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鹰扬拜占庭

作者:幸运的苏拉
鹰扬拜占庭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二卷 威尼斯必须死

第13章 塞巴斯托克拉塔

伯里尔却沉默不语,他知道不少都城里的贵族和官员都在内心里抱着忐忑和观望的态度,因为这群人出于对过往历史教训的熟知,所以不清楚这个蛮子皇帝能在皇都里坚持几年?
消息传开后,整个皇都的气氛才算缓和了些。
但很快就有内宫侍从乘坐小船渡过海峡,来到阿拜多斯城,这里是布雷努斯夫妇办公居住的地方,布雷努斯现在算是密西亚舰队督军区的总领,他妻子黛朵是紫衣夫人,但黛朵却因为自己位列和尤多希雅、英格丽娜等同而心怀愤恨,“凭什么我身为堂堂科穆宁紫衣公主,居然和两个金发的瓦良格妇人享有一样的品阶?”
“他?”安娜的心中还怀着些轻蔑和疑问。
“现在保加利亚人就在亚德里安堡城墙外,他们已经洗劫了边境地带。”
不过几日后,高文就公开在加利波利行宫里,将许多金子拿出来,这有部分是他在进攻阿托半岛战事里自修道院那里获得的,也有部分是从塞萨洛尼基城的金库www.hetushu.com里取出的,他支付了改造大皇宫的工人们的薪资,还犒赏了所有士兵们。
帝国宰辅伯里尔以下许多官员都列队在城门边欢迎,“都城之父,您必须得注意到,皇帝陛下此次出军虽然得到了塞萨洛尼基,但并没有带回许多的俘虏,却招惹了很多敌人的反击,算不上凯旋。除去群手无寸铁的修道士外,他没有捕获任何敌人。”
高文背着手,站在地图桌边,来来去去看了两遍,“粮秣和弹药都很缺乏,形势很严峻了。”
这样起码能让高文在皇都站不稳脚跟,并消耗安纳托利亚所产生的相当部分资源,“只有不给高文时间,并保持对色雷斯诸地的进攻,才能获得和他的均势。而一旦松口,那么高文回头摄取了足够的食物,便能张开比我们加在一起还要厉害的血盆大口,一举吞噬掉所有人。记住,他现在拥有五百万的人口效劳,他的装备武器和人员在得到宽裕后将会如火山喷发般恐怖。”
和_图_书宫内,安娜找到了丈夫,说“局势已经很紧张,叛军绕开了埃夫罗斯河的防线,逼近了维泽,维泽后面就是皇都。”
“黛朵的丈夫啊……”高文说出了这个人选。
伯丁在扎拉败战后,势力范围被逐回了塞尔维亚一带,自此励精图治,除去偶然和先前的阿莱克修斯皇帝玩玩“两面三刀”的游戏外,其他时间大多用于内政和战备上了。特别是当拉古萨城开始制造火炮和火铳后,伯丁也很有先见之明地组建了火铳军。
而后布雷努斯派驻在塞浦路斯和塔尔苏斯的助理官,以减免货物税的条件,强行要求所有开往君士坦丁堡国内外的商船,要用四分之一的货舱装运采购来的粮秣,送抵金角湾。
高文示意她不要慌张,“大不了把全都城的这群人扔给保加利亚人,来年全都饿死,我们接个空城方便重建还不是……”
“看来,必须要启用一个人了。”高文这下表情才严肃起来。
他去了普鲁萨,组建了个精干的幕www•hetushu•com僚行辕,居在这个东西交通要地,而后独立在国家的税务流程外连续发布了命令,派遣专门的人员组成“办公机构”入住伊科尼乌姆、塔尔苏斯和的黎波里,命令文书一直送到推罗城前线的安德奥达特营帐当中。
但现在姐姐安娜的恭维与拉拢都来了:布雷努斯被拔擢到了凯撒的品阶,现在整个国家里麦考利努斯算是退隐了,凯撒的位子只他一份,并且布雷努斯的职务被委任为“陆军院大公爵”,兼管塞萨洛尼基、君士坦丁堡、普鲁萨、伊科尼乌姆、塔尔苏斯、的黎波里诸路的粮秣、器械、船队运输事务;当然也不能忘记黛朵的份,她被授予“完全自由出入宫禁”的权力,为她专门制造出一个头衔“塞巴斯托克拉塔”,即把“大贵族”和“奥古斯塔”两个头衔杂糅起来,来表明她的独一无二,并赐予她独特的披肩和金头饰来象征自己的身份;就连这夫妇俩的儿子塞奥多利,现在也一下超越高文的庶长子,跻身于尊上m.hetushu.com的品阶当中。
安德奥达特遂按照“帝国凯撒”布雷努斯的指令,将推罗城海域的船队分为了三队,两队保持围困,一队则按照固定路线,在安条克、耶路撒冷两头大量采购粮食,鲍德温国王十分慷慨,以低廉的价格卖给高文船队不少麦子,博希蒙德也难得用平价出售了批。
黛朵顿时舒服了,便要求布雷努斯即刻接受这个重要的任命。
不过很快红手旅团、尼卡旅团、奥普希金旅团就被送去海峡对岸的普鲁萨地区就食,那里的谷物储藏丰富些。而皇都里只剩下高文的大宫禁军了——米哈伊尔的皇陵禁军被要求前往加利波利,和狄奥格尼斯的警备禁卫骑军一起来保护巴塞琉斯、巴塞丽萨的安全。
“胡说八道什么!”安娜怪责高文到这个关头还开玩笑。
外围则只剩下塞萨洛尼基的守卫者旅团,和菲利浦堡的希拉波利斯旅团,亚德里安堡里有新任的督军比雷尔,他麾下是两千名策策斯旧部,内里不少人想要择机投靠敌人。而维泽堡m.hetushu.com则是大约一千名准备接受整编的旧色雷斯普洛尼亚骑士和他们的私兵,由“皇廷军法使节”阿尔吉利监管,不管是士气还是忠诚方面的问题也很大。
他之所以反对与高文和谈,是清楚高文的后盾不在君士坦丁堡,而在于海峡那边的小亚细亚,那是他伟力的源泉。换言之,高文整合色雷斯需要时间,并且马其顿、保加利亚遍布着反抗他的旧贵族力量,现在煽动各地反抗是最好的时机,哪怕为此把色雷斯变为片焦土也在所不惜!
“我们还没住进新的宫殿,就要丢弃皇都退走?现在都城里十万人上下,大多是工匠、仆役、官员和贵族,周围还有禁军和两个旅团需要食物。”安娜蹙起眉梢,忧心忡忡。
不过最终应和伯丁的,居然只有威尼斯人。其他的不是有自身事务,就是力不从心。
几名贵族抬着袖子,在伯里尔身旁耳语,讨论着新皇帝的得失。
于是布雷努斯只能走马上任,去挑更重的担子。
“谁呢?”
九月,高文统率红手旅团,自都城的金门返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