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重生之领主时代

作者:木允锋
重生之领主时代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461章 心中滴血的阿奴

看着气急了的李如松,旁边的“阿奴”没有接话,内心其实已经是一万匹草泥马狂奔而过。
足够神宗挥霍到终老的横财!
虽然这么诅咒自己的少主子很不合适,但阿奴却怎么都压制不住内心的真实想法。
训练成精锐的骑兵才多少?
只是这么一来,倒霉的就是建州女真了。
例如现在,李如松要拿他的兵马当筹码,他不但要笑脸送上门,还得亲切的说一句:
该死的大明提督,竟然真的要他带一万女真骑兵参战,前来征兵的还是自己的“少主子”李如松。
李如松!
这次大战,在他眼中绝对是千载难逢的机会!
领头走在最前面的,是大明辽东太子爷。
刚一翻身,右脚猛地抽出,直接把说话兵卒踹倒,手中马鞭已经再次举了起来。
“来将何人?速速下马。”
眼看距离镇江堡越来越近,阿奴其实挺期待李如松冲过去和那位提督打一架的。
李如松闻言冷笑,他可是从小在马背上翻滚,成年后更m.hetushu.com是屡立战功,什么时候吃过亏?
可谁知莫名其妙跳出来一个子爵,竟然把他“预定”的提督职位给抢了!
莫小白知道宋应昌还是不放心辽东,担心有后院起火的事,心底只能报以感激,同时也更为笃定,这一战必须打赢,而且要赢的漂亮。
岂有此理!
这是莫小白给这次大战定下的基调。
这概率,好吧,阿奴知道非常渺茫。
“他还敢打祖承训?我给他十个胆子,看他敢不敢打我!”
祖承训,那可是他李家的人!
不过若是李如松被揍个半死,已经无法出战的话,那他的建州骑兵不就躲过一劫?
建州卫现在才多少人?
然后,然后现在阿奴觉得自己有些风吹蛋蛋凉了。
贡献出来打倭人?
初秋时节,镇江堡内众将正畅快吃着,东北面方向二十余里的位置,却是传来的数不清的马蹄声。
没事,阿奴还有兵,打残了这一万兵马,还有第二支,第三支,第四……和*图*书额,第四支可能就没有了。
他,不想参战!
要是李如松把提督打趴下,说不定对方因为面子挂不住,也奈何不了李如松,干脆就弃官而去?
是建州女真要崛起的象征!
……
李如松因为刚赶回辽东,之后接到了任命又马不停蹄的去建州卫调兵,一直都没来得及好好询问具体情况,此刻得知祖承训被打,顿时气的在马背上哇哇直叫。
当大明各省各府兵马全都到齐,莫小白自掏腰包大摆筵席,将包括游击、参将、千总,副总兵、赞画在内的所有将领、参谋全都叫了来,请这些人吃饭。
新任提督,怎么敢这么做!
同时也让伙房给全体将士加餐,一人一碗肥油油的红烧肉!
但他从没想过真的去朝鲜,他只想借着这个机会出兵,然后悄悄地把自己的头号对手海西女真给踩死。
他的兵马说白了就是仿的辽东兵,在辽东兵横行尚未颓败的年代,给他吃熊心,他也只能乖乖当李家的“阿奴”。和-图-书
大明这艘开始漏水的巨舰,还没糟糕到要沉船的地步。
对于骑兵而言,二十里长的官道真不算什么。
本来在知道倭人要搞事情,他就一门心思准备拿下总官兵的职位。
如果换做辽东兵,听到李如松三个字就该笑呵呵的闪一边了,可好巧不巧的,如今站岗兵卒被莫小白换成了最早来的山东兵,这群人跟着上司有样学样,充分发挥了万历朝最古板、严厉兵马的特点,退都没退一步,硬受一鞭后再次开口:
带着血崩的情绪,跟在李如松身后策马飞奔。
可他不敢,也不能说半个“不”字,现在的他,在很多方面都受到李家的制约。
“老子是李如松,你吃豹子胆了,这么和我说话?”李如松打马上前,说完就是一皮鞭抽向面前的营门站岗小卒。
“阿奴,你说我到了镇江堡,要怎么做才能一解心中郁气?”
既然天子忧心没钱补漏,那就让我来想办法,在这场战争中搞一笔横财。
只要踩死海西女真,辽东www.hetushu.com东北地界,建州女真就是老大!
“我吃亏?你也太小看我了吧?”
阿奴很清楚,这一万人就是建州卫的三成精锐家当。
望着各桌各席间,众多将领敞开了肚皮可劲吃的画面,莫小白不禁颔首。
本来这种场合,应该要请经略宋应昌出席,不过宋老头在搞定军费之后,就离开镇江堡去了辽东都司,美其名曰将战事托付于提督之手已无忧虑,自己终于可以去稍微安静一点的地方歇息了。
这口气,他李如松是咽不下去的。
酒没有,饭菜管饱!
别说拒绝,就是想用新兵替换精锐骑兵的机会都没有。
一旦今天咽下去,明天就得受更多的气。他李如松早就看明白了,这个世界不讲道理的,爷拳头大、有本事,就应该把其他人死死踩在脚下。
因为李家老爷子李成梁不允许大儿子胡闹,要李如松乖乖听令去镇江堡报道,没有给李如松半点兵马资助。气不过的李如松恨不得把最能打的建州女真全都带上,他要靠这一万建州和图书骑兵和新任提督掰手腕。
大明除了他李家的人,还有谁有资格在辽东这块地盘任提督?
“李将军,提督有命,非出战调令堡内不可骑行,还请下马!”
“下马?好好好,老子现在就下马!”李如松本来抽了一鞭子也就罢了,听到这小卒不知死活的第二句话,顿时气不打一处来。
而在李如松身后半步位置,一个明显是女真人打扮的骑将听到之后,也不管嘴里是不是灌风,立刻回答:“朝廷已委任那位当此战提督,我们如果直接和他闹起来,吃亏的肯定是大郎您。”
扬大明国威!
在倭人侵犯朝鲜的时候,他的确上书请求作战。
阿奴心都在滴血!
……
“大朗莫要掉以轻心,我这些日子已经听说,他到镇江堡之后,先是打了祖副总兵,之后又在义州朝堂上揍了朝鲜元帅。”被叫做“阿奴”的女真人接连摇头,将他最近探听到的消息都说了出来。
甚至都没用掉半个钟头,这支黑压压的建州骑兵就已经来到了镇江堡的大营正门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