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鹰扬拜占庭

作者:幸运的苏拉
鹰扬拜占庭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二卷 威尼斯必须死

第27章 摩西亚的狼

原来,这群摩西亚人也搞起了车垒来,他们是模仿阿兰人和佩彻涅格人的,将大车围成圆形,让斯拉夫仆从步兵在内里竖起“踏板罗斯炮”,飞石射箭,来保护自己的辎重营地,而骑兵在车垒外闪击包抄——“保加利亚旅团”由此屡战屡败,甚至不少人还带着马和武器逃走,或者投敌。
得知北线的紧急军情后,高文不敢怠慢,他统率最精锐的禁军和骑军,始终驻跸在亚德里安堡,“就是等待和保加尔骑兵交手的机会,据说他们的人和马能交会在一起,能避开任何锋矢,也能越过任何障碍,既可在平原驰突,也可在山地里鏖战。先前罗马帝国将军们留下的一条宝贵经验就是,永远不要在有利于摩西亚(东罗马对保加利亚地域的称谓)骑兵疾驰的任何地带,和他们交手。”
说实话,高文在给布拉纳斯的信中,将敌人划分为了四个重兵集团,但他最为重视的其实就是“摩西亚的敌军”——“只要击溃了这m.hetushu.com路人马,其余的伯丁之流根本不足惧。”
但是这却让高文的血液更加沸腾。
数日后,源源不断的各路军马开始向色雷斯汇集。
这下,维泽堡一带的戍守力量瞬间膨胀到了一万八千余人,这样的速度让卡达姆也感到咋舌,好像在一夜之间,士兵们都从地下与海洋里冒出来般。
高文就像是脸颊被蛮族的马鞭狠狠抽了一记,他恼怒非常地询问传令兵到底是怎么回事。
接下来卡达姆横扫了整个维勒卡河以北,在维克隆堡夺取大量物资,而后闪电般南下。
传令兵支支吾吾,只是能说个大概情况:原来先前高文曾严令这个新组建,缺乏射击队伍也没有进行过长矛训练的穷汉军,固守住维克隆堡,囤积决战的物资,待到朕带主力赶赴此处后,在和敌人决战。
先是卡贝阿米娅送来的四千名保罗派信徒军,他们多拥先进火器,是女执政官一手用大量金钱苦心培训出来的和图书,指挥官为名叫阿塔米的亚美尼亚人,也是女执政官从底层拔擢起来统军的。
君士坦丁堡皇都距离维泽堡不过一百古里左右的距离,于是又是片惶惶的大难临头之景,甚至不少郊区的农民又被潜伏的叛乱贵族和教士鼓动起来,烧毁圣俸农庄、杀害效忠新国家的官员,留守的巴塞丽萨宣布全城戒严,取消任何娱乐竞技活动,并派遣出警备队、消火队、邮驿密探和内宫侍卫军,佩戴利剑到处抓捕蠢动分子,皇陵和城内君士坦丁广场廊柱上吊满了被处决的尸体。
因为安娜在出征前反复告诫丈夫,“四百年来,罗马军队始终难敌摩西亚的斯基泰蛮族。他们的贵族精通马术、箭术和刀剑长矛,而步兵则由狡诈的斯拉夫人充当,还不断吸纳我国叛逃的贵族增加其军队实力。当罗马人的质量超越他们,他们便以数量取胜;而罗马人的数量超越他们,他们便以质量取胜。骑战、山地战、伏击战、袭扰hetushu.com战他们无一不精通,上帝安排他们居于罗马帝国的北方,就是为了提醒所有罗马人不要忘记蛮族入侵的可怕。哦,忘记了你也是个大蛮子……”百年前的小瓦西里皇帝,倾尽全国之力,和保加利亚·马其顿的叛党鏖战了二十多年,配合残酷的刑罚,终于让此地化为帝国的一个羁縻行省,现在他们不服从新的主人,又勾结许多叛乱的普洛尼亚贵族发起了狂飙式的叛乱。
同时,来自多利拉爱姆和皮西迪亚督军区的五千名边民,也从加利波利上岸,经过了都城,赶赴维泽堡,督军为马林努斯与莫诺马库斯两位将军,边民同样拥有火器、战车和骑兵队。
信件送到亚德里安堡行宫时,高文正有些感到胃痛,但仍坚持观看地图桌,一直负责照顾(监管)他起居的小翻车鱼坐在凳子上,递来香料和药草给他服食,看到安娜的信后,高文怒火浮起,“什么快马什么利箭,都是无能缺乏训练的队伍才会畏惧的东西。”接hetushu.com着皇帝的手指指向了维泽堡,对着台阶下所有候命的将官们说,“调集大军来,朕要把这群北方的马匪全部杀死在维勒卡河的冰川里。”
但安娜也有些害怕,底气不足的她写了封绝密的信送去给高文,里面引用了古代位史学家的记载,“当法厄通(日神)的光在大地上消沉后,罗马人的矛才能匹敌摩西亚蛮族的箭。”
“不但要打击他们,还要歼灭他们的有生力量。这样未来征剿的战事,我方才能取得压倒性的优势。”行宫内,高文望着绵延起伏全是险恶山地的保加利亚地图所在,下达如此的决心,“朕即刻就要东进增援维克隆堡,现在朕的计划如下……”
结果阿勒曼尼旅团初到这个战场上来,大部分人又无什么纪律可言,本在东线战场围围城,打打下手还能胜任,但在这里就显出原形来:卡达姆派遣轻骑兵,在城下劫掠挑衅,这群轻躁的德意志兰人便闹哄哄地举起武器出城列阵,结果被引诱到一片没有险阻的荒原hetushu.com上去——卡达姆率万余精骑趁机数面猛攻击杀,阿勒曼尼旅团的前阵三个支队没半个人逃出来,其余的人狂奔逃跑,连城堡都不敢回,并丢弃了大量物资器械资敌。
驻屯在维泽(第二道防线)的“保加利亚旅团”因骨干是色雷斯接受改编的普洛尼亚士兵,对这群来自北方的狼有较深的了解,所以便纷纷骑马不断逆袭卡达姆大军南下的锋头,企图把他们给推回河流以北去,但几次交手也是败多胜少。
结果皇帝的话还未说完,几名传令就慌慌张张地走入到殿堂里来,他们带来了维克隆前线的噩耗:“摩西亚、保加尔和瓦拉几亚的匪徒大军于原野上击溃了出战的阿勒曼尼旅团,旅团有三个支队被对方骑兵围追堵截而损失殆尽,其余的人丢弃了维克隆堡,乱哄哄地涉过维勒卡河,朝维泽堡大溃逃!”
四千名信徒携带铳炮和篷车,自梅地亚港上岸。和他们先后登上色雷斯陆地的,还有哈达迪、希尔凡送来的五千名同盟仆从军,多是库尔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