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造化之主

作者:大日浴东海
造化之主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十卷 鸿蒙圣界

第一千三百五十四章 大结局

“好手段!”楚阳开口,赞叹一声,“这是什么阵法?”
恍惚间,他想到了明月,想到了绾绾,想到了陆雪琪、端木蓉、少司命、小梅等等。
“本尊已经和他们决裂,一起出手吧,将他们拿下,也好让本尊的修为推行到巅峰之境,进行下一步行动!”
鸿蒙青莲开口,刹那间,一朵巨大的莲花绽放,融入时空之中,将阿弥陀等人布置的无量大阵包围进去。
楚阳笑了!
“那是当然,否则,若只是恢复到当初程度,又如何渡劫?”这一次,楚阳没有任何隐瞒,将当初的布局整个说了出来,“道劫之后,我们五个全部受到重创,那时就在考虑下一次渡劫,思量前后,最终想到了一个方法!就是以我为载体,融合我们五个的力量,打破道劫,超脱大道。”
他将阿弥陀和圣佛子的真灵取了出来,镇压在了内世界一角。
“好吧,我就和你们说一说这个天地间最大的隐秘!”楚阳笑了一声,就严肃道,“万物起源之始,乃是鸿蒙本源空间,在那里,尽是鸿蒙本源之气,平静无波,存在了无数年。鸿蒙本源啊,本没有任何生命,直到有一天,演化出了五大器物,一是具有开辟之能的鸿蒙开天斧,二是拥有造化功能的鸿蒙八十一品造化青莲,三是蕴藏着万物终结之道的鸿蒙灭世大磨,四是有着镇压鸿蒙本源的鸿蒙钟,五为有着时空本源的时空门!”
“这么可怕?”阿弥陀思量,尽管不太相信,却也没有反驳,“时空道友,另外几位可恢复?据我所知,盘古道友神出鬼没,也在当初的上苍之上开辟洪荒世界,应该是为了恢复吧?那么造化青莲,灭世大魔和鸿蒙钟呢?还有上苍之上究竟是什么存在?”
阿弥陀点头:“不朽之上为起源,起源之上就是大道?当初你们五位证大道,究竟遇到了什么?”
他的气息,骤然暴涨到了无法无天的地步。
一声声的平淡,一声声的淡漠,这就是大道之音。
阿弥陀脸色狂变:“不好!诸位,盘古出现,八十一品青莲现世,还有灭世大魔和鸿蒙钟,这是要将我们一网打尽啊,怪不得时空道友丝毫不担心,原来在算计我们!诸位道友,出手,抵挡住他们,否则,我们都完了!”
说到这里,楚阳话语一转:“你们先窥视起源境界的隐秘我能理解,可为何不找我直接说,我自然会明明白白的告诉你们,为何还要设下这样的局面?”
“该我了!”
到了这时,他也有了明悟。
“最终,鸿蒙圣界和诸天万界诞生,欣欣向荣,演绎无尽神奇。”
“左右不过是那些不朽存在,让他们都出来吧!”
“我就是时空门,为了修补真灵,就轮转红尘,一次次,一个个混沌纪元,最终真灵补完,重新修炼而回!”
“它们起源于鸿蒙本源空间,是为起源之兵,乃万物之源头!”
“你也知道我们的跟脚?”
楚阳探手一抓,就是一个雷劫之眼,这是凝聚了包括鸿蒙圣界和诸天万界本源力量的劫难,如今已经不被他放在眼里,轻易的找到炼化。
阿弥陀稍微沉默,又说道:“到了我们这种境界,什么血脉因和图书果,都没什么用,你能来,应该说是顺势而为。至于明明知道这是一个巨大的陷阱,也甘愿坐下,是你想彻底的斩断羁绊吧?当然,你也肯定有足够的底气,翻盘的手段,甚至反过来谋划我。”
阿弥陀眼睛一眯,一掌将身旁的圣佛子拍成了一团灵光,他升华血脉,燃烧不朽之魂,融入了这团灵光之中。
“可惜,最终还是功亏一篑!”阿弥陀叹道,“贯穿万古,你们的算计,还真是让我都战栗。恐怕还不止于此吧?”
“时空门演化无量时空!”
“舍弃了不朽体魄,舍弃了不朽之魂,我们还剩下什么?”魔冷冰冰一笑,“只会任你宰割!不如这样,你将自身的一切全部展现出来,我们参悟,若是全都证道起源,到那时联合一起,必然能够破掉你所言的道劫!”
“道、法、玄黄,万道圣地的开创者!”楚阳感叹一声,就盯着“道”开口说道,“你本是三千鸿蒙大道共同震颤而交汇一起时诞生,本以为,你能最终跨出那一步,可惜可惜,你依然是不朽圆满,让我失望!至于法,万法之祖,却少了根基,能够达到不朽后期,应该是和道交流而成。玄黄吗?鸿蒙之根演化而成,跟脚虽不错,却是最差劲!”
“不可能!”源惊叫,甚至略微颤抖,露出难以置信之色,“这隐秘,天地间除了我没有任何一个生灵知道。”
“还真是可怕的算计!”阿弥陀惊颤,“你自身成长,只为开辟内世界,达到鸿蒙圣界;以演化的分身为桥梁,为的是融合另外四位;又以鸿蒙圣界众生的成长为后备资源,等待将来收割,将我们一网打尽,进一步提升。这等惊世大局,贯穿万古,算计众生,但有一个前提,你们五个之中,若有一个有疑心,恐怕就会功亏一篑!”
阿弥陀和圣佛子再次出现对面。
逆转时间,沉淀了一个混沌纪元,这才完美的融合在了一起。
道魂冲着高空忽然开口。
始答道。
“五大起源之器,开创鸿蒙?”阿弥陀皱眉,“鸿蒙本源空间又是怎么来的?”
始祖圣地是始和鸿掌控;万道圣地为道、法和玄黄;天魔圣地有魔、黑和暗;真理圣地是理和德,万古圣地的两位存在,一个是古,代表着时光,一个是老,是为过去,都非常可怕。
“镇压!”
“另外几位,也许恢复了,也许还在一直沉睡,谁知道呢?”楚阳道,“至于上苍之上啊,是鸿蒙开辟之初的一位最强者之一,因为我们渡劫时受到波及而重创,就演化成了上苍之上!”
“天衍圣地,羲拜见时空道友!”
这些不出世的强者,却是鸿蒙圣界的真正掌控者。
一步迈出,穿越了宇宙玄黄,超越了鸿蒙沧桑,在空间的极限,时间的尽头,他来到了一座大殿前。
大道无情,大道至公。
“所谓的道劫……!”
他们两个,一个是主宰巅峰,一个是不朽圆满。
“我还知道,你是因为得到了一滴青莲液最终成道!”
“我之残灵,轮转红尘,从头开始修炼,也好开辟内世界,最终融合分离出去的时空幻珠,将内世界推演到鸿蒙圣界的程度m•hetushu.com,此为内在之力。二是我演化出分身,在冥冥之中,各融合他们四个的一丝本源,等各自成长到不朽程度,就彻底的融合到我的分身之中,然后分身融合到我这个本体之内,将他们的力量彻底的和我融合,最终力量汇聚!”
楚阳点头。
“大道就是终极源头?”
“你说的终究是你的道!”阿弥陀幽幽说道,“哪有我们直接参悟你的本体来的直观明了?根据你所言,你们五位,应该是大道直接演化而成,内里肯定隐藏着诸天之中最大的隐秘,你会说?”
“既然如此,我保你真灵!”
始不解。
还有一位,身体笼罩着无尽的玄黄之光。
时空,代指时空门。
一举一动,都能毁灭鸿蒙圣界,打穿大道。
这是纯粹的力量,没有法则,没有鸿蒙本源,在这里,只是以至强的力量想要将楚阳炼化,返本归元。
“鸿蒙灭世大磨吸收毁灭洪流!”
楚阳点头,阿弥陀继续道:“你能想到的我也能想到,我想到的你自然也知道,可,为了对付你,你却不知道我手中究竟有怎样的力量?”
楚阳缓缓说道。
楚阳淡定一笑。
阿弥陀眉头一凝。
在这位身后,还跟随一人,双眼神光闪烁,流淌着一种种神通秘法,每一次眨眼,都能窥视大千仙界亿万秘法的演变。
他的修为,也破入了起源境界。
这就是当初的方法。
八十一品造化青莲,本是演化万物的起源,自然轻而易举的就做到了。
楚阳沉默,随后感叹道:“说得有理!现在的我,距离全盛时期也不远了,等将来,我还会渡劫,以证大道,超脱出去!只要你们将你们的不朽之体和不朽之魂给我炼化,我必然超越全盛时期的我,到时候把握更大。我也答应你们,到了那时,会将我所有的体悟,全部给你们共享,如何?这是我原本的打算,也是给你们的机缘,亦是你们最后的机会!”
道继续言说:“时空道友,还请解答?”
“万古圣地,古,拜见时空道友!”
十九位不朽,这是一个沉甸甸的数字。
在力量层次上,明显的已经超越了起源境界。
“不愧是传说中的存在!”这一道声音说不出的温和,蕴藏着大道奥妙,万物起源真意,声音落下,走出一位中年男人,他微微一笑,自我介绍,“起源圣地,源,见过时空道友!”
“真理圣地,理,拜见时空道友!”
禁源化道阵中。
嗡……!
“这是对您的尊重!”阿弥陀开口,“时空道友,可否讲述过往辛秘?鸿蒙圣界是否是盘古开辟?起源之境,又有多少?鸿蒙初始之时有一场大劫又是何故?”
其余不朽,都看着楚阳,等待解答。
阿弥陀沉默。
“终于,又走到了这一步!”
“时空道友,你才是真正的古老生命!”沧桑的声音,伴随着诸天演化之初始的道韵,缓缓出现两位。
对于这位和他有着血脉联系的圣佛子有着这样的态度,楚阳也不难理解,毕竟他们没有在一起生活过。
“不急、不急!”楚阳摆摆手,看向了虚空笑道,“都出来吧!”
楚阳依然神色不动。
“唉!”m.hetushu.com
“禁源化道阵!”阿弥陀答道,“隔绝鸿蒙本源,压制法则力量,最终将你炼化,返本归元,呈现出最原始的形态,助我们参悟起源妙境!”
其余人等也纷纷无语。
楚阳笑眯眯道。
“这种力量……!”
“来吧!”
大殿之中,有八个石像。
他目光闪闪,望穿世间的一切本质,也找到了鸿蒙圣界的源头,诸天万界的巅峰。
楚阳识海中,青铜门和时空幻珠同时发动力量,将灵光震飞出去。
盘古感慨道。
“不错!”楚阳答道,“当初大劫,我本体重创,一分为三,其一化作时空幻珠,演化成上苍之上;一个为时空门本体,另外一个就是我的残灵,红尘转世,最终携带时空门本体开始迈入修炼之途,借助时空幻珠无数的虚幻世界开始成长。实际上,这一步,从当初道劫之后,我,以及我们就已经布下!”
楚阳感慨道。
楚阳坐下之后,就乾坤斗转,周围的一切尽数消失,万物虚化。他却一动不动,只是冷眼旁观。
楚阳摇头。
光芒一闪,这团灵光超越了时空,在众位不朽强者眼皮子底下,悄然间进入了楚阳的识海中。
“鸿蒙八大不朽圣地之一的起源圣地,源,万物起源之源,乃鸿蒙初始之后,一滴鸿蒙本源之液经过沧桑变化,气机交感,最终诞生而成!”楚阳笑道,“当初的小不点,已经长到了这种地步!”
一位位不朽强者走了出来,看到楚阳之后,纷纷躬身一礼,表达敬意。
至于楚阳这个称呼,自然而然被他屏蔽了。
(全文完)
“任岁月变迁,我们的目标始终不变!”鸿蒙青莲笑道,“不用等了,这一次若还不能渡过道劫,以后也就没有任何希望了!几位,这最后一步,我们必定要踏过去,看一看,大道究竟是什么存在?鸿蒙圣界是不是一个牢笼?”
四大分身化作流光,融入了他体内。
声音落下,又出现四位。
极乐圣地阿弥陀掌控,一人掌控所有,拥有至高无上的地位;起源圣地是源开创,也只有他这一位不朽,可地位尊崇;天衍圣地是羲和卦,这两位号称算尽一切,能推演过去未来,最善把握天地衍变。
这一道声音,好似大道降临,万道和鸣。
“哈哈哈!”楚阳大笑,“我们五个在鸿蒙本源空间,从诞生到成长,直至最后道劫,何止相伴了亿万万年岁月?再说,我们五个,除了一个共同的目标之外,已经没有什么追求了,自然也没有什么异心!”
最终,周围白茫茫一片,没有上下,没有左右,也没有时间流逝,甚至连鸿蒙法则都不存在。
融合之后,他们全部达到了起源境界的巅峰。
不用多说,坐镇大阵各个节点的源、魔、道、始等等不朽强者,开始催动力量,维持大阵运转。
“他们五位,却也感受到了一丝大道玄奥,想要证大道,却遇到了道劫!也是鸿蒙开辟之后的第一场大劫,也毁灭了当时诞生的很多先天神灵,几乎相当于灭世。”
“德,拜见时空道友!”
阿弥陀幽幽一叹,点了点头。
他的肉身虽是不朽体魄,可面对十几位不朽的强势炼化,依然挡不住。肉和*图*书身开始如瓷器一般龟裂,缝隙密密麻麻。
源皱眉。
“你是比阿弥陀还要更加古老的生命,可在我面前,却是小不点!”
“鸿蒙圣界因何而成?是盘古开辟,还是大道演化?还有你时空道友,又是因为什么而存在?”
最后一句,他大有深意。
道魂被鸿蒙青莲接引而去,借助他积累的资源,将道魂培养到了不朽境界;十二祖巫被盘古强行融合为一,也培养到了不朽;鲲鹏分身受到了灭世大魔的接引,至于光明佛则融合了鸿蒙钟的力量。
“大道、大道……!”
“这就是大道?!”
“不够!”
“鸿蒙钟镇压乾坤动荡!”
下一刻,盘古融入了十二祖巫分身,鸿蒙青莲融入了道魂之身,灭世大魔和鲲鹏分身融合,鸿蒙钟与光明佛成就一体。
鸿蒙圣界之巅,几人并肩而站。
鸿蒙钟和灭世大魔纷纷点头。
“后来,五大起源之兵纷纷诞生意志,逐渐成长,却也感觉寂寞。直到有一天,我们静极思动!”
“来吧,与我们一起,化作石像,静看岁月变迁,一梦鸿蒙无量纪元!”
“真没想到,你们会联合一起来对付我?”
旁边的圣佛子面无表情。
他站在门口,进退犹豫。
他的气息急速的下降,衰落的可怕!
“那是鸿蒙诞生之初,你能感应到我们,为何我们没有察觉到你?我们也是在后来的蛛丝马迹中推演而出!”
这是他们以往最想探寻的秘密,如今得到了机会,自然想要询问。
“好!”
“鸿蒙开天斧化身盘古,开辟鸿蒙!”
“不错!当初我们五个,经历了道劫,个个残破不堪,然而我等却只有唯一的目的,就是超越大道。为了这个目的,道劫结束之后,就布下了万古大局,我们恢复的同时,也等待你们的成长。不朽啊,对我而言,是最好的资粮!”楚阳笑道,“实际上,我原本的打算,也只是借你们的不朽之体和不朽之魂用于提升,一旦度过道劫,自然有你们超脱的机会,可惜啊,你布下了这样一个局,我就顺势而为。只是想不到,你猜到了盘古等人会出现,会来解救我,就让始、道、法等等他们在镇压我的同时也抵挡外面,你好借机以血脉因果之法,取而代之。”
他们四个,赫然全部迈入了不朽之境。
“天魔圣地,魔,拜见道友!”
“最后,开天斧崩溃,八十一品造化青莲分解,鸿蒙钟残缺,灭世大魔破碎,时空门真灵都差点毁灭,各自隐遁!”
四大起源强者,在这时现世。
这片天地,灰蒙蒙一片,可一股股可怕的力量通过大阵汇聚而来。
法皱眉。
楚阳却笑了:“罢了!生灵都有私心,哪怕到了我们这种程度,依然免不了!既然都有了选择,其余无需多说。出手吧,最终不是你们炼化我参悟起源奥秘,就是我吞噬你们成就自身!”
其余不朽,眼睛都是一亮。
“是啊!”阿弥陀感叹道,“修炼到最后,唯有大道,舍此之外,哪还有什么?也罢,我这身,我这魂,都给你吧!”
整个鸿蒙圣界的不朽强者,除了被楚阳炼化的元之外,尽数汇聚于此:阿弥陀,源、羲、卦、始、鸿、道、法、玄黄、魔hetushu.com、黑、暗、理、德、古、老、太、阳、阴,总共十九位不朽。
“你将我们也算计进去了?”
除了八大圣地的这些不朽之外,还有三位不朽,一为太,二为阳,三为阴。
鸿蒙圣界,西方天穹上,出现了四位强者,正是楚阳的分身道魂,鲲鹏分身,光明佛,还有已经融合一起的十二祖巫分身。
镇压了不朽强者,将他们尽数炼化,在加上融合时空幻珠,内世界已经达到了鸿蒙圣界的程度,也是世界的终极程度。
“唉,又睡了一个鸿蒙纪元!”
“不错!”
一个昂藏大汉,手握开天斧,正是盘古;一个穿着一身黑衣,散发着毁灭的气息,头顶灭世大魔;一个脚踩九九八十一品造化青莲,最后一位身前悬浮着一口鸿蒙钟。
“你知道我?”
玄黄冷哼一声。
不朽圣地,鸿蒙有八。
鸿蒙钟升起,落在了青莲上,想要将内里的大阵破开。
“卦,拜见时空道友!”
阿弥陀说罢,他带着圣佛子就消失无踪,其余不朽,也纷纷消失,不见了踪影。
楚阳无奈道。
阿弥陀恍惚,却忍不住惊叹。
大道……就是石像,就是顽石!
看着以大道之力所书写的五个大字,楚阳浑身发冷。
“大道葬身殿!”
“道劫!”楚阳道,“好似大道降临,摧毁一切,哪怕我等的本体都抵挡不住。若是尔等,轻易的就会被摧毁!”
“当然!”楚阳端坐不动,神色从容自然,又高高在上,掌控一切,“始,乃是万物初始的一声大道之音而诞生,本该是更加古老的存在,可惜,却因为曾经的‘道劫’而受到波及,最终沉睡,直到后来苏醒,这才一步步成道。至于鸿,你是鸿蒙圣界的第一缕光芒而成道。”
楚阳惊颤,随之平静。
楚阳敞开了怀抱。
亿万年岁月啊,如何选择,自不用多说。
“黑,拜见道友!”
鸿探寻。
楚阳淡淡一笑。
盘古,鸿蒙青莲,灭世大魔,鸿蒙钟,除此之外,就是楚阳和几大分身。
“暗,拜见道友!”
“血脉为引,因果为绳,走!”
“又一个达到了大道层次?”
“善!”
楚阳满眼笑意。
“我来吧!”
“那就开始吧!”
这是一片单纯无比的空间,也可以说成是牢笼。
身躯开始融化!
楚阳惊叹。
“这就是前尘过往,鸿蒙诞生之秘!”
不朽之境啊,鸿蒙幕后的掌控者,哪一个不是尊贵无比,心比天高,唯我独尊,如今却联合在了一起。
“看透了世间,参悟了终极,剩余的悠久岁月还有什么意义?”
“阿弥陀,原来你是打着这样的注意!”
“老,拜见时空道友!”
“那你就要问大道了!”
“让我猜猜你二位是谁?”楚阳看着两人道,“你们是开创始祖圣地的两位不朽,始和鸿!”
与此同时,大阵也被破开,十几位不朽强者全部被镇压。
“你、你、你竟然没有被压制住?”阿弥陀从灵光中飞遁而出,脸色难看,他盯着时空幻珠,恍然道,“我明白了,上苍之上,也是属于你!”
楚阳心中,回荡着一抹疑问。
“若只是我自身,还真有可能逃不出去,但现在……!”
“鸿蒙八十一品造化青莲造化万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