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造化之主

作者:大日浴东海
造化之主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七卷 白蛇、小倩和葫芦娃

第四百四十章 秦桧告岳飞

“我如今是阎罗鬼帝!”
“包大人,我和岳飞本同朝为官,一文一武,保大宋平安!可惜,魔界以十万大山为跳板,入侵我皇朝,节节败退,皇朝的供奉和大将死伤惨重!岳飞虽然一枝独秀,勉强抵挡住了一个方向的入侵,可放眼皇朝,已经危如累卵,若是再抵抗下去,我大宋皇朝,必然倾覆,那时亿万百姓就将生不如死,成为妖魔口中食,我如何视而不见?”
六道魔尊惊恐,露出难以置信之色,他连忙双手一合,布成大阵的六件魔兵显现出来,发出力量洪流,挡在了身前。
“岳飞却没有转世,机缘巧合,成长为了鬼仙,他就开始记恨我,甚至将我谋杀!”
自从两人进来,他就感觉到了不对劲。
楚阳同时传音。
包黑子难得的露出了笑容。
在这方世界,他原是大宋皇朝的重臣。
包大人面黑如锅灰,看不出任何表情。
“杀!”
“这是……!”
没有传音,说的直白。
六道魔尊承认。
秦桧连忙说道。
包黑子一声断喝,判官笔望虚空一划,落在了六道魔尊身上,只听一声闷响,就跌落下一团黑物,被摄了过来,扔在了地上,正是惊惧的秦桧。
“包大人!”
“包大人,是我啊,小秦,会之,秦桧秦会之,大人忘了吗?”
高宗冷冷一笑,头顶上飞出一锤、一旗,一梭,一珠,一枪,一伞,分列六方,隐匿虚空,形成大阵,镇压时空,隔绝了一切,封印了地府的法理,形成了一方大阵封禁。
“言之有理!”
“好谋算!”楚阳扭头,看向了包黑子,“都被打上门来了,可有破局手段?”
“包大人,我所言俱实,还有人证!”秦桧一咬牙说道,“当年的高宗,还有金兀术等人,都可以为我作证!”
包黑子升堂,旁边是公孙策,左边张龙赵虎,右边王朝马汉,再往下,就是两列鬼差。
“是吗?”
“大人,黑重山一域,有恶鬼叛乱,岳将军正在平定,一时难以返回!”
秦桧在南宋朝廷内属于主和派,奉行割地、称臣、纳贡的议和政策。第二次拜相期间,他极力贬斥抗金将士,阻止恢复;www.hetushu.com同时结纳私党,斥逐异己,屡兴大狱,是中国历史上著名的奸臣之一。
包黑子叹息:“我会催动全部修为,打破大阵,将你们送出去!”
当初两人为敌,如今却相伴一起,讽刺之极。
“这你就错了,他在阳间,就投靠了我魔界!他是我亲自布下的棋子,让他在地府立足,否则,他又岂会活到现在?当初一步闲棋,今日却立下大功!”
“展护卫,岳将军,无碍!”
这是来自龙三太子的仙兵。
滑天下之大稽。
他没有说下去,但目的已经明显,就是称霸天下,化乾坤为魔域。
片刻后,一道金光从远处而来,很快就来到了近前,这是一位青年和尚,头顶功德金环,散发着慈悲祥和之气。
包黑子喝问。
“只要能活着,活的高高在上,活的享受荣宠,活的位高权重,活的我心甘情愿,管他是人,是妖,是魔?”
真正的仙兵,超越了凡尘俗世,超越了天人强者的仙兵。
“走!”
“六道大阵,隔地府本源,无法操控这里的法理,失了先手,也难以抗衡大阵之威,毕竟是六件魔兵!”包黑子叹道,“在地府,本以为我是最强者,安全无虞,就失去了提防之心,哪知六道魔尊竟如此大胆果断,粗略的谋算,就将我等陷入死亡之境。”
“我现在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如今为帝,威势深重,哪怕常年跟随他的张龙赵虎几人,都不敢丝毫马虎。
心念探查,就发现两人体内镇压着恐怖的力量,其中一位,竟然十分熟悉,他立即知道是谁,猛然断喝。
“威~~~武!”
“包大人,包青天,我知道你公正无私,是我的前辈,我们也都是大宋皇朝的官员,你一定要为我做主啊,否则我就活不成了。”
秦桧痛陈前因,痛哭流涕。
包黑子音调高了几分,让秦桧一哆嗦。
高宗站定,倒背双手。
“杀我们,就你?”楚阳冷冷一笑,陡然喝道,“真龙戟!”
片刻功夫,一位中年人被带了上来,此人竟然有着儒雅之气,可眼珠却滴溜溜乱转。
六道魔尊自信而笑。
“堂下所跪m•hetushu•com何人?”
催动仙兵,可不是闹着玩的。
六道魔尊脸色难堪万分,轻喝一声,撕裂空间逃之夭夭,鲲鹏魔尊紧随其后。
“即使如此,还有一个地藏菩萨呢?”
地藏菩萨点点头,格外的看了楚阳一眼,告辞而去。
“想走,岂是那么容易?”
“状告何事?”
随后,就连天界也开始戒严。
包黑子喝道,威严如狱。
“秦桧,你可知,若是所言不实,诬告他人,罪加一等!如你所言为虚,你会被打入拔舌地狱!”
又有两道人影横空而来,落在地上,就焦急道,“大人没事吧?”
片刻间,就有两人进入了大堂。
“杀了我们,再杀了地藏菩萨,可一旦被天帝和如来得知,他们必然会与你们鱼死网破,别忘了,道门可能还隐藏着一位帝级强者。”楚阳不无恶意说道,“若到了那时,你们还想称霸地府?嘿,妄想!”
楚阳手端大戟,站着不动,看到六道魔尊彻底的离开,他长出一口气,脸色就白了,额头上也冒出了冷汗。
“想我堂堂男子汉,岂能让他得逞,某家巧使计谋,将他擒拿,在先皇的命令下,将他斩于风波亭!”
“我是鲲鹏魔尊!”此人冷冷说道,“一战而定,灭包黑子,在出其不意,绝杀地藏菩萨,地府就成为我魔界的势力范围,集中两界之力,就可以轻易的培养出一位魔尊,那时……!”
地藏菩萨眼睛一眯,仰头看看,点头道:“他们是想再次掀起界域之战吗?”
唉……!
“再不说,拉下去,狗头铡伺候!”
“大堂之上,神鬼在列,当严肃回答!”包黑子一瞪眼,差点将秦桧吓死,一缩脖子,就老实了,又问,“有何冤屈,一一道来!”
这两位,高宗有着真神一般的力量,而金兀术却达到了法相级别,可给他一种古怪的感觉。
“包大人,你说他可恶不可恶,该死不该死?”
他就是地藏菩萨。
他手中出现了一杆大戟。
“你解我一次烦扰,我还你一次安危!”
“整个地府,已经被遮天大阵覆盖,消息传递不出去!”
“贫僧知道了!”
他目光一闪,将真龙hetushu.com戟收了起来。
“魔尊千秋万载,永恒不朽,必然一统天上地下,唯我独尊!”
“说!”
楚阳指点。
离开之时,他已经将消息传递给了如来佛祖。
六道魔尊皱眉,却摇头道:“那时,又指不定什么情况呢,先杀了你们再说?”
“哪怕如此,在地府中杀包大人,也有些妄想!”楚阳说着,看向了已经变了模样的“金兀术”,“这一位,应该是魔界的另外一位至尊吧?为了保险,你就将他邀请而来?”
“你还是对我不了解!”
“带上堂来!”
六道魔尊手掐印决,毁灭的力量正在酝酿。
“这你都知道?没想到,你除了铁面无私,情报也不差!”
“我想不到,你会如此大的胆子,竟敢闯入地府,闯入大堂,会对包大人形成绝杀之局?”楚阳踏步上前,来到了包黑子身侧,他盯着六道魔尊道,“我猜,一定是包大人为了救我,驳了你的面子,也让你们彻底的站在了对立面,再加上以往种种,新仇旧恨,你就在返回时,心中一动,操控棋子,以秦桧这等修为强者,击鼓鸣冤,必然会受到包大人的亲自审判!”
“只是我想不到,秦桧在阳世是奸臣,到了阴间,竟然直接投靠了你们?”
“还请包大人为我做主啊!”
此人正是六道魔尊,他看了楚阳一眼,赞叹道。
“大人,我说,我说!”秦桧擦了一把汗,弱弱道,“这就说来话长了,希望包大人给我陈情的时间!”
“你真不能?”
“不好,包大人,他是六道魔尊!”
六道魔尊笑道,“还有什么疑问,就说出来吧,最后的时刻,我让你们做个真正的明白鬼!”
“岳飞他那是造反啊!”
楚阳皱眉。
“你是披着人皮的魔!”
秦桧趁机拍了个马屁。
楚阳笑道。
先后有鬼差回话。
包黑子落下,冲楚阳郑重一礼。
“你说呢?”
包黑子冷淡道。
秦桧连忙舔着脸道。
“他号称六道,因为有六件证道魔兵,分别为湮灭锤,天魔旗,无天伞,遁空梭,幻影珠和破天枪,每一件,都不下于你的那枚大印!”包黑子插言道,“这是他号称六道的hetushu.com原因,我还知道,一旦以六件魔兵布下大阵,能灭杀帝级,可对,六道魔尊?”
僧人温和询问。
“他竟然没有魂飞魄散,成了鬼修,看他修为,不弱于真神强者,也算了不得了!”
“六道轮回我掌控,地府之主阎罗王!”
“包大人,与我共同催动!”
“他更说,要在他的阴影下活一万年!”
他完全沿袭了人间办案的方式。
他身上流光一闪,恢复了真身,却是一位中年人,气势如渊,威严如狱,两道剑眉斜插入鬓,霸道张狂。
六道魔尊有些得意。
秦桧状告岳飞?
“这才是真正的魔!”
六道魔尊点头承认。
“回归之后,他打着清君侧的名号,说我等是奸臣,要以岳家军血洗朝堂,当时将先皇都吓懵了!”
包黑子一撩衣襟,坐了下去,在他头顶上,是明镜高悬。一声高喝,犹如雷鸣,让两侧的鬼差无不一哆嗦。
“嘿嘿,晚了!”
“多谢小友!”
轰……!
大堂之上,两列鬼差,还有张龙赵虎、王朝马汉纷纷被镇压的难以动弹。
楚阳转着念头,准备看看包黑子如何断案。
包黑子点头:“正是六道魔尊和鲲鹏魔尊,他们设下计谋,想对我进行绝杀,然后再将你灭掉!”
“地藏菩萨?嘿,他生性多疑,哪怕发现动静,也必然不会轻离他的地盘。再说,杀你们,又需要几息时间?足够我们腾出手对付他了!”
这时,楚阳却高喝一声。
话音落下,角落处的楚阳却眉头一挑。
一戟落,万物灭。
“大人,高宗,金兀术带到!”
楚阳老实道。
对这位高宗,他一点好感都没有。
包黑子喝道。
秦桧嘿嘿冷笑。
整个地府,本源涌动,天地法理,尽数会于他身,让他的气息,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
以他的修为,刚才催动,恐怕连十分之一的威能都达不到。
包黑子神色不变道。
包黑子也不言语,体内的力量运转,化作长河,灌入了真龙戟中,让这件仙兵的威能再次暴涨,达到恐怖的地步。
仙兵在手,乾坤臣服。
刚才一戟,体内的力量已经贼去镂空。
“你们两个,就自封修为,改头换面而来和图书,以传唤的名义,轻易的接近包大人而不被发现,否则,哪怕你们的隐藏,也会提前被大人发现,加以提防,可对?”
楚阳点头,不再理会,他目光一转,又看向了六道魔尊,“你真以为,在地府能杀得了包大人?”
仙兵、仙兵,超越了想象。
一戟落下,划开了空间。
六件魔兵全部被轰飞出去,大阵也随之破开。
天地破碎,地火风水涌出,方圆之地,化成了混沌。
楚阳也叹息,却不解道:“即使你们能杀得了包大人,也必然引出巨大的动静,那时天帝和佛主必然发现这里的情况,他们会坐视不理?”
“在地府,他运用手中力量,不允许我转世!现在,他时常率领他在阳间的部下所化的鬼差,对我殴打,万般折磨。”
其中一位,有着皇家威严,正是曾经的大宋高宗皇帝,另一位,乃是曾经的大妖金兀术。
这一刻,包黑子才是整个地府的无上主宰。
“若是那时用出,恐怕我的麻烦会更大!”
楚阳再问。
包黑子的目光落在了真龙戟上,有着赞赏,却没有贪婪。
“阿弥陀佛!大帝,刚才可是六道魔尊?”
他已经抱了死志。
站在角落处的楚阳有种古怪的感觉,在阳间,包黑子就有着铁面的称号,脸色一沉,就连同朝官员都犯怵。
楚阳叹息。
当然,这属于历史。
“带岳飞,高宗等人!”
“小友有这等神兵,前番,定然无碍!”
“带上堂来!”
“我就主张议和,先皇也同意,就下诏令将岳飞调回,免得再生波折,可岳飞竟然抗旨不尊?嘿!结果,连下十二道金牌,他才返回!”
楚阳进行分析。
“竟然能发现我催动幻影珠的隐藏,楚阳,你了不起,这一点,至少比包黑子强!”
“包大人,你曾经为大宋之臣,我曾经为大宋之皇,如今,是我拜你,还是你要拜我?”
“包大人,我要状告岳飞岳鹏举,他太不是东西了。”
来到大堂上,不顾形象的就跪了下去,哀嚎道:“包大人,包青天,你要为小人做主啊!”
包黑子腾空而起,左手中出现了生死簿,右手握着判官笔,背后悬浮着三口铡刀。
高宗冷冷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