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鹰扬拜占庭

作者:幸运的苏拉
鹰扬拜占庭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卷 君士坦丁堡之途

第34章 总得活下去

特使阁下的院落里,有漂亮的琉璃雨廊和昂贵花卉组成的苗圃,高文轻咳两声,穿过回廊来到内室的门前,而后便大摇大摆地将其推开。
期间马拉什方也特别紧张,他们的摄政官费尔使出浑身解数,搜罗着周边的情报:
那女人不明所以,只能战战兢兢地端起盘子,按照命令端到高文的面前。
士兵会给她们丰厚的报酬,故而为此背井离乡的话,这群可怜的女人还是认为是值得的。不过她们还需要缴纳税金,给高文的干事,也给耶路撒冷当局。
高文指着榻前的小几,对安特卫普女人说,“将那里盘子上的坚果取来给我吃。”
“出来吧莫里斯特使阁下,这两颗坚果送给你吃——唉,世事艰难,但不管如何总得活下去啊……”碎壳的声音里,高文如此说道。
赫拉克勒斯不假思索,便回答说“现在边境四处榷场每日都熙熙攘攘,所以高文根本不会有对我们动武的想法。倒是他和君士坦丁堡的新皇帝间仇恨勃发,他妻子也即是http://m•hetushu•com塔尔苏斯的女凯撒在不久前曾驱逐过约翰皇帝的使节,并发誓要让约翰为父亲的死负上责任。所以我认为,在接下来的两年内,高文很可能会持续对西方用兵,要争夺在君士坦丁堡的御座。”
不过总算有惊无险,因为五日后,高文的队伍终于离开叙利亚门地带,整个过程当中双方没有发生任何武装摩擦,算是种冰冷的“和平共处”。
当晚之后,圣城耶路撒冷宁静了足足两个礼拜,鲍德温国王在执掌了权力和法律后,果然追回了原本被宗主教侵占吞并的大部分产业和资金,将它们公正地分配给了旗下的士兵,而阿尔苏、雅法海港的关税也被迅速确定下来,需要缴税并登录在案的过往商品多达一百五十种,税金源源不断地如水如血般重新涌入了国王的财库当中,给原本因萨姆贝尔乱政而几乎濒死的耶路撒冷王国带了崭新有力的生机。
接受了埃及方五万金币的赔偿及鲍德温一万五http://m.hetushu•com千金币的犒劳,并将其全部分给士兵们后,高文带着平和的态度统率三个主力旅团和辅助军队,不疾不徐地翻越了伽密山,进入了黎巴嫩的沿海平原。
里面陈设着精美名贵的家具、地毯和灯具,中央是个支着彩色帷帐的大榻,两名浓妆艳抹的女人站在前面,讨好地对着大主保人笑着,她们的胸衣开得很低,胸前的两颗“糖球”圆鼓鼓地瞪着众人,在行礼时她们就半跪下来,“殿下请尽情享用这里的所有……”
高文笑起来,他果然一屁股坐在榻上,压得床铺吱呀作响。
那个叙利亚姘妇慢慢走到靠墙的大柜前,用钥匙打开了柜门,里面的袋子露出一片片金色的光芒,正对着高文,“莫里斯阁下说过,这里的钱全都是萨姆贝尔事前贿赂他的,但他都严格妥善地保管起来,就等着现在献给您充当给萨姆贝尔定罪的物证。”
坦克雷德闭门不出,他在得知鲍德温顺利登基当上耶路撒冷国王后,就心知未来和图书这群人肯定会对自己不利,但可能会苦于找不到借口,所以最好是秉承井水不犯河水的原则,以求稳住现状,让对方无衅可寻——现在对待高文的行军纵队即是如此。
赫拉克勒斯非常有自信地对摄政官拍胸保证,“我先前的出使足可以说为亚美尼亚人带来整整一代人的和平,哪怕高文当上了皇帝,我们也可以到那时再有条件地降服于他;若高文来攻,我们凭仗马拉什、图柏赛那和拉沃德拉三座坚固城堡,既可死守到底,也能顺利得到达尼什蒙德、阿勒颇乃至安条克各位王公的增援。为避免和当年博希蒙德同样凄惨的下场,高文也应该有所忌惮才是!”
而高文的军队穿行过叙利亚门后,便前往到其首府塔尔苏斯城,似乎在大举休整。
然而还没等特使阁下思索完毕,院子里就传来了激烈的叩门声。
随后这位新国王和博希蒙德一道,出动了一万二千人,开始北上围攻海法和阿卡两座城堡,战事可能要延续不少时间;
“唔……那即便如此,我们和*图*书也应该未雨绸缪。”
“也许我们俩能值一袋金币呢?”那个褐色卷发的安特卫普女人说着就挑着眉毛,挨近到高文的身旁,直到一名禁兵拔出来的剑横在她面前为止。那女子被吓得往后退了几步,而拔剑的声音响动后,高文又感到那位“榻下君子”也被惊得一抖。
“可是地牢里萨姆贝尔的供词很清楚,他给了特使阁下四袋金币,但这里只有三袋而已。”高文不置可否地笑着。
鲍德温在先前发动了次成功的远征,毁灭了苏苏穆斯这座不服从的城堡,将其居民全部掳掠;
高文的军队也驻屯在圣城四周,四百名来自塔尔苏斯国和黎凡特的营妓来到营地,在得到特许状后她们开始侍奉士兵们:单纯带来肉体欢娱当然是不够的,这群营妓还要帮着旅团士兵将战利品到市集上出售掉,还要帮着他们收拾帐篷洗濯衣服等。
他明显感受到床榻下,有人在惊恐地微微叹气。
那是高文和一队铠甲鲜明的禁兵,举着火把站在街道上,“莫里斯阁下,关于萨姆贝和-图-书尔在地牢里交代出来的一些情况,我特意前来询问下。莫里斯阁下,莫里斯阁下……”
高文伸出手指捻起几颗,放在口中嚼动有声,而后他又取来两颗。“咚咚”两声,那两颗坚果从他的双腿间径自落下,在床榻下的地板阴影处弹了几弹,牵动着那里的一双眼球也上下摆动。
不管是伽密山南面的海法、阿卡,还是北面的推罗、西顿及的黎波里诸沿海城市,都对高文的得胜之师噤若寒蝉,纷纷献上贡金和牲口,央求高文“和平过境”。
等到宅院奴仆和从事抖抖索索将门闩移去后,高文很坦然地推门而入,他的身后除去穿着齐膝锁子甲携带锋利长剑的禁兵外,还有裹着袍子的兄弟会与自新会托钵干事,大伙儿脸色冷峻鱼贯而入。
但费尔对局势安全还是不够放心,他唤来了之前出使塔尔苏斯的年轻将军赫拉克勒斯询问说,“你对高文方的内情应该有所了解,那么请告诉我马上他会进攻何方呢?”
六月盛夏当中,高文的军队以警备行军的姿态,经过了安条克城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