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鹰扬拜占庭

作者:幸运的苏拉
鹰扬拜占庭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卷 与皇帝的“一年之约”

第109章 法蒂玛舰队

“不,她意思是我不可以死,因为回去必须要叫她在这年的冬天前怀孕,她在信中质疑我在床榻上对她没有尽心尽力,甚至不曾在心中向圣母玛利亚祈祷过,让她在甜蜜里成功受孕。”
“很难想象,这居然是安娜说出来的话,她会因为你和别的女子所生的孩子,而让你小心?”
现在,这些原本应该停泊在亚实基伦的船只,却堂而皇之地驶到了萨拉米斯来,上面还运载着四千名善战的葛西赖(即后来的开罗)士兵,五百匹战马,总统帅是法蒂玛哈里发的舰队司令官兼首席法官阿尔·鲁米(al·rumi),他在埃及的官衔是“门卿”(该王朝的二级官衔,仅次于‘剑士’)。从他的名字便可以看出(rumi就是“希腊人”的意思),这位本是位东罗马帝国疆界里的基督正教徒,幼小时候被掠到了埃及充当奴隶,而后连信仰都不用变更,就在埃及法蒂玛奢华的宫殿里扶摇直上,直到荣任此高官,执掌www.hetushu.com如此强大的舰队和军队为止。
必须将拉塔基亚港交出,由我方接管;
“到时候,将是完全公正的战马分配,不是看战士的身份和血统了,只要能拿起武器的人,都要骑着任何坐骑,冲击科布哈的阵营。”高文好像预想着即将到来的厮杀,慨叹着说到。
闹得拉普索玛特斯是尴尬不已,他本来就是罗马帝国的总督,现在居然追随自己的皇帝,成了不可饶恕的罪行了。
说白了,为了对付塞尔柱突厥,艾弗德勒这个“出身亚美尼亚奴隶家庭,却怎么就跑到埃及的什叶法蒂玛王朝里当维齐尔的逊尼信徒”铁了心,要和朝圣者们结盟——阿马尔菲商人提供的情报,和高文的判断都完全无错。
塞浦路斯岛东侧的萨拉米斯港,这个港口城市,从古代起就因其和黎凡特、埃及的海路贸易而兴盛一时,并一度是塞浦路斯统治者的首府所在地。到了罗马共和国吞并这个岛国后,总督hetushu.com府邸迁移到了岛屿西边的帕福斯(传说是爱神维纳斯的诞生地),萨拉米斯的政治地位虽然下降,但对东方的中转贸易却依旧兴盛,并曾在罗马皇帝哈德良时代达到了鼎盛,围绕着圣埃皮菲亚尼罗斯墓地构筑起的蓄水池、浸礼院和大集市熙熙攘攘,使用古风时期半圆形歌剧院和皇室庄园改修的宫殿就在其旁侧,背靠着长满葡萄园的山坡,面向着蔚蓝而柔美的海洋。
“安娜在阿达纳城,来信了没有?”鲍德温单手支着腰,询问说。
塞浦路斯必须提供大批的粮食、橄榄油,并带我方物资一起,支援安条克里的朝圣者;
比如现在的哈里发名叫穆斯塔阿里,即“居高位者”,年龄只有十七岁,并且是首席维齐尔麦列克·艾弗德勒的傀儡,更为讽刺的是:艾弗德勒的父亲哲马利,是标准的亚美尼亚人,也是宫廷奴隶出身,最可笑的是,艾弗德勒父子还是逊尼信徒。
所以,埃及的法蒂玛http://m.hetushu.com长期和塞尔柱突厥争夺圣地,但其国家的内部,却早已是亚美尼亚、突厥、希腊、阿比西尼亚等异族将军、臣仆混杂掌权的天下。
但也能忍气吞声,谁叫自己的岛屿,是夹在皇帝与法蒂玛哈里发两大强权间的一块“海上垫脚布”呢?
拉普索玛特斯本人必须要作为中人,运作缔结埃及方和朝圣者方军事盟约。
和阿尔·鲁米和舰队一起来到塞浦路斯岛的,就还有大维齐尔艾弗德勒的信件,一封是送给朝圣者代表的,一封是送给拉普索玛特斯的。
随后,埃及方提出严正的要求:
接着他俩一起沉默了,眺望着那条双子塔间瘦长瘦长,用黑色砖石堆砌起来的长桥,看不到它的尽头似的。
这在法蒂玛王朝里是丝毫不新鲜的,哈里发的权势早已衰落,国家的实权掌握在维齐尔,和各派军团手中(如阿比西尼亚卫队、突厥骑兵军团和柏柏尔禁卫军等),这群人互相倾轧,争斗不休。
“来信了,告诉我英格和_图_书丽娜怀孕了,并嘱托我在战场上要万事小心。”高文呵呵笑着,拧动了下眉毛,看着阔阔翻腾的河水。
塞浦路斯必须提供一千人的军队,加入阿尔·鲁米的军团,前去解安条克之围,承认科布哈、杜拉克、里德万等突厥王公皆是我们共同之敌人;
最后,在一片轻微的哄笑声当中,伯克·鲍德温亲自举着盾牌,猫着腰,对面的德西乌斯手持练习用的无刃长矛,两人开始互相周旋着,对刺操练起来,十分认真。
在开放式的园林长廊前,塞浦路斯的总督拉普索玛特斯,有些惊恐地坐在椅子上——在他触目所及处的海面上,到处是悬着绿色三角帆的撒拉森快船,一百艘,一百五十艘,不,应该有两百艘之多,它们的中间,还簇拥着七艘望之胆寒的,也是法蒂玛巴比伦国君最引以自豪的巨型战舰,它三层划桨,拥有复杂而有效的风帆,带着铁甲板和镀银的桅杆,作战十分凶悍灵活,船首船尾的塔楼上,都有致命的排弩,法蒂玛人给这种战m.hetushu.com舰取了个外号,“猫”。
听完这话后,纳罕的鲍德温才如释重负,笑着拍打着高文的后背,要他而后定要“尽心尽力”。
“马上还要练习如何对付敌人的散骑,如何对付敌人的投射手,如何对付敌人的弯刀等等。”对着宿营总管梅洛认真的答复,鲍德温耸耸肩膀,接着他走到了浩荡的河曲旁,和高文站在一起,看着那边高耸的双子塔楼,扼守着关键性的石头桥梁,对岸河川那边,是无边无际的科布哈的大营。再过三天左右的时间,他们就要赶赴那里,和这位危险而强大的摩苏尔王公决一生死。
在塞浦路斯总督前拆开阅读的,便是后者。里面虽然写信者署名依旧是“埃及的君王,无与伦比的信士长官,封印先知(即穆罕默德)缠头、斗篷和雕花窗户的拥有者,伟大的穆斯塔阿里”,但实际谁都知道,这封信是艾弗德勒亲手写的,里面居然狠狠训斥了拉普索玛特斯,说他“胆敢跟随希腊皇帝,攻陷了拉塔基亚港,陷基督朝圣者于险地”云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