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原始大厨王

作者:南希北庆
原始大厨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百八十四章 致命缺陷

塔巴道:“如今来我们华夏部落的二等种族是越来越多,可是我们的制度与他们的制度有很多不一样的地方,这导致许多没有出过门的人在与他们交流中,都会产生疑惑,还有就是,他们来到我们这里,是遵守我们的规矩,还是我们迁就他们。”
只能说这人无完人,其实这就是李奇最大的弱点,想要成为一个王者,或者说独裁者,那必须拿得起,放得下,权力第一,但是他要么不拿起,拿起来就很难放得下。
大地之王惊奇道:“这李奇当真就如此厉害,连你都斗不过他?”
大地之王眉头一皱。
白泽道:“那倒不是。”
老统是一点没有变,抢先向李奇报喜,是滔滔不绝的,将华夏部落如今的发展情况,一一告诉李奇。
李奇问道:“那你觉得该如何改变呢?”
……
白泽点点头,道:“不错,他们华夏部落的制度别说跟我们王国比,即便跟那些二等种族也是完全不一样的,他们是采用一种公有、平均制度,在华夏部落是没有私人财物的,全都是公有。这听着好像有些像似灵族的制度,但其实与灵族的制度也是矛盾的,因为灵族是真正的公有制,而且那是基于大地之树。没有拥有大地之树的华夏部落,是不可能真正的施行公有制度,因此那只是表面上的公有制度,真正权力其实都掌握在李奇一个人手中。是一种非常畸形的制度,可正因为这种畸形制度,才帮助李奇打赢了这一场战争。如果没有这种畸形的制度,李奇当初就不可能一句话,便立刻调用整个华夏部落的物资来救援那些二等种族。也不可能说,一句话就可以将华夏部落的商品半价出售,虽然他的目的不是真的要半价出售。但至少证明,这对他而言,是非常轻松的事,而大贝和我都做不到这一点,这导致大贝在与李奇竞争的时候,来自内部的压力,和-图-书要远远大于李奇给我们的压力。如果他是跟我们一样的制度,他要做到这两点,是要废很多很多力气的。我彻底研究过他的那一套制度,在战争和动荡时期,是能够发挥超出自身实力的能力来。但是,在和平时期的话,他这一套制度却有着致命的弱点。”
虽然与华夏联盟谈和,也是他批准的,但是作为一位统治者而言,必须要控制住一切,不可能说,就完全不管。
“因为我是妖!”寒影纵身一跃而下,瞧了眼李奇红肿的双目,明知故问道:“你眼睛怎么呢?”
大地之王忙问道:“文宰有何想法?”
李奇不答反问道:“你昨天在偷看?”
寒影道:“没有。”至于那什么光明磊落,她当然是选择忽略,这跟李奇有什么关系?
白泽道:“一旦华夏部落废弃了公有制度,那么势必会诞生许多大产主,变得跟我们王国一样,而产主就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利益,而我们王国是贸易的主导,任何有关利益的事,都与我们王国息息相关,等到那时候,李奇再想调集资源与我们竞争,已经是不可能的,因为他们内部会有着许多顾虑,以及反对的声音。而我们要做的就是,加强与华夏部落的贸易,促使他们发生改变,分裂他们的内部,然后逐一击破,而我们并不需要付出什么,也不需要承担什么风险。”
而就在李奇回到华府的第二日,那边白泽和涂山氏也回到了王城,他们离开牛驼峰之后,还去了一趟九尾峰,因为九尾峰是王国的金融中心,政策既然有所调整,肯定得去那边看看。虽然那九尾家族只是一个家族,但是九尾家族跟王城还是有着密切的关系,很多事是要相互配合的。
李奇呵呵道:“是不是受益良多,这可是心灵鸡汤,不,这可是人生感悟,对你的将来可是很有帮助的。”
真是怪哉。http://m.hetushu.com
李奇是频频点头,笑道:“我不在的期间,可真是辛苦你们了,若非有你们在,我相信肯定不会这么顺利。”
“王,真是抱歉,我令你失望了。”
寒影听得是目瞪口呆。
“其实也无妨,我李奇一生都是光明磊落,无事不可对人言。”李奇打了句狗屁,又是叹道:“你有没有听过乐极生悲。”
李奇急忙追上去,道:“听你这语气,你是在关心我?干嘛不做声,这是好事呀!你看我们现在同住一个屋檐下,本就应该相互关心,相互帮助,相互……”
大地之王笑道:“这我当然知道,我也没有怪大贝。”说着,他又向涂山氏道:“大贝,你也无须自责。”
老统呵呵道:“我们也只是按照大酋长的吩咐去做。”
此时寒影真是恨不得扇自己的一个嘴巴,多那句嘴干什么。
可是涂山氏哪能不自责,颔首道:“多谢王的谅解。”
老统连忙摇头道:“我们人类可就是凭借着这一套规矩,才有今日的繁荣,要是改变的话,那可就说不定了,可是千万不能改啊。”
涂山氏道:“可是李奇也可以顺势而变,改变制度,他可是一个非常灵活多变的人,做事一点也不古板,这不一定能够瓦解华夏部落。”
涂山氏颔首一礼,满脸愧疚地说道。
“这道理是一样的。”李奇点点头,惆怅道:“就是因为前面那段期间,我实在是太帅了一点,可以说是,谈笑间强敌灰飞烟灭,整天都处于极度亢奋的状态,导致这一回来就乐极生悲,唉……可见这人啊,还是要心胸豁达一点,不以物喜,不以己悲。这一点你就做得非常好。”
寒影转身便往门外走去。
随便吃了一些早餐,李奇便将塔巴和老统给找来,他得现在了解华府的情况,然后再决定开会讨论什么。
他倒是听说过一些,华夏部落制度在他看和-图-书来,那就是非常落后的制度,二等种族都淘汰了那种制度,人类用那种制度,其实是非常正常的。
试问谁又能想到,前不久还风光无限,不可一世的李奇,竟然会因为一个也许在旁人看来都是无关紧要的问题上,哭得跟个三岁小孩似得,仿佛整个人都崩溃了。
大地之王道:“什么致命的弱点。”
塔巴道:“老统说得都对,但是……但是我还是有些担忧。”
白泽道:“就是生灵贪婪的本性。我认为华夏部落的这种公有、平均制度,是难以持续的,如果人类还是在蒙昧时期,那是可行的,但是一旦人类得以进化,一些特别有天赋的人类就绝不会满足于平均,他们自然而然就会想要得到更多,此乃生灵的天性,是不可逆转的。即便是具有超高智慧的灵族也不能避免这一点,否则的话,当初精族就不会离开灵州。灵族走到今日,也经历过很多很多次的争论,一次又一次的思想进化,才有了这一套成熟思想理论,最重要的,还是大地之树。因此我们可以对人类输出我们的文明,我们的制度,促使他们人类在思想上得以进化,诱使人类贪婪的本性,加速华夏部落公有制的瓦解,当初我们只想着如何去瓦解华夏联盟,却忽略了华夏部落,如果我们能够瓦解华夏部落,那么华夏联盟自然也就会瓦解。”
“看来你是没事了。”
但这也是事实,不是虚报,因为在经济高速发展中,物质的满足,是可以掩盖许多许多的问题。
“等等。”
李奇点点头,道:“这的确是个问题,你有什么想法吗?”
洗漱之后,李奇出得房门,抬头一看,只见屋檐上坐在一位冷艳大美女,他纳闷道:“你为什么坐那么高?”
白泽突然站出来道:“王,李奇在经济方面确实厉害,这一点是不能否认的,但是大贝之所以没有取得胜利,主要还是因为大和*图*书贝有着太多的顾虑,而且她一直都只是动用了东南地区的物资去跟整个华夏联盟斗,所以这也不能怪大贝。”
“不可,不可。”
“大酋长,目前我们华夏部落发展的非常好,没有任何问题,而且大家都知道,这一切都是大酋长为我们带来的。”
白泽道:“在这期间,我仔细分析过李奇取得这场大胜的原因,不可否认的是,他的智慧确实已经达到完美种族的地步,我想这可能与他神秘的身世有关,因为至今我们也未调查出,他是从哪里来的。但也不仅仅是因为如此,还有一个非常关键的原因,就是他们华夏部落的制度。”
不善于说谎的寒影,稍稍迟疑了下,道:“只是不小心看到的。”
“制度?”
“那物极必反呢?”
……
李奇笑了笑,突然又看向塔巴,道:“塔巴,你有什么要说的?”
也令大地之王百思不得其解,因为从来没有出现过这种情况,在这个世界,这种族天赋是非常难以超越的,换而言之,人类就是不可能战胜王族的。
这日上三竿时,哭了一整夜的李奇才缓缓从床上爬起来。
来到镜子前,怔怔望着镜中红肿的双目,憔悴的面容,良久良久,嘴角突然泛起一丝苦笑:“不管怎么样,生活都将继续,我虽然无法控制我生活在哪里,但是我至少能够让自己不管在哪里都能够活得精彩,活出自我,如果我一直陷入那无尽的矛盾中,岂不是如天所愿,都是那该死的老天将我的人生变得如碎片一般,我决不能让它得逞。”
但是现在肯定不行,华夏部落已经是华夏联盟之首,没有律法,肯定行不通的。
她同时也更加纳闷,昨日哭成那样的李奇,今日仿佛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又跟以前一样,明知他是在胡说八道,偏偏又能够说出三分道理来。
老统一听,先是松得一口气,旋即点点头道:“大酋长,塔巴说得道m.hetushu.com理,是应该颁布律法了。”
顿了顿,他又道:“不过你做得也太极端了一点,我们两个要中和一下,就最好不过了。”
那场战争也就罢了,还可以说李奇也只不过投机取巧而已,要凭借实力打的话,华夏联盟是肯定打不过的。但是这一次可是正面交锋,只不过是在看不见的战场上面打,而涂山氏又是他最为倚重的财政大臣,竟然也斗不过李奇,这可真是太伤士气啊!
塔巴迟疑了一下,道:“其实老统说得也有道理,制度不能应该改变,但是我觉得是时候该颁布我们华夏部落的律法,如今我们华夏部落的律法都在工厂中,这导致那些二等种族来到我们这里,是没有任何律法限制的,没有规矩,很多问题都难以处理。”
大地之王又皱了下眉头,道:“难道我们拿李奇真的一点办法都没有吗?”
塔巴道:“我觉得我们是不是该改变一下。”
塔巴道:“但是我们遇到的情况,与以前不一样,如果不变的话,很问题都无法处理。”
关于华夏律法,其实早就提上议程,但是一直没有颁布,唯一的原因,就是李奇。是李奇阻止了他们颁布律法,因为律法会对于李奇的权力有所抑制,当时李奇只是让他们将律法融入工厂中的规矩,因此至今华夏部落都没有正式的律法。
昨日哭得一夜,发泄出心中压抑已久的情绪,同时也让他想明白许多问题,就算他将这里视作家,那又如何,为什么要抗拒自己内心的感受,这是一种否定自己的行为,而且不管出于任何理由,他都必须得往前看,即便是为了他的妻儿,因为北宋是在前面,而不是在后面。
李奇思索许久,才点点头,道:“你们说得对,是时候该颁布我们华夏律法,待会的会议,就着重讨论颁布律法的事。”
“你以前与我讲解九阴真经的时候,曾提到过。”
李奇皱了皱眉,道:“你担忧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