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鹰扬拜占庭

作者:幸运的苏拉
鹰扬拜占庭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卷 君士坦丁堡之途

第35章 羽檄交飞

当然最最重要的是,萨姆贝尔的秘书官交出了致命“物证”:萨姆贝尔接受过坦克雷德的大笔金钱贿赂,许诺要拥戴他为耶路撒冷之王,将整个圣城乃至教宗的律法和尊严私相授受,完全践踏于脚下,当真是人神共愤。
“那就将我当作人质交出去罢。”梅桑德说。
“可恶,卑鄙的高文早有准备。”费尔破口大骂,“只能叫帕克阿德父子死守图柏赛那,给我挡住敌人的左路军,不能让他们合围马拉什!”
暗中和突厥异教徒敌人勾结,企图谋害国王鲍德温;
原野和山路上,原本高文和己方边境上的四座商贸榷场,忽然出现了许多穿着灰黑色衣甲的士兵,那全是高文麾下的“村社民军”,他们驱逐了所有的居民和商队,进入到榷场当中,而后挥动各种工具——“是在筑城?”费尔大惊失色,声音颤抖,“原来这些榷场,早就被高文预计为用来攻击我们的桥头堡……可问题是,这群士兵高文从哪里调集hetushu.com来的?事先我的斥候却毫不知情,导致我方根本没有预备和察觉!”
对于此一系列的罪行指控,圣座冕下的特使莫里斯大人予以完全的采信和认可,弹劾和定罪的书信正火速送往罗马城。
安条克的求救书信最早传到阿勒颇那里,里德万·突吐施紧急将维齐尔道拉与佣兵将军鄂斯都给召来,两人的意见完全一致,“现在已到异常关键的时刻,我们必须得全力增援安条克,不然下一个灭亡的即是我们。”
答案是,这部民军全是塞琉西亚和塔尔苏斯郡区的,前者抽出七百人而后者抽出了九百人,组成一支混编特遣军,悄无声息地开往凡卡城,并在此刻开往榷场地点开始构筑工事起来。
入夜后,费尔拥着温柔的寡妇(前拉沃德拉城主统领官库苏斯的遗孀)酣眠一宿,直到第二天惊慌失措的奴仆站在床榻前,“摄政官阁下,在马拉什和隘道间,出,出现了紧急情况!”
和*图*书这样特遣军便属“异地出动”,这使得注意力在凡卡边塞区和西斯郡区的费尔完全被打得了个措手不及。
篡夺舅父博希蒙德的城堡和权力,并在其被俘其间见死不救;
费尔急忙从马拉什堡里派遣出两千士兵,交给菲鲁兹将军带领,扑下山地准备冲垮村社民军的特遣部队,不让他们成功构筑起封锁线。
此外,坦克雷德还对周围都发去了求救的文书——马拉什、阿勒颇、摩苏尔、达尼什蒙德、大马士革、塞浦路斯、的黎波里,乃至远在伊斯法罕宫廷里的摆设“大塞尔柱苏丹”桑贾尔·阿尔斯兰都收到一份,“若安条克再落入激进分子博希蒙德手里,那么不出三年你们将丧失所有屏障,基督的军队可以自由出入波斯和美索不达米亚。”
费尔急忙披上袍子,跳下了床榻,他走到了山堡突廊上的了望塔,看着奴仆所指的方向:
在城堡上督战的费尔急忙派遣传令,要求图柏赛那和拉沃德拉m.hetushu.com两座城堡的军队急忙前来增援。但援军还未到,高文的红手旅团、守卫者旅团一左一右,分别自凡卡城方向和卡斯塔巴拉城方向,漫山遍野地呐喊攻来。
直战到日暮时分,双方都伤亡巨大,也未能决出胜负,菲鲁兹只能饮恨将队伍暂时后撤,背依着山堡以观形势。
遭到齐射亚美尼亚人败退下去,但休整队形后往复再来,十分勇悍。
批判的武器不能代替武器的批判,由此不等罗马教廷的裁决下达,鲍德温和博希蒙德就组成讨伐军,迫不及待地杀入安条克国的南方边界,并急速向奥龙特斯河袭来。
但此刻多鲁斯·兰伯特统率边塞区的一千二百名边民军已赶到战场,两军隔着“榷场封锁线”列阵开始鏖战不休——高文的边民更为团结勇敢,善使长矛和弓箭;而亚美尼亚人的山地重装步兵装备则更为精良——一时间杀得难解难分,此刻多鲁斯战线后备的三百名民军趁机自战线旁侧出击,携带弓弩和火铳登和*图*书上高地,对着其下攒动的亚美尼亚军铳箭轮番齐射,硝烟火光弥漫整个山谷。
在密室里坦克雷德甚至对妻子梅桑德坦白,“如果突厥人要我的诚意的话,我会应承所有。”
得到如此的答复,费尔才心安下来。
先前攻陷耶路撒冷后,自专占有战利品,违反了先前诸位领主间的誓约;
“不,我绝不会再把你送往任何我看不到的地方去。这样,我愿意皈依穆罕默德教派来赢取他们的支持——来人,给我在密信上追加上这一条!”坦克雷德已经完全不顾忌任何东西了。
“该来的总会来的。我要动员整个安条克城的军队给他们迎头痛击,还有叫我的麾下守住萨莫萨塔,若是这里最终失守我就退守彼方,继续和这群混蛋厮杀到最后一息!”得到战书的坦克雷德大怒,在主塔“四姐妹塔”厅堂里对所有的部下发布了部署,“你们不要对博希蒙德抱有侥幸,他带来无数阿普利亚和卡拉布里亚的破落户。若是我失败了,这群破落和图书户就会把你们的财产、女人和领地全部夺了去占为己有。”
接着军队统帅鲍德温国王和博希蒙德公爵两位,悍然发布了对安条克主人坦克雷德的宣战布告。在里面历数了坦克雷德的几项“无法宽赦的罪行”:
但很快迅猛而惊人的情况爆发,原本围攻海法、阿卡的耶路撒冷军队忽然与城方守兵谈和,撤去了围困,并开始急速北上,穿过整个的黎波里海岸冲入塔尔图斯地区。
第二个收到的自然是马拉什方,“可恶,我们还指望坦克雷德增援我们呢,没想到还是他最先遭殃。”费尔在贵族联席会议上抱怨道,接着他立即让帕克阿德父子去图柏赛那,萨利基去拉沃德拉,而自己和其余将官留在马拉什堡,“各自动员征召贵族与领民,准备出阵。”
特遣军民军们的工程进度极快,榷场的建筑先是被掘出壕沟、竖起篱笆、木栅,随后在四处榷场间,他们又开始垒起土墙,渐渐一道将马拉什堡堵塞起来长达三个古里的“封锁线”开始形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