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娱乐圈刑警

作者:圆游丝
娱乐圈刑警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百七十五章 爱折腾

好不好的闵学表示不熟,毕竟没有实践就没有发言权嘛。
这案子从一开始再到现在,就没一处不透露着矛盾的,也不怪闵学会举棋不定了。
闵学回答的斩钉截铁!
“我也这么觉着,换我我也这么干,找块大石头一沉,那么长条江,谁能找得到?”
后者目光坚定不移。
真的假的?
闵学接过看后一阵的无语,未想到他当时随口那么一提,居然一语成谶?
“失踪?”
三分钟时间一晃而过,只见闵学敲桌子的手指忽然一顿,整个人站起身来向外走去。
情况实在有些出乎意料啊,因为直到此刻,在警方的查证下,熊飞宇都完全没有杀妻的动机。
“换你?小伙子,你的思想很危险呐……”
出门打了个电话后,他直奔市局而去。
闵学到底干什么去了呢?
“不不。”曹小白摇头,“动机还是有的。”
办公桌后那排熟悉的书架似乎昭示了主人的身份,杨建义杨局。
“是的,虽然简短,但事件的经过我和-图-书已经写明,申请事项也很清晰。”闵学平铺直叙着。
曹小白见状回答道,“这还是闵哥你当时让我去查的,有关熊飞宇是否有投保一事。”
曹小白一脸茫然的看着闵学的身影快速消失在门外。
吃不了兜着走!
不过大家显然多虑了,曹小白根本没注意周边的情况,直接走进了闵学办公室。
这么说来,应该不存在“隔壁老王”一说。
“这就是你打的报告?”杨建义端详着面前这张明显临时写成的纸张,面色有些不可琢磨。
“我看悬,经费就是个大问题,这捞上来还好,万一捞不上来……”
然而没有人能给她答案。
其实不用看书架,因为这间办公室的主人,此刻正在屋内。
闵学边看着档案边反问道,“怎么个不错法?”
杨建义忽而笑了起来,“你小子这么说,是觉着我思想觉悟没你高?”
这话谁都没敢出口。
至于江底打捞,那更成了笑话中的笑话!
数十分钟后,闵学到http://www.hetushu•com达了目的地。
好吧,只是随便吐槽一下,嫌犯要真这么干谁也管不着。
闵学费了不少劲儿,才坐到了市局七楼某办公室中。
效率奇高的曹小白是来向闵学汇报她那边调查进展的。
曹小白掰着手指头一一数道,“熊飞宇平日里会给莫凤买包包、买衣服、买护肤品、买各种饰品……”
“哎,你们说,熊飞宇那小子会不会真把他媳妇而扔江里?”
要是这样,那他们这几天来的忙活儿可就成了笑话。
“谢谢。”
“哦?”闵学此刻才是真正好奇了,做出一副愿闻其详的样子。
“那绝不能够!”
“还是他杀?”
包子默那边刚破了一个类似案件,紧接着自己这边又出现一个?不觉得很没新意吗?
尤其此时,曹小白正巧从外面路过,众人赶忙收声。
杨建义觉着自己也算是陪着小年轻“老夫聊发少年狂”了一回。
闵学继续追问,“所以熊飞宇的财务真的出了问题?”
要不www.hetushu.com要这么巧啊?
“去你丫的,说正经的呢!你们猜闵队会不会找人去水下打捞?”
“要不要侦查下去?”
不过这消息却成功让闵学有一瞬间的思维混乱。
闵队长说不准就不再是闵队长了!
“闵哥,我查了莫凤所有的通讯记录,包括网上聊天,都挺正常的,没发现有婚外情迹象。”
曹小白继续道,“另外,我还查了熊飞宇的相关记录,发现这人对他老婆真的很不错。”
闵学如此发问只是基于一个简单的逻辑判断,没成想曹小白居然给出了一个否定的答案。
对于曹小白的计算机技术,闵学还是充分肯定的,毕竟经过多次实践检验,素有神效。
他已经下定决心,要进行江底打捞行动。
足足看了有一分多钟,杨建义这才缓缓开口道,“我想你很清楚这么做的后果是什么,无需我再多言。”
知道杨建义答应了,闵学真诚点头致谢。
这倒是,天塌了还有个高的顶着,熊飞宇至少不至于到杀妻替公司http://www.hetushu.com还债的地步。
“并没有,熊飞宇个人资产说不上雄厚,但家底还算的上富足,也没什么债务纠纷。”
莫凤真的只是失踪?而并非出了什么意外?更不是被她老公所杀?
没错,闵学就是来送报告的。
“每到逢年过节或是过生日什么的,就更不用说了!今年莫凤生日,因为加上怀孕双喜临门,熊飞宇还特意送了莫凤一辆新车,难道这还不够好吗?”
“我看很有可能,就今天咱们在岸上搜索的那架势,就差掘地三尺了,毛都没一根儿!”
但这种“折腾”,你可以吐槽,却不能轻视。
虽然犯罪动机不明,事情也多有矛盾,但一个大活人总不可能平白无故不见,且熊飞宇确实处处透露着古怪,所以闵学最终还是想要一个交代。
“……”
曹小白从手中一大沓资料中抽出一张递了过去,“我调取了相关记录,发现熊飞宇真的给他老婆买过一份高额保险,受益人正是他自己……”
闵学点头,表示自己记得。
可这小子偏偏不是那www.hetushu.com种按部就班的人,这才上去几天啊,就开始“折腾”了?
许久没来,局里的小姐姐们明显又“亲切热情”了许多。
不过……闵学放下手中档案抬头问道,“所以你觉得,熊飞宇没有杀害莫凤的动机?”
背后议论领导终究不太好,尤其还被人家徒弟听到,乐子可就大了。
野外“郊游”一天无果打道回府后,众人疲惫不堪之余,还不忘暗自议论纷纷着。
难道,真的是他们想多了?
这是干什么去?
闵学不断敲击桌面的手指,一定程度反应了其内心思绪的繁复纠结。
杨建义闻言将报告置于桌面之上,定定的看向闵学。
这世上总有那么些人,能担责,敢担责,所以才能为常人所不能为吧。
他心中有些感慨,处在闵学这个位置上,只要稳妥的混一段日子不出差错,即便没做出什么“政绩”,也不难将头衔前的“代理”二字去掉。
“至于他所在的公司,同样运转正常,没出现资金问题,何况即便出现困难,熊飞宇不过是个小股东,没必要这么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