,才将芬妮全身的头发,尽数焚成灰烬。
“额~~是挺打脸的。”宋雨茹笑道。“在白家举办的盛会上,把白家的少爷干掉,这恐怕会气爆白家所和_图_书有人的肺吧?”
“发鬼?走,我们现在就去找那只发鬼!今晚真是刺激啊!走走走走!”黄小龙迫不及待的道。
“别打……别打了……”白光双手抱头。“我……我是白光!白家的少爷!我……我们白家是禹家在滨海……在滨海的代言人……你……你……”
白光的身体在血泊里蠕动着,支支吾吾没吭声。
这些黑发,将芬妮的身体,从里到外,直接戳穿了!
下一秒,黄小龙从随身帆布包包里取出一张符篆,抖手自燃,一片道火瀑布般冲出,将芬妮的乱发烧得噼里啪啦爆响,青烟直冒。
“白光?原来,原来送假发头套给那个芬妮的人,就是白光!寄假发头套给雨茹和薇薇的人,也是他!这人和发鬼有什么关系嘛?”夏莺脱口而出。
短短几个小时之内,头发便是发了疯似的长出,这简直就是令人无法理解的诡异之事!
黄小龙最后问清楚了那“尤大师”的居处。白光头一歪,昏死过去。
“白虎妹妹,做人留一线嘛。”黄小龙似笑非笑的道。“好了,说实话吧——三天后,白家的峰会,一定www.hetushu.com很热闹,倘若,我要杀这个白光,也要在峰会上杀,这才够打脸啊。你们说是不是?”
“白虎妹妹,你别打她了,她很快就要死啦。”黄小龙笑道。“你们仔细看她的脸。”
“是……是……”白光的声音,越来越微弱,他整个人因为失血过多,近乎虚脱,欲要昏厥过去。
砰!砰!砰!砰!
“尤大师?”黄小龙嘴角微微一翘。“你的符篆,锁身符,夫妻和合符,都是那个尤大师送给你的吧?”
“嘿~~看来,你还想挨几下……”黄小龙顺手又将烟灰缸抓了过来。
下一秒!
只见,她的瞳孔里,上下眼睑,耳朵鼻子里,都已经长出一根根泛着冷光的头发,看起来极为诡异。她面部的阴气,也更浓了一分。
“好恐怖~~”宋雨茹和孙薇,心有余悸的颤声道。
说时迟那时快,芬妮身上的头发,猛地散开,宛如万箭穿心一般,朝黄小龙飞刺而来!
“别打我!我是被逼的!”芬妮像是一只被踩住尾巴的猫,跪在地上都差点给黄小龙磕头了,“别打我!求您了!我也是被白光这个恶少玩弄的女孩啊!我也是受害者和-图-书啊!”
黄小龙打得正爽,白光叫得越凶,他就砸得越猛。
“小龙,我们报警吧。”宋雨茹道。
说时迟那时快,黄小龙周身真气弥散而出,宛如一堵气墙,将无穷无尽席卷而来的头发挡住。
“光……光少……你……你不要紧吧?”芬妮吓得脸色苍白,蹲下去用纸巾去捂白光的伤口,却又哪里捂得过来。
“不急呢。一时片刻死不了。”黄小龙拽了张椅子过来,坐好,翘着二郎腿道。“是你寄的假发头套给我大老婆和白虎妹妹吧?”
“小龙,我还以为你要杀了他呢。”孙薇奇道。
此后,便是她的眼耳口鼻,甚至指甲缝中,都窜出头发。
终于,白光嘴巴不硬了,趴在血泊里,全身一抽一抽的。
浓密的头发,将她整个人缠绕成了一团毛线球般!
“别~~别~~”白光终于怂了,哭道。“那些假发头套,都是……都是尤大师交给我的,他要我……他要我去拐骗年轻漂亮的女人……然后……然后把假发头套送给她们……我真的没有害过人,那些女人,戴了假发头套,最后都是被尤大师给带走了……我……我就是和她们上上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