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鹰扬拜占庭

作者:幸运的苏拉
鹰扬拜占庭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卷 失落的军团

第44章 “嫁妆”

尼西亚城额外交给博希蒙德军队相当于五千拜占特金币的钱财,来安抚这位失意的公爵;
其余款项,按照戈弗雷事前的方案,也就是雷蒙德与休这两位后至的领主,将分不到任何战利品,此外守城方将不可以带走任何财物,一旦发觉违反,战火必将再启,届时不留一人;
猛然间,狄奥格尼斯又觉得自己被耍了,“尊敬的布拉纳斯将军,是否皇帝来到了?”
安娜说这话的时候,咬着嘴唇,显然也带着极大的苦恼,因为原本按照约定,在尼西亚陷落后,她要和高文在里面神圣的大教堂里举办正教婚礼的。
“很感激您们两位的斡旋。”在和谈书卷上署名完毕的伊本。麦蒙,完后朝高文与阿德马尔行礼,“然而尼西亚城的战役结束后,罗姆王国对贵方的敌意和宣战态度将不会有任何改变,所以当你们通过奥列斯峡谷时,将继续遭到苏丹和他勇士果决不懈的攻击。”
狄奥格尼斯嗅嗅那药草囊,一股辛辣清凉的气味钻入鼻腔,头脑冷静下来,也只能对女医师点点头致谢,便不安宁地躺下了。
故而争吵并不是很激烈,比较快地达成了一致:
那边,泰提修斯等罗马将官也开始强烈抗议,说若是将沙赫娜美交换尼西亚城,而归还给科尼雅苏丹的话,他们在皇帝陛下面前将无功可邀,于是高文很快就来到了君士坦丁提姆门前,趁机以仲裁人的身份,向博希蒙德这位皇帝钦定的“亚细亚总司令官”提出和-图-书建议:
“今日可以抵达奇维特,大约明日下午便能整备好队伍,来到尼西亚城。”多鲁斯回答说。
“可是我根本没捅啊……”内心带着这样的苦笑,高文便询问前来报信的多鲁斯。兰伯特,“皇帝陛下的进程如何?”
“我也要去,另外你们快去通知泰提修斯将军,他的营地在一古里外。”大惊失色的狄奥格尼斯,当即便抓起了摆在榻边的铁连枷,就要出去。
这场会谈,攻城方因为内部隔阂重重,没人再愿意承担继续攻坚的伤亡;而对守城方来说,也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再加上连精神主核都落入到敌人手里,继续守下去也是个死局。
“哎呀呀,真了不得,圣职长上居然要向我这个落魄的人物提出核准的方案。”博希蒙德大声挖苦埋怨。
“但是!”狄奥格尼斯心急火燎。
“这是贵苏丹的自由,但是我必须事先预告,这样做的结果,那就是我们会把朝圣者的旗帜,插在科尼雅城的塔楼上。”高文将备忘录卷起,对伊本。麦蒙说到,旁边的两位投来了赞许的目光。
年轻的骑士次子不敢怠慢,他携带着通关文书,在一个半时辰后,就奔到了东谷地带。
“马上就收拾,今夜进军,疾出东谷,进入奥列斯峡谷,然后再伺机折往比提尼亚和布拉西龙的交界处。原本直接可以自尼西亚那边前往目的地,但想必皇帝陛下已经算计到这点,故而带兵前来,要堵住我和安娜m.hetushu.com。”
然而,君士坦丁堡皇帝的座舰很快就出现在马里马拉海之上,还伴随着无数大大小小的战船,上面的甲板上立满了皇帝雇佣来的战士,各处哨塔上的烽火升起的黑烟,在天空里连成一片。阿莱克修斯站在船首神像的甲板上,看着出现在面前的海岸,“朕先前曾送过来嫁妆,但是朕现在还希望收点聘礼,高文你这混蛋……安娜才跟你这么点时间,就已经变得和皇都客栈和酒馆的流莺般不知廉耻了,居然公开说出此等伤风败俗之语,早晚会被你卖出去的,所以朕宁愿把她给抢回来送去修道院幽闭。”
守捉官上前,拉住对方,急切询问,“你们是前去东谷增援的吗?”
“皇帝会杀了我,对不对?”亏得旁边的高文,还能满不在乎地打趣道。
高文叹口气,身为个女婿,虽然是毛脚的,但整天被老岳丈追杀算个什么事呢?接着他对多鲁斯笑着说,“义兄那边我认为留下老骑士沃尔特。桑萨瓦尔担当护卫,便已足够。如何,多鲁斯。兰伯特,加入我们的大连队吧,前面会有无限的前程和光明在等待着你,你将担当戈特沙尔克武装团的掌旗官。”
布拉纳斯也一脸纳罕的模样,说自己不知,只知道昨晚高文阁下送来急信,说大连队要去阻挡攻来的科尼雅苏丹大军,将整个营地都托付给他了。
“他当然会杀了你,大蛮子!就算不明着来,他也会唆使其他人害死你。”安娜害怕得http://m.hetushu.com很认真,她跑到高文的面前,当着绯帐内所有人,就伏在了对方的胳膊当中,倒是闹得高文有点尴尬,“反正在这军营里也不是什么秘密了,高文我们不能参与尼西亚的献城仪式了,必须要尽快离去。”
“因为你可是我的上司,上下级关系不能随便变更。”虽然高文这么说,但最后的结果是不会有任何变化的——泰提修斯在规定时间内,也立在了营地前临时搭设的帐篷里,旁边是高文和阿德马尔,二位互相致礼后,便各自坐在了座位上,风儿呼啸着,在城墙和围城营地间的地带刮过,很快北段城墙一处小城门被打开,伊本。麦蒙裹着黑色的袍子,在几名扈从武士的伴同下,骑着驴子来到帐篷前,而后下马,双方各自用不同的语言致敬后,高文对着泰提修斯与阿德马尔点点头,表示会谈可以开始了。
除去二位圣职长上外,再外加皇帝的代表泰提修斯将军为谈判一员,全权代理君士坦丁堡。
很快,尼西亚准备投降的消息,就传遍了整个奇维特的营地,隐修士彼得激动万分,他举着抄录来的会谈纪要,不断在众多信徒聚会的时刻高声朗读,很快营地内全是赞美上帝,赞美圣乔治,赞美朝圣武士的歌咏之声。
这时候,狄奥格尼斯观看了整个营地,确实发觉整个大连队,从将官到士兵,兄弟会、武装团乃至军仆和格拉纳爱等女医师,都已走得干干净净,旗帜没有留下半个。
现在他父亲,应和_图_书该是想举起波斯长柄铁骨朵锤,把高文摁在坐榻或其他什么地方,一锤一锤砸,成为骨沫和肉酱为止,然后搓成灰,拌在腐肉里喂秃鹫。
“这是亚细亚行军总管特意给你下达的命令,难不成你要违抗?”格拉纳爱的语气没有任何讨价还价的余地,接着将药草囊放在了守捉官的手中,“好好养伤,这是止血的药,大约两天后还能赶上战斗的,我向你保证,马上尼西亚城也要投降了。”
格拉纳爱走后,守捉官便在榻上慢慢睡去,待到他醒来时,又听到了外面密集的人马行走声,再也忍受不住,便走出了营帐,让他惊讶的是,此刻是许多帝国的士兵,扛着武器,骑着马,走到了红手大连队营地来,打首的恰好是布拉纳斯将军。
守城军队现在尚有四千余人,抽出一千五百人,给泰提修斯与布拉纳斯将军,以战俘身份,向科穆宁皇帝“交账”;
“败军之将,估计见到红手十字剑大旗和我的策略后,就会往更远处遁走的。”高文倒是信心满满,“前进,就像当年在卡拉布里亚那般,闯出一条道路来,先避开皇帝的锋芒再说。”
次日上午第二个时辰(晨八点)开始时,尼西亚城同时将君士坦丁提姆、北城门和新门打开,而后伊本。麦蒙退城,沙赫娜美此段时间,送往最富道德的戈弗雷公爵处监管,她与子女的安全和尊严将不会遭到任何侵犯。
麦蒙也不争辩抗论什么,捂着胸口对各位话别后,转身骑上了驴子,就朝城门http://m•hetushu.com方向归去。
“但据岗哨的情报说,那个科尼雅苏丹还带着军队,驻屯在多利拉爱姆这个城堡前面的山坡上,继续监视着尼西亚。现在大连队单独冒然出去,真的好吗?”乔瓦尼和安德奥达特都提醒说。
“住手贵客,你的伤势还未痊愈。”这会儿,格拉纳爱女医师走进来,严厉地警告了他。
“是,是的,我,我非常乐意!如果将来我能凭借自己的力量,和阁下的赏赐,获得一座城堡的话。”多鲁斯原本就是因为无法继承父亲留下的座半旧的磨坊,才骑着匹劣马来参加平民朝圣大军的,现在当然急着出人头地。
“快去告诉高文,皇帝来了!”彼得在得知此事后,急忙叫多鲁斯。兰伯特跨上快马的马鞍,前去尼西亚营地报告此事。
“什么,父亲要来?”安娜听到这个消息,脸色和声音都变了,她心里明白,先前在罗马将官们面前的诓骗之语,说什么自己早已在榻上被高文“捅破了”,定是被狄奥格尼斯或米哈伊尔,或其他什么人,传到了布拉赫纳宫里,也到了阿莱克修斯的耳朵当中。
营地内满是集合的喇叭声,惊得在一边营帐内休息的狄奥格尼斯起身,忙问身边的人,到底发生了何事,“吉利基。阿尔斯兰得到了来自安条克、阿勒颇和萨莫萨塔等地突厥士兵的援助,重振旗鼓,朝着东谷杀来,大连队要去堵截阻击了!”一名正在扛起行李的士兵,对他说。
其余人自东谷退走,朝圣者届时如约交出沙赫娜美与她的子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