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重生之领主时代

作者:木允锋
重生之领主时代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19章 收官

“你,你等!”
自己二人才下山没一会,他怎么就死了?
那些往日被许攸贬低过的人,巴不得袁绍动手杀人。
“许攸快跑,这群人我们来对付。”
只是这一招路上管用,到了乌巢就不怎么灵了,被打发出来巡逻的眭元进原本就一肚子郁闷,见到鲜于辅也没好话:“把主公调令给我,没有调令我哪知道你们来做什么!”
……
牵招虽然奇怪鲜于辅突然来乌巢,但他在幽州时就和鲜于辅有些交情,当即点头:“既是主公让你们来的,那便一同上去吧。”
来人看到山上的乱象,眼底的兴奋不比莫小白少:“众将听令,随我踏破乌巢,焚了袁绍军粮。”
与此同时,乌巢唯一的旱路山道上,莫小白和鲜于辅带着幽州兵马终于赶到。
乌巢,完了!
“你们都让开,人头功勋是我的。”
这话原本是句气话,但听在莫小白耳边,多少有些紧张。
怀揣着难得一见的美酒,淳于琼把眭元进、牵招两名和-图-书副将都打发出去巡哨,只准备独自享用,如此吝啬的性格,更是直接将他推入死亡深渊。
马背上坐着一位身材不高但面色威仪的中年人,脸上闪过一抹异样神采:“何况奉孝已将整盘棋下至最后一步,若我不去落子,岂不是憾事一件?”
连番的惊喝,在这一刻响遍乌巢粮营。
……
三日后,袁绍大营。
“此非嘉一人之功,国让兄带来的惊喜,远比我那些谋划重要。”郭嘉捂着嘴低咳开口,随后看向旁边的田豫:“国让此去,可替我转告那位,我等着他回来吃酒。”
随着前营徐晃、张辽等人将骑兵带出营寨,曹操、田豫也不再耽误,立刻勒马跟上。趁着袁绍的注意力会被许攸一事牵扯,曹军正好奔杀乌巢。
正是此时,山下又有骑兵踏马而来。
连江东小霸王都干不过李广,牵招这种幽州二流战将又怎么会是飞将敌手。仓皇之间牵招连兵器都没抽出,就被李广一刀和*图*书劈下了脑袋。
而玩家们却很清楚,许攸估计得溜。
“淳于将军死了!”
淳于琼死了?
淳于琼死的太是时候了!
“此战将定官渡胜负,何来小事之说?”
一坛美酒下肚小半,淳于琼已经迷迷糊糊。片刻后给他添酒加菜的小卒走靠,淳于琼也没有任何防备,还在傻愣愣的直呼“好酒”、“好酒”。
就在许攸甩着马鞭想冲出包围时,更远一点的曹营方向,同样传出了一声声呼喝:
“快点,快点,不能让许攸被对面的玩家杀了,郭嘉这个救人任务,可是给了10点功勋的。”
“主公,奔袭乌巢乃小事一桩,何必亲去?”曹营中军,看着曹操皮甲执锐,郭嘉低咳一声摇头劝道。
袁绍将大批军粮囤放在这里,眼光其实不差。可他千不该、万不该让淳于琼驻防,这家伙虽有大将之才,却很难独当一面。
“杀!”
“有人杀了淳于将军!”
眭元进这会才后知后觉瞪眼看向莫小白,m.hetushu.com但鲜于辅已经扑了上去,三两刀解决了这位没甚本事,偏偏喜欢抱怨的袁军偏将。
“许子远,你居然敢叛变投敌。”
三千幽州兵卒,再加曹操亲率的五千精兵,又有李广、张辽、徐晃等大将率领,攻打一个人心惶惶的乌巢,简直不要太轻松。
两支兵马一经汇合,便势如破竹般杀上山顶。失去指挥的袁军只能抱头鼠窜,除了逃跑以外别无他法。
这一世,许攸不论死活,都算是为曹营做出贡献了。
许攸一人独骑,躲着周围袁绍的探马,逐渐向官渡曹营方向前行。然而早就知道他会去哪的玩家,正在半道上等他。
“好,一定带到。”田豫闻言也是一乐,他知道郭嘉说的是谁。
“杀了许攸,他已经变节了。”
军中禁酒,但淳于琼却喜欢小酌,偏偏此刻放在他面前的酒坛子,是莫小白从大梦村带来的。
所谓的袁家大将,就如此惨死在校事小卒手中。
直至颈脖突然生疼,淳于琼才惊醒http://www•hetushu.com瞪眼。但此刻睁眼已经晚了,没等他喊出声,整个人头都被小卒用刀割下。
当天夜里,随着明月高悬空中。
前后左右四个方向,全都有玩家冲来,许攸怎么想都没想到,他从没与旁人说过的计划,居然有这么多人知道。
官渡!
鲜于辅也不接话,自顾自带着兵马入营,莫小白跟在后头,心底在琢磨自己那一坛佳酿,究竟有没有被淳于琼糟蹋。
漫天的流言在空气中传播飘散,没人知道是谁带的节奏,但经过三日时间酝酿,整个袁营上下都在议论许攸死期将至。
鲜血飞洒,溅了眭元进一身。
主将、副将均已身陨,此刻的乌巢在莫小白眼里,已经成了不设防的宝库。
只是莫小白能兴奋的起来,牵招和眭元进就笑不出来了。
这是个依山傍水的好地方。
一路上有过几次盘查,但都被鲜于辅轻松喝退。
旁边眭元进本来就不是真要检查,拿着令牌瞄两眼,便骂骂咧咧的开始数落淳于琼。身为主将特么就知hetushu•com道享福,脏活累活全是他和牵招去干。
因为一个许攸,曹袁双方的玩家又厮杀在了一块。但令人奇怪的是,曹营明明要救许攸,却没派出任何一位麾下战将。
“杀袁狗,抢许攸!”
牵招在这一刻猛地转身回头,没等他开口质问鲜于辅究竟为何而来,李广已经抽刀上前。
最重要的原因,就是不够自律。
静悄悄的做完一切,小卒没有丝毫留恋,将淳于琼的脑袋一裹,往大帐后方退开。
莫小白和鲜于辅对视一眼,眼底都有兴奋之色流露。
“许攸你赶紧跑啊!”
一行人下马前行,然而就在幽州兵马尽数入营时,山顶上方的寨子里,却传出了惊恐的呼喝声:“淳于将军,淳于将军的头没了!”
还好鲜于辅并不紧张,看着眭元进身旁的牵招,递出令牌呵呵笑道:“子经老弟,一别幽州多年,我们许久没见了吧。”
直到一柄明晃晃的刀子逼到他眼前,淳于琼才有了一丝警觉。但这一点警觉,在醉醺醺的大脑面前完全起不了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