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鹰扬拜占庭

作者:幸运的苏拉
鹰扬拜占庭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卷 失落的军团

第19章 人人都爱雷蒙德

“不,不,我要等,等待来自勒芒城的,圣职,圣职长上阿德马尔大人,大人,他是圣座冕下,派遣给,给鄙人的使节。”雷蒙德对着休如此说到,实则是要夸耀教皇只派给自己使节的,所以这些朝圣者里面,自己毫无疑问是老大,而卡佩王室因为向来与圣座不协,故而休·卡佩别想对他取而代之,“只,只有阿德马尔大人来,来后,才能开拨。”
随后公爵大人将剑举高,仰天长啸,就要开始于大皇宫内吟诗,人们纷纷遮盖住耳朵,觉得时间都尴尬地凝固起来了,这时候坐在皇帝御座那侧最近的休·卡佩及时起身打断,“我觉得图卢兹公爵大人说得极有道理,也非常诚恳,我们都愿奉着陛下的御旗,臣从伟大的罗马皇帝,两三日后渡过海峡去与异教徒作战。”就这样,终于阻止了雷蒙德用卡斯蒂亚语言吟诗的惨案,众人也松开口气,擦擦冷汗,各自有说有笑起来。
欢宴之后,皇帝特意将雷蒙德唤到了相对隐蔽的侧殿,宦官和使女来来去去,把守耳风和*图*书,将帷幕和丝帘放下,雷蒙德受宠若惊。“挚友,现在整个朝圣者群龙无首,但朕相信你是完全可以深孚所有人的威望,将圣墓光复的。尼西亚之战后,泰提修斯和布拉纳斯的部队就交给你来节制督帅。”说完,皇帝意味深长地一笑,将手亲密地摁在了雷蒙德的肩头,“不过,其他朝圣者的领主的心,就交给挚友你自己来收伏,朕也是爱莫能助。”
“既,既然阁下说,说了,我也没,没什么异议。”雷蒙德毫无脾气地将剑收起,坐了下来,开始继续饮酒。
这种空头的豪言壮语,怕是连阿莱克修斯自己都不信,但他对雷蒙德的态度还是很赞许的,同时暗喜又在朝圣者内部插下根楔子,于是皇帝转过身去,抬头的雷蒙德看到,那位刚才陪酒的美艳宫廷贵妇,自皇帝的身旁转出,低着头伴在了自己的身边,“尤多希雅,好好侍奉图卢兹的爵爷……”阿莱克修斯笑着丢下这句话,便告辞而去。
但随后又想起了巴里城的妹妹,“英格丽娜你这和-图-书个蠢婆娘啊,再不行动,怕是高文就要被公主给夺走了。”
不过阿莱克修斯听到了高文的名字,明显用手指在御座扶手上愤懑地抓挠了几下,但他很快压服了情绪,那边雷蒙德还在结结巴巴地强调着要等阿德马尔乘船来到方可进发,大有“我不同意,你们就都不能走”的领导者架势,眼看整个场面就要争吵起来。
“戈弗雷阁下的大军,已经经过恶战,战胜了突厥匪徒,围住了尼西亚,我想皇帝陛下也希望早日将这座被失信的苏雷尔曼骗取走的城市收归,所以我们即刻就要渡过海峡,助戈弗雷、高文阁下一臂之力。”休起身,说的言辞很是漂亮,打动了在场的所有人。
“陛下让我来侍奉您,可敬而英俊的公侯大人。”说完,尤多希雅就伴在了图卢兹公爵的身边,接着她的眼角低垂,做出了笑颜,端起了酒杯献给对方,余光便惊惧地看着御座上同样端着酒杯的阿莱克修斯,和低着头神情有些痛苦的侍卫长,也是自己的丈夫米哈伊尔。
“安条克和_图_书、耶路撒冷与大马士革,这些宏伟的都市,我,我会毫无保留,亲手,亲手交给陛下的。”雷蒙德激动万分,居然连口吃都好了不少,一气说了出来。
雷蒙德即刻受宠若惊地起身,自我介绍,“尊贵美,美丽的贵妇,鄙,鄙人是来,来自圣吉勒的雷蒙德第,第四。”他很费力但是很讨好地将自己介绍完毕,喉结因为结巴而上下艰难地滚动着。
接着他看到了阿莱克修斯投来了信任的眼神,又看到美女在旁,胆气豪情顿生,哗啦拔出剑来,众人都侧过脸来看着他,但见公爵大人的右眼豪气干云地透出光来,看着那冷冽锋利的剑身,沉吟道,“这,这把剑,伴我在科瓦多,多尔的战场上,沾,沾染过无数,无数新月,异教,异教徒的血,啊,血(雷蒙德在先前,主要在西班牙的十字军当中,与新月教徒鏖战,立下不少功勋,还娶了阿方索的私生女为妻)!今,今日,我们要秉承陛下的垂,垂爱,往东继续和异教徒,厮杀,厮杀!”
深夜的大皇宫http://m.hetushu.com侧旁的小殿里,烛火摇动,雷蒙德在榻上鼾声如雷,尤多希雅睁着眼睛,披散着金发,眼神空洞地看着天花板,“是的,我只是宫廷里的一件肉体工具,这也是皇帝愿意先前宽恕我的原因,在他的眼中,我的价值就是这样……当年辞别家乡,三兄妹一起来到这里,我嫁给了米哈伊尔,而后就来到这座宫殿当中,这座沉沦的宫殿里,我放弃了所有,肉体、尊严和廉耻,只希望大哥能官运亨通,希望丈夫能振兴门楣,只希望英格丽娜能美满幸福……”忽然,尤多希雅想写信给安娜公主了,她是多么羡慕对方啊!即便没有了紫衣,没有了科穆宁这个姓氏,但她终于可以像鸟儿那般,和心仪的男子去浪迹天涯了,尤多希雅现在只想问问她,“高文对你还好吗?”
这时候,弗兰德斯的罗伯特欠身,接着规劝所有人,“我们可以暂时分为两支人马,我与诺曼底和布洛瓦的两位爵爷,先火速渡过海峡,去增援尼西亚的朝圣者。一个礼拜后,当阿德马尔圣职长上来到皇宫,尊敬m.hetushu.com的雷蒙德与尊贵的休,再让陛下的船只运送过来,而后一起组织对尼西亚城的攻击,把它当作头筹交给陛下的御座前。”
而皇帝也满意地对这位稳重的罗伯特投来赞许的目光,接着表态说,“朕先前许诺给戈弗雷的兵马也齐整了,交给朕的心腹们统率,与两位罗伯特和斯蒂芬,一并渡过海去。”
赞美圣母玛利亚!这位女子的头发就像皇帝国库里的金币般灿烂,皮肤就如同奥林匹斯山峰的积雪般,眉眼间充满着挑逗的风情,接着她自我介绍说,“我是陛下敕封的宫廷贵妇,尤多希雅·尼斯塔斯。”
其余所有公侯伯爵的席位上,都有罗马宫廷的贵妇,和美丽的使女作陪,这也是皇帝的策略之一,因为这些东西在先前是不可以软化戈弗雷这样的人士的,另外那个混蛋高文就算给他再多的美女何用?他还是把自己最爱的女儿拐带走了。但是对付这群来自更偏远地带的蛮子领主,显然很有效。
“也就是一,一般英,英俊吧!”雷蒙德热情大气地接过了尤多希雅的酒,仰起脖子一饮而尽。