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鹰扬拜占庭

作者:幸运的苏拉
鹰扬拜占庭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卷 君士坦丁堡之途

第37章 轮射

“施放!”随着这声号令,射击军各翼的士兵扣动扳机,长火铳上狗头钩“哒哒”纷纷被带下,夹着的火绳点燃火门,“嘭嘭嘭”几百发铅丸自铳口呼啸射出,赫克托耳旁侧的伏兵步骑惨叫着被打中。赫克托耳本人的头盔也被发铅丸劈碎,半边耳朵被击飞,当即血流如注,他侧眼看去,整个场地上都是死伤的部下士兵,但他不能退缩,“跟着我冲,不要管山坡上的敌人。”许多勇敢的亚美尼亚士兵也拖动着受伤的身躯,有的拄着长矛和剑,追着赫克托耳,一瘸一拐地继续朝着梅洛的方向扑去。
“全部伏低,不要动。”到处乱窜的战马后,梅洛伸出还能活动的左手,对着身边所有附属骑兵喊到,他明白那边山坡上射击军已开始齐射了,若是胡乱跑动的话,是会被无差别射杀的。
伏击大伯爵的数百马拉什方的伏兵,被他们根本没有重视过的射击军,自山坡上三轮层进hetushu•com式的长火铳齐射给彻底打溃了……
满地狼藉的尸体当中,还立着几位跌跌绊绊的残兵,包括铠甲几乎被打烂的赫克托耳在内,他摇晃着,捂着断掉耳边的创口,眼睛都被熏得血泪横流,这时候他在万分燎烧和痛楚当中,才扭过头来看着那群密密麻麻立在山坡上,举着冒烟铁棍的,那种先前被勇武的亚美尼亚武士瞧不起的“火铳兵”。
又是一轮奔雷般的齐射。
一阵硝云和巨响过后,赫克托耳的躯体几乎被击成筛子,到处都是洞眼在汩汩冒血,一条腿被打断了,不久就颓然跪在地上,接着咕咚声伏在密密麻麻的乱尸间毙命了。
赫克托耳别无选择,他明白高文可以宽宥其他所有的亚美尼亚人,但不包括他在内,因为他在先前梅洛特遣队偷袭梅利泰内城时叛逃,并将军队部署和计划一股脑卖了。所以现在对他来说,“不是你死就是我活”。和_图_书
因为他儿子赫拉克勒斯半跪在他前面,言语十分坦然,“父亲再对抗高文是没有任何意义的,我们被高文的领地三面包围,对方军力和国力又占据绝对优势——所以,我决定献出城堡投降。”
然而这群喇叭,是山坡上的蓝衣射击军吹起来的,当他们看见前方混战团后,“转身!”在各自队列旗官的挥旗号令下,足足十五个连队的射击军呼啦啦转身,面朝着山坡下谷地上的赫克托耳所部伏兵,每六十名士兵为一翼,重叠布阵,“举铳!”射击军们纷纷端平了手里长铳,半跪下来,将长铳的托尾夹在腋下,左手托住前部铳口搁在膝盖顶上——按照射击军的军制操典要求,所有士兵在上阵作战时,必须预先将狗头长火铳装好一管弹药,并于狗头间夹好截燃起的短火绳,以便能直接齐射一轮。
赫克托耳和他的战马,在与梅洛相距不过五十尺外被一并打http://m.hetushu.com翻,连带一起惨叫着被打碎铠甲和身躯的,还有其周围数十名士兵,很多人咳血捂着被铅丸打穿的恐怖伤口,浑身冒着烟火,或在地上躺着,或跪在其上蠕动。这时候,梅洛大伯爵身边的一名旅团附属骑兵抽出剑来,准备冲出阵线去斩下这群奄奄一息人的脑袋,但却被梅洛单手给阻拦住了:
听到这样的呼喊,所有亚美尼亚士兵更加疯狂地射箭、冲锋,他们的机遇是有时间限制的,必须得抓住。
城堡马厩前,提着马刀的光头帕克阿德满脸诧异。
很快,后面支队的大批矛手也冲了上去,从拉沃德拉城堡出击的亚美尼亚军各路伏兵全线崩塌,只剩下统领官将军萨利基带着三四百残余人马,遁回堡内死守。
所有旅团附属骑兵都跃下马来,护住受伤的大伯爵和战旗,叠起手里的小盾,顶住各方向瓢泼射来的,如狂蜂般的复合弓箭矢。
“嘟嘟嘟嘟。”颠簸在马背上m.hetushu•com的赫克托耳几乎都能看到被对方下马骑兵围在一起的大伯爵了,他的胳膊垂下,看起来是受伤了,此刻尖锐的喇叭声响起,但赫克托耳辨不清楚是己方的还是敌方的,他的剑刃直对着目标,随着坐骑的疾驰急速迫近着。
几乎同时在图柏赛那城堡方向,高文来自梅利泰内城方向的别路分遣军果然出现了:也是异地越境出击,领军者是沃尔特·桑萨瓦尔,外带牧民官瑞恩斯坦也来了,共有凯撒利亚大边塞区两千名边民军,即奇里乞亚门的四百名边民军骑兵,伊科尼乌姆郡区的四百名乌古斯义勇骑兵,还有千余名民工车夫驱赶驾驭着八十余辆改造过的篷车,并带着二十门轻香水瓶,四门长香水瓶炮,浩浩荡荡自马拉什东北道路而来,忽然出现在图柏赛那堡的后侧地带。
消散了烟雾后,前九个连队的射击军收铳起身,开始抽出搠杖清理内膛,有的则扳动火门抽出燃烧未尽的纸筒碎屑,声http://m.hetushu.com音骤然如雨;而后六个连队的射击军则踏步,穿过间隙继续上前,逼近了敌人大约二十步后,“直射!”这群射击军直接将托尾抵在了肋处或腹部,一手握着前端,根本没有瞄准,就把黑洞洞六角形的铳口对准了还在跑动不休的伏兵们。
飘扬的垂旒旗,鼓点响起,这群罩着蓝色袍子、内衬皮甲或半身锁子甲的火铳射击军士兵们,列着一道道横队,正继续朝他所在的位置迈动脚步,看起来是要进行第三轮齐射……
其实这仅仅十多步的距离,瞄准已是毫无必要了,射击军的士兵们只要将铳口对着目标,只管捏扳机即可。
最逼近赫克托耳的数排射击军,他们将火绳上的灰烬吹尽后,重新夹在机头上,赫克托耳几乎能看到他们眯起的眼睛,重新红亮亮起来的火绳头,还有黑洞洞的铳口,是近在咫尺。
“冲啊,冲啊!”赫克托耳挥动着佩剑,一马当先,鼓动所有部下奋勇向前,要去砍杀割取梅洛的首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