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鹰扬拜占庭

作者:幸运的苏拉
鹰扬拜占庭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七卷 新都

第27章 自戕

几名立功的吉麦吉斯旅团士兵,和不少目睹的军官都喊出了印证的言语,“我们以红手军典立誓,是具装骑兵西格玛阁下。”
计较已定后,两位穿过了走廊,在一片欢呼声里,走到宴会大厅的垂帘后各自坐下,高文则在前面,接受各位的祝酒庆贺。
于是紫衣公主走入了宫殿侧边的一间隐秘的斗室当中,详细询问了闺蜜爱人后,知道杜卡斯兄弟身为监军官,却擅自冲锋,毁掉了整个骑兵团的秩序,接着让沃尔特和高蒂丢掉队伍,冲入中央塔楼接应,导致整个队伍失去约束而胡作非为。虽然砍下了卡列戈斯家族其余人的首级,建立很大功勋,但却让高文大怒不已。
但而今听说杜卡斯兄弟违背军令后,安娜不由得被高文的一举一动所牵挂,小心脏和打鼓似的,不久她就看到高文开始对乔瓦尼耳语起来。
贫苦老骑士也是具装骑兵统领官的沃尔特,踏步上前,手里握着刚才削断艾斯胳膊的佩剑,挡在了盖亚和奈克瑟http://www.hetushu•com斯之前,刚才若非他及时赶到刺出一剑的话,这两位早已命丧当场了。
此言一出,筵席上许多人哗然,因为军典修正条例规定,任何名士兵在战场上若是后背中箭的话,往往就代表着临阵脱逃。
剑斩在铠甲和骨肉的钝响传来,艾斯惨叫声,他的半边胳膊被自门廊砍下的把长剑斩断,血淋淋的残肢坠地,长矛也颓然落下,艾斯捂着不断冒出血来的断臂,咒骂着倒靠在墙壁上,这会儿烧及墙内木材的火焰,将他的后背连甲带肉全部点燃——被火焰缠绕自焚的艾斯,须发尽成飞灰,面目可憎,浑身狂暴地战抖起来。
“也许就让我们死在这里比较好!”奈克瑟斯和盖亚的头脑同时如此想着,看着高高在上的兄长长矛刃尖,不由得万念俱灰而闭上了双眼。
“所有的战利品都分配妥善了吗?”虽然还未有饮酒,安娜脸色红润,显得兴致勃勃,大声隔着垂帘问到,既像是对高文和*图*书说的,也像是对在场所有人。
然后军法官躬身接过了大公爵的权杖,走当了宴会中央处,当即所有的场面都寂静下来,安娜又紧张地用小指缠绕着系带,“第一个将战旗插在敌人堡垒上的勇士,是谁?”
安娜脸色也有些变化,她不由得想起先前卡帕多西亚的易帜事件,她一时间赌气,借着守卫者旅团的成立,削了高文的兵权,虽然她现在与对方如胶似漆,但这件事多少在双方的心里有些隔阂(起码安娜本人是如此认为的),并且安娜也明白,高文虽然嘴上说得少,但明显讨厌她插手军队事务,到现在三个旅团当中高文还对守卫者旅团最为薄情,也就不难想象他能对具装骑兵团是什么态度了。
沉醉在胜利氛围里的塞琉西亚城里,在将官和兄弟会的夜宴前,阿格妮丝悄悄先找到了欣喜非常的安娜,嚼了舌根,当然在她的眼里是善意忠诚的提醒警告,“具装骑兵这次攻城虽然功大,但是也捅了很多的篓子,让那和图书头大棕熊很是恼火。”
结果又是声砍伐——三人转眼看去,尼卡已经倒转双手,将短剑刺入了自己的咽喉,而后痛苦地伏在地上,又是趁着身体重量一压,彻底把剑刃穿过了脖子,才结束了生命……
阿格妮丝心领神会,“那您的意思是,牺牲掉杜卡斯兄弟……”
还没等两兄弟说出什么,那边的艾斯已经快化为一个火人,但还是嚎叫着拔出了剑来,嘴里不知道在骂些什么,朝着坐着或站着的三人扑来——奈克瑟斯挣扎着抓起了地上的短矛,准备朝其飞掷,但却被沃尔特转身一脚踢开,“你们不可以肩负杀害血亲的罪孽!”老骑士如此暴喝了声,同时又是横着拟出一剑,砍中了艾斯,走出了牛步,而后双手握住剑柄,快步上前,死死刺中了艾斯门户大开的腹部,将他抵在了火焰四飞的墙壁上,剑刃带着淬火,扑腾贯穿过去,直自墙壁彼面透出,艾斯浑身最后猛烈抽动了下,接着垂下了被烧得面目全非的脑袋,嘴角和鼻和_图_书孔里坠下股股鲜血,断气命绝。
“我不能让高文由此迁怒于我,甚至失掉他的爱。”紫衣公主靠在墙壁上,低声对小翻车鱼说到。
可是胜利者高文,在对小翻车鱼阐明了自己可怕的野心后,自己却没有入城,他只是将代表大公爵权威的绯帐设置在城外,并特意嘱咐纹章官安德奥达特处理普通士兵的战利品分配,和城堡的善后事宜,然后统率所有红手骑兵与具装骑兵,及乔瓦尼、莱特等幕僚班子,浩浩荡荡在入夜前返回了塞琉西亚城。
“这也没什么不好,反正你的想法确实是想整个卡列戈斯家族的血都流干的。”安娜沉吟着对小翻车鱼说到。
这时候,大公爵忽然站立起来,小翻车鱼清晰地看见,垂帘后座椅上的安娜紧张得抖动下,只听到高文沉声威严说到,“那即便西格玛在担架上,也要送入进来,当面勘验!”
“额外的战利品,请求温莫哈和安德列夫的船队装载好,送到塞琉西亚的仓库里来。”垂帘后的安娜,听到www•hetushu•com高文不咸不淡地说了这句话,心中顿觉他很可能在生气,因为先前“我想让具装骑兵们享有最先攻入阿拉尔曼堡的荣耀”这种请求,是安娜在床榻上撒娇向高文提出来的。
而瞬间,那边的尼卡浑浊瞎掉的双眼,也像个干涸的枯井般流出了泪水,他想发声阻止,但家族兄弟间已经因为阵营和利益的瓜葛,产生了你死我活的裂痕了。
“那就让西格玛享受他应得的荣耀。”乔瓦尼说到,“但是他却无法出席,因为他的后背中箭了。”
“这个恐怕不是今天所能解决好的,因为战利品实在是太多了!安德奥达特正在那边慢慢处置呢!”陪酒官斯达乌拉乔斯得意洋洋地回应着,众人顿时开心大笑起来,各种食具敲打在一起,就像是海盗的聚会那般。
大约一分后,在火焰里被熏得赤黑的中央塔楼上,竖起了面红手十字剑战旗,代表着阿拉尔曼大城彻底完全的陷落易手:在疲累不堪的乔瓦尼和格里高尔指挥下,士兵开始分班汲水,扑灭此塔楼的火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