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重生之领主时代

作者:木允锋
重生之领主时代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875章 旧时王谢

当然,家族之中有这么一位偶像级顶梁柱,下意识的效仿其实再正常不过。
谢玄的许多表情、言辞乃至动作,都会模仿他的这位族叔。
变法,历来都要经历血的代价。
只是膨胀的苻坚没能谨记王猛死前的遗嘱,一路南下要与晋朝一决生死。哪怕苻坚想赢,麾下忠心将士想赢,但整个天下想让他输的人更多,这场仗的胜负在开始就已决定。
“因为都督你啊。”
一旦打了场败仗,不草木皆兵才怪。
那就是打赢苻坚的主力!
然而一眼扫过众多领主玩家,莫小白也看到了两位生面孔。
总不能莫小白开口问谢玄派了哪些人,去了哪些外族胡人部落,说服了多少人寻找机会来一起狠踩苻坚一脚。
当然,要达到这一步,还需要一个先决条件。
可惜了。
“是啊,昔日商鞅变法,仅整顿函谷老秦地,便是20年呕心沥血,如今苻坚自比当年大秦,重用王猛大肆改革,范围之广何止三五个老秦地。”
http://m.hetushu.com时此刻,恐怕谢玄的话,都比他管用。
起身辞行,带着徐晃和银价卫返回营地。
如此表现,莫小白全都看在眼中,琢磨着回到领地可以再把徐晃他们几人的待遇再提高一点。
晨曦点头:“嗯,想来的都在这了。”
听到这个词,潜龙在渊等人的面部表情没比桓伊好多少。
所谓的百万大军,除了苻坚心腹掌控的十万前秦主力大军外,其他人苻坚想要调用?
而北府军,就是谢玄所能指望的。
“那好,我长话短说。”
半小时后,桓伊麾下一员偏将走入帐中,在桓伊耳边轻语了几句后,桓伊略微颔首随后起身:“二位,本将军还有要务,恕我不奉陪了。”
虽然谢玄一直很小心,但他那刻意表现出的情绪,莫小白如何看不出来,谢玄对此没有否认:“那伯爵凭何敢说五日破敌?”
示意徐晃先回骑营,莫小白走进大帐,与早就到了的潜龙在渊、流氓兔等人颔和_图_书首示意。
但在场众人都是莫小白的老熟人了,不是第一次在他麾下参战,这时虽然惊讶,但都没有出声,坐着静等下文。
“越是励精图治,触动的利益便会越大,心存不满的人只会越来越多。”谢玄有点明白莫小白的意思,淡笑摇头。
莫小白当仁不让的坐上主桌,望向自己右侧的晨曦:“通知的人都到了?”
想改,或许来得及,但莫小白没兴趣去费这个劲。
等桓伊一走,莫小白当下望向谢玄:“都督方才欲言又止,是否也觉得我信口开河?”
原本谢玄至少有机会成为一代帅才,但如今上限已经被他自己遏制成一朝大将。
谢玄的伯父,自然是当朝辅政宰辅谢安。
“一旦渡江,你们便从西南面主攻硖石,我从东面突进,一日夺下此地,给苻坚一个下马威。”
打不赢,别想那些蛰伏的外族帮忙,可只要打赢了,哪怕只是一部分,都会成为撬动整个前秦的杠杆。
从商纣变法萌芽开始,历朝和*图*书历代的变法无不残酷、血腥,一如当年商君所面临的困境。
五天?
该说的,想说的都说的差不多,莫小白也不拖延。
莫小白也没挽留,点头道:“将军再会。”
旧时王谢堂前燕。
三人带着不同的心思共餐,原本想要商议接下来该如何迎敌的事,也变成了坐观谁能赢得赌约。
谢玄刚想再问,莫小白已经继续开口:“敢问都督,苻坚立秦之后励精图治,真的能让北边所有人都满意?”
莫小白当即点头,再次扫视周围一圈:“我打算五天之内锁定胜局,随后争取空出半个月的时间,来给我们时间招手流民。”
谢玄很无奈,这两人压根不听劝,但木已成舟,也就勉为其难当一回赌约的见证人。
在王导已死的晋朝,谢安无疑是这个时代的士族表率。
而如今的九州中原形势更加复杂,改革矛盾点更多,有王猛在时,苻坚可以无忧无虑当甩手掌柜,然而王猛不在,苻坚就很难平衡把握长江以北的各部各族m•hetushu•com,只能用战争来掩盖内在的矛盾。
因为以往都会有李广跟在身旁,徐晃还是第一次和莫小白一同出来,只不过即便是头一次担任保镖角色,徐晃也足够合格。
只是赌约虽然立下,谢玄对莫小白却不是完全放心。只是有桓伊在场,谢玄不会当众拆台。
和谢玄相比,这位才是真正的政治家,权谋之术早已玩弄的出神入化。
其中一位与一目天涯同坐一桌,另一位是帐内除去晨曦、红粉骷髅以外的唯一女性,和寒冬三月紧挨着。
“将军请便。”谢玄巴不得他先走,直接抬手回道。
莫小白一句话,再次把谢玄弄懵逼了。
因为我?
莫小白之前看穿的也是这一点,与其说淝水之战是战场上的胜利,不如说是外交政治上的胜利。
把大致情形说出,莫小白才下令道:“明日清晨,我的主力部队会渡江北攻。有大梦城的火力掩护,前秦兵马只能后撤集结,你们各自回去准备妥当,我这边炮响结束,你们就在一刻钟后渡江。”
沿http://www.hetushu.com途一声不吭,在帐内站了一个时辰都没发出半点动静,就像他根本不存在似得。
“五天时间很紧,所以没有什么休整的时间,而且这次不论谢家北府军还是桓家私兵都不会给我们提供什么帮助。”
谢安!
莫小白跟着点头,顿了顿才道:“王猛在时政务通明严禁秦军南下,如今没了王猛,苻坚便如脱缰野马,说他只是膨胀都算美言了。”
仗都没打,苻坚已经是四面楚歌。
莫小白当下就把谢家的外交战术都说了出来,说完之后众人也都清楚了。
“苻坚一心取死,想来都督应该替他挖好了坟墓,此刻苻坚还能调动几支兵马?”说出最后一句话,莫小白就望着谢玄不再言语,有些话在聪明人口中是不用说透的。
只不过谢玄模仿的太过,而且只看到了谢安的表面,却没捕捉到谢安乱中取稳的沉着、智慧。
自己和家族所有的安排似乎都被对方洞穿,谢玄脸色不可查的变了一瞬,随后笑叹道:“不愧是伯爵,竟能看穿叔父的诸多谋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