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鹰扬拜占庭

作者:幸运的苏拉
鹰扬拜占庭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三卷 终焉

第44章 高文的神格

“住口,你们这群落后的拜偶像的多神异教徒,这世界上只有一个神,就像帝国只有一个皇帝那样!”御座边的马克亚尼阿斯再也忍受不住,拔剑怒指吵吵嚷嚷的僧侣们,把他们吓得伏地不敢乱动。
悲惨的天竺啊,刨去它自吹自擂的古帝国神话时代,然后翻开它血泪斑斑的中世纪史页,在可信的资料里(作为胜利者的新月教国家可不会撒谎)它始终不断被来自北方的新月国家侵入蹂躏,几百年根本无法战胜南下的新月教战士们。哪怕到了大航海时代,葡萄牙人卖给他们优良的波斯马(霍尔木兹畜牧出来的,马可波罗嘲笑过印度王公根本不牧马,还认为印度土地上不利于牧马),还给他们先进的火枪大炮,但即便这样还是被新月教打得落花流水。本位面历史上,新月教的古尔王朝苏丹穆罕默德麾下一个区区奴隶出身的副官艾巴拉,就横扫了曲女城、德里和贝拿勒斯,建立起著名的“德里突厥王朝和图书”(1206年),短短二十年内就彻底征服了印度北部。
婆罗门僧侣固执地称高文的先祖是“因陀罗神”,即战神和雷神化身,也即为佛陀经典里的“帝释天”,理由是高文的军队能自由射出雷火;
塔塔城的迪万官厅里,坐在席位上的高文被两个王国派遣来的僧侣团团围住,他们不但拿出了皇帝的“谱牒”,还为皇帝的神格展开了浩大的争论。
而佛教僧侣却认为高文是“多闻天王”即毗沙门天的化身,执掌着守护和财运之力,证据是高文来自北地瓦良格;
这次和大公平王作战,虽然二位王者至此没有正面接触交手,但高文的“外交术”始终没有在战线上缺席过:拉拢伊斯法罕宫廷,叫塞尔柱帝国承担出军费用自不必说;为了攻陷门枢赫拉特城,他又拉拢了古尔王伊兹·阿拉丁;现在于攻灭伽色尼位于信德的势力后,占据了海岸线的高文,又开始密切与天竺北部两个最强http://m.hetushu.com大的军事邦国,乔汉和加哈达瓦拉进行了接触。
争执未下时,会场里又有数名全裸之人冲出,以杖猛殴耆那教僧侣,打得对方满场乱跑,原来这全裸之人也是耆那教的分支,即“天衣派”,他们主张僧侣全裸苦修并且不近女色,于是天衣派又恳求皇帝丢弃荣华权势,脱光衣服一丝不挂地和他们苦修去,那样才能获得永恒的精神解脱。
但不怕不怕,在这个本位面悲惨事件发生前,霹雷一声震天响:高文来到印度大地了。
其实最早倭马亚王朝就已对印度东北部的伽色尼、信德地区频繁入侵了,但起初还只是满足于在一些城市建立军事殖民地。
然后新月教带着古兰经和刀剑来了。
因百年前马茂德的烧杀劫掠,占据曲女城、贝拿勒斯的加哈达瓦拉也好,还是占据德里、阿吉米尔的乔汉也罢(当然还有几个小型的拉杰普特王国),都对新月教又恨又怕,所以当得到http://www.hetushu.com罗马皇帝攻占信德,大败伽色尼王朝军队的消息后,各个欢欣鼓舞,决定抛弃仇恨携手起来,向高文皇帝送来使节。
高文有个非常好的习惯,那就是他在和强敌作战时,不管是虚情假意还是真情实感,往往喜欢搞统一联盟,最大程度拉拢朋友孤立敌人。
拉杰普特时代的来临,也宣告印度古帝国时代的终结,取而代之的是各个封建王朝割据混战的年份。
慢慢的这群武士侵蚀占据了国家的权力,并且兴建保护婆罗门神庙信仰,而婆罗门僧侣们也投桃报李,替他们伪造族谱(王族后裔几乎全是冒认的),不少杰出荣耀的拉杰普特武士家族甚至被追溯到了神话时代,或者直接是神的后裔——拉杰普特阶层,换个称谓可能大家更为熟悉,那就是“刹帝利”。
天竺人武功之可悲,由此足见。
以至于到现在,信德地区的各邦还战战兢兢奉伽色尼为宗主,直到在马尔卡之战里被高文毁灭粉碎。www•hetushu•com
来自新近征服的古吉拉特地区的耆那教僧侣,则怒斥前两派,称他们将哲人智者般的皇帝等同于邪恶偶像的后代,而后耆那教认为高文是永恒无限世界最优秀的物质因子和精神因子汇聚而成的,是个“人形先祖”,他在降临在此时代前已轮回了二十八次,并且这群耆那教僧侣还别出心裁,奉安娜为“萨拉斯瓦蒂”,即神话里梵天的妻子,也是梵天的女儿,是诗歌和艺术的化身——这不由得让高文一度很是尴尬,虽然有时候欢爱间安娜会激于情趣不断喊他“papa”。
最早印度可以说是一分为三的,即北印度的波罗提诃罗王朝,东印度的波罗王朝,还有占据中印度拉什特拉库塔王朝,它们的支柱都是占据土地和军事权力的拉杰普特武士们。为了争夺恒河的核心城市曲女城,三个王朝争霸了二百余年,全部耗尽了血气。
原来,古代印度王朝消亡后,其帝国逐渐“拉杰普特化”(raja—putra)——和-图-书许多来自中亚地区的匈奴、贵霜、塞种等骁勇善战的族群,陆续进入到天竺北部,他们渐渐变为替帝王服役的武士阶层,说起梵语,皈依婆罗门教,并获得了大量采邑分封,是为“曼达朱沙制”,后来即称作“罗阇普特罗”(拉杰普特是音译),意思是“王族后裔”。
伽色尼王朝建立后,新月教徒们对印度的入侵才达到了疯狂高潮:伽色尼的马茂德堪称“印度屠夫”,他在上个世纪初二十五年内,对印度进行了足足十七次侵略,印度五河之地、恒河中上游、拉其普特纳等地被新月教徒糟蹋为一片焦土,连象征着印度文化骄傲的曲女城也被马茂德攻陷过,波罗提诃罗王朝也被他击灭,马茂德足足用三百五十头大象和一千头骆驼,才将曲女城的财宝运回伽色尼城,婆罗门教的大神像也在战利品之列,被扔在伽色尼城广场上任人唾骂践踏,数以十万计的拉杰普特军民被屠杀,或被贩卖为奴——马茂德也由此被阿訇们赞美为“圣战的英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