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造化之主

作者:大日浴东海
造化之主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十六卷 遮天

第八百二十二章 最大的机缘之红尘仙至

“这样一击,能轻易轰杀至尊!”
“混沌天晶?”
无始大帝点头。
这一击,将诛仙矛打成了三万六千个碎片。
“就是这个道理,可愿应战?”
十方劫土,被他自毁的方式爆发,要将楚阳彻底的斩杀。
无始大帝落了下来,赞叹道。
天蜈皇眸中闪烁着凶光,却压住了情绪,反问道。
活了几十万年,他不想死。
“死!”
“十方劫土十方灭,死吧!”
楚阳一击将长矛劈飞出去。
高空上,纯阳炉之下,无始大帝显化身形,他倒背双手,背负青天,声音隆隆的传了下来,“杀了他,我放你离开,杀不掉,你今日就葬骨于此!”
“你还不够资格!”
牢笼之内。
天外世界究竟有什么?
“住手,我愿意臣服!”
“你认识这种东西?”
毁灭洪流席卷而来,破灭规则,摧毁秩序,撕裂一重重防御之光,将他淹没。
可惜,酝酿的最强一击,也没有打破。
“混沌天晶虽然没有任何神威,却坚硬无比,比发现的任何物质都要坚硬,以十方劫土的毁灭之力催动,怎会破不开你的头颅?”
楚阳抬起头,望穿虚空。
“你这是拼命了吗?”
难以置信,不可思议。
天蜈皇绝望了。
“了不起!”
“不……!”
本以为能防御住攻击,可www•hetushu.com哪知,最后出现了三道流光,破开了堪比帝兵的头颅,差点将仙魂毁灭。
“群龙无首大仙术!”
也幸亏及时催动了鲲鹏巢穴,镇压己身,才抵挡住,免遭一劫。
杀掉一位巅峰状态的皇道至尊还不满意?
无始大帝忽然抬起了头,露出凝重之色。
“单杀至尊,岂能无功!”
楚阳将三片晶体拔了出来,放于眼前,仔细打量,片刻后就仰头狂笑:“哈哈哈……!”
“想破开我的十方劫土所化的牢笼,你还不够资格!”
“这是一份大礼,前所未有的大礼,比什么仙器?比什么神通都重要万倍!”
“天元一击!”
他身上飞出一道仙光,好似虚幻一般的存在,径直穿透了楚阳的护体神光,没入了体内。
对那位强者,他万分忌惮,这才装作不知与楚阳大战,准备顺势而为,打破封锁,将消息传递出去。
牢笼之内,仙光之中,传出了楚阳的暴喝,“给我破!”
剑圣摇头。
“这是混沌仙土,以无缺帝阵点燃,再加上无坚不摧的三片混沌天晶,就是无始,我都有五成把握轰杀!可惜了我最强的积累,却要在这里耗损掉!”
“这是你们逼我的!”
他如何也想不到,在这方世界会见到这种东西,一出和图书现还是三片。
楚阳冷哼一声,攻击根本不停。
“天外?”
“怎么被发现的?”能被无始重视的人物,只有一位,楚阳问了一声,就恍然道,“他毕竟是红尘仙,死了一位至尊,心中有感,稍微探查,就能发现这里被封印了!”
楚阳以战天戟催动了这一古老的法门,只是一击,就将牢笼打穿一个洞口,将站在这一方的天蜈皇的身躯都拦腰斩断。
砰……!
砰……!
楚阳战意冲宵。
“这是天外跌落的神土中蕴藏的晶体,我研究了几十万年,除了发现坚硬无比之外,就连道痕都无法在上面烙印。”
楚阳迈步天穹,脚踩万道,宛若开天辟地的巨人,戟锁四方,又劈了下来。
砰……!
楚阳终于用处了兵器。
他真不敢确定,楚阳能不能挡住。
“他们来了!”
楚阳的战天戟劈开天穹,降临而下,在戟刃上,竟然亮起了一抹无坚不摧的斧光。
“该死了吧!”
天蜈皇害怕了。
楚阳深吸一口气,十万里内的精气被整个吞了下去。
下半截身子化作一道血光融入了劫土之中,不等楚阳闯出来,牢笼再次恢复。
“这是前所未有的大机缘,不过你却浪费了!”
“魂印之法,灵魂相牵,不死不休!”
这是他以战天戟催动了鬼斧神工http://m.hetushu•com大仙术。
弹指间,就刺了三千六百次。
“想让我死?那就一起堕入九幽深渊吧!”
那是一柄大戟,名为战天戟,极品仙器,相当于极道帝兵。
“杀我?”
“热血点燃,岂能不战?”
不过想到刚才的危险,他也一阵胆寒。
楚阳岂会让精气海洋回归天地?大口一张,一个鲸吞,尽数吸入了肚子中。运转玄功,飞速的炼化,沉入体内深处,作为积累,只待突破时成为资粮。
“死!”
神光蹦现,碎片化作血肉之躯,继而粉碎成了血雾,化作无量的精气,回归天地间。
“放心,无碍!”
他愤恨长啸,声震八荒。
“差一点,我就被杀了!”
楚阳催动刚刚参悟不久的神通进行守护,感觉还不够,祭出了极品仙器遮天伞,也融入了进去。
天蜈皇追问。
天蜈皇双手一拢,牢笼往中间一缩,无缺的帝阵,内蕴的造化,在这一刻尽数点燃,化作毁灭洪流。
楚阳大戟不停,攻杀无敌。
楚阳露出后怕之色。
无始大帝无语。
天蜈皇是至尊强者,怎能发现不了百万里方圆被禁锢?
这哪里是什么混沌天晶,分明就是真幻碎片。
“真不给我一个机会?”
“死吧!”
他早已想到了无始大帝。
轩辕三人,早已惊诧,这种力量的大战http://m.hetushu.com,他们也只能观看,根本插不上手。
高空上,无始大帝瞳孔一缩,他抬头看了看纯阳炉,问道:“可有问题?”
天蜈皇的身躯怦然炸开,一个个符文出现,贯穿虚空,连接天地秩序,将他的精气血脉组合而成一柄长矛,洞穿虚空,杀向了楚阳。
天蜈皇已经发现,对方根本不可能放过他,绝望之下,他恢复了本体。催动精血,燃烧元神,整个如山一般的躯体绽放出了亿万道仙光。
天蜈皇没有隐瞒。
天蜈皇最后不甘的声音,回荡天穹之上。
“只是杀一个至尊,就险死还生,最后还祭出了仙兵!”楚阳却不满意,“我也是该突破的时候了,不然这点修为,还真不够用!”
声震三千世界,充满了无尽的愉悦。
在他眉心和左右耳门,各插着一片晶体,破开皮肤,洞穿了头颅,却没有穿透,可他看起来却十分凄惨渗人。
“给我过来!”
外面,天蜈皇露出残忍之色。
长矛引动无量的精气,吸收秩序之力,一转之间,超越了光速,再次杀来。
天蜈皇疯狂爆退,在他身前,也出现了一重重阻断的空间,却挡不住战天戟的锋芒。
“你从哪里得来的?”
一击,将天蜈皇的星辰刀震飞出去,手臂也被轰成了血雾。
“你想用我磨炼他?”天蜈皇恨恨道,“就不怕和-图-书我将他杀了?”
是混沌?还是虚无?
“锁定灵魂,不死不休!”天蜈皇的声音宏大如天道之音,“我圣祭血魄,沟通法理秩序,化作诛仙矛,攻击永不停止,直到将你的元神灭杀,与我同坠九幽深渊。”
毁灭狂潮忽然一滞,被一股强大的力量震散。
无始大帝点了一句便不再多言。
他知道,今天很可能有死无生,那就先灭掉一个,身上立即涌出无尽的神光融入了牢笼之中,将破损的洞口封锁。
嗡……!
宛若世界诞生之初的一缕光芒陡然乍现,破开仙光,斩断了几根牢笼锁链。
“太极玲珑天!”
高举的战天戟,上面出现了一点锋芒,它似乎承受不住,隐隐有龟裂的趋势,周围的空间如冰块一般纷纷龟裂。
他叹息,却也愤恨。
天蜈皇震惊,一旦牢笼被破,恐怕就是真正的灭亡之时了。
这个谁也说不清!
楚阳不答反问,同时手执战天戟,逼近而来。
“它们到底是什么东西?”
楚阳说着,却想到了很多。
“你竟然没死?”看到走出来的楚阳,天蜈皇“蹬蹬蹬”倒退几步,踩踏了天穹,“混沌天晶竟然没有破开你的头颅?不可能!”
难以明了。
天蜈皇发狂了。
这种东西能跌落到虚幻的世界,尽管炼化条件十分苛刻,几无可能,但万一被炼化,会出现什么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