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鹰扬拜占庭

作者:幸运的苏拉
鹰扬拜占庭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一卷 布拉赫纳宫的新主人

第70章 火船

因为就在城外,就在加利波利要塞左近,敌人已经开始大举围攻这座永恒之城,围攻者不是异教徒,而是昔日帝国的长公主安娜。
阿布赫曾在加利波利海附近的战斗里,亲眼看到二艘“火贼鸥”突然从一座小岛屿的北面驶出,恶狠狠扑向了一艘被命名为“圣天使”的威尼斯大船,而后剧烈的火光和爆炸在颤抖震荡的水面激起,“圣天使”那长长的标志性的桅杆和战旗断折下来,和船身和绝大部分的船员葬身于火焰当中。
虽然风闻安娜和高文的武装强大,但不少人还在悄悄鼓励着其他人的心志:“当年数以十万计的撒拉森异教徒和两千艘战船来攻击,最后得蒙上主的旨意,他们只剩下五艘得以返航;当年的瓦良格人也曾汹涌地兵临城下,他们的长船安上风帆、车轮能在陆地上同在海中一样驰骋,但最终不也退走了吗?”
燃烧的水上,阿布赫双股战战,看着“圣天使号”的巨大残骸往外冒着滚滚的http://www.hetushu.com浓烟,随波逐流的恐怖景象,许多贼鸥船只绕开它,扑向了更多的目标。
大牧首今日就是要把它给请回摆放在圣智大教堂的祭坛上,待到入殿节当日和游行队伍,将其和圣母长袍一起浸入金角湾的海水当中。
约翰的皇室队伍,在其父亲生前所营建的圣使徒教堂前,等着大牧首的到来——十二名举着漆成朱红色旗杆和紫色旗幡的武士,环绕在处肩舆四周,其里面摆放着皇宫圣修道院里的宝物“圣母的面纱”。
圣母入殿节前两日,大牧首马斯达斯亲自带着高等执事队伍,率先步穿过漫长的城中道路,朝皇宫吟诵着进发,他们先从大牧首官邸起身,而后经过君士坦丁广场和狄奥多西广场,记功石柱继续高耸着,街道和广场铺着的石头依旧闪闪发亮,比萨、阿马尔菲、威尼斯等各个商埠区里走出来的人们围绕瞻礼,伴随着远处海洋里密集激烈的炮声,http://m.hetushu.com虽然它们的声音到了这里,就像昆虫的鸣叫声一般,但却确确实实存在着:局势已是兵临城下了。
其中,最让阿布赫和所有水手们感到惊惧的是对方的“火贼鸥”战船,它们完全是海上的敢死队——这种船往往不单独行动,它们有时候隐蔽在内海岛屿的阴影当中,有时候则伴随其余轻船一起战斗,其上的马尔代特或希腊水手全是被高薪聘用来志愿牺牲自己性命的狠角色,他们把船舱全部装满了契丹雪、硫磺、干草捆、亚美尼亚轻油,甲板上没有战斗成员,只有遮蔽箭矢的侧舷挡板,人员全都是划桨手,趁大型艨艟被其余贼鸥们围攻缠斗时机,忽然发难——风驰电掣引导自己的船只冲向目标,而后点燃舱中的东西和对方同归于尽!
走到官邸和圣智大教堂间,马斯达斯带着有些愁闷的心情,仰起密密的额头皱纹,看到矗立在他面前,高昂壮观的“查士丁尼像”,这位数个世纪前和_图_书的皇帝雕像,铠甲的风格是古罗马风,帽盔如羽毛扇般地夸张,皇帝骑着战马,手里举着带着十字架的金球,面向遥远的东方,这种形象给所有世人以巨大的冲击与压迫,飞鸟群和流云从皇帝雕像的两侧而过,巨大的雕像俯瞰都城、海湾与芸芸众生,它的浑身都散发着强烈的“普世帝国元首”的色彩。
约翰说的似乎是实情,匈牙利正集结另外支五千人的骑兵队伍,开始以尼什城为中枢通道增援而来。而塞萨洛尼基城的大贵族策策斯据说也带着两千名士兵,正兼程朝这里赶,更有第拉修姆、西西里的援助待发。
事到如此阿布赫不由得埋怨起皇帝的不切实际和胡乱指挥来,但他也不敢违抗,便只能下令全舰队剩下的七八艘大船,集体升火起帆,列成一字纵队,朝目标海峡边冲围边进发。
此外约翰也给加利波利的舰队送来份紧急手令,“不顾一切,击破敌人的拦截,穿过博斯普鲁斯海峡,去截断梅地亚港的海路http://m•hetushu•com。”
三日后,加利波利要塞连带外在的土垒,都遭到了猛烈的炮击,炮弹呼啸着砸向土垒冰结起来的壕沟,碎冰和冻土到处飞扬乱舞,驻防在这里的是匈牙利王室总参事克莱姆鲍德和三千名本国带来的士兵,他已经收到连续三封劝降书,但约翰来自君士坦丁堡的请示却愈发严厉,“务必坚守到春季来临,而后各路援军都会自远近抵达!”
阿布赫急忙下令,所有船只驶入加利波利港口当中,凭借堵塞出入水道的木栅、蒺藜,和岸上的塔楼要塞,防备对方的侵袭。
“据说皇帝昨日从皇家大军械作坊里,亲手交给那里的匠师和官员‘守御之火’另外一半的秘方了,这种武器要启动了,那个瓦良格蛮子的船只马上就要被烧得尽数覆没!”
年轻的皇帝本人穿着金光闪耀的铠甲、披风,骑在匹战马上,他面前是一名“示默官”和四名扛着剑的宫廷侍卫,负责镇定整个场面。圣使徒教堂的四周,站满了皇都里的官僚、臣民,他们和图书都捧着圣像画,高呼着赞美的口号,但大部分人心中是存在着阴云的。
“听说匈牙利的王公马上就会来增援我们,他可拥有着许多斯基泰骑兵,能轻而易举杀死敌人,逼迫他们从城墙边逃跑。”
那个带着十字架的金球,就是安娜先前对高文提及的,“一定要握住它,因为握住它就等于把握了这个世界的权力、荣耀。”
这样便等于把制海权拱手让给了高文方,到了圣母入殿节前一个礼拜,登上加利波利海岸的塔尔苏斯士兵数量已有一个旅团,还伴有两个支队的大炮兵团特遣队,他们依托半岛中部的断裂山岩“塞斯图斯”立下营砦,横断了加利波利要塞与埃拉伊努斯间的通道,并接应更多的后继梯队源源不断登上来。
而围攻都城的敌人,正是自东方来的。
而撞击“圣天使号”的两艘火船,也无一幸免,其中一艘的船身已被焚烧为了块带着呼呼火焰的木板,上面横倒着许多水手凄惨扭曲的焦黑尸体,朝着阿布赫所在的船只方向缓缓飘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