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鹰扬拜占庭

作者:幸运的苏拉
鹰扬拜占庭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卷 君士坦丁堡之途

第73章 南菲宏大公爵

同时,安娜也轻咳了声,走在高文后的一级台阶上站定,又望着黛朵,慢慢伸出双臂,“妹妹啊,为什么不来个代表永恒和平的拥抱呢?”
“Romana,万岁!凯撒、紫衣公主的联盟万岁!”所有禁兵见此都轰轰烈烈山呼起来。
“希拉波利斯盟约”后五日,安娜乘坐轩冕在万众欢呼声里进入士麦那城,在那里热腊鸭、比萨的商会首领全都伏倒在塔尔苏斯的凯撒前,请求她继续赐予己方“特许状”。
“特许状当然没有任何问题,不过像我父亲那时候完全免税的海关政策和完全免除租赁金的浮动码头赐予必须要废除。你们可以继续在士麦那、开俄斯、萨摩斯做乳香、番红花和明矾的生意,但要缴纳适宜的税金,浮动码头、货栈统统收归国有,并要提供舰船支援我军,敢有任何忤逆的话,我将讨伐清算你们。其实细算下来,你们的收益也只是在原本基础上减少了三成,还有得大赚对不对?如果不满的话hetushu.com,我会考虑把特许状转给马赛人、阿拉贡人。”
“连襟,义弟,何必如此?”高文急忙热情地起身走下来,拉住了布雷努斯的手,“小安条克堡之战后,我就对你牵挂不已,现在阖家完好地出现在我面前,真的是让我喜不自胜。”
因为周围的人都离得比较远,安娜的脸色也没有顾忌地变化了起来,“事到如此再说这些有什么价值呢,你和你丈夫的军队和堡垒都应该全部交出来给高文,自此安稳踏实地沐浴在太阳光辉下不是很好吗?我们联手向弑父者复仇,罗马帝国很快又要恢复一统,会比父亲在位时更加强大,以前侵犯凌辱它的敌人都会遭到无情的惩戒。而你继续是最尊贵的紫衣公主,尼基弗鲁斯·布雷努斯会得到十分荣耀的新头衔,而你们的小家伙赛奥多利会安全地继承你俩的财富、爵位和权势,下一代他将好好地辅佐我的儿子赫利斯托弗。来吧,名分已定了,我的妹妹。http://m.hetushu•com”安娜说完,再度将双臂伸出,等着黛朵。
半圆形的竞技场上,到处都是禁兵的长戟、斧枪在闪着光芒,本已打定屈膝的黛朵也没有什么好执拗的,便顺势上前,先对安娜行礼,而后无比轻描淡写地僵直着身躯,和安娜的双臂挨在一起,努力做出个互相拥抱的姿势。
“我讨厌你,我恨你……”黛朵的下颔搭在姐姐的肩膀上,悄声说到。
不过明眼人都是知道的,布雷努斯夫妇已化为了拱卫日月的星辰,环绕臣从在高文夫妇的身旁,连居住在自己封邑南菲宏的日期都需要批准。
“不,其实我和你见面前,就已经喜欢上了你姐姐。”
“那怎么叫做神圣的爱?那不过是沉湎于欲望的淫奔!”黛朵始终无法逾越心中的这道坎,冲着高文质询。
希拉波利斯残存的列柱和喷泉边,半圆式的竞技场座位上,安娜和高文并肩坐在绯色的伞盖下,周围站满了将官与扈从,各色旌旗猎猎http://m.hetushu.com招展着。
布雷努斯夫妇降服后,安娜便当即宣布要在塔尔苏斯新港风景最好的濒海山丘,为对方营修座豪华的宫殿,将来身为“南菲宏大公爵”的布雷努斯和身为“南菲宏夫人”的紫衣公主黛朵,必须前去那座宫殿居住。至于南菲宏城的宫廷产业,也是他俩的私产,赛奥多利·布雷努斯的继承权完全得到保障。
“他当然会成为新生帝国的南菲宏大公爵和辅弼重臣,我会保证他接受良好的教育,大家一起结为帝国牢不可破的皇族血盟,世代掌控着帝国不是很好吗?”
他俩领地上的诸多富饶城市,米利都、以弗所、希拉波利斯、非拉多菲亚姆、士麦那等,连带足足一百五十万有奇的人口,都被一次性吞并到了高文和安娜的账面上。科萨和西蒙将军的七八千军队,也被统统收编,鉴于科萨将军一贯而来的属性,高文当然剥夺了他的指挥权,转而赐予他丰厚的俸金,作为“南菲宏大公爵首席礼仪侍从官”的http://www.hetushu.com职务安枕无忧地活下去好了。
夜幕下,希拉波利斯围着严密柱廊和尖顶神龛的浴场内,蓄水池里墨色的水荡漾着白色琐碎的星光,高文站在中段的池沿,而黛朵则立在和他相距仅七八尺开外的地方。
黛朵轻咳了声,带着怨恨的眼神斜瞥了高文下,而幼小的赛奥多利满头卷卷的褐发,褐色的双眼,吃惊地仰面看着铁塔般站在自己面前的姨夫。
“黛朵有些话始终未能和你说清楚,我感到非常抱歉,这次会面我们也是光明正大的,你和布雷努斯不必有任何负担。”高文带着很大的愧疚说到,“安娜已答应我,将来南菲宏的宫廷、林苑和泉水都是你和布雷努斯的私产,荣华富贵完全不用担心。”
说罢,高文便离开了浴场。
布雷努斯夫妇在仪仗队的卫护下,跨下了肩舆,左右将他俩的儿子赛奥多利牵在中间,低着头恭顺地穿过禁兵队列,走到了竞技场前的歌唱池边。
“放心,在你面前我不会发无谓的抱怨和揶揄。那赛奥多利呢和-图-书,将来的赛奥多利会如何?”
“这些话,你等会儿和高文说吧。”带着如此让人惊愕的回答,安娜推开了妹妹,而后垂着乌黑的鬓发转身,含着笑意斜看了高文眼,便离去了。
“我们完全遵从凯撒殿下的新政策!”各色商人都罗拜在安娜的紫靴前,表示不敢有任何异议。
而高文没有做出回答,却很认真地看着小姨子,“忘却所有吧,不过是个残酷的误会。你这样怨恨下去也是没用的,之前直到此后安娜和我都不会纠缠在这种情感当中,因为有很多更为重要的事要依靠我俩并肩解决。我对你的亏欠,会在赛奥多利身上弥补的。”
“因为我不敢拥抱太阳,因为按照常识,我的下场是会被它灼烧至死。”黛朵转过头来,笑吟吟地对姐姐回答道。
“是很好,父亲当初也是这样想的,希望帝国永远能流着科穆宁的血脉,而父亲曾也答应吸纳你蛮族的血进来的,可你的血本应该是流入我身体里来的……”说到这里,念起前尘往事的黛朵呼吸急促,睫毛闪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