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鹰扬拜占庭

作者:幸运的苏拉
鹰扬拜占庭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卷 失落的军团

第88章 第一颗珍珠

夜晚,塞琉西亚的卫城大厅间,火把通明,该地和西奇里乞亚几乎所有的希腊贵族、地主,顺着廊柱和篝火站得满满当当的,其中尼卡和他的两位儿子,是整个人群的核心,不一会儿后安娜蒙着头纱,额前与脖子前绕着璀璨的珍珠、松石、珊瑚项链,披着钻石披肩,套着紫靴,身材巨大的高文,和十六名举着旗幡和长柄斧的卫队,排成两列,追随其后,自小祈祷室里走出。顺着侧边的台阶,安娜表情庄重,拾级而上,走到了高脚坐榻前,而后转身坐下,高文亦持剑立在其侧下的台阶上。
浩浩荡荡进入塞琉西亚的师团队列当间,安娜的小肩舆,在整支卫队的簇拥下,来到了尼卡和两位儿子的眼前,雷欧和迪迦率先下马参拜,接着盲眼老将军也在扈从军仆的扶持下,颤巍巍拜迎在安娜的眼前。
“犬子们名字,是赛文、艾斯、泰罗、雷欧、迪迦、盖亚和奈克瑟斯。其中前三位,在多年前奉先前皇帝的命令,前往奇里乞亚东部的西斯城驻防,监察当地亚美尼亚贵族们。雷欧和迪迦,在北方的穆特河谷处,拥有自己的堡垒。”
简言之,尼卡带着这座首府城市投降了。
“你俩说这么多,就是没有半个字,关心你们的两位幼弟的……”尼卡抬着浑浊惨白的眼珠,听着河面上行军的巨大声音,悠然而说,“家族的根,在阿拉尔曼城堡,不管是高文,还是皇帝,还是突厥的苏丹,都不可以把它给夺走m.hetushu.com,我们卡列戈斯无论需要多少代人,都要牢牢把它给守护住。”
人质交换后,高文即刻与安娜密议:事情绝不可耽搁,趁着尼卡还未倒向你父亲前,抓紧时间进入接手塞琉西亚城。
塞琉西亚,昔日巨大坚固的帝国首府军镇,处与赫拉克利亚、科尼雅、潘非利亚、伊苏里亚、奇里乞亚诸多地区交会的要冲地带,构筑在灰色盘旋的海边石崖之上,俯视着弯曲而过的萨尔列夫河,坚固的城门通往平坦的河原,石崖之上是别门直通其上的卫城,卫城下还有阶梯,通向邻靠海洋边的凹半月形的军港,是足以支撑五千精锐士兵驻屯戍守的大型要塞,“安娜,这是您皇冠上镶嵌的第一颗钻石。”城门塔楼上举着武器和旗帜欢呼的士兵,朝下挥洒着红色的番红花花瓣,甬道之里,变换的明暗光线,透着垂帘,映入了安娜仰起欣喜的眼眸当间,旁侧高文的声音传来。
结果到了黄昏时分,塞琉西亚城堡就派出了一名贵族军人作为代表,前来绯帐,在卫队武士战斧和长戟交叉下弓腰而过,拜倒在高文与安娜的面前,而后让大伙儿吃惊的是,这位代表也是潘非利亚与塞琉西亚交界处,一座名叫阿拉尔曼城堡的主人,居然是名叫尼卡·卡列戈斯的希腊武士,本也是前朝的军事贵族,当帝国势力和舰队在小亚细亚崩溃后,他带着家族占据了堡垒,自立为主,时而投靠扎哈斯,http://m•hetushu•com时而投靠罗姆苏丹。
次日,萨尔列夫河面上,涨起的河水滔滔,正是夏季,两面的树林和长草摇曳,浮桥上师团所属的骑兵,头盔与鸡脖甲上的羽翎竖起,各色旗帜、鱼龙旗交迭,马蹄声阵阵,踏着浮桥,在河面上激荡起阵阵水流,在岸边数排旌旗扬起,高文、比雷尔、乔瓦尼、布兰姆森、戈特沙尔克、布拉纳斯、多鲁斯等将官满身甲胄,手持佩剑,督导身后的步兵支队,监视着对面尼卡的队伍。
现在当高文的庞大师团杀入塞琉西亚后,而皇帝的军马暂时未能及时抵达,尼卡便当机立断——原本塞琉西亚城留守罗姆士兵,将他迎入,拥戴为将军,是准备抵御高文的——但而今尼卡直接将塞琉西亚城的钥匙、要塞图和令牌,全部交到了高文手中。
“最好劝降信和那个埃米尔的头颅能起到作用,叫坚固的塞琉西亚城堡开门投降。不然现在暑气渐渐升腾起来,师团在这片海边的冲击平原上待的时间过长,会爆发瘟疫的。”高文的态度则要谨慎的多。
旗帜下,盲眼将军身旁,是同样骑马披甲,特意从穆特河谷那边赶来助战的雷欧与迪迦兄弟俩,“父亲,这个师团来得好不尴尬,高文虽然自称斯特拉提哥斯,但是现在皇帝的军事体系当中,哪来的这种复古的军衔?并且他的印章上还是亚美尼亚大公。至于紫衣公主,就更加荒诞了,迄今没有皇帝的金册诏书,就贸贸然交hetushu.com出塞琉西亚城,真的好吗?”
“是……”尼卡诚惶诚恐地答应了,他的两位幼子,一个十五岁,一个仅十三岁,现在正伴在父亲左后。
“就留下在守卫者旅团,充当我的侍卫。”安娜以示恩宠。接着盖亚·卡列戈斯、奈克瑟斯·卡列戈斯,两位少年武士,便毕恭毕敬地拱手,佩剑立在安娜的下首处。
而后高文握着剑柄,朝下踏了两步台阶,这样安娜的眼神恰好与他的头颅在同一道线上,这位用蓝色的双眸扫视全场,“现在我代替主保人、紫衣公主殿下颁发塞琉西亚光复后的第一道指令,自此这块土地上所有的军镇堡垒上,都会驻屯上我师团的队伍,你们全部都得在纳税日,将金钱交到指定地点,在征战时你们也得提供军役和装备,追随我的旗帜出战。”
“有质疑的勇士,尽管站出来啊!”安娜于高文的背后站起,缓缓而言,“否则的话,就如我主所言——‘人们啊,你起来,去迎接撒玛利亚王的使者’。”
整个人群,许多人被这番大逆不道的话语震得面如土色,有的贵族便直接牵拉着尼卡的袍角,大约意思是,“这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小妮子是哪来的?就算她是皇帝的女儿,负责光复这块土地,但她居然胆敢称自己是替杜卡斯这个姓氏,来行使权力,这会让我们很被动懂不懂!要是皇帝真的知道,我们聚在一起,于塞琉西亚陪着这女孩疯,是不会有好果子吃的。”
欣喜的安娜即刻hetushu.com许诺:尼卡所在的卡列戈斯家族,及阿拉尔曼城堡周围的所有田产权益不变,并享有减税特权,此外以后只需要提供一百名骑兵和二百名长矛手的军役,追随弓师团作战远征即可。
随后,纱巾下安娜端正的被火光映照的容貌冷若冰霜,她将高文递交给来的珐琅提匣举起,声音回荡在大厅间,“这个匣子里,是我独有的印章、令牌,镶金羽毛笔,绿墨水壶,从此我安娜·杜卡斯用其在任何铅封文书上加盖的印记,不论军事,抑或民事,都将在这片土地上畅通无阻。”说完这话,安娜很郑重地将这个匣子,摆到了在其右侧跪拜下来的阿格妮丝手中。
俯视着纷纷朝自己跪拜的这群贵族地主,安娜寒暄了几句,便直入主题,“自此,我将以杜卡斯家族的名目,统治这块土地,全力替父亲所在的帝国肃清各色敌人,并全力支持朝圣者光复圣城。”
然而尼卡却依旧张着他那毫无神采的双眼,伏在地上,白色胡须下的嘴巴纹丝不动,静静听着安娜的训诫。
“也就是说,三位哥哥去了西斯城,两位幼弟送给高文当人质,我们坚守穆特河谷,父亲您留在阿拉尔曼城,皇帝来了我们就奉迎皇帝,是不是?”
“鄙人和鄙人的七个儿子,都将永远效忠于斯特拉提哥斯将军阁下,与紫衣公主殿下。”这会儿,当尼卡抬起头来时,高文才发觉对方大约六旬年纪,眼睛空洞无光,原来是个盲人(不过应该是晚年患眼疾所致)。盲人就m.hetushu•com盲人吧,还连生有七个儿子,没一个女儿,也算是厉害,“尼卡将军,你的七个儿子……分别叫什么名字,住在什么地方?”
“哦?那烦请把您的最后两位幼子,留在我与公主殿下的身边,本人会好好培养他的。”高文此话的语气很明显,那就是索要人质,为将来塞琉西亚的安稳——穆特城在北方,与赫拉克利亚(托罗斯山脉北部地区统称)地区相连;而阿拉尔曼城,则在西部的狭长海岸,又是与潘非利亚地区连通的锁钥,现在全是卡列戈斯家族的领地,不得不防。
“总之不能完全投向某一方。”最终,尼卡给自己的种种行为下达了定义。
“做得很漂亮大蛮子,只要在这条名叫萨尔列夫河(这条河,是塞琉西亚军区的最主要河流,百年后神圣罗马皇帝红胡子腓特烈一世,在骑马徒涉这条河时,在此淹死)上搭起浮桥,利用森林的掩护,我们的军队很快便能逼近塞琉西亚的城下,发起致命的攻击。”待到信函发出后,安娜很是兴奋。
“安心,而后阿拉尔曼地方若有任何不顺,但管来找我和高文帮忙。”安娜微笑着,做出如此承诺,但内里意思很明显——果然,会意的尼卡便保证,马上他与两位儿子,便各自返回城堡和领地当中,整顿人马,准备追随高文的师团,参加对安条克及小亚美尼亚诸王国的攻略。
“当然高文——下令今夜开始,三天时间内,全军休整大筵,将城中所有财货都分发给师团士兵和贾尔古巴的水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