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重生之领主时代

作者:木允锋
重生之领主时代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846章 细思极恐的背后杀机

“还没到那个时候,但现在正是双方积极备战的时代,谢玄的北府兵应该已经开始募兵了。”
冬虫夏宛刚想问,突然想起经过桃林时,自己似乎的确没闻到很浓的桃花香,只是单纯的景色秀美。
面对冬虫夏宛的疑惑,莫小白笑问道:“知道太元年间是什么时候吗?”
就因为渔夫模模糊糊的形容,立刻寻访桃花源的太守。
“丫头,我只是传人,可不是真正的巫。”
“陶渊明啊。”
看到这么一副惨状,莫小白可以确信,这间屋子没有任何幻象掩饰。
冬虫夏宛现在觉得自己是一个头两个大,前一个疑问解答了,还有源源不断的问题跟着出现。
“额,也说的过去。”
除了谢玄勉强算半个,还有什么大名鼎鼎之辈?
“可是,文中不是说没人找到桃花源?”
冬虫夏宛点头,但莫小白却摇头道:“这绝非说的过去,你记不记得桃花源记最后几段?”
“刘子骥不是病死的?是杀人灭口?”
“不懂,那个时代,太陌生m.hetushu.com了。”
几千棵桃树,树上地下都是桃花花瓣,当时自己怎么就没注意到?
声音,是从乡间小道最后一间小茅屋中传出。
“可别笑话老朽了,若非老朽一时糊涂,妄想走出这片土地,向外人借种,又怎么会惹来祸事。”
南阳刘子骥,高尚士也,闻之,欣然规往。
香气?
那估计就是障眼法咯?
说道北府兵,冬虫夏宛不由想起当初莫小白送给她的那句话。
包唤说完便望向莫小白,他是一早就觉得有问题,只是忍到现在才说而已。
就连包唤所说的问题,冬虫夏宛也没觉得是漏洞,要知道玩家领地田地连几天一熟的都有。
“还真有古巫?”
冬虫夏宛无奈摇头:“老板,你就把你知道的说出来吧,这样说一半留一半真吊人胃口。”
一抹寒意从心底涌起,冬虫夏宛突然发现自己不能直视曾经学过的课文了。
“九江,怎么了?”
莫小白给出了两个问题,随后补充道:“更何况你m.hetushu.com得考虑一下,咱们这是在位面世界,如果位面智脑推演淝水之战,会如何演绎可能发生的草木皆兵?”
突然造访桃花源,归途还不忘做记号,甚至能直接面见太守的渔夫。
“他是哪人?”
一篇对世外桃源的向往,居然隐藏了这么黑暗的东西?
莫小白看了眼房子,也露出了笑意:“原以为前辈会躲着不见,没想竟然邀我等进屋,晚辈叨扰了。”
“你觉得,桓家会满世界张扬,说自己掌握了上古巫术?”
冬虫夏宛摇头,毕竟不是贞观、建安,太元年号可没被各种小说、影视剧广而告之。
“算算日子,也该五十有六了。”
新的疑问出现,莫小白听罢笑道:“桃花源记谁写的?”
“苻坚现在已经统一了长江以北,而晋朝也已进入谢安掌权的时代。”
这些日子冬虫夏宛一直在琢磨所谓的“有制之兵”,不由低念:“有机会真想看看北府兵是如何训练、作战的。”
“还有呢?”
莫小白没有马上回复和图书,转而看向冬虫夏宛,后者眉目思索,却没察觉还有什么不妥。
“前辈,您今年贵庚?”
枯瘦老头嘴唇嚅动,低声道:“你们猜测的没错,我就是古巫传人。”
莫小白正想解答冬虫夏宛的疑问,但耳边却传开了一声沧桑叹息:“这个问题,我来回答吧,各位旅人,请进。”
“我还有一个问题,既然他们在这个村子避世了几十年,为什么突然就暴露了?桓家想知道,总得有线索吧。”
位面来推演?
“我知道我知道。”
“以北府兵不到八万之众,要沿河制造出草木皆兵的效果,你觉得可能吗?苻坚手握几十万兵马,八万人就算翻一倍,正面战场他又何惧?”
北府兵有名将统帅吗?
莫小白颔首接话:“但偶尔也会有智慧超人的幼儿出现,比如说前辈您?”
脚下踩着结结实实的乡道,冬虫夏宛眉宇间疑惑不减反增。
老者苦笑一声,随后道:“虽然不明白你们所说近亲繁衍为何物,但村子从四百年前开始,各种怪症便时常出hetushu.com现,特别是新生儿,十之七八都会夭折。”
莫小白给出了这么多提示,冬虫夏宛了然挑眉:“淝水之战?草木皆兵?”
或者说,是特殊幻象阵诀?
“这里难道是幻境?”
以及整个故事,没有结局的结局。
如果是幻境,自己的精神力天赋不会毫无感知啊。
哪里来的香气?
即将发生的淝水之战。
老头苦叹了声,眼底流露出悔恨:“那渔夫七日前已经离开,该来的终究要来了。”
把这一系列零零散散信息汇总,冬虫夏宛不由沉吟:“渔夫其实是类似于黑衣卫的存在,而桓家肯定早就有上古巫师隐居的消息。之后渔夫找到了桃花源,桓家才立刻动身。”
而整个屋子,除了一张床,也没什么多余的木凳。
或者说,位面智脑就喜欢这么阴暗的推演?
莫小白再次开口,已经说道了这次副本的核心:“像眼下武陵一地的太守,就是桓家人。未来的淝水之战是谢安调节谢桓两家合力打出来的,既然谢家有王牌北府军,桓家不会没有底牌http://m.hetushu.com,否则未来哪有底气造反称帝?”
谢家依仗是北府,桓家的依仗是?
莫小白才刚问,包唤就立刻说道:“这村子有古怪,明明是三四月,地里却开始割麦,除非此地有神明庇佑?否则如何能早熟两个月。”
冬虫夏宛没声音,李广和几名银甲卫更没注意,莫小白当下努嘴:“香气。”
“会有机会的,不过眼下我要和你说的并不是谢家,而且荆襄之地的主人,与谢家合成西桓东谢的桓家。”
可就是这样一支新军,却能打的苻坚草木皆兵!
冬虫夏宛眼前一亮,不由重新打量起老头。
想到这些,冬虫夏宛眼皮猛的一跳。
莫小白简单的介绍了一下时代大背景,随后道:“不论晋朝如何无能,掌权者全是蠢货其实不太可能。随着北面迎来一统,晋朝朝堂内不少明白人都知道一场大战在所难免。”
说罢,便带着李广等人走向破屋。
行将朽木,说的就是这种。
一进屋,就看到一个瘦的只剩皮包骨的老头,斜靠在床榻边。
未果,寻病终,后遂无问津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