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鹰扬拜占庭

作者:幸运的苏拉
鹰扬拜占庭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卷 与皇帝的“一年之约”

第114章 三个俘虏

银色的天鹅旗标下,鲍德温所属的所有骑士和军士,都步行着,披着甲片的手腕,握着便于近战的枪矛、长剑与钉锤,盾牌上蒙着防备火矢的兽皮,发出整齐的铿锵之声,齐声喊着嘹亮的口号,列成了狭长的纵队,一步步踏过了石桥。
很快,那边山丘上,突厥人的铜鼓咚咚咚咚敲响起来,“安拉至大”的喊声成百上千,乃至上万,很快就传遍震动了整个奥龙特斯河川两岸。
而在后方,科布哈的大军和无边无际的黑夜完全融合在了一起,根本无法辨明他们的人数。
高文预计的并没有错误,其实在更早的时刻,在铁门岭对面山头的一座突厥小据点里,就发生了场短促的激斗:由在先前安条克狗门攻坚战里表现出色的诺曼骑士克罗托带头,和二十名卡拉布里亚士兵,在前日潜伏山脚下,而后轻装顺着树林和荆棘,摸着夜色,冲到了据点当中,将戍守和熟睡的摩苏尔士兵斩杀几尽,只留下三个活口,逼着他们升起烟和图书火——这烟火是山岭粮仓向科布哈大营补给粮食的讯号。
第一个俘虏不干,凶残的克罗托当即把他的双手砍下来,接着惨叫的俘虏哀嚎着说我愿意做,“已经迟了。”克罗托说完就砍下了对方的脑袋,提在手里。
“敌人暂时没有动向,继续前进,继续前进。”桥头塔上,了望员们不断晃动火把和旗帜,对着鲍德温打出这样的讯息。
那俘虏脸色惨白,但也必须镇静下来,才配好了篝火的各种成分,点燃了夹杂着不同颜色的正确烟火,朝着对面山岭上飘去。
人马嘶鸣当中,鲍德温抬头看去,高高的桥头塔上,普罗旺斯的了望员,非常紧张透着微茫的晨曦之光看着对面:昨日雷蒙德所指的那座山丘上,果然密密麻麻地布阵着摩苏尔的精锐骑兵,他们都做好了战斗的准备,一些前头的举着火把,照耀着阵头的两杆写着吉哈德圣训经文的大旗。
“大公爵殿下!”在高文的身边,丹麦王子斯文www.hetushu.com带着亲兵队伍,发出了有些迫不及待的请示,渴望加入战阵。
但是高文的眼神依旧看着远方,看起来很是自若,刚才他拿着七岭之冠,观摩了会儿就睡着了,待到赫托米娅·奥森进来后,他得到了充足的休憩,精神很好,也割绝了紧张和焦躁的情绪,“暂时缓缓前进,若是鲍德温支受不住,我们过桥前去增援即可;现在整个战局若想有个良好的开端,一是看鲍德温的奋战,二是看那边卫城方向坦克雷德的奇袭了。”而后高文若有所思,“也许,坦克雷德已经开始行动了。”
那边,前列的步行骑士们,不顾甲胄的沉重,挨个将自己的鸢盾,和军仆扛着的蒙皮木楯,斜着排在脚前的泥土上,接着摁着双臂,或者挥动小锤,牢牢插入在其中扎稳,很快就在互相呼喝应答里,组成了道固定的盾墙,系着狭长三角旗的杆子不断挥动着,里面些许盾牌迎着东方刚刚升起的朝阳,反射着点点醒目的光。http://www.hetushu.com
鲍德温带着装备卓越精良的骑兵卫队,内里许多是武装到牙齿的圣职修士,在最后方压阵,于半个时辰后,同样踱过了绵长的石桥。
在他们的身后,是约三千名来自奇里乞亚的志愿兵,或摩苏尔的俘虏兵,携带反曲弓,佩着肉搏用的斧头和匕首,或者是被饷银招揽来,或者为了保命,特别是摩苏尔的俘虏们,他们身为突厥或波斯人,事前高文和鲍德温把他们聚拢起来,训诫的唯一一席话就是,“在决战的时候,你们立在阵头,对着科布哈的队伍射出一支箭去。你有选择射还是不射的权力,不过选择后者的话,你背后的法兰克骑士会毫不犹豫用武器,对你执行临阵处决;而你一旦选择前者的话,你就成为了摩苏尔那边眼里不可饶恕的叛徒,回去也会被同样无情处决,所以射出第一支箭后,你就会根本不介意射出第二支和第三支……更不会介意,当昔日的同袍冲到你面前,看清楚他的脸后,还举起武器和和_图_书他们殊死肉搏到底。”
第二个俘虏抖抖索索,走到了烽燧台边,怎么也点不着,克罗托又是一剑将他刺死,转眼看着最后名俘虏,“这样的机会总是很难得也是很宝贵的,对不对?”
黎明的第二个时辰,鲍德温的营地里率先击响了行军的鼓点声,在铁桥双子塔上,雷蒙德的了望员在观看了河岸两侧的态势后,也竖起了旗帜,表示可以通过桥梁,赶赴对面的战场。
“歌利亚,告诉旗车旁边的乐手们,同样敲起鼓来。”在桥梁的这边,高文骑着战马,立在处小丘上,在他的前方,是两个旅团的士兵,吉麦吉斯旅团和守卫者旅团,全部列好了阵势,刀枪如林;在他的后方,是预备的红手旅团,统统扛起了超长的步兵矛,而后鼓声笛声响起,所有的人呐喊起来迈动脚步,开始朝着石桥而去,“节奏慢些,节奏慢些,不要跑的太快,冲乱前面阿达纳爵爷的布阵。”格里高尔、布拉纳斯各自骑马,执掌一方的指挥权力,提醒着属下带队的旗官www.hetushu.com们。
等到来到彼侧的桥头上,号角喇叭声忽然响起,鲍德温急忙用靴子上的马刺踢打着坐骑,使其加速,直接越过了不断朝前跑动的弓箭手队列间,喊到,“全体箭手们,即刻伏在前列士兵的盾牌之后,不得发出任何声音,不然敌人骑兵冲来,我军骑兵自后冲击,你们夹在中间,全部得遭践踏而死无赦!”
这是科布哈那边发动攻击的标志——在看到鲍德温一线全是步兵,且披着铠甲的不过千人左右,突厥骑兵已经按捺不住渴望嗜血的弯刀,纷纷将其拔出鞘来。
后面的箭手们,不管来自什么地区,秉承什么信仰,现在脑子里唯一的念头,就是为朝圣者的领袖作战保住性命,他们弯着腰,背负着弓箭、箭袋,呼啦啦组成了几层,摆动双手,冲到了首列重装步兵的后面,随后同样将箭袋解开,带着木刺插在地上,用腰带上的铁钩,将弓弩的弦给上好,静谧当中,这种细微而密集的声音,透露出无比的紧张气氛,而鲍德温骑着马不断在后面发出指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