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娱乐圈刑警

作者:圆游丝
娱乐圈刑警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百四十一章 侦探游戏

“快,咱们追!”
这么一想,如果不是妹子这么一吐,还真的有些惊险啊!
好在虽然身形不稳,妹子神志却是清楚的。
亮仔看到鸭舌帽出来了,但老板半天没出来,于是过来查看,不想却“妨碍”了老板做“正事”?
话说,这种情况,躲还是不躲?嗯……闵学决定做一个男人都会做的选择题。
“对不起……”晴妹子脸上的神色像被霜打了的茄子,一边伸手帮闵学脱脏了的衣服,一边向闵学道歉。
闵学也挺好奇到底是怎么回事,所以打算和寇天晴一起去看看。
话说不会被扣工资吧?亮仔一脸沮丧。
寇天晴醉酒状态下,步伐不稳,一不小心踢到了一个空酒瓶。
然而当周围又有数个不同笑声响起时,闵学才知道,原来晴妹子这个笑声属于清脆盈耳型,真是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啊。
左右打量了下,发现车水马龙,也不知道鸭舌帽二人去了哪里,好在后门有亮仔盯着。
所以侦探游戏就此结www•hetushu.com束?
这真是个看脸的世界啊,不过老板你就这样带个小白脸进去,留我们在这里吃风,真的好吗?
闵学的反应也不是盖的,伸手就搂住了妹子,“自然是真的,我什么时候对你说过假话。”
夜幕降临,鸭舌帽一直没出现。
“什么人?”鸭舌帽喊道,并向闵学二人藏身处走来。
本来亮仔打算自己去跟的,看寇天晴出来,就没跟过去,而是朝一个小巷子指了指。
寇天晴也没含糊,挽着闵学,直直走向了吧台。
寇天晴举着酒杯,笑意盈盈的朝闵学喂了过来,两人你一杯我一杯的,不一会儿一瓶酒见底。
嗯?那是什么?
寇天晴吐过后,酒终于完全醒了。
吧台旁一个个看对眼的男男女女离去,又很快填补上来,没有半分异常的气氛。
酒很快到位,鸭舌帽一举一动都符合调酒师人设,自始至终看不出什么异常。
后门出去,夜风吹来,闵学精神了几分http://www.hetushu.com
“兄弟,够味!好运……”鸭舌帽同情的看了一眼闵学,嫌弃的转身捂着鼻子走了。
嘿?这运气也太好了吧?居然真有异常?
直到快深夜的时候,一个一身冷意的男子坐在了吧台旁。
隐约可闻几个词,“枪店”、“找到”、“钱”什么的。
寇天晴凑到闵学近前,说了句悄悄话,然后敲了下闵学胸口,“讨厌拉,人家不依~”
然而一阵阵的酸腐味道,让晴妹子羞愧欲死,恨不得马上销毁证据,又怎么可能住手?
虽然还不到真正热闹的时候,夜店里的氛围已经有了几分纸醉金迷的味道。
“天晴?有情况!”闵学晃了晃晴妹子,发现丫居然真的有点醉了,看来酒量真的不咋地。
啧,妹子很有料啊!触感相当柔软。
闵学无意间发现,那个浑身冷意的男子转身间,衣服下面的凸起造型,很像是……一把枪?
鸭舌帽二人正巧目睹了全过程。
寇天晴留下两个侦探社员m.hetushu.com工,羡慕嫉妒恨的守着大门口。
晴妹子的包包简直是个百宝箱,什么玩意儿都有。
“咣当当……”
“等等,停手……”闵学终于反应过来,伸手阻止着。
“就知道你最好了!”
闵学懵,有必要用这种方法来掩饰么?咱就不能只是路过?
闵学二人也醉眼朦胧的趴在了吧台上,晴妹子口中,仍旧嚷嚷着要喝酒,十分入戏。
不少年轻人已经开始在high了。
本来这也没什么,但不多时,闵学发现鸭舌帽出了吧台,带着男子向后面走去。
一醉一扶相携而出的样子,在这个环境里太常见了,没引起任何人的怀疑。
好吧你有经验就听你的呗,闵学只是觉着,没准调酒师就是鸭舌帽的主职业,估计很难看出什么不对来。
看似打情骂俏,实际上妹子只是凑过来低声道,“一会儿装醉。”
男子朝鸭舌帽比了个手势,然后叫了杯酒。
“……”,所以辛苦装醉为哪般?还不如直接在门口守着好了,hetushu.com都是影视作品的误导啊!
好在因为高度关系,晴妹子没吐到闵学脸上去,只是胸前的衣服已经不能看了。
夜半时分,即便身处闹市算不上夜深人静,但在这条人迹罕至的小巷子里,酒瓶滚动撞墙的声音仍旧十分明显。
闵学这回才是真的惊呆了!
只见她又从包包里摸出几样化妆用品,迅速画了个浓妆,又脱了外套踩上高跟,这才挽起闵学的手臂,向夜店里走去。
晴妹子一个激灵,脑子急转,突然又想起了影视作品中的经典情节,于是动作迅速的朝闵学吻来。
这都什么情况啊……闵学只剩下苦笑。
然而,似乎没有抉择的必要了,因为就在晴妹子要吻上来的瞬间,可能因为动作太大牵扯到了胃部,一阵翻滚涌上喉头。
“Tequila。”寇天晴朝鸭舌帽招了招手。
“honey,你刚才和人家说的是真的吗?”走到吧台近前,晴妹子顿时戏精上身,没骨头似得靠在了闵学身上。
一阵娇笑,笑的闵学鸡皮疙瘩和_图_书都起来了,妹子,你这戏演的是不是有点过?
尽管闵学二人已经相当小心,但鸭舌帽二人的警惕性更强,所站的方位视野很开阔,不易靠近。
于是乎,仅仅十几秒时间,衬衫扣子已经被晴妹子全部解开。
巷子口突然传来一阵惊呼。
话说这可是春天的香湾啊,他就穿了这么一件衬衫,虽说大男人脱了也没啥,但在这个闹市地段总不像那么回事。
妹子自始至终不敢抬头看闵学,只觉丢人丢大发了。
当然,多半进入了妹子的包包里,也不知道里面是什么格局,半点没漏出来。
软玉在手,温香入怀,酒不醉人人自醉,闵学觉着自己已经微醺了。
走进巷子,顺着夜风,传来几句飘忽的声音。
“呕……”
说好的香吻呢?他么再美的妹子,呕吐出来的味道也是一样的啊!
“啊?老板,你继续你继续,我不打扰你们的雅兴了!”
本以为很难找的鸭舌帽,却出乎意料的显眼,居然就是吧台后的调酒师?当然,男子现在并没带鸭舌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