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造化之主

作者:大日浴东海
造化之主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十九卷 上苍之上

第一千二百九十九章 荒唐而悲苦的萧炎

“他们在逃亡,队伍又整齐,慌而不乱,必然不是第一次经历!”楚阳目光一凝,就道,“萧炎,不管是什么危险,能让这一大群龙鹰逃亡,必然非同小可,走!”
这时,一位圣道八重的强者,凝聚出一道化身,朝着前方飞去,可化身刚刚到黑河上空,就骤然一停,往下跌落。
“我修为飙升,直达准圣圆满,拥有至宝在身!”
“赶来的师母小医仙,小月、小星等等差点将我杀了。”
萧炎紧紧的跟随。
师徒两人,慢慢的交流着。
楚阳说着,一种莫名的感应出现心头,转过身来,望向了来时的方向,根据他的定位,也就是南方。
在南方的天空上,出现了黑压压一片,宛若乌云,可以楚阳的目光却看的一清二楚,那些正是龙鹰。
其中不乏混沌之境。
他想要飞过去,却心中不安。
“好在,我也没有丢掉穿越者的脸,一路奋进,可小月、小星、石钟他们相继战死,就连师母,再一次面对强敌时,自爆而亡!”
半天功夫,彼此了解一番,萧www.hetushu.com炎询问。
隐藏在这里的一群人,也察觉到了那边的动静,稍微思量,也朝北方奔逃。
“师父,这条河流给我一种大恐怖的感觉!”
后面,足有上千只的龙鹰,已经越来越近。
抬起头,苍茫灰暗。
“果然如此!”
他的两眼,也早已瞪圆。
楚阳说道。
紧接着,啼鸣之声,便响彻天穹,蔓延而来。
“小医仙……!”楚阳低喃一声,双眼中,出现了那个纯真而玲珑的女孩儿,最终摇了摇头,“萧炎,我们能走到这一步,就伴随着一路的血腥,你连自己几乎都保不住,我又怎能怪你?这种事情,无可奈何,也是因为我们不够强大,难以保护身边的人。所以,才双手沾满了血腥。你才屠了一个仙界,为师告诉你,我屠戮的世界,连我都记不清有多少了。”
“是,师父!”萧炎吐出一口浊气,露出了笑容,“那些事情,憋在心里太久太久了,憋的我心里想要发疯,如今说出来,好多了!”
“谁知道这到底是和-图-书什么东西?”
看到这一幕的楚阳,心中一沉。
一大群龙鹰,正在疾驰而来。
楚阳拍了拍他的肩膀,叹息一声:“怪为师!”
百年之后,他的孩子,整整达到了百万之数,然后散落天涯。
“以后,我们唯一的目的,就是成长,不停的成长,直到站在诸天之巅,掌控自身的命运。到了那个时候,我们可以试一试,逆转轮回,看能不能将她们复活!”
说到这里,萧炎神色狰狞。
楚阳停在了岸边。
“她当时带走的孩子,和我一方小妾生的孩子,结合在了一起!”
如今的萧炎,依然难以释怀。
“很明显,这里是远古一场大战之后留下之地,只是不知为何,到如今都没有人被发掘,而这里也有太过诡异,如先前的黑雨!”楚阳道,“有那等黑雨,怎么会存在龙鹰?”
当时他就一怔,心中想着,会不会是师父?就往黑魔山快速前行,可不等到地方,就被一道黑光给卷到了这个地方。
因为黑魔山出现了异象,他想来这里闯一闯,想要hetushu•com拼一拼,因为他知道,自己的修为还太差太差。
萧炎听说之后,将乞丐虐杀,也差点杀了萧薰儿,然后更加放飞自我,直接建造了一个连绵上万里的宫殿群里,一次性的选九千美人,充斥后宫。
“我也是!”
“痛苦了百年,重振精神,我们一起破开世界枷锁,飞升到了傲天大仙界!”
他转身朝北方而去。
“师父,若真是战场残留,龙鹰就为被困之物,适应了这里的生活,至于黑雨,可以看成某种遗留下来的神通活着至宝,这样推测如何?”
“那些龙鹰,几乎都相当于混沌之境,谁能挡住?可眼前的这条河流,却给人一种大恐怖的感觉。该怎么办?”
“别灰心,别丧气,唯有不停的前行,才能将命运这个婊子踩在脚下!”
萧炎说道。
能成为位面之子,自然非同小可。
“出关之后,我屠戮四方,将傲天大仙姐的仙人,我全部杀了个干干净净,一个不留!”
回过头来,可以看到在他们身后,出现了三十余位强者,其中十来个隐藏和-图-书在萧炎所在的那片山梁中,至于其他人,则散落各处,因为龙鹰的出现,纷纷往这里逃遁。
“师父,您会不会怪我?怪我逼死了熏儿,她也是您的弟子;还有师母、师弟师妹们,都战死了;我也屠了一个仙界,双手沾满了无尽的鲜血!”
“还有跟随我而来的上千子孙,一个个离我而去!”
“那里的修炼体系太过强大,生存也太过残酷!”
一位混沌境的强者,取出一件小舟模样的准混沌至宝,稍微犹豫,催动之后,就落在了黑河上,却无声无息的往下沉去,连召回都做不到。
“师父,你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吗?”
“师父,那个时候,我心若死灰,我真的心若死灰,一心求死,哪知,却遇到了一场大机缘!”
很快,他们也来到了黑河前,纷纷停了下来。
和他一起落在这里,总共有二十余位,一场黑雨中,死了十余个,甚至连尸体都没有留下,被黑雨腐蚀殆尽,然后就是龙鹰飞过,又吞了一个,让他们都给外的小心谨慎。
其余强者,无不色变。
“师父,是我心和图书性不好,当年重生的身份作怪!”
萧炎说到这里之后,就狠狠的给了自己一巴掌,眼睛一红,泪水就流了下来:“当时,熏儿就自断心脉,死在了我面前!”
吟吟吟!
“有道理,只是具体如何,还要探查过才知道!”
有一位强者十分着急。
萧炎来到上苍之上后,就一心寻找机缘,提升修为。他运气不错,一直达到了圣境六重。
萧炎摇了摇头,已经平静了下来。
这一幕,让大部分人都绝望了。
楚阳道。
可还没等接近,就听说镇北城大战的事情,其中有一位名叫楚阳的飞升之人,以圣道九重的修为,斩混沌境的无上存在。
楚阳开口了。
荒凉的大地,不时的出现一座座低矮的山峰,杂乱的碎石,铺陈在地上。翻过几座山梁,前方出现了一条黑色的河流,看不到起源,找不到终点,只是缓缓的流淌。
“师父,这、这……!”
萧炎望着前方,心惊肉跳。
河流宽不过千米左右,在对面,却朦胧一片,看不到任何东西。
直到一次,萧薰儿找了过来。
萧炎率先吃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