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造化之主

作者:大日浴东海
造化之主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十四卷 永生

第七百章 终出手

“阁下到底是何人?”
“也罢,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
紫雷面无表情,冷酷的盯着风白羽。
“找死!”
“你也是同样的选择了?”
“早该如此!”屠魔大仙笑了,“宗门威严,岂容几个小家伙挑衅?”
天刑长老下意思的接住,稍微感应,脸色就变了:“果真是传闻的不死丹,方寒,你留着吧?”
此人一出现,狂暴的气息,便充塞天地间,令元气臣服,空间惊颤,时间之力都在细微的扭曲。
风白羽摇头。
“宗门是靠力量维系的!”风白羽道,“这就是仙道铁律。”
红怡郡主嫌弃的挥了挥手。
方清雪清冷的看着。
“掌教,这是最后一声对你的称呼!”方寒说着,看向了天刑长老,笑道,“在宗门之内,众多长老之中,我只感受到了您老和传功长老大公无私,一心为宗门着想,可惜,您老的修为不够,话语权不多!”
屠魔大仙却怒了,探手一抓,禁锢空间,落向了红怡郡主的头颅上,却在这时,虚空裂开,出现了一根手指,轻轻一弹,便将屠魔大仙的手掌崩成了和图书血雾,连带整个手臂都炸开一团。
天宫之内,飞出一位位强者,个个都是太上长老,整整四五十尊,皆是长生第三重以上的强者。
“一直修炼到寿命耗尽吗?”
“界王境?你是谁?”
风白羽闭上了眼睛,却传出了法令:“真传弟子方寒,公然吞杀副掌教陈天侠,大逆不道,罪不容诛,逐出师门,就地正法!”
天刑长老讷讷不言。
“方清雪,你呢?”
“你家主人是谁?”
风白羽又看向了红怡郡主。
紫雷冷冷一笑。
他踏步上前,力量汹涌,扭曲空间。
这可是羽化门,宗门强者无数,就是玲珑仙尊到了这里,也讨不了好处,他们又怎会有自信?
方寒说着,手指一弹,飞出了一粒丹药。
屠魔大仙已经恢复如初,只是脸色万分难看,还有后怕。刚才,若是对方下了死手,恐怕他已经死了。
方寒转过身来,倒背着双手,露出嘲讽之色。
“掌教,也许你是为了宗门考虑,想要谋划众多宝藏,可惜,你处事不公!”红怡郡主道,“也许你以为,http://www•hetushu•com外门、内门,甚至真传弟子,对于宗门来说,没有多大用处,可以不多加理会,可以任凭长老们随意揉捏,可惜啊,方寒在逆天改命之境,就可轰杀万古巨头,我现在已经是不死之身,再有个百年,你说会如何?”
风白羽瞳孔一缩,脸色发白,心沉谷底。
他们每一个的气息,都不下于紫雷。
“全都是界王境?”
“你又有什么力量,保证你不死?玲珑仙尊?还是赤渊魔尊?”风白羽道,“在羽化门,要想杀你,谁也救不了你!”
风白羽眼皮子直跳,心中狂震。
“你说可能吗?还是那句话,对于不忠诚的弟子,只有一个结果!”风白羽叹息,“你气运深厚,资质无双,可惜,你走上了邪路,那就只有一个结果!将黄泉图交上来吧?另外还有你修炼的众多大道之术,统统上交,我可做主,留你一命,让你在羽化天宫中修炼!”
方寒最后说道。
“玲珑仙尊就能建立一个玲珑福地,我方寒为何不能?”
紫雷双拳一握,力量扭曲时空,将擂台直接化为了一方世m.hetushu.com界。
“到了真传弟子,彼此争斗,暗中较量!”
手指一拨,空间裂开,形成了一个空间之门,从里面走出一人!
红怡郡主摇了摇头。
“门中长老,划分派系,我可是听说,有很多亲近太一门,这一次仙界降下符召,给予你一定的名额进入仙界修炼,掌教,你说一说,会有多少太上长老离去?所谓的羽化三圣,会不会动心?”
“你们仗着人多,想要围攻我?”
“以我的力量,应该可以和你抗衡,只是,杀不了你,只会让我郁闷,所幸就不出手了!”
“可惜,可叹!”风白羽惋惜一声,就下了命令,“屠魔大仙,将他们拿下吧!”
令人惊颤的是,隐隐约约,可以看到他体内有一个浩瀚的世界,孕育出了造化,诞生了生灵。
“也可以修炼到成仙而去!”
不但他不解,就连天刑长老也不解。
在他身旁,空间扭曲,强大的力量,直接打穿了羽化天宫的禁锢,形成了一个空间之门,从里面依次走出了三人。
对方太强、太强了!
“奉主人之命,前来保护方寒公子!”来人瓮声瓮气道,www.hetushu.com“你可以称我为紫雷!”
风白羽皱眉,他始终不解,眼前三人的底气从哪里来。
“这一点我承认!”
“那你看看宗门上下的弟子,有几个忠诚的?华天都忠诚?你拷问他的心灵试试?屠魔大仙忠诚?你也可以拷问试试,他是不是想要谋夺太一门进入仙界的名额?若是给他一个,是不是会背叛宗门?”
风白羽谨慎万分,将天刑长老等人护在了身后。
“我今天说出这些,还能善了?”
“我方家的人,岂能容你处置?”
方寒嗤笑,不屑一顾,“没有真心,真能换来忠诚?羽化仙门,外门弟子可以随意被屠戮,朝不保夕,谁有忠诚?内门弟子,为了争夺修炼资源,彼此厮杀,阴谋诡计,哪里有师兄弟的亲近?最多利益结合!”
远处的羽化天宫立即喷出道道仙灵之光,将这方地域笼罩住。这是一件道器,镇压羽化仙门的真正力量。
风白羽睁开了眼睛,不带一丝感情色彩。
“长老,我这里有一颗不死丹,服下之后,可助你突破,也算是我对宗门的报答吧!”
方寒询问。
“宗门,就是一个养蛊之地和_图_书,这样的地方,呆着还真没意思!”
“无可奉告!我要带走他们三个,你可要阻拦?”
风白羽神色冷酷,再次询问。
“不能!他们是我羽化们的叛徒,要接受审判!”
嗡嗡嗡!
方寒摇了摇头,转身就走,同时留下话:“最好,不要阻我!”
方清雪冷哼。
风白羽暴喝。
“唉!”方寒长长一叹,仰起头,失神道,“我也有大志向,本想带领门派,镇压太一门,发扬光大,可惜啊,宗门待我如猪狗!”
“此为我羽化仙门之地,岂容你放肆!”
“我也不想,可惜啊,华天都要我的命,如意子要我的命,三个副掌教要我的命,现在蹦跶出来个屠魔大仙,也不放过我!天刑长老,您老说,我究竟做错了什么?”
在世界之内,有一方巨大的仙界之门,从里面流淌出浩浩荡荡的仙灵之气,每一个刹那,都能形成一条仙气长河。
他头顶之上,长着一根紫色螺旋独角,凝聚的一点锋芒,能洞穿世界。
“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方寒古怪一笑。
“真的要走这一步吗?”
声音渗透出去,传遍了整个宗门。
天刑长老叹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