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鹰扬拜占庭

作者:幸运的苏拉
鹰扬拜占庭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三卷 终焉

第101章 《他改变了罗马》(大结局)

“我相信这不是传说。”温若明娜收起笔来,背对着众位女孩,悠悠地看着窗户外簌簌落下的花瓣,轻声说到,“这世界关于巴塞琉斯的评价特别多,但我追随他这么多年,只觉得他身最大的特征是,不可思议。”
皇帝的灵柩摆放在圣使徒修道院旁侧新完工的“荣军院”当,当他的遗体自新大宫里运出来后,有十五万的市民和军人参加了他的葬仪,而这时来自东方唐帝国的报丧使者也到了,人们普遍感到不可思议:东西方两位皇帝晏驾的日期,简直像是商量好的那样接近,莫不是冥冥主自有安排。
结果那乌鸦恼怒地吐了口飞沫,居然说起了人话来,“佶,想当年童贯和我想尽办法,让你活下来,谁想你这二十年窝在这宋城里当俘囚,难道你忘了亡国的耻辱吗?”
巴塞丽萨晏驾后半年,一艘在金角湾皇室大船坞里下水航行的车轮船引来万千居民的围观,人们站在高高的海堤不断喝彩着,富人们则租赁许多划桨游艇,张灯结彩在这艘船四周近距离观看——那艘船只将房屋的烟囱安在甲板,腹载有一个喷着浓烟的器械,能不用人力驱动明轮,让船只在水航行。
这个荒诞不经的传说,却始终在皇都的大街小巷流传。
此后帝国政权,是巴塞丽萨和她儿子赫利斯托弗共同执掌的,巴塞丽萨率先将始终被囚禁的建造者大卫毒杀,并判定建造者大卫和洞窟修士们勾结,企图颠覆赫利斯托弗的御座,矛头直指与洞窟修士关系密切的卡林西亚亲王母子——敏锐的寡妇立刻将所有家产捐出,乞求巴塞丽萨的从轻发落,最后安娜宽宥了卡勒阿迪欧斯,保留他的王位,但却规定让他母亲和子女入君士坦丁堡为人质——后来英格丽娜在君士坦丁堡郊外的一所幽静的庄园里去世。
“陛下送过来的。”一会儿后,坐定下来提着芦管笔的温若明娜接过了宫廷使女送来的铅封书,接着她将其拆开,以为是巴塞琉斯和巴塞丽萨在书里提醒她要注意什么措辞。
但慢慢的,温若明娜观看其的字后,惊恐而不安地抖动起来,笔尖的墨水滴滴落下。
皇帝的手握着杯脚慢慢旋转着,沉吟了数刻,而后宫廷内的机械钟咚咚咚鸣响起来,回荡在整个殿堂之内,乐师们换了哀婉的音乐,但皇帝却大声阻止了他们,“英雄焉有不死之时?让继续活着的人快乐下去吧!”
而高也饶有兴趣地看着,慢慢地他感到了困意,眼皮渐渐垂下,他最后摁住了安娜的手,低声对她说,“感谢你多给了我十年的时光,让我能够看到子孙们的出生和长大。”
“国?国对于佶来说不过是场逝去的梦,没有人会为了过去,而往前奔跑,那不成了南辕北辙?相于国,还是画更适合我。”丹青师重新低头走笔,恬淡地说,“九天玄女你还在恨着吗?因为你的所有,都被前代巴塞琉斯夺走了,安心吧,不妨在这个画室里,和我渡过无争的一辈子吧。”
眼见自己遭暗算处于劣势,阿婕赫顿时换了副脸庞,她撑起来媚笑着对高与卡尔娜说,“过去的让它过去好了,大家以后一起向梦想前进,everybody因梦想而窒息!不行的话,我的这个星盘给你好不好卡尔娜……”
棺椁在丝丝的声音里,急速移开着,“高啊,当你若苏醒来而未觉得痛苦,那便是我阿婕赫带你去了另外个世界。”
我要在地狱里称王大展宏图,与其在天堂里做奴隶,不若在地狱里称王。”
被举得高高的安娜,则痛快地哭泣出来,她皱着眉梢,龇着小小的虎牙,泪水宛如珍珠般滴落……
“好骇人,但也好浪漫…http://m.hetushu.com…”另外个胖些的女官不由自主地叹息到。
安娜忽然眼泪流了下来,她当然知道到了什么样的时辰,所以她以参加凯旋式的名义,将皇帝所有的子女都召唤了过来。
墙壁庞大颠动的黑影下,卡尔娜看着自己收取来的李晖星盘,又看着阿婕赫落在地高的星盘,听着阿婕赫的惨叫和呻唤,又变成了气不接下气的喘息,顿觉快意极了,她便对着高喊,“快些,你的契约还是要遵守的,半个时辰后主会将你和李晖的星盘之魂收走。”
接着正在落泪的安娜忽然被架起来——高像个举着羊羔的牧人,再度把依然娇小的巴塞丽萨给高高举了起来,哈哈笑着,虽然头发和胡须多了些许雪白,但那双眼睛还是那样的湛蓝,一切宛如又回到了二十七年前的那刻,她和这个瓦良格蛮子初遇的时光。
夜沉沉,皇帝的灵柩摆在了被柱子圈定的荣军院殿堂当,在外墙庭院里三百名追随皇帝戎马一生的老兵,自帝国各个方向赶来,义务为陛下守着灵柩,等待下葬的时刻。
“那,御墨官阁下,再给我们说说这个宫廷的过往吧!特别是阿格妮丝阁下和巴塞琉斯、巴塞丽萨间的关系。”另外几名女官说到这里,顿时面面相觑,随即激动地尖叫起来——这可在都城集市里参加庆典还要刺激。
“完全没有问题陛下,我为这次的举旗征伐已整整筹措了十年光阴。”达克康尼努斯脸全是麻木而深刻的表情,啜饮了口清水回答说。
安娜平静地反手握住了丈夫的胳膊,这样坐在原处一动不动,直到皮影戏的结束……
二十七年前,正是在这个亭子当,她想都没有想到,会和眼前的这个人相遇,那时候他还满脸肮脏的胡须,穿着个突厥蛮族的长袍,但那双淡蓝色的眼睛,却让她从此移不开目光。
同时,和热闹非凡的大赛马场、蹴鞠场、马球场及梅斯大广场和大皇宫集市相,新皇宫内一处深藏着的书斋反倒显得格外僻静,为宫廷几乎奉献一生,现已成为蒙头修女的温若明娜静静坐在那里,独腕提着笔在写着对高皇帝追怀的回忆录。
那乌鸦落在了画室的窗棂,呀呀地叫了几声,接着黄逸夫微笑着抬起头来,“你怎么不去多看会煤气船的试航?”
人们听到了皇帝的命令,包括他的子女在内,便又开始有节制地欢乐起来,海伦娜特意来到了马克亚尼阿斯的面前,“我的警备骑士祝贺你,你和帝国高门的女子结婚了,送给你可爱明媚妻子的礼物,我已委托仆人送至你母亲的阿加仑宫了。”
“打败那个指使女恶魔操控翻弄我们命运的主,他现在很虚弱,需要赡养,这才是他急切推动世界指针的原因,那很好——给我些时间,待到我妻子来到火狱里,我会得到最好的帮手和参谋的,我要重新纠集被主驱逐在火狱里沉沦的诸远古神祇恶魔杀天界,打破这世所有的枷锁……”
“马郭药师会在巴拉克特败死,而刘光世则会趁机吞并他的队伍复宋,北哈扎尔海立国;赫利斯托弗虽然消灭了威尼斯,但当安娜死后,她姐姐和姐夫会企图趁机吞并埃及,帝国和耶路撒冷会有场绵延数年的战争……而那李晖的灵魂不知道阴差阳错飞到哪里去,但银盘刻钟提前了,怕是有人要投到某个之前的时代去。喂,喂,你听到了吗,佶!”乌鸦在窗棂急得蹦来蹦去,但丹青师却始终没有再抬头,只是低声感慨了句,“我,天生还是喜欢和平与繁华,他乡是故乡,故乡亦天涯,何必再起凡人之恼……九天玄女,你是回复不了昔日的风采的,放弃吧。”
m.hetushu.com“是,是的,那麻烦你把星盘给我,谢谢。”卡尔娜嗫喏着。
卡尔娜最后的惨叫声,甚至击穿了灵柩殿堂的结界,庭院里的老兵听到巨大无匹的声响,他们往看去,荣军院屋顶塔楼雷闪不绝,夺目的电光火花里,一条白色的蝮蛇自墙壁游下,丧魂落魄般迅速钻入到庭院的墙洞里,一些老兵举着十字镐去挖,但一无所获。
“闭嘴阿婕赫,你这个人头狗!居然还有脸指责我,有了斯蒂芬·高这个祭品还嫌不足,居然插手我在高唐的事,赵佶、童贯和耶律大石本来应该是高唐的业绩,但你却撺掇帮助赵佶西征,让高捡取了功勋,人头转到了你的功劳簿。现在主对赡养要求越来越迫切,你这是准备踩着我往讨好主,往爬啊?”卡尔娜怒斥道。
“混蛋,七星之主卡尔娜,你居然违背了火狱之主们间的协议,帮助我的‘祭品’来对付我!”阿婕赫满脸苦怨愤恨的表情。
阿婕赫顿时明白了,她绝望地惨叫起来,“不,不能这样啊高,我对你那么好。”
荣军院的老兵们什么都没听到,他们依旧尽职尽责地在庭院里巡逻警戒着。
“记住,好好照顾我们的子女,我先去火狱征拓。”高仰视着安娜,爽朗地继续笑着,像个要杨帆出征的海盗那样。
突然,高睁开了双眼,瞪着阿婕赫。
数日后,一片风雨昏濛里,皇帝的灵柩下葬,但那晚依然有君士坦丁堡居民声称,他见到死去的皇帝满身甲胄,坐着喷发如硫磺火般的战车,巡天数遭,接着走入了乌云当再也看不到。
一阵悦耳的声响,高握着磷火之剑的剑柄,带着嘲弄的面容朝她步步进逼过来,身后跟着个举着镜子穿着白衣的女孩,方才声音是从她衣襟挂着的金铃和碧玉球传来的,这女孩低着眼睑,也恶狠狠地对着她笑着。
虚弱的阿婕赫和手里的星盘一道跌落在地,她披散着乌黑的头发,惊恐地回眼望去。
阿婕赫惊叫声,她突然觉得眩晕,“棺椁里不是人,是面倒映高的镜子!”
“谢谢公主殿下,您总是这么仁慈。”马克亚尼阿斯表情复杂但彬彬有礼地回答说。
接着她像推开这棺椁,这对她来说是异常轻松的,她的嘴角挂着几乎要满溢出来的喜悦,她是多么喜欢高的灵魂,熬到契约满的那刻是多么不容易,当年要不是那个人从作梗的话,她会早十年拥抱高的灵魂。
“羊蹄已化为了人的足形,你的魔鬼力量果然荡然无存了,快镜和慢镜干掉了你,下面是完完整整收尾的阶段了。”此刻已脱去甲胄的高如此说到,“阿婕赫你当初给我的能力,应该还没忘记吧?我可不甘心只当个火狱的守门人。”
新皇帝赫利斯托弗在其后亲自为工程师和船员们颁发了丰厚的奖金,并授予他们爵位品阶,这位皇帝也建立了自己的功勋——他消灭了威尼斯城邦,为此皇都举办了为期九日的狂欢节日。
结果话还没说完,阿婕赫的双足被高倒提起来,黑色的裙裾下落,雪白的腿光耀耀的,“高,高,你要做什么!”阿婕赫难堪而绝望,像条蹦跶的鱼,双手死死抓着石板缝隙挣扎着。
安娜戴着紫色的小冠冕,矗立在布拉赫纳宫前,她眺望着皇帝队伍金银璀璨的徽标和旗旄,带着数不清的俘虏、战利品,蜿蜒穿过萨拉布瑞亚青黑色的森林和郊外密集的集镇而归。
皇帝的官方编年史,由掌玺大臣安德奥达特·尼西塔斯撰写;
整个都城都沸腾起来,这几年“大京市民政治”重新活跃,来自世界各处的新奢华玩意儿,包括帝国科学院里不断发表的一些崭新成果,无不刺激着市民们的和-图-书神经:当然影响最大的,还是“阿克苏姆咖啡球”的引入,人们将这种球泡在烧开的水,制造成一杯杯充满“力量和热情”的热饮,最先是禁酒(名义)的乌古斯人出征饮用,后来很快君士坦丁堡的大街小巷都充斥着咖啡馆,成为最受庶民欢迎的饮品。还有是产自高唐帝国的茶,贵族的女子在聚会时尤其热爱。这样市民开始在咖啡馆议论世事,而贵族女子则在高雅的楼阁里品茗,也开始议论国政得失、宫廷秘闻,帝国邮政司的密探则穿梭这些场所当,竖着耳朵监听。
“你索取了安娜的寿命和灵魂,居然还不想遵守契约,蛊惑马克亚尼阿斯企图暗算我,你这个需要惩罚的奸商,不守信用的奸诈恶魔。”高的话刚说完,阿婕赫顿时觉得自己牝门被火炮给轰得粉碎,她双手撑在地,双腿被像弓弦般拽着,头发往后飞动着,哀求的声音越来越微弱,“不要啊,不要啊……!”
“听说,听罗马教廷攻讦说,巴塞琉斯和巴塞丽萨去了西西里的火山口,沦为了火狱里的魔鬼。”
在她的旁边,是一群刚刚自各地贵族家庭里而来的年轻女官,有的在柜橱当寻找书稿,有的则在茶几边窃窃私语,突然其个眼睛很明亮的姑娘,问起了温若明娜这位宫廷宿老,“御墨官阁下,您对前代巴塞琉斯和巴塞丽萨的神传说该如何看待?”
“来吧恐怖,来吧冥府!
“星盘,星盘被你弄坏掉了啊,李晖的灵魂会时空错位的!”卡尔娜还有闲心担心星盘的事,但很快她被高的八根臂膀像风筝般牵拉着,楔入到高的身,殿堂里又迅即满是卡尔娜的哀呼声,但高却居然唱起歌来,那是弥尔顿的失乐园里撒旦的战歌:
但温若明娜这样的宫廷女性,依旧有创作的自由,这是罗马帝国律法许可的,所以她的这部回忆录更多带有私人的色彩。
明亮的烛火环绕,阔大的棺椁当,高的尸身躺在那里,满身威武的甲胄,他双目安详地闭着,双手交叉合在胸前,磷火之剑笔直地伴随其。
但她看到的是另外面浮在空的镜子。
其余老兵担心皇帝的灵柩,但殿堂内一切安好如初。
“妹妹,看看我吧,我马要以卡林西亚亲王的身份作为父亲先锋出征了!”那边披着威武戎衣的卡勒阿迪欧斯则对着海伦娜嚷嚷起来。
当啷声,承载着李晖灵魂的星盘掉在地,刻度的指针在震动下,往拨动了段距离。接着星盘破裂,里面涌出了李晖的灵魂,一团彩色的物质,哈哈哈哈纵声大笑着,绕过几根柱廊直窜入夜空里,同样消失不见。
还有你,最深的地狱,来吧,来欢迎你的新主人吧!
“我早说过,能吃得石龙子,早晚会功成名的。”皇帝扶着马托的肩膀说道。
伴奏的音乐响了起来,傀儡师隐藏在高处,他们的手里提着数股线,牵引着影布后的两个用浸油彩绘骆驼皮做成的小人,飞也般动来动去,很快几位孩子都停止玩耍,盯住了影布,咯咯咯地笑个不停。
高特意带着歉意看着英格丽娜说,“我这一生,最感到愧疚的还是你。”
角落里,只有聪敏的寡妇望着默默在人群里端着杯盅的高,她预感到了什么,颓然坐在墙壁边的象牙圈椅,偷偷擦起泪来。
高和安娜不知不觉地走入其,看着央悬空的天井。
话音未落,阿婕赫发出了声最长的叫喊,接着人形尽毁,重新化为了只玄黑色的乌鸦,哀鸣着飞翔遁走,消失在塔楼外的夜幕下。
而后皇帝和妻子,又前与达尔马提亚监察官达克康尼努斯碰杯,皇帝明确告诉对方,“西西里灭亡后,威尼斯也无需留下,原本朕准备带军队去罗马城的(http://m.hetushu.com彻底弹压住式微的教廷),但转念想还不是时候,将来交给赫利斯托弗去做好了。达克康尼努斯,而随后在亚得里亚海对威尼斯的种种军事、外交行动全权交于你负责了。”
夕阳,走到宫殿里来的高,第一个抱住迎面而来的妻子,“军队交给我的副将去了。”
“你不要这样,不要……你是击败不了主的,即便它现在衰弱了,啊,啊!”七星之主卡尔娜的肢体被高伸过来的手臂钳住,被扯在了半空,方才击败阿婕赫已耗费她许多力量,结果被高趁虚而入。
透过窗户的阳光,慵懒地洒在温若明娜的茶杯和书稿,在旁侧已摆着片制好的回忆录精美封页,面用圆润优美的“阿克苏姆鎏金字体”印刻着这部回忆录的书名:《他改变了罗马》。
宫廷女官们当即惋惜声一片。
又过了十二年,一次雷电天气当,又有许多大宫的侍卫和使女见到,那辆燃火的战车突然自天空降临在大日晷台,当晚帝国巴塞丽萨晏驾,并且女皇像是预知自己的死兆似的,她是安排好了一切才离开人世的:很多人看到先前死去的巴塞琉斯带着她的灵魂,驾着那辆燃火战车腾空离去,据说在海峡那边的奥林匹斯山静修的僧侣都看到了这景象。
谁会在活着的时候,提前宣发这样的书,这让二位宫廷御墨官都愣在了原地,良久不发一语。
感到怪的赫托米娅凑过来,很快脸色也苍白起来,这封加盖着二位共治皇帝印章的书,居然是“帝国巴塞琉斯陛下晏驾的告哀书”。
一处宅院当,某位穿着传统宋人服装的,五十岁下的画师,正端坐在茵席,点着轻淡的熏香,在那里画着精致美丽的鸟雀,他和其余众宋人一样,都是于二十年前的莫夫城战役里被俘而来的,他叫“黄逸夫”,后在此娶妻生子,现在已是帝国一等一的“丹青师”,作品深得君士坦丁堡宫廷喜爱,但黄逸夫却是个深居简出的人,平日里除去作画,基本很少出门。
接下来,皇帝又和乔瓦尼、米哈伊尔、木扎非阿丁、安德奥达特、马克亚尼阿斯等心腹大臣碰杯,他和安娜接着又来到了布雷努斯夫妇和卡林西亚紫衣夫人英格丽娜的身旁。
“唐皇帝李晖已经驾崩了。”当皇帝听到科索斯从遥远东方带来的消息后,心情沉重地对筵席所有宾客如此宣布道,人们顿时唏嘘起来,海伦娜、赫利斯托弗、图里维努斯等子女都起身,向皇帝表示哀伤,因为他失去了位能并肩主宰这个世界和平的“东方友人”。
一道白光炸裂开来,阿婕赫同时被夹在两面镜子当,呼啸声当另外个阿婕赫自镜子里伸着利爪飞出,和这个一样伸出利爪的阿婕赫,互相刺破了对方的心脏,魔鬼凄厉的叫声充溢着整个摆放灵柩的殿堂,但碰到了墙壁又全被弹了回来。
接着卡尔娜觉得高的影子变得愈发巨大,她有些害怕,搂住了星盘——墙壁那边高的身躯和头发仿佛燃着火焰,慢慢地转首,原本淡蓝色眼瞳化为赤金色,他突然说了句,“我已完全掠夺了阿婕赫的力量,现在我是真正的火狱之主。”
这时宫廷内的机械钟又一个接着一个响动起来,从远而近,像是人的脚步声那般……
二人接着发觉,自己所处的位置,正是布拉赫纳宫的圣母修道院当,那个存放圣母面纱的园亭还在那里,起来更加布满了青色的藤蔓,闪着一点点金色的阳光,像是镶嵌画般。
温若明娜忍不住笑起来,虽然已是修女身份,但她依旧很美,“即便去了火山口的地狱那又如何?只要他俩永远在一起,想必现在也在活着的时候相同,从事我们凡人难以企及的不可思议的功业http://m•hetushu.com,他俩还在乎天堂或是地狱吗?”
“可是我现在又渴望征服你的火狱,一不做二不休这个东方谚语你在高唐也应该听过。火狱里也应该只有一个领袖,一个信条,你和阿婕赫几个菜鸡在里面互啄有什么意思,只要让我一统火狱,你们再也不用向主辛辛苦苦纳贡了,我会打败它,解放整个受压迫的火狱。”高说着,浑身缭绕着恐怖的烟火,他已经长出了八根臂膀,喷着龙般的气息,踏着地板向卡尔娜而来。
她急忙转过身去,抬起头来,要找到其高的真身。
高和安娜怀里各抱着一个孙辈,其余的孙子孙女儿穿着华丽可爱的衣服,在很大的地毯蹒跚着玩耍着,一名通译站在座位边提供讲解,但安娜却阻止了他,“我和巴塞琉斯看着行,不需要你的声音来打扰了。”
宴会结束后,狮子厅寝宫里的一个小房间内,悬着面能透过灯火的细布,高和安娜并肩坐着,西北角里坐着三个自唐而来的乐师,一个笛手,一个鼓手,一个则是琵琶师,细布后同样是两位自唐而来的傀儡师,他们要为巴塞琉斯和巴塞丽萨表演各种风靡唐土的剧目,“唐皮影戏”在最近极受帝国民众的欢迎,很多人会走十多古里的路,去皇都郊区的“宋城”里叫“瓦肆”的地方去看戏,当然帝国二位皇帝完全不需要这样,他们有专门的房间和人提供这样的娱乐服务。
赫托米娅和温若明娜则离开了宴会,她俩在执掌烛火的奴仆引导下,静静穿过满是柱子的回廊,准备去自己的办公书斋紧急撰写给君士坦丁堡高唐使馆的哀悼书,因为对方没有科索斯总督官的速度快,报丧的使节尚在路。
当晚的新大宫内举办的盛大的宴会,皇帝端着盛满冰石榴汁的杯盅,据说还难得地混入了些酒精,在番红花宫里和诸位臣僚汇聚一堂,庆祝在西西里的胜利,这夜皇帝的心情特别开朗,话也昔日要多,他和立功的将军们干杯,和因勇敢而获得赴宴资格的军士们干杯,他还遇到了曾和他一起出征信德吃石龙子的马托,马托现在已在战争里获得了价值八万帝国新金币的战利品,他虽然没有德西乌斯将军那般有钱有权,但他已准备全家移民到泽拉港,去当那里的土豪。
(全文完)
“大蛮子,回来了啊……”
温若明娜摇摇头,“我死后是要葬在宫廷的墓地里的,接着继续去侍奉二位皇帝陛下,这样的风闻还是让我带到永久沉默的坟墓去好了。”
一只乌鸦穿过流云,和金光闪闪的圣智大教堂顶,接着在握着耶稣双剑(象征着世俗和精神)的高大帝青铜巨像愤愤地屙了泡粪,又如弹丸般掠下,越过一条条街道的咖啡馆、酒肆、集市,最后它飞过皇都的狄奥多西城墙和森林,挥动着翅膀,来到了西郊十二古里处的“宋城”。
“多么好,和我去火狱相伴吧,而你的功业成将是我最辉煌的成绩。”阿婕赫眼睛发出光来,不由自主地将手伸向了高的面庞。
一只乌鸦无声无息,掠过了高高的屋顶,停在了座神兽雕像前,赤红色的眼睛印入了寒冷的月光,一会儿后它重新张开翅膀回旋着,灵巧地穿过一根根柱子,化为团飞舞的黑气,绕着皇帝的灵柩数圈后,幻化为了个人形——披着黑色长袍的阿婕赫,她提着个带着刻度闪闪发光的星盘,像个收拢翅膀的鸟儿,得意地笑着,她迈动着羊蹄在地板发出哒哒的声响,手指贪婪而激动地抚摸着棺椁,“高,你的灵魂终于要属于我了。”
英格丽娜还没回答,奴仆们便打开了迎宾的铸铜大门,前任新尼西亚总督官科索斯风尘仆仆走进来,直驱陛下的所在地,嘴里还不断抱歉着,说我还是迟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