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娱乐圈刑警

作者:圆游丝
娱乐圈刑警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百七十八章 解剖实录

说不定还能留有凶手的痕迹,毕竟他得亲手将绳子捆绑上去!
切开表层肌肤后,陆曼彤用镊子夹住左侧Y型交汇处的切口皮肤,提起来,用手术刀熟练地将皮下组织与骨骼分离。
水里有绳子不稀奇,尤其这些绳子粗细不等,也许只是过路船只不小心掉进水里的,但也有可能是凶手用过的!
随着时间推移,从江里打捞上来的东西越来越多。大部分与该案无关,但经证实有关的也不算少。
不管如何吐槽,反正闵学自觉各种步骤在脑中不断出现,仿似他曾亲手解剖过无数次一般。
可惜世事往往欲速则不达,经过数小时的努力,女尸的头部与左臂仍无影踪,更不用说其他零碎物件了。
陆曼彤又哪里会知道,其实不用她解释,对面那不能以常人度之的怪物自己也都看得懂,甚至还可以亲自操刀。
可见国人缺的,从来不是正义感,关键时刻,大家都正能量满满。
陆曼彤一边进行着解剖,一边向闵学普及着相关知识。
夜黑风高浪大,闵www.hetushu.com学终是下令收队。
闵学伸手分别丈量了下绳子的粗细,最终从中挑出了三根。
就在闵学打算回转时,作业人员又有了新的发现,他们在另一处水域捞到了两条大腿……
好吧,助手这个角色可以有。
一打捞队员回答,“就在这一带陆陆续续发现的,大部分都已经断裂了。”
随着陆曼彤的动作,闵学可以清晰看到,死者胸前肋骨断了两根,大部分内脏都不见了。
在陆曼彤想来,她虽然送了闵学一本法医笔记,但仅隔了这么点儿时间,成效应该不会有多么显著。
陆曼彤没再多言,操刀开始作Y型解剖,先从女尸失去胳膊的左肩峰,经胸骨上切迹到右肩峰,在弧形中点向下作切口,直至耻骨联合上方。
值得一提的是,与闵学他们之前的判断一样,死者的子、(宫)上部有较为明显的新鲜开口,而(宫)、颈则处于闭合状态。
闵学也很清楚这点,耸了耸肩将手术刀递给了站在解剖台对面的陆和_图_书曼彤。
也不知是不是被江水冲走,又被水里的生物们分而食之了。
该案件经过一夜的尸检,似乎也变得明朗了起来,因为一大早,DNA鉴定结果就出来了。
由于女尸缺失严重,重要部位头颅、内脏器官等大量缺失,即便经过了努力,最终仍无法准确的判定其死因。
你问是哪部?
嗯?
但闵学仍旧默默的听着,仿似再一次提醒他自己,刑警这条路并没有选错。
为什么?
经过比对,该名女性死者确定为莫凤无疑,而那具男婴,也正是她与熊飞宇的亲生儿子。
特么的,这绝壁是受脑中最近那部小说的影响啊,都变成本能了。
正准备对着解剖台上的女尸下刀的闵学手一顿。
作业人员打捞出与案件有关的物品越多,那么给警方侦破案件提供的线索也就越丰富。
这厮得到歌曲会唱功飙升,得到法医学小说,会解剖个尸体应该没什么好奇怪的,是……吧?
“……”
如果一定要来个光伟正的口号,那必定是要将这和*图*书些丧失人性的凶手绳之以法!
这再一次证明那名男婴确实是被他人从腹部暴力剖出,而非正常分娩。
带着打捞上来的女尸躯干、右臂和两条大腿,以及最早发现的那具男婴尸身,大部队回转。
这无关信心,实在是不合程序。
“这些绳子是从哪捞上来的?”闵学指了指岸边在众多打捞上来的物品中混杂着的十数根绳子问道。
虽然没有头部,但通过已有的这些物证,如果女尸真的是失踪的莫凤,已经不难鉴别,仅需一份亲属DNA样本即可。
专家推测,很可能是绑这些部分的绳子被水冲散,没了石头束缚的躯体飘向了未知名的远方。
说到这里,闵学不知怎的就想起了当日江边那位钓友,老爷子一竿又一竿接连钓起的肥美大鱼。
所以此刻,作业人员俱都干劲满满,恨不得把水下所有东西都打捞上来。
其根部位置有一道勒痕,由于位置关系不甚明显,初步怀疑是遭绳索捆绑所致。
也因此,虽然两具尸体的身份已经确定,但打捞工作并未hetushu.com停止。
因为他突然想到了女尸大腿根部发现的那条勒痕!
当太阳公公再次对世人露出笑脸时,暗夜的阴霾仿佛被一扫而光。
因为尸体本身被破坏严重,这个过程比普通尸体的解剖难度大了不少,好在还在陆曼彤的控制范围内。
只能推断其大概率是死于扼杀,但也没法排除溺亡的可能。
即便是捆绑莫凤的绳索,但现如今被江水浸泡冲刷了这么久,还能验的出东西吗?
看到穿着专业设备并随手拿起手术刀的闵学,陆曼彤不由的来了一句,“怎么,有兴趣试试?”
天色已晚,虽然打捞“成果斐然”,但夜间作业难度更大,危险系数也急剧提升。
这一发现再度振奋了人心,作业人员们可能是被前面那两具可怖又可怜的尸体所刺激,主动要求继续打捞。
只不过现今虽确定了死者身份,但并不能说明熊飞宇就一定是凶手,警方仍旧缺乏指向性证据。
然而闵学敢剖,陆曼彤可不敢真放手让他去剖啊。
如果是生前取出……那份残忍,不敢想象!
hetushu•com嫌犯因此脱罪算谁的?
如果这里面真的有绑过莫凤的绳子,那上面必定残留有其DNA!
算了,不提这个。
这点现在谁都无能为力,只能看后续的物证是否跟得上了。
如莫凤生前所穿衣物,甚至于内衣文胸,都从水里打捞了出来,可偏偏她的脑袋与其他部分怎么捞都捞不到。
也因此,警方无法直接通过外表来确认其身份。
至于作业人员最后打捞上来的那两条腿,在闵学他们仔细检查后也有发现。
让人庆幸的是,女尸身上的这些伤口并未外翻,且伤口侧面多呈白色,这证明男婴是在其死后取出的。
回转刑总后,闵学随着陆曼彤,准备连夜对两具尸体进行检验。
还能是哪部,不就是闵大大正在网上连载的那部《法医秦明》吗。
让一个没有法医资质的人来主持解剖工作,你确定最后得出的证据能被采纳?
可,现在的问题是……
之前说过,因为莫凤的头部和左臂仍旧下落不明,内脏也有许多不见了踪影,并且,水下说不定还有其他一些证据等待被发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