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原始大厨王

作者:南希北庆
原始大厨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百二十九章 原来我被刺杀了

毕方首领也瞟了眼火堆,眼中顿时流露出感动的目光来,“没想到大酋长你这么为我们毕方着想。”
这绝对是他人生中最为娘的一刻。
但是林中四周不断传来沙沙声。
“这倒也是。”李奇点点头,又道:“那你方才为什么将我扔在草丛里面。”
他目光往旁一瞟,发现自己站在林中的一棵树下,寒影已经放开了他,而他却还弯着腰,手中拿着一块丝帕放在寒影的胸上。
忽听得一声响。
首先可以确定的是,火果一定具有高能量的,不然的话,毕方也不可能吃一顿,就可以很多天不进食,虽说这个现象出现在单食种族身上,也是能够理解的,如果单食种族还得一日三餐,那它们就不能够离开这里半步,这样的话,这个种族肯定无法生存这么久,但这并不影响李奇的判断。
寒影点头道:“是的。”
“一个甲子。”
由此可见,寒影现在的实力可能真的已经不弱于完美妖族,甚至于要更加牛X,什么迷雾,她速度快得,竟产生消失的现象。
李奇道:“那是不是说,如果你继续在湖底修炼的话,会变得越来越强大?”
这一愣神间,寒影已经不见踪影。
“哦。”
“刚到一会儿。”
后知后觉的他,猛然脱出一身冷汗来,转头看向寒影,嘴都未张开,就见寒影突然一手甩出黑铁短枪,只听得林中传来一声惨叫声,不等李奇反应过来,寒影突然一手揽住他的腰,抱着他往前面的树林冲去。
“其实有些时候,其实你可以试着骗我,我不会怪你的。”
他猛地直起身来,道:“发生什么事呢?”说着,他又看了眼自己手中的丝帕,赶紧往地上一扔,道:“该死的,这是谁塞到我手里的。”心想,回去我就烧了,到时死无对证。
这叫李奇如何能够按捺得住心中的激动,他甚至都无暇顾忌华夏联m.hetushu.com盟的发展,开始全力研究这火果。
要从业余的角度来看,她是成功的,至少李奇是毫发无损。
李奇道:“我记得你以前说过,得在充满灵气的地方修炼,因此我才送你去我们华夏联盟的宝地。”
因为太快了一点,李奇都不知道这响声是从哪里传来的,只见寒影一手横在他胸前,而她手中突然多出一柄黑铁短枪来,而那锋利枪头离他的胸口只有十几公分。
李奇道:“我觉得你可以先教融如何修炼,如果他可以领悟的话,那我们再考虑是否让他去那湖底修炼。”关于冰与火的构想,他肯定不会放弃的,因为冰与火对于他的科技发展而言,实在是太美妙了。
李奇沉默半晌,然后抬起头来,含泪道:“寒影。”
寒影淡淡道:“在这里我也可以修炼。”
然而,结果并没有他想象中的那么顺利。
忽然,一道黑光从天而降。
李奇不自觉的瞟了眼那火果碳石,眉宇间透着一丝失望,嘴上却笑道:“没什么。”
天啊!这到底是个什么情况?你们要刺杀,好歹也露个面啊!得按照套路来啊!李奇被寒影抱在怀里,说真的,他是想害怕都害怕不起来,因为双方都太快了,他完全不知道是个什么情况,他连开口的机会都没有,人类的思维已经跟不上他们的速度,索性也就不想了,眼一闭,脸颊紧紧贴在寒影雪白的双峰上面,你们爱咋地咋地。
寒影摇摇头道:“其实我刚才应该先送你去安全的地方。”
李奇当即惊呼道:“出什么事呢?”
李奇思索少许,忽然道:“你可还记得,我曾希望你教融?”
啪!
好似快要哭了。
但如果这个猜想能够实现,那真是要逆天啊!
正当他专注与擦胸时,忽听得一个冰冷的声音,“你在干什么?”
李奇站在一片果林边上和*图*书,突然向寒影问道。
李奇这才醒悟过来,自己可能遭遇到刺杀,而且听声音,这刺客还不少。
“行。”
根据李奇对于这个世界的了解,如果火果里面带有燃料,那肯定会露出一些蛛丝马迹,好比说枯叶,白果,都是有着极强的特征。而燃料的特性,就要能够产生大量的热量,但是从结果来,这火果就是普通水果,没有一点区别,都不曾闻到一丝刺激性的气味。
蛊雕?这里怎么还有蛊雕?李奇猛然惊醒过来,就在这惊醒的瞬间,他已经完成了三起三落,仰头看着寒影,道:“哎!你的胸脏了,要不要我帮你擦擦?”
“我知道。”李奇点点头,又道:“我好奇的是,你来解决他们就行了呀,为什么要抱着我一块来,你知道我刚才多害怕吗?”
李奇回头一看,只见那毕方首领正好奇的盯着他,立刻起身,笑道:“你什么时候来的?”
他越说语气越重。
毕方们都很感动。
目前为止,这还只是李奇个人的猜想,毕竟他没有亲眼看到毕方体内的活动。
李奇听得却很尴尬,讪讪一笑道:“我很早就说过,你们也是华夏联盟的成员,你们好,我们华夏联盟就会更加强大。放心,我一定会想办法将你们解放出去。”
毕方首领听得又是感动,又是激动。
瞬间,一道血注直接飚射在李奇的脸上和雪白的双峰上,而那张狰狞的面孔已经飞得很远很远。
“什么意思?”
那毕方首领又问道:“大酋长,你在想什么?”
这不仅令李奇大失所望,还让李奇对于自己的猜想产生了质疑。
说归说,但毕方这一句“大酋长”也让李奇醒悟过来,不能再这么下去,毕竟他不是干这一行的,他可是大酋长,而不是科学家,而且,科学方面的事,也是不能强求的,既然目前没有什么头绪,那就先放一放和图书,让脑子休息一下。
他们毕方当然也想得到解放,如果他们不依赖这里的火果,当初也就不会怕蛊雕,至少打不过,还可以跑。
李奇坐在火堆旁,一手托腮,生无可恋的看着火架上已经被烧成碳石的火果,自言自语道。
“闭嘴。”
由此,李奇才敢大胆的认为,自己的猜想是没有错的。
“难道我的猜想错呢?”
一道寒光从眼前掠过。
反正也没事,其实有事他也掌控不了了,于是乎,他真的掏出帕子来,擦了擦脸,又帮寒影擦了擦胸,看着那高挺雪白的双峰,心想,这等美丽的艺术品,怎能被蛊雕的血给玷污了,嗯,我再擦干净一些。
李奇抬头一看,只见寒影正低头注视着他。
“嗯?”
这些天李奇除了研究,就是研究,他们毕方都看在眼里,最为关键的是,李奇并没有说自己是冲着燃料去的,而是说什么要研究帮毕方治病的药物,以及解放毕方,就是想办法在别得地方种植火果。
李奇双目一睁,恍然大悟道:“我明白了,你方才将我扔在那里,其目的是希望我将他们都引出来。”
“大酋长,大酋长……”
其次,当毕方超出进食时限,它不但不能飞,而且也吐不出火来,也就是说,毕方吐火,不是一种本能,就说生下来就能够吐火,而是因为吃了火果,然后配合它们的身体构造,才能够吐出火来。
关于寒影变身,李奇可是见得多了,但是他从未见过寒影在变身的同时,会突然消失,又隐隐想起,完美妖族在变身的同时,会散发迷雾来保护自己,就是因为他们妖族变身瞬间,同时是最弱的时候,而他们二等妖族变身只是非常快,不会有什么迷雾,如果对手比他们更快,那变身就是非常危险的。
寒影带着一丝愧疚道:“因为我也想试试自己的实力究竟提升了多少?如果我当时送你走和*图*书,再回来的话,他们可能已经跑了,但是我不应该这么做,我下回也不会再这么做了。”
寒影并未搭理他,随手将他往一处草丛灌木中扔去,然后纵身一跃,然后在空中消失,眨眼间,一只黑豹站在树枝上。
“可我不想变得跟你一样。”
寒影突然又出现李奇身旁,此时她又变回了精姿态,而且手中又多出一柄黑短枪,她又是一手将李奇抱起,然后一跃而且,同时甩出手中短枪,又听得上方传来一声惨叫。
话音未落,他已经身处在林中,可见寒影如今的速度是多么的变态。
他以前也面临过刺杀,但是从来没有想现在这样,他很茫然,也不知道自己是该吓得瑟瑟发抖,还是应该大喊救命。
“哦,差点忘记问你,我是不是打断了你的修炼?”
如果不是石油的话,那可就麻烦了,因为李奇带来的资料中,是有着大量关于石油资料,如果里面含石油,他就根据资料来想办法提炼出石油,反之,他就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毕竟他也不是专业人士,他只是被赶鸭子上架。
寒影道:“如果我不带着你一块来,万一他们去偷袭你,你跑得了吗?”
语气真挚、诚恳。虽然事情发展的非常快,但其实寒影有过一次纠结,她既想试试自己的实力,但又怕李奇受到伤害,唯一的办法,就是带着李奇一块反击。但这种做法肯定是不专业的,不过话说回来,寒影也不是一个专业的保镖,她并没有进入保镖的角色,严重匮乏这方面的觉悟。
“你也知……嗯,这倒不失为一个选择。”李奇面对寒影,真的会被气死去,纳闷道:“那你为什么不这么做呢?”
“嗯。”
寒影道:“我当时并不知道这里究竟有多少个蛊雕,但是我知道他们是来刺杀你的……”
寒影稍稍点了下头。
寒影并不在乎什么胸不胸的,淡淡道:“我想是蛊hetushu.com雕回来向你复仇。”
“开什么玩笑,这就是水果啊!”
“……!”
寒影道:“之前是因为我体内并没有多少灵气,导致我的寒冰真气无法更进一步,可如今不同了,我体内有着那一股奇特的灵气。”
他妈的,老子活了三辈子,还是头回见到这么不专业的保镖,竟然拿着老板去当诱饵,我真……真的不能开除她啊!否则的话,我刚才就死了。但是……但是没有这么当保镖的呀。这不是欺负人么?可惜她是一只女妖,不然的话,我非得让你见识一下我九阳神枪的威力,他奶奶的胸……胸倒真是好胸。李奇忍着满腔怒气,硬是逼着自己竖起一根大拇指来,道:“你真是太聪明了,在这么短的时间内,你的反应是如此的敏捷,并且做出最为妥善的选择,真不枉我如此待你。”
啪!
寒影稍稍一愣,道:“你现在才问?”
忽闻不远处响起一声低吼,李奇睁开眼来,引入眼帘的竟是一个面目狰狞的蛊雕。
而且他也拿出试纸,看看这火果里面究竟含有什么物质,但是测试的结果,发现是呈现酸性的,但是具体含什么物质,测不出来,也就是说里面的物质不是后世所拥有的,也就肯定不是石油。
很早以前,李奇就派人驻扎在这边,负责帮毕方摘果子,以及在周边开垦土地,人类必须在这附近驻扎,这也象征着毕方与人类联盟,如果互不来往的话,那结盟也没有什么意义。
如果早问的话,万一你说“是”,那我该怎么办?李奇呵呵道:“那也总比没有问要好吧。”
但他结合毕方的一些生活习性,越来越觉得自己的猜想是正确的。
休息一日之后,李奇便带着寒影来到这附近视察。
寒影摇摇头道:“我说过那一股灵气是非常特别的,与万灵是不同的,想要将那一股灵气转为己有是很困难的,如若不然,那我就可以全部吸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