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鹰扬拜占庭

作者:幸运的苏拉
鹰扬拜占庭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九卷 圣保罗

第29章 给安条克的回信

而北方,近三万名保罗派信徒也开始屯田耕织起来,密集的炊烟不断升起,“马上还有更多的移民来此,为了避免今冬信徒们生产不及而受饿,我已下令将穆特堡原本粮仓里的粮食分配出去,而你们可以领取河口兵站的储备粮食过冬。”
“尊敬可亲的安条克国主:
因为那群阿尼人善变,我在攻占梅利泰内后,他们就急切朝我表达了归顺的意愿,而我也已答应了给他们一年的罢战和平期,这时候再次宣战会失去道义。
皱着眉看了许久后,高文便让圣妹和菲拉克托斯执笔,替自己给博希蒙德回覆了更为详细的信:
把信件写完后,卡贝阿米娅读着读着忽然笑起来。
接着高文便又给朱拜勒城写了封信,是送给格里高尔的:
“还有这个山堡即日拆除,拆下来的砖石、木材全部分发给当地的民众修筑农庄村落。类似这样的山堡和要塞,以后在塞巴斯蒂安直到梅利泰内的高原上,经过我的机要官的精密测算,只留下最紧要的七座就www•hetushu•com行,每座驻防两个民军步兵百人队,恰好和两座核心城市互相呼应,构成镇抚当地并守御埃尔祖鲁姆和凡湖地区的堡垒群就行。此后任何贵族禁止私筑堡垒,违者枭首并籍没家产。”刚才还赞美山堡景色秀美的高文,而后就下达了对这座建筑的“死刑”。
当然若是你认为平灭马拉什是首要之急,那我可以暗中将吉麦吉斯旅团的正规部队调防给你,归你支配所用。但我在具体的战术上依然向给你提出些建议,那即是不要自萨莫萨塔城出战,原因有两点。一点从进路而言,多是崎岖的山地,阿尼人也有图柏赛那等坚固要塞扼守,大军很难展开,更难取得快速性的战果;第二点从归路来说,萨莫萨塔和安条克间的阿扎泽走廊,现在还在突厥人的控制下,虽然里德万降服于你但却存在强烈不稳定的动向,一旦他从温和滑向极端,切断了你的退路、粮道,那样便会有覆灭的危险。
“不会,你还有军役hetushu•com还有税金要向塔尔苏斯负责呢!另外,将来继续往东进攻或向西渗透,我们信徒所在的地区,还是必需的桥头堡。”高文宽慰说。
“三年内,保罗派要修筑出十二个发达的小军镇集市,串联起通往伊科尼乌姆、塔尔苏斯和攸克兴海的次级水陆商路。粮食、畜群和木材都会兴盛发达,各种手工制品也会涌现出来,当初遭到破坏的富庶高原,我卡贝阿米娅会重新把这种气象给振兴回来的。”用金手提着缰绳看着远处的卡贝阿米娅,也雄心勃勃地规划了将来的蓝图。
而卡贝阿米娅豪情抒发完后,凝视着高文,不由得也流下了泪水,“也许这次以后,很长时间都不会见面了。”
“现在旅团的正规士兵有四千二百人,事前精实整编时裁下的两千多人是否充实到了边民军体系当中,如有的话应再充实本地招募的边民,达到三千人固守朱拜勒和贝鲁特两座城堡方可;
“遵命,大主保人殿下。”众人答应着,他们体会http://m.hetushu.com到高文“以亚制亚”的政策苦心。
然而高文根本没有察觉到奥森将军的小委屈,他直接和圣妹一道骑马冲上了那堡垒所据守的山坡:刺鼻的硝烟当中,刚刚夺取此处的守卫者旅团士兵们,有的原地休息,有的将一排俘虏拉出来,就地枭首处决。
现在你所据的城堡当中,归化而来的民众约有三万,粮食还无法自给,我会紧急从海路运调一批来,出征时兄弟会和自新会的成员不能带上,留下稳定当地局势方可,因为大马士革的杜卡克也可能会蠢动;
故而我建议博希蒙德你,将粮秣囤积在拉塔基亚和圣西蒙两座港口,军队则顺着叙利亚门前往卡斯塔巴拉城,将其作为攻击马拉什的基地。这样粮秣用海路运往伊苏斯湾,军队又有我和鲍德温所占据的地区做后盾,才是百战百胜的法门。”
“好好在这里努力吧圣妹。”高文扭过头来,带着些许的伤感。
“你毕竟曾和他合作过,深知这位的秉性。”高文旧事重提了下,“其实我和-图-书也是本着基本的道义给他提醒,博希蒙德采纳与否那是他的自由和命运了。我会让布拉纳斯的守卫者旅团,在一个月后返回凡卡城,若是博希蒙德有什么的话,还可以自西边策应他。”
待到他们返回山下营地里的绯帐后,高文才看到了来自安条克的信件。
原来,有股心怀不满的亚美尼亚半兵半匪的武装集团大约五十多人,不愿意接受强制的返乡安置,跑到这里来企图占山为王,继续过无法无天的盗匪生活,结果遭到了清剿:山堡被攻陷,所有人的头目也被就地处决。
高文询问为何,圣妹回答说,“你的这些建议都是正确的,不过我觉得博希蒙德一项都不会采纳,他肯定会走萨莫萨塔的,因为这对他来说,是夺取马拉什的捷径,并且可排除我们占取功勋的行为。”
首先我必须得说,我并不认可你急于攻打马拉什的想法。
马上你们去增援安条克,必须将所有的附属军带上,此战未必如博希蒙德所想那般轻松,马拉什的阿尼人会凶狠守御,而里德万也是摇http://m.hetushu.com摆不定的,行军需要高度谨慎;
我会在博希蒙德出军同时,前去卡斯塔巴拉城和鲍德温一道监督局势,一旦有变,我会迅速全力接应你们。”
远处科马赫斯河的荒原上,布满了“新月教徒武装团”的营帐,他们每日都要被督促驱使着,前去开掘通往萨努斯河的航道。
命令下达后,当地的民众和定居下来的保罗派信徒兴致很高,他们成群结队带着工具登上了山坡,开始拆除这座山堡来。
“这种顽固不化的角色就该如此,奥森将军。你以后治理偌大的‘梅利泰内·塞巴斯蒂安大边塞区’,就得拉一派打一派,手段要铁血些。彻底禁绝这样的武装匪徒,让所有人都能安心耕作,安心畜牧。”高文指着山堡门前被悬上十字架的一排首恶者的头颅,对奥森、哈勒姆和曼维尔说到,“还有,清剿行动要多重视阿尼士兵们的功勋,别压制忽视他们,你们必须要知道,解决亚美尼亚的问题,永远得靠亚美尼亚的本身。更何况将来,我是要将托罗斯兄妹送回大亚美尼亚复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