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鹰扬拜占庭

作者:幸运的苏拉
鹰扬拜占庭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卷 与皇帝的“一年之约”

第18章 坦克雷德的恨意

坦克雷德的拳头狠狠掼在了桌子上,博希蒙德眼前的烛火剧烈摇晃着,盘子在桌面上上上下下的振动,可以感受到他外甥的怒火,“安条克城是一定要归于我们的手里的,但现在觊觎它富饶的家伙太多。按照渡海出征前的誓约,我们必须把它交还希腊皇帝;而假若不闻不问,交给枢机会议的话,多半情况是将城区和国家都分割开来,交给各大领主分而治之。这样的话,我的马拉什和埃德萨,不能和安条克连在一起,各自割裂开来,将会是多么悲惨可怕的情景。”
“是的,不仅是梅登斯堡、德拜克雷堡和小亚历山大堡这些,马上塞琉西亚和西奇里乞亚,我也会一并在约定来到时,商议归还给陛下。当然,若是安条克城夺下,也是一样。”高文模仿着君士坦丁堡的官员,做出了十分恭谦而有决心的手势。
“可是高文和泰提修斯也拥有兵马的!”
那边,博希蒙德在用寒光闪闪的匕首,切割着腌肉和面www•hetushu.com包块,洁白的牙齿嚼然有声,像是头野兽精细地在享受自己的盘中餐,“你说的没错,但是面对整个公教会,谈何容易?我们还在争取在安条克城攻坚战里,立下功勋,而后将这座城市执掌在手中。”
这个夜里,大公爵的绯帐内,高文卑谦地坐在泰提修斯和狄奥格尼斯两位将军的面前,呈交了牒文,“大公爵阁下,这个……”狄奥格尼斯阅览了其间的内容后,颇为感动,“居然愿意现在就将叙利亚门的几座堡垒归还给皇帝陛下。”
“我听到了消息,高文现在摇身和泰提修斯组建了帝国远征枢密会议,明显要和随军枢机会议分道扬镳,这个间隙我们可以利用。还有坦克雷德,比萨人的债务,一日一日催得紧,他们抱怨说自从分区停泊后,无法对圣西蒙港的物资买卖达到独占效益,就要来催我的债,所以我们得尽量完全占据安条克城和圣西蒙港口,将它租赁和*图*书给比萨独占,这点上我完全同意你的看法,不过圣西蒙港分区停泊的法令书,是由两个会议联合下达的,你我必须暂时低调,左右逢源,寻找机会将两个会议的威信同时破坏掉,以达成我方独大的优势……”说完,博希蒙德诡秘地笑起来,用匕首刺破了块流满油水的腌肉块,将其塞入到了口中,随着牙齿的磨合翻动,肉汁顺着他晶亮的嘴唇不断溢出,沾满了胡须。
然而在圣职长上温厚的手掌下,在祭坛帐篷亮丽的烛火前,低着头的坦克雷德,明显在眼角里露出道凶光,他先前在勒班陀初次上阵时,面对劳尔的那种羞涩和热烈的眼神已慢慢不见了,杀戮、背叛和强占,已经让他的心渐渐变得如同铁石般。
“一个修士而已,只要军队在我们的手中就行。”
但阿德马尔却狠狠训斥了原本应该据守在圣保罗门防磐和岗哨的坦克雷德,称他独断专行的做法贻害了整个战局,要对他实施同样的鞭笞之和*图*书刑——而那位在防磐陷落时,拒绝救援圣职长上的骑士西格玛,据说因为早已知道他已得罪了整个公教会,索性趁着战乱的时候,带着自己的战马、武器,和一些扈从军士、仆人,不知道流落逃亡到什么地方去了。
“舅父!现在我们的敌人,不光有希腊皇帝,也不光有高文,甚至不光有异教徒,还有罗马城的教宗!可恶的阿德马尔,他跟着雷蒙德那个独眼皮囊,从勒芒赶到这里来,就是要钳制我们的发展,他若是继续执掌枢机会议,我们伟大的国要到何时何地才能耸立起来?”返归营地后,坦克雷德咬牙切齿,公然不讳地表达了他对圣职长上乃至整个枢机会议的仇视。
而原本,阿德马尔便是想借着对坦克雷德违背命令的“惩戒”,杀鸡儆猴,以达到让信徒朝圣者的队伍更加团结的目的,并纠正、整顿散漫各自为战的习气,现在见目的达到,便摁住了坦克雷德和博希蒙德的脑袋,表示对他们的谅解和_图_书
在戈弗雷兄弟于狗门,高文、博希蒙德于圣保罗门取得了对亚吉·西扬主力的大捷后,在原先溃散中的鄂斯都、赫拉克勒斯等诺曼人雇佣来的将领,也收拢了败兵,重新对圣泉石堡发起了反攻,并将其重新夺回——突厥士兵已经丧胆,故而这个反击的行动并未遭到很大的阻拦。更何况赫拉克勒斯还发觉,自己的父亲帕克阿德,这个老不死的亚美尼亚狐狸,居然带着几个亲兵,神不知鬼不觉地就藏在了石堡的某个不起眼的角落当中,直到安全夺回石堡,才重新现身。
圣职长上代表着整个公教会的枢机会议,对高文和泰提修斯的勇猛善战,以及对整个战局关键性的支援作用表示感激,并馈赠了两位营地各自三千苏的银币作为犒赏。
高文、泰提修斯、博希蒙德、雷蒙德和坦克雷德,统率着诸多国度的军队,则凯旋了各自的营地,带来无数砍下突厥人的头颅,前往阿德马尔圣职长上的祭坛营帐前献捷。
于是博希蒙德跪和_图_书在了圣职长上的面前,苦苦哀求,辩解说他的外甥是因为被亚吉在城中施放的浓烟火焰迷惑住了,不明所以,才决定先驰援“吉思尔·阿·哈迪德”来解救他的,“求求您,看在阿普利亚和西西里的我们,这么多年来忠心于圣座冕下的份上,宽恕我这缺乏经验的孩子吧?我一直都把他当作亲生儿子来看待的!”红胡子的公爵流下了泪水,在场的领主和修士们无不动容,高文想了想,也对义兄彼得使了个眼色,便同样加入了求情的行列,并表示可以不要犒赏,也不能让最勇猛善战的诺曼骑兵由此寒心。
整个安条克城周边的河流、山谷和城门,都因次日巨大而残酷的战斗被鲜血浸染了,而突厥人惨重的损失,让安条克城陷于了何等的悲恸当中:亚吉·西扬最勇猛善战的埃米尔阿德索尼尤斯死了,与他一起被埋入肮脏泥土的,还有十二名最高贵的阿塔伯格或贝伊,和近万名善战的士兵,这位老者毕生营造的权势和军队可以说毁于一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