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鹰扬拜占庭

作者:幸运的苏拉
鹰扬拜占庭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二卷 威尼斯必须死

第24章 皇帝的告诫

当时就把伊庇鲁斯君王给气懵了!
高文的信使几乎闪电般,自亚德里安堡送来皇帝的手谕,里面的语气既严厉又充满鼓励:“必须不惜一切追袭下去,可暂时不用管卡斯托里亚隘口,也不用管伊庇鲁斯,那里的适龄兵员已被伊萨克征完,对你造成不了大威胁。主要目标就是帖萨利,攻占此处你就完成了最大的功勋,你如此的军事行动是能给整个大战局带来莫大的转机,而你将是首席功臣,你妻子阿加仑夫人(即沙赫娜美)和你的继子马苏德王子会为你感到自豪。
展阅过皇帝信件的布拉纳斯,自然不敢再怠慢下去,他将奥普希金旅团拆分驻守在佩拉、塞萨洛尼基保障后方,接着带着剩下两个旅团,开始自埃伊尼翁城径自南下,几乎和伊萨克平行,朝着拉里萨城袭来!
但不管怎么说,伊庇鲁斯军还是阵亡了近三千人,可以说是伤筋动骨的损失。
一者,他是伊庇鲁斯君王,不能到最后丢弃了和_图_书这块地区,对彼处他有安境保民抵御外侮的神圣职责;
你所谓的困难就是粮秣、给养,和畏惧道路被南北敌人切断。诚然,大道是顺着塞萨洛尼基而行的,是容易遭受攻击的。但朕当年带着红手大连队孤军,走遍了整个小亚细亚也没有被打垮击溃,所以你最大的问题就是过于患得患失……看不到光辉的目的地其实已近在咫尺!
而卡斯托里亚隘口,正是第修拉姆、伊庇鲁斯和帖萨利三地的交通孔道,当年诺曼人就是袭取此处,而后得以侵入到帝国腹地的。
因为伊萨克还不能下定决心,完全进入帖萨利。
毕竟伊萨克·科穆宁是个讲规矩的人。
“臣仆的方面已经占领了最富饶的瓦尔达尔河谷下游谷地和帖撒罗尼迦半岛,击毙了许多伊庇鲁斯的逆党,然而战线也由此拉得过长,如果臣仆继续朝卡斯托里亚或帖萨利挺进,怕是会被南下的伯丁分遣军(或渡海来的伪帝约翰分遣http://www.hetushu.com军)切断归路,那样后方的塞萨洛尼基城会变得危险难存。此外,战斗数次,臣仆方面本来骑兵数量就不多,伤亡也颇重,实难发起追袭。”
朕马上知会陆军院大公爵布雷努斯,开辟一条自密西亚直航塞萨洛尼基的海上航路,额外拨出给养粮秣来支援你的军事行动,哪怕为此损失船只也在所不惜,你得知道现在船比人要贵。
故而伊萨克派遣了五百名士兵,留守在卡斯托里亚城堡里,他如此迟疑,考虑到的因素主要有二:
对这样的局势伊萨克分析了很久,他现在有三个选择,一个是在佩拉城决死抵抗布拉纳斯军,胜负参半吧,但是很容易没了退路,成了飞不出去的泽诺棋僵局;第二个是朝北遁入到塞尔维亚·马其顿的山地里,和伯丁会合,但是这样也等于把整个帖萨利拱手让给了布拉纳斯;当然第三个,是他自己退入帖萨利,占据这片环绕在河流和山峰间和-图-书盛产谷物和牲畜的平原。
退回马其顿佩拉城的伊萨克,大为哀恸:“原本以为我可轻松战胜布拉纳斯,而后直驱亚德里安堡和高文决一死战,但为什么?现在区区布拉纳斯我都赢不了?”
拉里萨城留守的是名皇子党出身的,名叫霍西澳斯的家伙,他接到信的第一件事就是急忙封闭了拉里萨城的所有城门,大叫道“伊庇鲁斯暴君前来侵攻我们!”(好像霍西澳斯说的也没什么大错),并动员整个帖萨利平原的农民将谷物、牲口一股脑全部运走了,有的送到城中,大部分送去科林斯和底比斯了。
二者,他若进入帖萨利地区,必然会和侄子约翰的矛盾进一步激化,因为彼处是被约翰视作禁脔的所在,他不能不打个招呼就冒然进入啊!
而塞萨洛尼基、腓立比都有部分留守队伍,伯丁的主力也被朕中央战线的五个旅团钉死在索菲亚堡,企图南下发起大规模战役也是力不从心的,若他真的敢动,朕即刻http://www•hetushu.com前去都督图拉真门的五个旅团和他决战到底……
你应该知晓,朕和帝国而今面对的敌人,主要位于西侧疆域,共分为四个重兵集团,即君士坦丁·伯丁的杜克里亚军事集团、保加利亚叛乱集团、伪帝约翰位于莫利亚和克里特的残兵集团,及伊萨克·科穆宁的伊庇鲁斯叛党集团。而远外的威尼斯、西西里暂且不论,在这四个集团中尤以伊萨克实力最弱、战力最差、指挥也最为糟糕(伊萨克沉默流泪,说好要做彼此‘毕生的宿敌’的呢),故而首先击灭或者重创这股敌人,是扭转整个战局的关键所在……”
另外面,兼程冲到佩拉城里的布拉纳斯,心中为光复这座古马其顿王国的都城而倍感自豪,但也不愿意再往前追击,他给皇帝的信件里是这样陈述局面的:
抱着尊重同盟的想法,伊萨克便提前给约翰在拉里萨城的留守官员送去封信,称“大军马上在此和敌人拒战,亟需大量粮食给养,而马其顿佩拉城无和_图_书法支撑”,邀请对方“打开城门供我驻屯士兵,并筹措给养供我战斗。”
“我是堂堂伊庇鲁斯君王,罗马人的独裁官,根本不会往北进入蛮族王公的国度。”伊萨克很豪爽地喊道,接着站在火把齐举、马匹嘶鸣的佩拉城军营门前,下令全军“大踏步后撤,顺着阿利阿克蒙河往西走,直到拉里萨城为止。”
哀叹的余声还未在屋梁上消散去,伊萨克就得到了消息,布拉纳斯的大军已控制了瓦尔达尔河周边,他往北可以攻击佩拉城,而后顺着河谷往北深入马其顿腹地,威胁伯丁的奥赫里德、普利斯卡、斯科普里等重要城市;但另外面,布拉纳斯也可往南进攻瓦尔达尔河入海口以西的重要门户城市埃伊尼翁,随后继续朝前收取物资丰饶的帖萨利平原。
深思熟虑后,伊萨克全军便放弃了佩拉,但是这位的路线仍很奇怪:他没有直接向南方的拉里萨城走,而是先往西走了三十古里,名为收罗补给,但实则是向著名的隘口卡斯托里亚靠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