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鹰扬拜占庭

作者:幸运的苏拉
鹰扬拜占庭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卷 失落的军团

第85章 泽菲利姆之战(上)

布置完毕后,高文凌厉地看了布拉纳斯眼,对方急忙吞咽了下了口水,当即表示除死方休,要在来日统帅新旅团,为公主殿下与斯特拉提哥斯将军奋战到底。
埃米尔也速丁也只能下令:土伦统率千人,布阵在己方右翼,防备自河洲进入来的安德列夫分遣队(实际千人都不足,不过其间有许多人是熟识当地地理形势的海盗,驾着小舟左进右出,到处纵火,声势营造得十足),又留三百人坚守堡垒,自己仅带着四千人不到的队伍,绵延列阵于山丘之上。
罗姆的旌旗队列,甚为严谨,最前列为鹿砦木栅,矛手列阵其后,其后多为轻装箭手,骑兵们则部属两侧,挡在高文正面,诵经击鼓之声竟日达旦。
“高文,有此军容,又得蒙主眷,可以凯旋了!”这时,高文身后的肩舆落地,垂帘后的安娜看到其下弓师团的浩大阵容,颇为激动地说到。
城外丘陵上布阵的罗姆突厥军异常震恐,当土伦等见识过的,看到了对面敌人的红手和-图-书十字剑旗帜后,更是士气大跌,“尊贵的埃米尔阁下,现在应该如何?我军正面有敌人,侧翼和后路也出现了大股敌军,随时可以涉过河曲来攻击我们。”
很快次日凌晨,红日破云而出,背对着东方布阵的红手旅团与守卫者旅团,战甲璀璨,共八千健儿,密密麻麻立在芦苇砂地之上,旗官与兄弟会们不时骑着战马,在阵列里来回驰骋高呼,激励士气。
接着高文,留下了少量骑兵警戒后,便急速驰回了大营当中,整个弓师团随即厉兵秣马,众人都明白,只要打好了这一仗,此后一路驰入塞琉西亚,将畅通无阻。
“埃米尔阁下。”也速丁身边的各位贝伊、加齐和奴兵们,都指着布拉纳斯一字长蛇般前行的旅团,“这股敌人侧翼暴露在我们面前,是否要下山攻击他们?”
在阵列内,及各支队间,意大利老兵连队持长盾利剑,担当各方应援的职责。
但安德列夫与贾尔古巴,很巧妙地自海路和图书驶入河口,迂回到了泽菲利姆河的下游地带,忽然携带战旗,遮断了也速丁队伍的侧翼。
其中,布拉纳斯旅团的五支班达,列成了视野开阔并可以急行的雁行阵列,部属在红手旅团的左侧;处在两旅团中间是两支最精锐的骑兵连队,组成双线阔大队形,矛尖闪闪,马首的羽翎在晨风里飘拂,对着当面丘陵上的罗姆军队虎视眈眈;其右,是红手旅团的六支班达支队,呈倒“L”形列阵,前三个支队正对着也速丁的阵地,组成了一道横的对垒线,在其最右边的“地狱血口”支队,其后顺着斜线又布置了“胡狼”、“冈加拉”、“阿波罗之箭”三支新支队,老支队皆排成手持骑矛、荆棘枪、野猪枪的紧凑纵队,以德意志兰人为核心的新支队,前列皆是持双手剑、阔剑与双手戟之死士。
“不出一个礼拜,长公主殿下必将跸入塞琉西亚城。”高文将手敲在胸膛上,慨然立誓。
“安娜——塞琉西亚,将是你的卡斯塔莫努堡和*图*书。”
也速丁看着这幕,额头上渗出了细微的汗珠,这表明他在犹豫不决。
“也是你的,高文!”随着公主殿下这声呼喊,高文咬着牙,披风如剪,纵马驰下了高丘,一排排士兵在他两侧掠过而后,他举手高呼,“公主殿下神启已真,得蒙主眷,我军必将取胜。”
“很好,若此目标实现的话——高文,我将暂时舍弃科穆宁这个姓氏,免得让你有束手束脚的感觉,而会在塞琉西亚城戴上属于自己的冠冕,披上自己的紫衣,改名为安娜·杜卡斯,自此以新的面目,与你打拼这个天下。”垂帘后的安娜,拍打着软木扶手,朗朗说到,吓得旁边的阿格妮丝与胖宦官面如土色,实在不清楚公主殿下是何种想法。
旷野沙原之上,红手旗下,骑着黑色萨宾娜的高文,与将官们一起凝神观阵,“诸位,只要在泽菲利姆城歼灭此地的科尼雅军队主力,而后直抵塞琉西亚,便根本不用费任何气力。此战,骑兵队伍不用强攻山头,避开霉头,http://www.hetushu.com而是布阵在左侧河川浅濑处待机——明日晨第二个时辰,于中军阵升起圣特奥多尔旗,以此为信号,布拉纳斯与多鲁斯统领守卫者旅团,与保罗派信徒,自左路进,与安德列夫分遣队会合,而后举红手旗上下三次;以此为信号,红手旅团齐进,自正面攻坚,守卫者旅团则自敌军右翼侧击——诸位务必记住旗帜信号顺序,有轻脱冒进者杀,有逡巡不前者杀,有妄议军策者杀。我坐镇红手旅团,若我阵亡,由乔瓦尼接任指挥;布拉纳斯将军坐镇守卫者旅团,若布拉纳斯阵亡,由多鲁斯接任指挥。”
“看到旗帜了,全旅团前进。”守卫者旅团的布拉纳斯回头看到这个信号后,便拔出佩剑,接着旅团的所有支队,先后呐喊着,顺着罗姆军队所在丘陵的右侧,隔着弯曲的河流,大摇大摆地前进,目的明显是要与对面的安德列夫分遣队和船队会合。
阳光洒下,总司钵戈特沙尔克不断高呼着“小天国的门已经洞开”,“钥匙就是你们手中的剑和*图*书”,神甫修士们举着各类圣像画,来阵列前高声鼓舞,闹得左翼布阵的保罗派信徒非常不满,“科纳马雌狐”则骑在马上,看着立于阵列最后方高丘,被射下的晨光笼罩的高文,暗自盘算着马上攻下地盘后,这位与安娜到底会不会践行诺言,给她与真信徒们一块应许之地。
“神的旨意,必胜!”所有士兵们都高擎旗帜和武器,大声应和起来,接着在安娜的肩舆边,圣特奥多尔的圣像战旗霍然升起,黑色的旗边在阳光下翻滚招展。
而同样察觉弓师团动向的罗姆突厥人,即便还没有得到吉利基苏丹的命令(这位现在于安卡拉城,通信的渠道,已被占领科尼雅的朝圣者们给断绝掉),但也都自发离开塞琉西亚和奇里乞亚西部各个堡垒,集结在“卡里亚埃米尔”也速丁的旗帜下,再加上自尼西亚城和塔尔苏斯城退出的部分罗姆士兵,由突厥贵族土伦带领,合计大约五千余人,同样开进到了泽菲利姆城外的郊野上,准备依托城堡和河流,阻遏住高文前进的步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